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深切缅怀宿白先生——宿白先生与克孜尔石窟

2018-2-2 22:32| 发布者: IICC| 查看: 17| 评论: 0|原作者: 赵莉|来自: 新疆龟兹研究院

摘要:     惊闻中国佛教考古的开创者、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宿白先生仙逝,我们感到万分悲痛!宿白先生曾与新疆的佛教石窟尤其是克孜尔石窟有着深厚的情缘。此刻时光仿佛穿越到了1979年9月13日。这一天,从大阪上下来的一辆吉普车打破了克孜尔石窟的宁静,远道而来的是北京大学考古系宿白教授带领的马世长、丁明夷、晁华山和许宛音四位研究生组成的石窟寺考古实习组。  在当时各方面条件都极为艰苦的情况下,宿白先生带着四位研


  

  惊闻中国佛教考古的开创者、北京大学著名教授宿白先生仙逝,我们感到万分悲痛!宿白先生曾与新疆的佛教石窟尤其是克孜尔石窟有着深厚的情缘。此刻时光仿佛穿越到了1979年9月13日。这一天,从大阪上下来的一辆吉普车打破了克孜尔石窟的宁静,远道而来的是北京大学考古系宿白教授带领的马世长、丁明夷、晁华山和许宛音四位研究生组成的石窟寺考古实习组。

  在当时各方面条件都极为艰苦的情况下,宿白先生带着四位研究生开展了对克孜尔石窟的全面调查。石窟考古研究,首要的是要解决分期和年代问题,这是对石窟进行专题或综合研究的必要前提。由于克孜尔石窟未发现有关修建年代的题记和文献资料,因此,要解决石窟的分期与年代问题,其难度是难以想象的。由于克孜尔石窟是我国位置最西、开凿较早的石窟群,对于克孜尔石窟的研究尤其是年代分期划分在中国石窟寺研究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宿白先生也正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选择了克孜尔石窟作为石窟寺考古实习对象。

  这次实习组的工作重点就是要解决克孜尔石窟的分期和年代问题。在洞窟清理、考察过程中,宿先生要求研究生和文管所的业务人员从洞窟形制(包括洞窟组合、打破关系)、壁画内容、艺术风格和图案纹饰等方面着手调查。宿白先生组织的这次石窟寺考古实习开启了将田野考古类型学和地层学的方法运用到石窟考古的先河。由于调查深入,观察细致,不只是对克孜尔石窟形制特点,同时对壁画题材内容的考识也有了显著突破,释读了上百种题材的本生、因缘和佛传故事画。正如宿白先生在《克孜尔部分洞窟阶段划分与年代等问题的初步探索》一文中指出:克孜尔石窟位于佛教东渐的关键地点。就佛教石窟言,它正处在葱岭以西阿富汗巴米扬石窟群和新疆以东诸石窟群之间。它所保存早期壁画的洞窟数量,远远超过了巴米扬,而其第一阶段的洞窟的具体年代至少要早于新疆以东现存最早的洞窟约100年左右。因此,克孜尔石窟在中亚和东方的佛教石窟中,就占有极重要的地位。克孜尔石窟是龟兹诸石窟群中的代表。在古龟兹文化遗物存世稀少的今天,克孜尔石窟又是整理研讨久已沉埋的古龟兹文化的丰富宝藏。宿白先生的这一论断,使克孜尔石窟的真正价值得到了最为准确和深刻的诠释。

北大宿白先生(第一排右四)和研究生与克孜尔文管所同志合影(1979年)

  所有这些成果后来都整理成文,以《克孜尔石窟的佛传壁画》《克孜尔中心柱窟主室券顶与后室的壁画》和《20世纪初德国人对克孜尔石窟考察及后来的研究》为题,收录在文物出版社和日本平凡社联合出版的《中国石窟·克孜尔石窟》三卷内。作为代序的开篇之作《克孜尔部分洞窟阶段划分与年代等问题的初步探索》,便是宿先生综合分析克孜尔石窟形制、塑像和壁画的特征,并结合历史文献,参考碳-14测定的年代数据,而得出的有关克孜尔石窟部分洞窟阶段划分与年代分期的意见。这是实习组取得的一系列成果中最具份量和体现学术水平的部分,为进一步研究克孜尔石窟乃至新疆其它石窟提供了可信的年代坐标,奠定了坚实的科学基础。

  宿先生带领实习组返回北京后,一直关注着克孜尔石窟,尤其是考古报告编写事宜。时隔一年,实习组完成第一卷报告草稿,为订正记录,晁华山、马世长、许宛音、丁明夷又都先后至少一次到克孜尔石窟,尤其是具体负责报告编写的晁华山,先后五次进出克孜尔石窟。他们每次都带来先生殷殷嘱咐——不要中断考古报告的编写。此后,又多次在文章和谈话中,呼吁尽快将编写石窟报告提到日程上来。

  1997年,在宿白先生的主持下,北京大学整理出版了《新疆克孜尔石窟考古报告》(第一卷)。这是国内第一本正式出版的石窟考古报告。

  在序言中宿白先生写道:“编写石窟寺考古报告,从搜集资料、组织各种记录,到对一个一个洞窟撰写全面的报告,进而对整个石窟群展开系统的综合研究,应以负责保管、研究各该石窟的保管所、研究所最具条件。特别是在目前各石窟原始档案不甚完备的情况下,要进行上述一系列工作随时都需要在现场观察比较,即使最后报告完成,有时也还需要去现场核对复查。多年的经验告诉我们:保管所、研究所以外的单位和人员如果负责一个重要石窟寺的较为正规的考古工作,即使有所在保管所、研究所的密切合作,也难以顺利完成。”因此,当时北京大学和克孜尔千佛洞文物保护管理所协议商定:《新疆克孜尔石窟考古报告》(第一卷)由北京大学负责编写,以后诸卷由克孜尔千佛洞文物保护管理所独立组织编写,北京大学提供必要协助之后,逐步退出这项工作。

  从北京大学开始在克孜尔石窟做考古报告到现在已过去30余年了,而自第一卷报告出版至今也有十几个年头了; 1985年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成立, 2009年研究所更名为新疆龟兹研究院。如今,研究院各方面的条件都有了极大的改善,业务人员的队伍也在逐渐壮大,理应责无旁贷地遵循宿白先生开创的中国石窟寺考古学的规范,以《新疆克孜尔石窟考古报告》(第一卷)为范本,克服重重困难,继续整理克孜尔石窟考古报告。

  深切缅怀宿白先生!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