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走进阿尔泰山的神奇山谷,探寻巨石堆与岩画群的秘密

2018-1-24 16:56| 发布者: IICC| 查看: 103| 评论: 0

摘要: 这是一座神秘的山谷。三千年前,贯通欧亚大陆的草原丝绸之路从这里穿越,七百年前,一代蒙古大汗的铁骑从这里开拔。今天的山谷遗留下了众多的遗迹。大小错落的巨石堆,扑朔迷离的岩画群,高耸挺立的岩石柱。他们曾是什么文明的遗存?这里又曾经是什么部族的领地?山谷的所在地有一个特殊的称谓,三道海子。意思是有三个高山湖泊的地方。距离新疆乌鲁木齐7百公里。隶属于新疆与蒙古国交界处的一个边境小县城青河县。今天的山谷是哈 ...

这是一座神秘的山谷。

三千年前,贯通欧亚大陆的草原丝绸之路从这里穿越,七百年前,一代蒙古大汗的铁骑从这里开拔。

今天的山谷遗留下了众多的遗迹。大小错落的巨石堆,扑朔迷离的岩画群,高耸挺立的岩石柱。

他们曾是什么文明的遗存?这里又曾经是什么部族的领地?

山谷的所在地有一个特殊的称谓,三道海子。意思是有三个高山湖泊的地方。距离新疆乌鲁木齐7百公里。隶属于新疆与蒙古国交界处的一个边境小县城青河县。

今天的山谷是哈萨克族牧民的草场,每年冰雪融化后的夏季时节,这里是他们的游牧天堂。当他们挥舞着皮鞭驱赶着牛羊和马群从山谷里穿过,他们或许很难意识到,就在他们身后,这些大小错落的巨石堆,还有雕刻着奇特图案的岩石柱,正述说着一个远古文明的秘密。

2007年7月21日,摄制组联合专家考察队开始向山谷进发。这是一次无从预知结果的野外探险。

历时半个多月的野外考古会发现什么呢?

王明哲研究员,新疆考古所原副所长。1959年从北大考古系毕业后一直在新疆从事考古工作,是新疆野外考古的元老级学者。

早在30多年前,在当地牧民的指引下,他第一次考察了三道海子的巨石堆。

这是一次让王明哲先生毕生难忘的野外探察。在他当年的日记上还记录着考察的经过。

30年前的那次发现只能算是一次匆忙的野外考察,三道海子巨石堆仍旧是一个考古学上的未解之谜。

今天,当我们重新审视这座巨石堆,他的规模依然让人震撼不已。它高耸出地表15米,直径90米,石碓用大大小小的石块垒筑而成。在平坦的山谷间,如此蓦然伫立的巨石堆,一时间让人无法理解它的存在。

它的创造者是谁?巨石堆的原料来自哪里?它的用途又是什么呢?

在专家们历年对周围牧民的走访中,曾经搜集到一个流传最为广泛的说法。当地牧民世代传说,这是一位伟大君王的墓葬,他统率的帝国曾经开创了一个英雄的时代。他的子民尊称他为大海一样伟大的君王,而巨石堆便是安葬他的王陵。

这样的说法无疑让专家们倍感惊喜,但更多的却是疑惑。

寻找成吉思汗王陵一直是考古界久拖不决的疑案,仅仅把当地牧民的传说作为佐证未免太过草率了。

但牧民们的说法似乎也不是无稽之谈,就在三道海子周围,至今还保留着一些与成吉思汗有关的遗迹。

在距离三道海子巨石堆几公里远的一片山林里,考古学家曾经发现过一片类似成吉思汗大军营帐的遗址。

遗址位于一个山坡上,用巨木和石块垒筑起一个个平台。

随队专家根据遗址上松树的树龄推测,遗址的年代大约距今7、8百年,这正是蒙元时期的距今年代。

最然遗址的年代可以大致判断,但关于它的建造者仍旧无法得出确切地结论。摄制组开始寻找新的证据。

就在三道海子巨石堆的东北方向,专家们曾经寻找到一条成吉思汗西征时期的军用大道。

那是一个征服者称雄世界的时代。史籍记载,成吉思汗曾经6次率领蒙古大军西征,他的帝国就此创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版图。

摄制组在向导的带领下,开始了本次拍摄中行程最为艰难的探访。越野车几度抛锚,最终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摄制组开始徒步攀爬。终于,在蒙古国边境,一条荒草掩映下的苍茫古道隐约出现在眼前。当地牧民将古道的所在地称为卡增达坂。

西征大道穿越山脊的铁丝网,由新疆贯通到蒙古国境内,在我国建国初期,这条大道还曾是通达蒙古国的一条商贸要道。

我们和蒙古人也交流过,他们也讲的,他们说过去这条是个通道呢,六几年的时候还是个通道,也是沿着这条大道做过生意的。

在当年,这无疑是一条英雄的道路。

考古专业出身的作家张承志先生曾经到访过这里。他在文章中慨叹:这应当是一条雄壮如河流般的道路,但如今,英雄的时代结束了,英雄的道路荒芜了。

曾经的这条西征大道虽然确凿无疑,但是,它能为巨石堆的身份之谜提供证据吗?巨石堆是否真的是成吉思汗王陵呢?

史籍记载,成吉思汗是在攻打西夏国的时候病逝的,西夏距离新疆路途遥远,而且,当时帝王的埋葬习俗首要考虑的是陵墓的隐蔽性,三道海子如此张扬的巨石堆似乎从常理上也很难将它与王陵联系在一起。

而更为重要的原因是专家们在巨石堆旁发现了一些关键的证据,这是一些远古先民留下的遗迹,他们的年代更为久远。如果巨石堆是传说中的成吉思汗王陵,那它的年代不超过1000年,而专家们发现的这些证据远为古老,它们将巨石堆的身世指向了更为遥远的年代。

就在巨石堆底部和周围,专家们发现了一些奇特的柱状立石,它们形体巨大,不是轻易能够搬动的。更重要的是,立石上刻画着大量动物纹饰和抽象图案。巨石堆的身份之谜或许就隐藏在这些神秘的图案背后。

概括起来,这些柱状立石上有这样一些常见的图案。三道斜杠、圆圈、珠状线条、动物纹饰、工具类图案。

正是这些图案,让巨石堆周边的立石有了确切的考古学归属。研究草原的学者对这类立石早有发现,由于上面最常出现的动物形象是野鹿,他们称之为鹿石。

在近几十年的考古探查中,大量的鹿石在欧亚草原上不断地被发现,它的分布地域非常广泛,几乎涵盖了欧亚草原的大部分地区。

那么,这些鹿石究竟产生于什么年代?它的主人是谁?当年的用途是什么?它与巨石堆又有什么样的联系呢?

更重要的是,刻有工具和野猪图案的鹿石在所有鹿石种类中是年代最晚的,比它更早的鹿石距今年代预计在公元前13世纪。专家们据此推论,三道海子巨石堆既然是与鹿石并存的现象,它的年代理应与鹿石同属一个时期,应当也是公元前13世纪开始兴建的遗迹。

专家们的考察至此已经完全推翻了牧民们的传说,从年代断定上,巨石堆比成吉思汗生活的年代远为古老。

但是,公元前13 世纪,这是距今3000多年的一个时期,当时古中国的中原地区正处在商代青铜文明的巅峰,距离如此遥远的边疆草原又会是谁的领地呢?

今天,新疆地区的少数主要由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构成,在这里,处处都能感受到浓郁的边塞风情。

但是,当我们把时间往前追溯两千多年,这里无疑是早期原著民的天下。那时候,尚未形成,人们以游牧部落的形式分治而居。

研究草原的学者们在中外的文献中查阅到这样一些相关的资料,文献记载说,当年,在巨石堆周边地区生活着一支特殊的部落,人们称之为独目人,汉语的意思是孤独的守望者。

就在这个区域内,发现了大量的古代石人雕像,它们的年代有的与鹿石同属一个时期,有的年代略晚一些。它们刻画得或许正是独目人部族或是他们后裔的形象。

当年,这支强大的部族常年活跃在地区,曾经为争夺当地的黄金矿产与周边部族发生了激烈的战争。而研究古代玉器的专家还考证出,当时的商王朝为了开采新疆玉石,还与独目人部族进行了长达3年的争战。

那么,这支强大的原始部族是否就是巨石堆的主人?他们营造一座如此庞大的巨石堆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毫无疑问,垒筑巨石堆是一个规模浩大的工程,它应当是一个部族的集体行动。专家们做过测量,整座巨石堆预计花费石料 5 万方,它要耗费大量的人力。

专家们在对巨石堆周边地区的考察中,发现了当年开采石料的采石场。

采石场就在巨石堆的对面,是一座裸露的石山,石山由层层叠叠的页岩构成,它的材质与巨石堆的原料完全相同。

人们有理由猜测,在远古时期的某个重要时刻,生活在这里的独目人部族先民们,在某种信仰力量的驱使下,开始了垒筑巨石堆的神圣工程。

他们耗费巨大的人力和经年累月的劳苦,从石山上源源不断地开采下石料,从垒筑基座开始,最终将石碓建造到一个令人惊叹的规模。

无论巨石堆的最终用途是什么,它的规模都是空前的,它必定寄托了当年先民们一种神秘而崇高的信仰。

如果这种基于史实的猜想得以成立的话,那么巨石堆周围的大片地区都应当是独目人部族的领地。在他的势力范围内,势必还要留下其他大量相同形制的遗迹,考古学家们开始了更大规模的探查。

接下来的发现是令人兴奋的。就在三道海子的周边地区,发现了大量的鹿石,专家们经过初步统计,数量多达30多通。这些年代久远的鹿石有的依然伫立在草原上,有的则被荒草掩埋在地下。

就在与巨石堆相距两个山头的地方,专家们发现了最为精美的一通鹿石。它的地表高度接近3米,上面精心雕刻了13只鹿图腾的形象,它们腾空飞翔的姿势似乎正背负着原始先民们的某种神秘祈愿。

通过对不同鹿石上图案的鉴别,专家们断定它们的年代横跨了从公元前10世纪到公元前5世纪500年的时间,这500年或许正是独目人部族统治三道海子周边地区的时期。

而就在鹿石散布的区域内,专家们还发现了多达上百座的石碓,它们虽然在规模上无法和巨石堆相比,但基本形制都大同小异。

专家们的发现还不止于此,三道海子的先民们在山谷里还留下了令人生畏的杀人石。

早期的游牧先民生性尚武,在部落战争中每杀死敌方一人,就要立下一块石头作为标记,成排林立的杀人石昭示的是一个强悍血腥的年代。

先民们质朴浪漫的另一面则保留在了早期的岩画上,这是一些充满了稚拙之趣的动物画像,它们线条简洁,但姿态极为生动逼真。

鹿石,石碓群,岩画,杀人石,一切的原始遗迹似乎都在给后人一个确切的指引。那是一个强大的原始部族,他们生性尚武,飞翔的鹿是他们共同的图腾。他们曾经在某个重要时刻,为了一个共同的信仰,建造了规模空前的巨石堆。

但是,时隔两千多年,那个神秘的独目人部族究竟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让这样一座庞然大物伫立在自己的领地里?它在当年的确切用途又是什么呢?

专家们要得出令人信服的结论无疑是困难的,但他们一直在作着努力。

作为巨石堆的发现者,现年73岁的王明哲先生在当年就提出了自己的猜想。

仅仅看巨石堆外在的直观形象,它给人的第一感受就俨然是一座巨型陵墓。而在草原的埋葬习俗中,用石块垒筑石碓墓是他们由来已久的。王明哲先生在他的考古生涯中,就曾发掘过几十座石碓墓。

发掘过的石碓墓虽然规模很小,但它垒筑的方式和外在形制都与巨石堆如出一辙。据此推论,石碓规模的大小反映的或许只是墓主人生前地位的不同。

研究草原的学者张志尧先生也持有相同的观点,他同样认为,巨石堆庞大的规模只是表明它是更高规格的墓葬。

如果我们对三道海子独目人部族的猜想得以成立的话,巨石堆或许就是当年部族首领的王陵,但是,结果真是这样吗?吕恩国先生有完全不同的观点。

持有不同观点的专家们在巨石堆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论。

吕恩国先生认为,要破解巨石堆的身份之谜,最关键的切入点是探究古人的宗教信仰。

萨满教是中亚早期游牧民最神圣的原始信仰,他们认为世间由两个世界构成,上天是神灵的世界,人世则是世间万物的家园。而每天的祭祀活动是他们原始信仰中不变的主题

作为沟通上天和人世使者的萨满巫师在原始部族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在原始宗教信仰的神秘气氛里,先民们每天都要进行大量的祭祀活动。为了更好的传达上天的旨意,他们将部族的图腾——鹿的形象刻画在石柱上,并且将它们抽象成飞翔的形象。不仅如此,他们还要动员部族的力量,垒筑起高高的祭祀台。

可以想见,每当篝火燃起,神圣的萨满教巫师在众人的簇拥下登上高大的祭祀台,一场凝聚部族力量的原始祭祀活动就此开始了。

原始先民相信,这样的祭祀仪式必然能够获取上天的感应,并得到上天最正确的指引。

吕恩国先生的推想与巨石堆墓葬之说大相径庭,他确信,三道海子大大小小的石碓应当是古人不同规格的祭祀台。规模最大的巨石堆无疑是当年最神圣的祭祀场所,吕恩国先生称之为太阳神殿。

当我们将众多的遗址和专家的观点摆放在一起,三道海子的巨石堆之谜似乎依然没有得到破解。它究竟是墓葬还是太阳神殿,专家们谁也无法说服对方。毕竟,围绕着巨石堆还有太多的谜团没有解开。



相关阅读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