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门峡:200万元抢救保护世界遗产崤函古道石壕段

2017-12-24 13:29| 发布者: IICC| 查看: 128| 评论: 0|来自: 三门峡日报

摘要: 今日推荐:湖滨区:率先打响文明城市创建战役  抢救性保护崤函古道遗迹  12月7日,在陕州区硖石乡车壕村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文物工作者站在新修建的木栈道观景台上观察遗址地貌。  2014年6月22日,丝绸之路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崤函古道石壕段是其唯一道路遗产。2016年,陕州区有关部门从国家文物局申请200万元专项资金,对235米古道遗迹进行抢救性保护,其中保护性回填192米,对裸露供游客参观的

来源:三门峡日报微信公众号(ID:smxrbweixin)

  

抢救性保护崤函古道遗迹

  12月7日,在陕州区硖石乡车壕村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文物工作者站在新修建的木栈道观景台上观察遗址地貌。

  2014年6月22日,丝绸之路入选《世界遗产名录》,崤函古道石壕段是其唯一道路遗产。2016年,陕州区有关部门从国家文物局申请200万元专项资金,对235米古道遗迹进行抢救性保护,其中保护性回填192米,对裸露供游客参观的43米进行修复保护。目前,参观木栈道已建成,本体保护工程预计年底前完工。(本报记者 王建栋 摄)

漫漫崤函古道 见证历史风云

点击下图欣赏精美音画视频▼

冬日的崤函古道

  崤函称地险,襟带壮两京……冠盖往来合,风尘朝夕惊。——唐太宗《入潼关》

  

  崤函古道东起洛阳,西至潼关,蜿蜒数百里。作为丝绸之路上极为险峻的路段,既是“襟带两京”的锁钥,也是中原通关中、达西域的咽喉要道。漫长的丝绸之路,其地貌或遭风雨侵蚀,面目全非;或因人畜破坏,不复存在。只有崤函古道石壕段,作为最直观、最有力的见证,被完好保存了下来,并于201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它是丝绸之路联合申遗项目中唯一一段道路遗存,所以格外珍贵。

  

  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位于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硖石乡车壕村境内,距三门峡主城区36公里。近日,在陕州区崤函古道保护管理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来到这段充满历史故事的古道,寒冬的古道,没有盛夏的草树连绵、翠绿无边,道边的枯草更增添了几分冬日的斑驳。

  

  “长安城东洛阳道,车轮不息尘浩浩。”两京之间,无论是皇帝百官、庶民百姓的往来,使者、僧侣的旅行,还是商贸物资的运输,崤函古道都是不二的选择。西汉武帝时期,张骞凿空西域,开辟丝绸之路;随着东汉建都洛阳,丝绸之路向东延伸,崤函古道随即成为丝绸之路的重要路段。波斯、西域商人往来京洛,洛阳使者“相望于道”,胡商蕃客络绎不绝,崤函古道连接起了更为广阔的空间。

  

  曾几何时,这里商旅云集,车轮滚滚,东来西往的车马驼队留在石灰岩古道上的车辙蹄印,见证着久远时空里的一次次兴衰浮沉;而今,古道早已没有了昔日商旅车辕的繁华,只静静地躺在那里,用深浅不一、斑驳陆离的车辙印诉说着昔日的风华。

  

  崤函古道是中原通往关中最为便捷的通道,极为险恶,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古道上的秦函谷关、汉函谷关、雁翎关、潼关等雄关要塞,都是用来阻拦、防御敌军进攻的,因而古道又有“山河表里”之称。

  

  公元前628年,被称为“中国历史上最早、最干净、最彻底的伏击歼灭战”——秦晋崤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公元前206年,刘邦灭秦,还军灞上,派兵守函谷关,以拒项羽。同年12月,项羽率诸侯兵40万欲入秦,至函谷关,见关门紧闭,项羽大怒,使黥布等将攻入函谷关,西进屯兵新丰(今陕西临潼西)。东汉末年,曹操西伐马超、韩遂,亦是取道于此。据统计,发生在函谷关和潼关的重要战争,有历史记载的50多次,许多战争直接影响或改变了当时的政治格局、军事格局。崤函之地的得失,甚至成为军事成败的一个决定因素,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评价:春秋时,崤函,晋有也,故能以制秦;秦得崤函,而六国之亡,始此矣。

  

  由古道、长亭、驿站、古城、古战场构成的崤函古道,成为文人墨客反复题咏的对象,唐代大诗人刘禹锡曾在《送王司马之陕州》中感慨道:两京大道多游客,每遇词人战一场。

  

  在三门峡境内数以千计的村庄中,石壕村无疑是最著名的。公元759年的一个傍晚,47岁的杜甫来到石壕村投宿。那个夜里,他目睹了“有吏夜捉人”,创作了千古名篇《石壕吏》。

  

  闻名遐迩的陕州古城是崤函古道上的名州望郡。如今,修建在陕州故城遗址上的陕州公园内,青葱翠绿中闪现着故城遗韵,处处散发着独特的文化气息,让人们徜徉其间,休闲中感悟历史。

  

  函谷关老子著《道德经》,对古今中外都有着深刻而广泛的影响;“白马驮经”古道东行,开创了中国佛教的兴盛。

  

  ……

  

  崤函古道保护管理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古道是借助自然地势修筑而成,遗址呈S形,在山坡的中部,由西北走向东南,全长230米,最宽的地方达8.8米,最窄处5.2米。遗址上可以看到三种车辙印痕:作为一车道的主道印痕和作为辅道的二、三车道印痕。车道印痕有宽有窄、深浅不一,最浅处仅有数厘米,最深处可达0.41米。

  

  古道的北段是一车道,车辙印迹宽窄不等。车道北侧有一个小水池,它是古人利用自然形成的坑洼地形,修整而成的蓄水设施。石壕段地势较高,缺乏水源,加上坡陡路险,不免人困马乏,人们就存蓄雨水,供应来往行人和牲畜饮用。

  

  在二车道两车辙印迹中部,残留有数个深0.5厘米的小石坑,那是马多次踩踏而形成的马蹄形石印。古道南段地势高且陡,人畜行走时都会有不小的难度。文物部门探测到,道路的下面,还铺有整齐的垫石层,以保持道路两边与中间取平。

  

  “崤函古道保护管理所2013年成立至今,已向国家、河南省文物局申报了多个保护、整治项目,并获得批准和拨款。我们也在不断扩大周边地区的调查范围,并发现一批珍贵的文物古迹,现已上报省、国家文物局和世界遗产组织。近期,我们又委托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起草了《崤函古道石壕段管理规划》,明确了2018年之前崤函古道的科研、保护、管理任务和保护范围;我们还设计、提出了《崤函古道石壕段‘十三五’文物保护、文物利用项目建设规划(草案)》,目前已上报国家文物局等待审批。”崤函古道保护管理所所长张辉告诉记者,崤函古道石壕段项目建设目前已经全面实现在建一批、储备一批、申报一批,保证了每年有申报项目和开工项目。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今日的崤函古道早已不见昔日车辚马萧的盛景,取而代之的是陇海铁路、郑西高铁、310国道等现代快速交通。然而,每每踏上古道,昔日繁华之景仿佛又浮现在眼前,令人感慨沧桑巨变。(本报记者 汪潭

  记者感言

  

  崤函古道作为丝绸之路联合申遗项目中唯一一段的道路遗存,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提升三门峡城市形象、扩大三门峡城市知名度和影响力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现代交通系统的兴起,崤函古道已经失去了昔日的地位与功能,但它作为中国历史最早、最重要的文明通道之一,是中华文明形成与发展的历史见证。如何看待和认识崤函古道的历史文化内涵与价值,如何在崤函古道和三门峡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之间寻找一个最佳的结合点,促进崤函古道的保护和利用,这是我们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采访中,记者深切感受到了崤函古道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漫步古道之上,心灵产生了强烈的震撼。这种震撼不单来自道路的雄险,更来自它丰厚的历史积淀。近年,国家、省级文物部门对古道进行了大力开发和保护,市政府及相关部门一直致力于古道文化资源的开发和保护,遗址管理者更是不敢有丝毫懈怠,制定了详细的规划和发展蓝图。

  

  崤函古道的开发和保护,任重而道远!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