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俯瞰罗布泊:因水而生,因水而死

2018-3-31 21:06| 发布者: IICC| 查看: 114| 评论: 0|原作者: 惠怀杰|来自: 国家地理中文网

摘要: 戈壁标语 摄影、撰文:惠怀杰       尽管每年有许多人用各种方式在罗布泊“穿越”、“探险”,直到现在,罗布泊依然是一个神秘的地域。       和大多数国人一样,因为1980年彭加木的失踪,才知道有罗布泊这个神秘的地区。此后,随着1981年楼兰“美女”出土、1982年美国宇航局公布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1987年罗布泊核试验基地解密、1996年余纯顺遇难……与罗布泊有关的信息越来越多,不由


戈壁标语


摄影、撰文:惠怀杰

  

    尽管每年有许多人用各种方式在罗布泊“穿越”、“探险”,直到现在,罗布泊依然是一个神秘的地域。

  

    和大多数国人一样,因为1980年彭加木的失踪,才知道有罗布泊这个神秘的地区。此后,随着1981年楼兰“美女”出土、1982年美国宇航局公布罗布泊“大耳朵”卫星照片、1987年罗布泊核试验基地解密、1996年余纯顺遇难……与罗布泊有关的信息越来越多,不由地引起我对这片土地的好奇。阅读有关图书资料得知,在古老的地质时代,由于塔里木盆地南缘抬升,形成一个低洼地带,分布在塔里木盆地边缘的塔里木河、孔雀河、车尔臣河以及疏勒河等流向这个洼地,汇集形成了一片广阔的湖泊。《山海经》称之为“幼泽”,《汉书》称之为“蒲昌海”,后世也有称泑泽、盐泽等。现名罗布泊自元朝来自于蒙古语罗布淖尔,是多水汇集之湖的意思。由此可知,蒙古人曾在这里生活或游牧过,说明过去的罗布泊并不是现代人所称的“死亡之海”,也不仅仅为大片盐壳。

戈壁

  
  虽然对罗布泊有了大概的知识,但纸上得来终觉浅,对于罗布泊的认识还是一些概念。作为一个摄影师,需要的是形象,罗布泊到底是什么样,用形象来说话才是最有力的。

  


戈壁山

    2012年,终于得以如愿数次巡航罗布泊,在空中拍摄了罗布泊广大的地域。在罗布泊上空,我不仅尽情欣赏了沙漠、戈壁、山丘等各种奇异的地质景观,还看到了城堡、烽燧、墓葬等各种古老的遗迹。而最让我触目惊心的是,看到许多自西向东、由高而低干涸发白的河道和湖泊遗迹。

脱西克烽火台

  

未知之谜

  
  从空中看地下所有东西一览无遗,似乎一切了然于胸,纸上得来的概念逐渐形象化、丰富多彩了。然而空中到地面的距离,就象过去到现在的距离,看似清楚,却总觉得隔着一层东西。看到了许多,拍摄了许多之后,反而对罗布泊的疑惑、疑问越来越多,更激起了我的探索欲望。

太阳墓地

营盘古城


     2013年9月,我从库尔勒出发一路向东,沿着孔雀河,考察拍摄了孙基烽火台、脱西克烽火台、营盘古城、太阳墓地、驿站遗址、楼兰古城、高台墓地等古代遗迹,也考察拍摄了罗布泊核试验基地废弃的营房、机场等现代遗迹。

K方城

  

废弃营地

    在孔雀河注入罗布泊入口处的西汉水陆码头及驿站遗址,我看到宽广的河道旁只剩下残留的土垠、枯残的树木以及被河水冲刷倒的一层层芦苇,几千年的沧海桑田已完全改变了这里的面貌,仔细看还能发现白色的淡水螺粘附在芦苇上,似乎昨天它们还活着……站在土垠上,码头及驿站遗址清晰可见,但当年繁忙的河运已成了遥远的追忆。

小河墓地

  
  触摸古代,大地一片苍茫。面对眼前的景象,不由遐想。

  

    多年来对于罗布泊除了沙漠戈壁、丝路古国、核试验基地等概念,恰恰忽略了那个“泊”字,泊——湖泽,肯定是有水的地方。但是空中看过、一路走过的罗布泊大地,看到的全是沙漠戈壁古遗址,直到罗布泊湖心,脚下全是厚厚的砾石沙尘和盐碱壳。除了干涸的河道遗痕,再没有可以与水泊、大湖相对应的参照物,而关于湖水的联想,更多则是彭加木、余纯顺找水失踪、干渴而死……罗布泊的水呢?

干涸的湖

  
  罗布泊的水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

  

    考察历史,我们发现罗布泊原来并不是这样。

  

    早期塔里木河经由孔雀河下注罗布泊,因此,罗布泊水域广阔。汉代张骞出使西域时,见罗布泊“广袤三百里……冬夏不增减”,以致直到清末人们都认为黄河发源昆仑山,经塔里木河由孔雀河下注入罗布泊,然后潜入地下从甘肃青海交界的积石峡流出,由此也可想见罗布泊水量之大;而两晋释道安的《释氏西域记》里记载,葱岭北河、南河均东流注于罗布泊,这也足以证明其时罗布泊水源丰盛;敦煌莫高窟发现的唐开元年间的《沙州图经》里记载:“蒲昌海在石城镇东北三百三十二里,其海周广四百里”,可见唐代罗布泊之大;一直到清乾隆年间,勘察河源的官员阿弥达在罗布泊湖区考察后,在其《河源纪略》中仍记:“罗布淖尔为西域巨泽,在西域近东偏北,合受偏西众山水,共六七支,绵地五千,经流四千五百里……回环纡折无不趋归淖尔,淖尔东西二面百余里,南北百余里,冬夏不盈不缩……”;光绪初新疆巡抚刘锦棠等派员探查发现,由于塔里木河及其支流改道向南注入台特马湖,罗布泊“水涨时东西长八、九十里,南北宽二三里及数十丈不等”,这才成区区一小湖。1921年,尉犁县民在塔里木河干流上筑堤堵水,塔里木河向东与孔雀河相汇注入罗布泊,罗布泊的面积又大了起来,1931年陈宗器等人测得面积为1900平方公里。1950年代初,罗布泊的面积又达2000多平方公里。

河流

  

    水是生命之源,有水就有生命,就有人生存。在罗布泊及其汇入河流的周边,曾经有过许多古国,楼兰、米兰等汉唐以来赫赫有名,从法显到玄奘,历代西去求法东来传道的高僧,对沿路各国风土人情多有记载,最重要的是他们也记录了这些古国有不少是因为水而消失或迁徙的,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楼兰古国。早在公元2世纪以前,楼兰就是西域一个著名的“城廓之国”,后由于塔里木河中游的支流改道,导致楼兰严重缺水,尽管楼兰人努力尝试改变河道,并且用法令限制用水,但最终还是因断水而废弃了楼兰城。公元400年,高僧法显西行取经途经此地,已是“上无飞鸟,下无走兽,遍及望目,唯以死人枯骨为标识耳”。尽管楼兰因为水而完全荒废了,但有历史记载的两千多年来,罗布泊因入湖的孔雀河和塔里木河南北摆动,时而湖面广阔,时而又分成若干个浅水湖沼,始终在湖盆内涨缩变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干涸到湖底朝天。

楼兰古城


米兰古城

  

    我们知道,地球和生活在地球上的一切生命,都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地形地貌的变化,在个人的短暂生命期里几乎是难以觉察、甚至在人类历史进程中观察,也似乎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在罗布泊,这种变化却是显著的,甚至可以说在短期内已经是翻天覆地了。这种变化一方面是自然环境本身的,另一方面则是人类干预之下,自然环境发生了变化。

干涸的湖

  
  1952年,为解决农田水利,塔里木河上修建了大坝,之后几十年,建设兵团大量开垦土地,灌溉面积由35万多公顷扩大到77万多公顷,塔里木河流域修建水库130多座,年引水量达148亿立方米,致使塔里木河由1960年代的1321平方公里萎缩到1000平方公里,下游320公里河道干涸。1960年代因塔里木河下游断流,罗布泊迅速干涸,1962年湖面还有660平方公里,到1972年最后干涸时,湖面仅剩450平方公里。

河流

  

    表面看,人似乎征服、控制了塔里木河、孔雀河等一系列流向罗布泊的河流,但是这种征服与控制很快得到了报应,就在我们路过的孔雀河下游,有水的河道已经消失,沿岸曾经的农田迅速沙漠化,曾经的两个农垦团场合并成了一个,据统计沿岸5万多亩耕地受到沙化威胁。相应的,罗布泊干涸后,周围草本植物全部枯死,胡杨树成片死亡,沙漠以每年3~5米的速度推进,罗布泊很快就要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融为一体。

  

    我所拍摄的这些照片,或许可以印证罗布泊的变化与人关系,这种关系其实也就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沙漠

  
  大自然孕育了生命也养育了人类,人类创造了文明,人类可以改变自然,但自然同样可以毁灭文明。正是因为有周边注入罗布泊的一系列河流,所以历史上沿着河流和罗布泊周边就有人类生存,产生了许多古国,也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同样由于河流来水减少、河流改道等原因,许多古国消失了,留下令后人想象的遗迹;而现代以来由于上游河流人为干预,河流干涸,直至罗布泊水乡泽国变为干涸荒漠,成为一片寸草不生的“死亡之海”。1960年代开始这里成为核武器试验场,大量人力物力之下,荒漠之中出现了不为外界人知的兵营、机场,大批军人和科研人员曾经生活在这里。然而,随着冷战的结束,地面核爆试验停止,人员撤离,荒漠之中留下的机场、兵营、掩体等一系列人工产物,随着时间的消逝,这些人类的制造物也在逐渐消逝。

  

    千百年前的人们留下的那些痕迹,至今让人们不停探索;现在人们留下的痕迹,千百年之后也会变得模糊不清。

  

    来于自然,归于自然,自然湮灭一切。

  

    这正是我所拍摄的照片所能见证的和所要见证的。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