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敦煌研究院学者沉痛悼念一代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

2018-2-11 11:37|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62| 评论: 0

摘要: 饶宗颐先生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于2018年2月6日凌晨在香港家中逝世。噩耗传来,三危山下,大泉河畔,敦煌研究院的学者沉浸在一片哀悼追思中。饶宗颐先生的逝世实为中国和世界的重大损失。我国文化学术界失去了一位学艺双绝的大师,国际学术界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泰斗,敦煌研究院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师长……饶先生毕生热爱学术研究,孜孜矻矻,勤奋钻研,笔耕不辍,在古文字学、敦煌学、考古学、金石学、史学、古典文学、词学、音 ...

饶宗颐先生

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于2018年2月6日凌晨在香港家中逝世。

噩耗传来,三危山下,大泉河畔,敦煌研究院的学者沉浸在一片哀悼追思中。

饶宗颐先生的逝世实为中国和世界的重大损失。我国文化学术界失去了一位学艺双绝的大师,国际学术界失去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泰斗,敦煌研究院失去了一位可亲可敬的师长……

饶先生毕生热爱学术研究,孜孜矻矻,勤奋钻研,笔耕不辍,在古文字学、敦煌学、考古学、金石学、史学、古典文学、词学、音乐史、艺术史、中印关系史、宗教史、楚辞学、目录学、方志学等诸多学术领域均做出了开创性的重大贡献,成果丰硕,著作等身,成为海内外景仰的汉学泰斗、一代宗师。

饶先生在敦煌学研究领域做出了许多开创性的贡献:先生最早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校录、笺证伦敦所藏敦煌本《老子想尔注》这部反映早期天师道思想的千载秘籍,阐明原始道教思想,引发后来欧洲道教研究的长期计划;首次将敦煌写本《文心雕龙》公诸于世;首次据英伦敦煌写卷讲禅宗史上的摩诃衍入藏问题;最早提出“敦煌白画”的概念,把散布在敦煌写卷中的白描、粉本、画稿等有价值的材料编成《敦煌白画》一书,填补了敦煌艺术研究上的一项空白;先生所著《敦煌曲》、《敦煌曲续论》是敦煌曲子词研究的先驱之作;先生也是研究敦煌写卷书法第一人,所编撰《敦煌书法丛刊》(共29册)是最早对敦煌书法予以系统整理、介绍的著作,对敦煌书法乃至中国书法史研究影响深远。先生被学界誉为当代“导夫先路”的敦煌学大师。由于先生对敦煌书法和绘画作过透彻的研究,其绘画和书法创作也吸取了敦煌艺术深厚的传统,出新意于法度之中,体现出敦煌艺术浑厚隽永的特点。

饶宗颐先生著作《敦煌白画》、《敦煌曲》

饶宗颐先生编撰的《敦煌书法丛刊》

最可贵的是先生创立了“西北宗山水画”,把西北茫苍奇诡的风光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当代画坛独树一帜。先生不仅躬亲耕耘于敦煌学园地,而且长期担任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的顾问,通过在香港举办敦煌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香港中文大学成立“敦煌吐鲁番研究中心”,在香港开展敦煌学研究计划,延揽大陆学者到港从事敦煌学专题研究,将十余种敦煌学研究成果编辑出版丛刊,并主持编辑《敦煌吐鲁番研究》等敦煌学专门杂志等等途径,大力扶持奖掖中青年学者成长,促进我国敦煌学研究事业长足进步,成为国际敦煌学的有力推手和卓越领袖。

令敦煌研究院学者怀念的是,饶先生毕生热爱敦煌,与敦煌结下不解之缘。在改革开放之初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先生即来到敦煌考察石窟。八十年代中期后先生担任敦煌研究院荣誉研究员,对敦煌研究院的学术研究工作关爱有加。饶先生于1987年、2000年两度亲临莫高窟应邀参加敦煌研究院主办的敦煌学国际会议,发表精彩的学术演讲,令敦煌学人亲炙先生国际学术大师的风采。  

饶宗颐先生在1987年参加“敦煌石窟研究国际讨论会”时考察莫高窟

 

1987年饶宗颐先生与常书鸿先生、段文杰先生举杯共话敦煌

饶宗颐先生在莫高窟“2000年敦煌学国际学术讨论会”上发表演讲

2010年8月饶先生以95岁高龄莅临莫高窟,参加由敦煌研究院与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中央文史馆联合在莫高窟隆重举办的“莫高余馥:饶宗颐敦煌书画展”、“饶宗颐先生95华诞庆寿晚会”、“敦煌学国际学术研讨会——庆贺饶宗颐先生95华诞”三项活动。特别难忘的是,在举办活动当日,甘肃省舟曲县发生严重的泥石流灾害,饶先生在祝寿晚会上当场宣布将香港各界为其贺寿的160万元捐赠舟曲救灾,饶先生的大爱之心令现场500余名与会代表深为感动,掌声如雷,在莫高窟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饶宗颐先生在2010年“莫高余馥:饶宗颐敦煌书画展”开幕式现场

2010年莫高窟“饶宗颐先生95华诞庆寿晚会”

尤令敦煌研究院学者感恩的是,饶先生长期关注、鼎力支持敦煌文化遗产保护事业。2000年8月,由香港一群爱心人士发起成立“香港敦煌佛迹防护功德林”计划,饶先生与香港佛教界领袖觉光长老担任筹备委员会主席,将募集的100万人民币捐赠敦煌研究院,用于支持建设莫高窟崖顶风沙防护林带,为莫高窟风沙防治发挥了重要作用。

莫高窟崖顶风沙防护林带

2010年5月,在饶先生的号召下,由香港一群爱心人士发起成立了“香港敦煌之友”基金会,之后持续募集资金支持敦煌文物保护工作,先后为敦煌研究院捐赠善款1485万元,用于资助敦煌石窟数字化工程、敦煌学学术交流、人才培养等工作,特别是其中资助1138万元用于敦煌49个洞窟的数字化采集、加工工作,为推进敦煌文化遗产数字化事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敦煌石窟数字化采集工作现场

2010年11月由饶先生捐赠10幅书画作品拍卖所筹的善款602万港元捐赠敦煌研究院,用于建设文物数字化研究所科研楼;2011年7月,建筑面积2455平方米的科研楼竣工投入使用;2016年6月由饶先生亲自题字冠名的“饶宗颐楼”举行了冠名揭牌仪式,“饶宗颐楼”不仅极大地改善提升了敦煌石窟数字化工作的基础设施和工作环境,也在莫高窟人心中树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2016年“饶宗颐楼”冠名揭牌仪式

饶先生数十年来对敦煌学的杰出贡献,业已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高度尊崇,得到党和政府的高度褒扬。2000年8月,在莫高窟举办的“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发现暨敦煌学100年纪念活动”期间,国家文物局与甘肃省政府隆重举行了“敦煌文物保护研究特殊贡献奖颁奖仪式”,颁予先生“敦煌文物保护研究特殊贡献奖”,那九层楼广场灯火辉煌的颁奖场面令人难忘。

饶宗颐先生接受国家文物局与甘肃省政府颁发“敦煌文物保护研究特殊贡献奖”

敦煌研究院几代学者都曾有幸在多种场合面谒先生慈颜,感受过先生才华横溢、蔼然长者的风范,珍存着亲承先生教诲、如沐春风的美好回忆。八十高龄的敦煌研究院名誉院长樊锦诗先生还清晰地记得多少次与饶先生促膝对谈,得到饶先生的谆谆教诲、殷切鼓励。

饶宗颐先生与樊锦诗先生亲切交谈

当饶先生读到由她主持敦煌研究院考古团队历经十余年艰苦工作编成出版的敦煌石窟全集考古报告第一卷《莫高窟第266-275窟考古报告》后,欣喜地为她题字:“既真且确,精致绝伦,敦煌学又进一境,佩服之至。”对敦煌学人的一片关爱鼓励之情溢于词表。

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说:“饶公逝世,敦煌学又失一位宗师。先生一生关注敦煌学研究和敦煌石窟的保护。先生的精神与大德激励莫高窟人坚守大漠,不断为敦煌文化的保护研究弘扬做出不懈努力。”这表达出了敦煌研究院学者的共同心声。

饶宗颐先生与莫高窟人在“莫高余馥:饶宗颐敦煌书画展”中留影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饶先生将永远活在敦煌学人的心中,激励一代代莫高窟人为敦煌文化遗产保护、研究和弘扬事业不懈奋斗。

饶宗颐先生赠送樊锦诗先生“情系敦煌”书法作品



相关阅读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