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瓜州锁阳城:申遗进行时……

2013-5-16 17:35| 发布者: wenbo| 查看: 271| 评论: 0|原作者: 叶海严

摘要:   锁阳古城遗址内城墙本报记者王鄱  第七届“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出发仪式  锁阳古城遗址旁的塔尔寺  锁阳古城遗址西北方位的防卫角墩本报记者王鄱  □本报记者叶海严存义  “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 ...

  锁阳古城遗址内城墙本报记者王鄱

  第七届“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出发仪式

  锁阳古城遗址旁的塔尔寺

  锁阳古城遗址西北方位的防卫角墩本报记者王鄱

  □本报记者叶海严存义

  “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跨国申遗项目,将位于瓜州县城东南70公里的锁阳城遗址拉入人们的视线。

  这座在大漠戈壁静静伫立了一千多年的古城,是我国西部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隋、唐、西夏时期的古城之一,该遗址汇集了古城址、古寺院、石窟寺、古墓群、古河道、古渠道、古垦区等多种文化遗存,其文化面貌的多样性、复杂性和丰富性为国内罕见,被文物专家称为古文化遗存与大自然完美融合的奇迹。

  “丝路申遗”历时多年,在这个类似“长跑”的申遗过程中,锁阳城遗址始终冲在最前面,前期准备工作扎实充分。“迎接申遗‘大考’,我们有决心,更有信心!”瓜州县委书记马世林这样说。

  百年考古:古文化遗存与自然完美融合的奇迹

  四月,迎着明媚的阳光,记者来到锁阳城遗址实地采访。在瓜州县文物局局长李宏伟的带领下,我们出瓜州县城,沿一条柏油路向东南方向而行,穿过锁阳城镇,不久就来到了锁阳城遗址脚下。

  锁阳城离最近的村子8公里,周围没有常住居民,没有工厂,完全保持着原始的自然风貌。远处祁连雪山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近处戈壁荒漠上一簇簇倔强生长的红柳正吐着新芽。我们沿着一条刚刚铺设好的电瓶车通道,一直来到锁阳城南城墙下,高大雄伟的土城墙耸立眼前。再沿新建的人行参观道,登上位于城址西南角墩的观景台,放眼望去,一座规模宏大的古城遗址尽收眼底——外城、内城、羊马城、角墩、马面、瓮城、礌石清晰可见,作为丝绸之路上一座非常重要的保障性城址,历史感油然而生,时而让人仿佛听见商贾驼队悠悠驼铃声,时而仿佛听见了战士的呐喊声和战马的嘶鸣声……

  据现有的史料记载,锁阳城原名“苦峪城”,始建于西晋,兴盛于隋唐,其他各代都不同程度地重修。其形制保存了典型的唐代古城风格。城东北方向有一座大型寺院,大塔高14.5米,11座小塔整齐地排列于一条线上。

  锁阳城在西晋时为晋昌郡治所,隋为常乐县,唐为瓜州郡。后历经战乱,明王室闭关后遭废弃。锁阳城之名缘于清代民间,因城周围有许多味美甘甜的锁阳,后人因此命名为“锁阳城”。不过,关于锁阳城的来历还有一段传说:唐代名将薛仁贵奉命西征,打到苦峪城后,中了埋伏。唐军虽然多次冲击,仍然冲不出重围,只能固守苦峪城。一天天过去了,城中粮草快要断绝,老将程咬金杀开一条血路去长安搬救兵,薛仁贵号召将士节衣缩食,并亲自带人挖草根树皮充饥,以待援兵。有一天,薛仁贵发现城周围田地里生长的一种植物和胡萝卜一样,名叫锁阳,可以食用,便命令将士挖出来充饥。这里遍地都有锁阳,将士们挖吃锁阳一直坚持到程咬金救兵到来。以后为纪念锁阳解救全军将士性命一事,就把苦峪城改为锁阳城……

  锁阳城是丝绸之路咽喉上的一大古城。在河西古代政治、经济、文化及军事诸方面曾起过非常重要的作用。古代锁阳城周围为一大片非常开阔的绿洲,是酒泉郡与西域联系的纽带。周围有几十处古城、古墓、石窟、寺庙,保存规模尤以锁阳城为最。锁阳城分内外两城,外城总面积80万平方米,内城总面积28万平方米。内城西北角墩高18米,敦厚高大的城墙上遗留有马面、瓮城、角墩。

  锁阳城的古代军事防御系统和烽燧信息传递系统是我国保存最为完好的典型范本;古垦区及古代水利灌溉系统是目前我国保存最为完好的典型标本;其沧海桑田的沙漠化演变过程也是中国西部最典型的活标本。祁连雪峰、雅丹地貌、沙丘红柳、大漠落日与多种古文化遗迹有机结合,形成了自然的美、淳朴的美、残缺的美和悲壮的美。文物专家认为它是人类古文化遗存同大自然完美融合的一个奇迹。

  锁阳城周边分布的古墓葬东西绵延数十公里,现已查明的汉、唐、魏、晋时期古墓葬2157座,是河西地区规模最大、最为集中、最为丰富的古墓区之一。目前,已进行过3次勘探考古调查。仅从1996年被盗掘后的锁阳城唐墓出土的三彩马、驼、俑、镇墓兽及墓室画像砖、地砖等判断,其制作工艺精美绝伦,属河西地区少见。

  为解决遗址考古研究材料缺乏的问题,根据国家文物局、甘肃省文物局、中国建筑历史研究所专家的建议,2012年11月,瓜州县文物局组织省内外知名专家学者与甘肃省考古研究所、陕西龙腾勘探公司专家一起,对锁阳城遗址进行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大规模的勘探考古调查工作,撰写编制了《锁阳城遗址考古勘探调查报告》。同时,还委托北京大学进行了加速器质谱(AMS)碳—14测试。这些工作的开展,对锁阳城遗址的历史面貌、遗址年代、城址形制、相关遗存等问题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和研究,为申遗提供了翔实可靠的资料。

  与此同时,瓜州县文物局还根据已发表的资料和现场勘探考古调查的资料,对锁阳城遗址近百年来重大考古发现进行了系统整理和综述。锁阳城遗址从1914年英籍探险家和考古学家斯坦因的考古发掘到2013年,近百年来共有9次考古发掘,较重要的考古发掘调查有5次。比如2006年至2009年对锁阳城遗址周边12公里范围内的古渠道遗址进行调查,调查结论显示:锁阳城遗址周边的渠道从昌马口西北径流“都河”引水进行农田灌溉,主要由五条干渠及所属百余条支渠、子渠组成,总长96公里,皆由砂砾石堆筑而成。古渠系统规模宏大,保存完整,是我国保存较少的汉唐古渠之一,对研究我国水利史、建筑史、农业史及瓜州历史文化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价值。

  经过百年的考古勘探调查研究和碳—14测定,基本搞清了锁阳城遗址、塔尔寺遗址、古渠道等较为准确的历史年代,基本上考证明确了锁阳城遗址是我国西部规模最大,保存最为完好的隋、唐、西夏时期的古城之一,是隋唐西夏时期州郡一级城市当中的典型代表。锁阳城遗址见证了公元2世纪以来亚欧大陆人类文明与文化发展的主要脉络及若干重要历史阶段,以及突出的多元文化特征与多民族特征,是人类建立长距离交通,进行广泛与长期的文明与文化交流的杰出范例,促进了人类文明的对话和共同繁荣。

  “玄奘之路”:让锁阳城遗址名扬天下

  在锁阳城城东约1公里处有一片土塔林,被当地人称为“塔尔寺”。据史料记载,塔尔寺是唐、五代及宋、元时瓜州地方官员及百姓进行祭祀的宗教活动场所。

  塔尔寺现存大小塔11座,寺门南向,东西两侧分置鼓楼及钟楼各一座、僧房数间,院墙正方形,面积1万平方米。寺院中心有大型庙宇建筑台基,其北面有一座高14.5米的大塔,用土坯砌成,白灰抹面。塔顶为覆钵式结构。塔形庄严雄浑,十分壮观。

  《重修肃州新志》记载:“唐朝断碑,在寺基内,字画不甚剥落。一面逼真唐体,虽未为唐人之极佳者,而断非唐后之书,因首尾残缺,仅存中段,文义不能连贯而总系大中时复河、湟,张义潮归唐授爵,大兴屯垦、水利疏通,荷锸如云,万亿京坻,称功颂德等语。其一面,字体流入五代宋初,文义与前略相仿,似颂曹义金之语……”

  据《大唐西域记》记载,高僧玄奘法师赴印度取经路过瓜州,在此得到瓜州刺史李昌等礼遇资助,讲经说法半月有余。因此证明,玄奘西行取经路上,瓜州锁阳城是他重要的休整之地。

  玄奘是唐代著名高僧,佛经翻译家、旅行家,他西行5万里,历时19年,到印度取得真经,并穷其一生译经1335卷。他的足迹遍布印度,影响远至日本、韩国乃至全世界。他的思想与精神如今已是中国、亚洲甚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鲁迅先生认为,“玄奘是中国的脊梁、民族精神的代表”。

  2008年,由中央电视台出品的12集大型佛教史诗剧情纪录片《玄奘之路》,真实地再现了一千多年前玄奘西行取经的历史故事。在这部纪录片里,沙漠、雪山、戈壁、火焰山、雅丹地貌、中亚热湖、印度季候风等多种亚洲自然景观、人文景观以及独特地貌皆收入片中,瓜州锁阳城和塔尔寺也随该片走进了人们的视野,让人们更多地了解到这里不仅是丝绸之路的重镇,也是佛教传播和兴盛之地。

  2005年起,旨在弘扬玄奘精神的“玄奘之路国际商学院戈壁挑战赛”在瓜州县举办,参赛队员主要来自国内华语顶级商学院的EMBA学员和商界精英。比赛起点设在锁阳城的塔尔寺,大家徒步经过戈壁、沙漠、盐碱地、红柳滩、山地丘陵等多种地貌,经大墓子母阙、六工城等历史景观,到达终点白墩子,历时4天,全程120公里。

  “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连续举办了7届,如今该赛事已成为全国徒步挑战赛的一大品牌,特别受到各地商界和知识界精英的推崇和热情参与。

  2013年5月21日至25日,第八届“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将在瓜州如期举办,规模更超往年,报名参赛的亚洲顶级商学院达23个,近800名队员和700名助战亲友团参加。比赛结束后,还将举行盛大的颁奖典礼和首届玄奘之路瓜州戈壁音乐节。

  现在,“玄奘之路戈壁挑战赛”已经让锁阳城名满天下。人们只要提起“玄奘之路”,就会想到它的起点“塔尔寺”,就会想到锁阳古城。

  申遗进行时:做好准备迎“大考”

  对于丝路申遗,瓜州县高度重视。“我们要全力以赴申遗,确保申遗成功!”在有关会议上,马世林反复强调这句话。为此,县上专门成立了锁阳城遗址申遗工作协调领导小组,协调和推进申遗各项工作;县文物局成立了9个工作小组,全面开展申遗各项工作。

  参加申遗以来,瓜州县做了大量工作。大的方面,完成了《锁阳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实施方案》《锁阳城遗址文物保护总体规划》《锁阳城申遗管理规划》《锁阳城遗址本体保护方案》等14项方案与规划的编制;邀请国家和省上有关单位的专家对锁阳城遗址的历史、文化价值开展了深入考察、研究和挖掘;与嘉峪关电视台合作,拍摄了《锁阳城遗址》申遗专题宣传片;委托北京大学加速器质谱实验室对锁阳城遗址采集的33件标本样品做了专业测定。目前,测试报告已完成,基本弄清了锁阳城遗址的建造年代和遗存年代等。

  具体工程实施方面,投资1600多万元,修建1500平方米的锁阳城管理用房和旅游接待中心;拆除了600多米原参观步道铺设的红砖、水泥砖,并对已拆除步道进行了仿古铺设,对原来的古城墙进行了保护性加固;完成了4公里的电瓶车道基础路面;拆除了对遗址整体环境风貌有影响的输电线路的电线杆,进行地下电缆埋设;对锁阳城内外采挖的锁阳坑和施工地面进行了沙土回填等。

  同时,让民众广泛参与申遗活动。去年以来,在县电视台播放锁阳城申遗专题片,开展申遗文化讲座,并向各乡镇发放申遗宣传单。今年农历正月十五,举办了锁阳城申遗全县千人签名活动,进一步向公众宣传丝路申遗的意义。

  “申遗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光荣而神圣的大事!”在李宏伟看来,丝绸之路申遗是国家在世界范围内争夺文化高地和文化话语权的具体体现,为未来文化保护、研究和开发提供新的机遇和发展空间。

  马世林告诉记者,锁阳城遗址处在古丝绸之路的黄金地段,是大敦煌文化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瓜州县是全省的文物大县,全县文物点达450处,其中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就有7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2处。“把这些文化遗产保护好,是我们的历史责任。这次丝路‘打包’申遗是全国申遗点最多的一次,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我们必须抓住这次难得的机遇,争取锁阳城能够申遗成功!”

  据介绍,除了锁阳城遗址群外,瓜州县还有其他文化特色和亮点,比如瓜州是“草圣”张芝的故乡,是玄奘取经必经之地,是西路军在河西地区浴血奋战的最后一战纪念地。县上已投资1亿多元,打造张芝文化产业园,目前产业园内张芝博物馆已建成并对外开放,其他相关文化项目正在建设中;投资5000多万元,兴建玄奘取经博物馆,建成后将成为全国首个全面介绍和展示玄奘取经的博物馆;兴建西路军纪念塔和安西战役陈列馆,打造红色旅游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我们要趁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建设的机遇,借力发展,做好特色,变文化优势为经济优势,推进全县经济社会发展。”马世林说。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资料图片)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