资讯 丝路资讯 文博信息 会议资讯 研究前沿 更多


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

详细

遗产地资讯更多


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丝路文化遗产保护利用协同创新研究中心成立 2020-03-24
  中国社会科学网西安讯(记者 陆航 实习记者 赵立凡)疫情期间,西安市社会科学院通过传真函商、电子邮件等多种方式,与西安曲江大明宫遗址区保护改造办公室、大明宫研究院积极沟通,达成科研合作共识:共同成立丝路文化遗产保护利用

悬泉置遗址【简牍考古】悬泉遗址:汉简考古的丝路奇葩 2020-02-06
  到目前为止,全国出土汉简73600多枚,而甘肃境内出土的就达6万多枚(件),占全国总数的82%左右,其中仅敦煌悬泉遗址出土的简牍有25000多枚。  悬泉遗址是丝绸之路上唯一发掘的驿站遗址,在专家们近20年的潜心研究中,一幅中西方交流

悬泉置遗址《悬泉汉简(壹)》前言 2019-12-17
悬泉汉简,出自悬泉置遗址。悬泉置遗址的位置在今甘肃省敦煌市以东六十公里、瓜州县至敦煌市瓜敦公路南侧一·五公里处的山前地带。北纬40°15′53.02″,东经95°19′45.61″。其北由近及远,八公里处是甜涝坝,约十五公里处是西沙窝,大

新城(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专访:吉中考古合作成果喜人潜力巨大——访吉尔吉斯斯坦考古学家瓦列里·科尔琴科 2019-12-16
新华社比什凯克12月14日电专访:吉中考古合作成果喜人潜力巨大——访吉尔吉斯斯坦考古学家瓦列里·科尔琴科新华社记者关建武 努尔然吉尔吉斯斯坦科学院历史、考古和民族学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考古学家瓦列里·科尔琴 ...

玉门关遗址《玉门关汉简》出版,为两汉丝绸之路研究提供了新资料 2019-12-06
综合报道丨吴鑫随着西北汉简整理出版工作的迅速推进,新近由张德芳教授主持,敦煌市博物馆、甘肃简牍博物馆、陕西师范大学等多家单位合作整理的最新成果《玉门关汉简》由中西书局出版发行。《玉门关汉简》收录历年来在敦煌地区各烽燧遗址

遗产点图片

深度阅读

更多

怒放的帕米尔,美到不真实

说到塔吉克族你会想到什么?是“冰山上的来客”古兰丹姆?是塔吉克族的鹰笛与鹰舞?然而此时春意渐浓,你肯定首先想到的是一片正在怒放的帕米尔,杏花开遍世界屋脊!过去,因为交通不便,那些高原河谷里的杏花孤芳自赏了千百年;终于,随着近年道路的四通八达

110年前的今天,伯希和进入敦煌藏经洞

1908年2月25日,法国西域科考探险团在伯希和(Paul Pelliot,1878-1945年)率领下到达敦煌莫高窟。3月3日,伯希和进入了藏经洞。他在《伯希和西域探险日记》中写道:   “整整10个小时,我都蹲在藏经洞中。该龛10x10尺,在三侧均有两三部书的深度。除

巴中石窟 | 北龛寺,隋窟飞天轻舞曼妙

| 北龛寺 清代木结构保护房 |北龛摩崖造像,即当地人口中俗称之“北龛寺”。其位于巴中市巴州区城北一公里的北龛村苏山南麓,距巴中火车站不远,去岁前往,寺已整饬一新,颇具景区规模。据公开资料显示,北龛摩崖造像共有造像34龛计348尊。窟前建有清代木结

两河文明“伊南娜之花”与王权关系

👆点击上方蓝字「珠饰与文明」关注公众号行游世界,在路上遇见无限美好 从苏美尔文明,到巴比伦帝国,“伊南娜之花”都是王权的护佑。🔺 图1:普比王后黄金头饰上8瓣圆花早王朝三期A段,公元前2550-2400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和人类学

他花了十几年拍遍中国的石窟,只选择了这18张……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中国国家地理”一谈到石窟人们言必称敦煌、云冈也默认了那是中国石窟艺术的巅峰很多人并不知道在其他地方也有石窟中国佛教石窟艺术源远流长千百年来在中国大地此起彼伏伟大的古人以无比虔诚之心在大江南北开凿出一座座精彩绝伦的佛教石窟◎

交流丝路遗产 遗产杂谈 遗产知乎 考古杂谈 文物保护 资源共享 更多


汉魏洛阳城访古记

 汉魏洛阳城访古记   时间 |2018年9月29日   地区 |河南省 洛阳   交通工具|高铁、公交、徒步   文图视频 | 张淼淼   2018年9月29日,洛阳城阳光明媚,天空一碧如洗。     决定前往汉魏洛阳故城。从市区乘坐801路公交车,沿着310国道一侧行驶。猜测到达地方可能已经中午,考虑到导航作怪或者我迷路,因此上车前买了薯片

2020-03-12 IICC(0) 汉魏洛阳城遗址

丝绸之路上的千年古刹——张掖大佛寺

甘肃省文化和旅游厅[/backcolor] 张掖素有“戈壁水乡”的美称,更因其地势平坦、土壤肥沃、物产丰富被称为“金张掖”。张掖处丝绸之路要冲之地,在东西方文化、经济交流中曾发挥过重要的作用,正如明宣宗朱瞻基所言:“甘州,故甘泉之地,居中国西鄙,佛法所从入中国者也。”(《甘州府志》敕赐宝觉寺碑记)张掖大佛寺位于张掖市城西南隅,最初

2019-11-14 IICC(0) 丝绸之路

阿姆河畔的随想 | 王一丹

王一丹 文汇笔会阿姆河(乌兹别克斯坦—铁尔梅兹),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 不知是否会有一天,中亚的太平盛世再度来临,阿姆河两岸可以自由来往,让我们不必再望河兴叹,“畅饮阿姆河水”和“夜渡阿姆河”的愿望不再仅仅是戏言?     一   30年前,我在北京大学波斯语言文学专业读硕士,北大出版社策划出版了一本《世界名

2019-11-06 IICC(0) 丝路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