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民国西安市井生活,当时西安盛产什么?真是出人意料

2017-12-8 09:57| 发布者: IICC| 查看: 372| 评论: 0|来自: 终南山故事

摘要: 西安南大街 (1935年)对于家乡,人们都有一份溺爱。他人可以赞扬家乡,不可以批评,不然心里就不舒服。不过我们也知道,批评的话语虽然不动听,却反映一个时期的真实情况。这里有1935年的一篇文章,以调侃的口吻谈民国西安生活的方法面面,阅读此文,更能真切的感受民国时期西安,体验那时百姓的日常生活和社会风貌。正文如下:饮食淡写长安,因处在高原之地,饮水方面,非常困难。往往打井三十丈,还不见水,即或有水,也是鹹( ...

西安南大街 (1935年)

对于家乡,人们都有一份溺爱。他人可以赞扬家乡,不可以批评,不然心里就不舒服。

不过我们也知道,批评的话语虽然不动听,却反映一个时期的真实情况。

这里有1935年的一篇文章,以调侃的口吻谈民国西安生活的方法面面,阅读此文,更能真切的感受民国时期西安,体验那时百姓的日常生活和社会风貌。

正文如下:

饮食淡写

长安,因处在高原之地,饮水方面,非常困难。往往打井三十丈,还不见水,即或有水,也是鹹(咸)的不得拿来喝,所以家家固然都有井,而天天饮水,依然要出去买。

民国西安城区图

唯其水是这样困难,所以去买水,而水的价钱也特别贵,平均每担水非要五十六钱不可。至于自来水,那更谈不到了。

西安钟楼修葺后(1935年)

长安的酒,本地制的,火酒质(?)太多,外边来的,又特别贵。记得有一天在一个清真的“西来堂”吃饭,喝了一瓶五星啤酒,算帐的时节,他开了一元五角八分。

当时我觉得非常之怪,后来看到了瓶子,却然怪了——瓶子上的税票都贴满了!

西安中正门(1935年)

茶叶也非常之贵,天津的“正兴德”,在长安有一个分号。大约长安的日用物品的来源,差不多是来自陇海路,而交通又这样不便,自然难怪其昂贵了。

至于吃的方面,长安本地人,一如川贵一带的讲究“辣”食,而又加上“酸”。

举一个例子:长安人吃面条的法子,是把面粉滩成饼的样子,用蒸笼蒸熟(?),切成细条,然后再用“醋”和“辣子末”煮起来,结果,又酸又辣。外地人,殊难下咽。其他,也多不能为外人享用的东西!

戏园影院

长安的戏园子,也有几个,可是设备方面,都是因陋就简,还不如北平的天桥。

不过,有一个“民乐园”,确实当年冯玉祥为谋“军民合作”而设的戏园。这个戏园子的设备,乃是仿效北平戏园子而构造的。可惜现在不常演戏,即或演戏,又多半为军人所专有的。

易俗社在北平(演出)合影(1932年)

至于本地的戏都是秦腔。曾经到过北平的陕西“易俗社”,在长安市上的魔力不小。可是当地人对于自己的秦腔,并不表示怎么样热烈的欢迎,而对于西皮一簧的“京腔”,却又相当的赏鉴。

不过在长安市上虽然也间或有唱京腔的,多半是来自河南的末路角色与夫一二供职于机关上的“票友”而已。

南院门(民国)

电影院,只有南苑(院)门的一家,叫做“阿房宫”。名字漂亮极了,可惜设备方面同所演的片子,糟到了不可言状,最大的毛病,乃是电力不足。因为长安城没有电灯,而南苑(院)们一带是商业中心,所以这一家阿房宫电影院,便作起投机事业。

南院门(1935年)

一架小小的磨电机,除掉自己演电影之外,兼供给南苑(院)门一带铺户用电,所以铺户的电灯既不明亮,而电影演起来,更觉感光之不足了。

出产方面

长安城内外,并没有什么好的出产值得记录的,只有两样:第一是鸦片,第二是利用“长安”二字的历史性而造出假“造像”和“汉瓦”。

修筑西大街(1935年)

常见本地人用泥捏成汉代的造像,或烧成汉瓦的样子,埋到地下,只须二三个月,便取出来,充作古物来卖。

修筑完成后的西大街(1935年)

由他们生意的兴旺,可以推断出中国的“冒牌”或“不识货”的古玩家,真是不少!

长安烟市

谈到鸦片,那真是不得了。

长安城的鸦片是“公吸”“公卖”的制度,就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也都会吸鸦片。朋友见面,互以鸦片相让,其殷勤态度,实过于让香烟者数倍。

西安市场上售卖鸦片烟具(1931年)

假如有一个人,不会抽鸦片,那末他们认为奇人之谈,同时发出一种疑问:“为什么不会吸鸦片?那是顶上的补品呢!”

刘镇华主政陕西时暗开烟禁的报道(1923年)

统塞长安市上的,都是卖鸦片的铺子。谈到价钱,便宜极了,一块钱平均可以买到四两以至六两之多。

西安东大街上的鸦片店——鸿发(1931年)

卖鸦片的铺子门前,都悬着一个小方灯,四面,一面一个字,是“清水净烟”——意思是不掺烟灰。

最著名一家,称作“歪十字”。每天清晨,老太太小姐们,提着小筐子,挤在那里去买。这个五十钱,那个三十钱。买的人真是多得不得了!

旁边的烟店,比栉的都是,但都要挤到“歪十字”去买。

鸦片膏(1934年)

还有,长安城中,下街收买“烟灰”的,非常之多,只要你到长安去,便可以使你看到,提着筐子的小贩,筐里面放着烟灯,烟杆……之类,同时口里喊着:“烟灰呀!烟灰呀!”。

烟灰拿来卖钱也可以,拿来换烟具也可以,这真是一种特殊的买卖!

鸦片公卖印花税票(1932年)

关中六县种植鸦片统计(1935年)

推其长安烟风之所以如是之盛,唯一的答案乃是由“烟税”的关系!所以本地人譬如有田地一顷,那末他要种八十亩烟,只拿二十亩来种粮。

你如果问他:“为何如此?”

他说的好:“先要解决我这一年的烟的问题之后,再来谈吃饭吧!”

所以本地的粮食都要仰仗于外省。

民生一角

长安本地人的生活,本没什么稀奇的地方,不过他们有一种特别的风俗,乃是“装乞丐”。

西安(1933年)

长安的乞丐,多得不得了,但是这些乞丐,多半都是有产之家,因为避免当地土匪的援乱起见,不得不来“装穷”,所以他们身怀烟具,沿街乞讨。讨来的饭,便吃,讨来钱,便买烟抽。

这种现象,很是特别,然亦可见长安附近之匪炽了。

此外,长安的淫风也特盛。意志未坚的青年,不宜于来此。总而言之,长安如要作“陪都”的话,非要彻底改造一下不可!

本文由“终南山故事”独家整理发布


相关阅读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