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边疆时空】梯田,哈尼人的“文明”

2017-11-30 09:17| 发布者: IICC| 查看: 145| 评论: 0

摘要: 家在边疆张礼故乡的哈尼梯田,一层层绕山转,就嵌镶在哈尼人的眼角,散布在连绵的群山中。故乡的山,逶迤起伏,层层梯田依山傍沟,静静地依偎在哀牢山的腹地上。清晨,湿润的雾霭,遮掩着哈尼梯田的容颜,朦胧中你会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瞳仁中映出哀牢山雄壮的身躯,故乡的三江五河,阿墨江、把边江、泗南江多情的浪花,亲切而富有韵律,涌进梯田的江河水,让梯田充满感动,充满激情,充满迷惑与惊叹。梯田,一道最美妙的光辉成为 ...

家在

边疆

张礼

故乡的哈尼梯田,一层层绕山转,就嵌镶在哈尼人的眼角,散布在连绵的群山中。故乡的山,逶迤起伏,层层梯田依山傍沟,静静地依偎在哀牢山的腹地上。

清晨,湿润的雾霭,遮掩着哈尼梯田的容颜,朦胧中你会看见一双明亮的眼睛,瞳仁中映出哀牢山雄壮的身躯,故乡的三江五河,阿墨江、把边江、泗南江多情的浪花,亲切而富有韵律,涌进梯田的江河水,让梯田充满感动,充满激情,充满迷惑与惊叹。梯田,一道最美妙的光辉成为地球最美妙的景象,梯田上空流动的光波穿过时空,会变幻出春夏秋冬,变幻出江河山川,变幻出蓝天白云,变幻出森林草原。

故乡的哈尼人,一生都和梯田紧密相连。哈尼人的孩子出生时,全家要举行梯田劳动仪式。在院子的地上画出象征梯田的方格,如果生男孩,就由一个七八岁的男孩用小锄头在方格内做挖梯田的动作。如果生女孩,就由一个七八岁的女孩在方格里做拿螺蛳、捉黄鳝的动作,这样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哈尼人,并拥有自己的哈尼名字。哈尼人去世后仍然要埋在梯田旁边的山坡上,在另外一个世界里守望着梯田。

哈尼梯田既不像北京故宫、长城等已失去功能的古迹,也不像安徽黄山、四川九寨沟等自然景观。哈尼梯田与大自然融为一体,是一个人间奇迹,是文化与自然、智慧和汗水巧妙结合的产物。阳光下,梯田里,哈尼汉子强壮的身躯和姑娘俊美的倩影,在认真地劳动着,有的驱牛扶犁耙耕田,有的在挥锄修整田埂,有的双肩挑粪施肥,骄傲而自豪地向世人展示着劳动创造的奇迹。

俗话说:“庄稼无牛白起早,生意无本白操心。”牛是种田人的心肝,夕阳下,你会看到哈尼老大爷拉起木犁,吆喝着嚼着稻草的老牛,老大爷长鞭一挥,灌满水的梯田,就会被木犁的划动,流出一道道金色银色的诱人光泽,闪烁出流光溢彩波光粼粼的层面。

插秧时节,哈尼姑娘、小伙会从梯田里抓起红色的泥巴相互嬉戏,表示亲切友好,远方的客人也许会把这种友好的画面带回自己的家乡。田边的窝棚总是冒着烟,老烟筒并不孤独,陪伴着阿波(哈尼语:爷爷的意思)守候着庄稼。金色的十月,一股股暖风吻过田野,带着稻谷香喷喷的气息,穿梭于哈尼山寨。这时阿波会直了直腰,开始磨镰刀,将一年的心愿收回家,然后装进篾囤。

稻田农耕中主要种植的作物有稻谷、紫谷、糯谷,山地农耕中主要种植的作物有玉米、蚕豆、荞、麦子、稗子,经济类作物主要有黄豆、茶叶、花椒、竹等。

一年四季,梯田都有它的特点。夏天,一片青葱秧苗。秋天,一片金黄稻浪。但梯田最美的时候却是冬天,冬天凸显出梯田婀娜曲折的轮廓,在阳光和云雾的滋养下,银屏玉翠,云蒸霞蔚,如一幅浩瀚苍茫、气象万千的水墨画,让人在陶醉中生起一种身在仙境的幻觉。

哪里有哈尼人,哪里就有竹烟筒,在哈尼山寨,哪家的烟筒好吸,哪家的客人就多。于是,在哈尼人家里,你会看到都摆放着一支既好看又好吸的竹烟筒。哈尼山寨的山风暖暖的,守候在稻田边的老阿波抱着烟筒,打量着收获的季节,并不停地抖抖田埂边上的茶罐。阿雅(哈尼语:奶奶的意思)在村口不时地朝田野张望,口中念念叨叨,然后升起炊烟。阿波懂得阿雅的心意,暗暗自语:吸完这筒烟就赶快回家。

哈尼人家吃完饭后,大家都得过上几把烟瘾。有时,烟筒在饭桌边转上几圈也是常有的事。烟筒不分老少,不分高低,一撮毛烟,一根“老平头”,就能让你吸得滋滋有味。竹烟筒可算是一种古老的哈尼文化,是哈尼山寨一道抹不去的风景。无论在家里,或是田间地头或火塘边,烟筒总是“咕噜”“咕噜”地忙个不停。不管你走多远或是官职有多大,家乡的竹烟筒总会让你牵肠挂肚。

每次回故乡,我都会看到,绵延如带的片片梯田里,高粱火红,糜谷金黄,荞麦滴翠。故乡的梯田,是人与自然抗争的美轮美奂的杰作,是一曲曲生命向自然求自由的壮丽颂歌。夜晚,山乡是一片凉意,哈尼梯田又幻化成一个童话世界,静谧而安详,梯田里会有轻轻的流水声,萤火虫就在梯田间飞来飞去。

栽秧和收割两件农事,一般是由哈尼妇女来主持,这便给平常的农事活动增添了一些人文色彩。往往这种时候,哈尼农家都要换工互相帮助,谁家栽秧收割就由谁家来请工,并由请工的人家宴请被请工的人家,集体劳作的一些乐趣自然便浸透于田间地角,而恰好在吃饭的当口你路过请工人家,热情好客的哈尼妇女便会邀你到家里做客。在墨江县新安乡一带,栽秧时节,若你从栽秧的场所走过,当地的傣族妇女、哈尼妇女便会朝你身上一阵子的扔泥巴,甚至还会有个别妇女哈哈大笑着跑到你面前,用田里的泥巴把你糊成一个花巴脸。这个季节,游客可体验做哈尼农夫的滋味,到请工人家做做客,到梯田里踩踩泥巴,与大地进行一下亲密接触,再体验一下做泥人的幽默。而梯田,一年四季都呈现出不同的魅力,春天插秧季节,翠绿的秧苗随着春风扭着腰肢阵阵起舞,梯田一片片的绿妆,犹如一位位待嫁的翩翩少女在镜前梳妆。而收获的金秋时节,稻花数里飘香,金色的稻浪随风在梯田里上下起伏,好似一条条金色的彩带在飘舞,体会做一个收获中的哈尼农夫,你一定会被迷醉。

哈尼人的梯田耕作,每年都要三犁三耙,一次在春天播种前,一次在收割后,一次是在冬季。常年的梯田劳作,形成了哈尼族的一些耕作习俗,如“男不插秧,女不犁田耙田”“女人割稻,男人打谷”。这与哈尼社会中“男主外,女主内”的生产劳动分工制度有关,把劳动强度大、操作技巧要求较高的让给男人,而轻巧、繁琐的生产活动由妇女主理。哈尼男人使用犁、耙、斧头、砍刀、大头板锄等,哈尼妇女使用镰刀、背篓及一些家庭日常用具,若哈尼妇女去使用犁、耙、砍刀,看上去没女人味还会被人耻笑。哈尼人在生产生活中的器具比较多,如谷篮、竹撮箕、竹板凳、草扫把、竹火筒、竹烟筒、篾帽、竹编鸟笼、葫芦壶等。哈尼碧约人竹编的篾帽,晴天遮阳雨天挡雨,编得好的篾帽,里边有好看的暗花,若做订情的礼物,编织过程中就更有些讲究。编织篾帽,从竹类的选择,削竹的刀法及编织的程序及技艺,都很有一些窍门。

毫无疑问,哈尼族的梯田文化,正逐步成为整个哈尼文化中的一个闪光点及主要支撑点。站在北回归线附近的哀牢山畔,极目远眺,便可看到那整座山整座山层层叠叠的梯田,静如止水而又精美绝伦地挂在你的眼帘,金色的银色的闪烁着诱人光泽的一块块碎片缀满博大的山体,仿佛一道道天梯从山巅垂挂下来直抵山脚,每道天梯都是一片流光溢彩波光粼粼的层面。若你站在远处细细地凝视,梯田顺着山势的蜿蜒,一丘一丘极诱人地隐现在云海里,梯田清碧的水面荡漾起的片片粼光,犹如一幅幅宏大的山水画横挂在群山间。

哀牢山显然不是一座名山,也不是一座颇特别的山,但你伫立于山高箐深、江河成群奔涌、百里千山争雄的哀牢山腹地,用冷静的双眸来凝视哀牢山时,你瞬间会被哀牢山系的恢弘而博大的气势所震慑。北回归线横穿而过苍苍茫茫的哀牢山——古朴空旷的森林、茫茫的云海、江边陡峭的岩石、雄奇的高山和峡谷、森林中岩石上数也数不尽的珍奇鸟兽,巍巍的哀牢山素有两山相望走一天的说法,哀牢山的绵延跌宕磅礴大气肯定是令人震撼的。

面对哀牢山的雄奇及伟壮,人类在大地上的雕塑便不会再让人觉得出奇,比如梯田,不过是一个时段内人类世界劳作的一个影子。正是如此,梯田文化,也不过是浩如烟海的哈尼文化中的一个很小的缩影,一个有一定代表性的侧面。

来源:红河日报数字报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