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大航海时代 — 拜火教,帕西人,亚历山大

2018-4-30 20:27| 发布者: IICC| 查看: 156| 评论: 0|来自: 地缘看世界

摘要:   雅利安人并非是第一支进入南亚次大陆的“白种人”,公元前6世纪末,波斯帝国在大流士的统领下,向印度河流域扩张。从种族角度看,这可以被视作“高地雅利安人”(伊朗)与“低地雅利安人”之间的战争。当然,两支雅利安人后裔分化已久,早已变成了文化皆然不同的两个民族。在这片高原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宗教叫作“琐罗亚斯德教”,也就是中国人所称的“祅教”,俗称“拜火教”。  拜火教很多时候被归类于比较特别的“二元神教

  雅利安人并非是第一支进入南亚次大陆的“白种人”,公元前6世纪末,波斯帝国在大流士的统领下,向印度河流域扩张。从种族角度看,这可以被视作“高地雅利安人”(伊朗)与“低地雅利安人”之间的战争。当然,两支雅利安人后裔分化已久,早已变成了文化皆然不同的两个民族。在这片高原上占据主导地位的宗教叫作“琐罗亚斯德教”,也就是中国人所称的“祅教”,俗称“拜火教”。  拜火教很多时候被归类于比较特别的“二元神教”,既认定世界是由善神所创造(善神的化身是“火”),而恶神则在尽一切力量破坏这个世界。这一源自波斯的古老宗教,很多教义后来为同样兴起于波斯的另一个二元神教“摩尼教”所吸收。后者因金庸的《倚天屠龙记》之故在中国知名度甚高(书中称“明教”)。 由于二元神教认定,善神终将战胜恶神,所以也有人认这二元神教也算是一种“一神教”。然而我们所称 “一神教”中的一神是一个绝对概念,不能存在任何其它人格化的神。拜火教显然并不符合这个要求,更何况它的宗教体系里还有其它神祇的存在。因此拜火教本身仍是多神教的一种类型,其看起来有些偏向一神教体系的教义,后来反而成为其抵御伊斯兰教入侵的弱点毕竟做为3.0版本的一神教,伊斯兰教在强调“神”的唯一性、主导性方面要更为强大。  今天在伊朗地区,几乎看不到拜火教徒的存在了,而在与之相邻的印度西海岸,还有一支人数仅数万,却对印度经济起着举足轻重作用的拜火教后裔——帕西人存在。所谓“帕西”的原意,其实就是波斯。在印度,帕西人的存在一如犹太人在美国的存在,印度最大的企业“塔塔集团”就是帕西人的产业。另一个让“帕西人”声名鹊起的事件,是一个叫做“费罗兹.甘地”的帕西青年,成为了尼赫鲁的女婿,并由此诞生了印度政坛最为显赫的“尼赫鲁·甘地家族”。  由于这个帕西青年的姓氏与圣雄甘地太过相似,以至于很多人愿意相信,当初甘地为了成全这段姻缘,曾经将自己的姓氏送给那位帕西甘地。不过圣雄甘地本人到底有没有把自己的政治遗产,留给“尼赫鲁-甘地家族”并不是我们所关心的。毕竟这种说法,能让那些后来姓甘地的印度总理,在政治渊源上将更为印度民众所接受。相比之下,帕西人在印度定居的古吉拉特邦,在地缘上有何特别之处会更值得关注。要知道,古吉拉特邦也是今天印度总理莫迪的“龙兴之地”。正是因为在古吉拉特邦的施政成功(尤其是经济上的),莫迪才会成为印度总理,并成为印度成就大国梦的希望。  上述问题在答案,将在后面的内容中逐步揭晓。现在还是回到拜火教的鼎盛时期,去看看它有没有机会引领“伊朗雅利安人”去同化印度雅利安人。其实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曾经强大无比的波斯帝国,并没有做到这一点。不仅它没有做到,后来主导南亚次大陆政治将近千年的穆斯林,以及携技术优势而控制整个印度的大英帝国,也没能在这片土地上,用他们的信仰压倒印度教。这并不是说,印度教的教义本身比之其它宗教更为强悍,而是在于印度教与 “种姓制度”完全融为了一体,成为了印度社会结构、文化的基础。比如在印度神话中,上古之神“普鲁沙”的身体各部分,化身成为了世间万物的基础及诸神。其中他的口变为婆罗门,双臂变为刹帝利,双腿变为吠舍,两脚则变为首陀罗。类似的设定,让彻底改造印度变得极为的困难。  如何统治人口远多于自己的印度,是任何一个入侵印度的外族所必须解决的问题。接受印度原有的种姓制度,是控制这片土地的最有效方法。二者间达成妥协的通行办法,是入侵者不破坏印度原有的宗教、社会结构。同时身为祭司阶层的“婆罗门”,给予征服民族 “刹帝利”的阶层地位,并帮助其统治印度。类似的情况在中央之国也同样存在,华夏文明本身在技术上虽然没有一神教那么容易“普世”,却深深的与这片土地结合在了一起。汉字、姓氏、节气。。等等文明因子,无不成为华夏文明内在基因的一部分。想要将之推倒重来,再造一个文明体系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汉化”几乎成为了一种必然。一旦他们愿意这么做(比如重开科举),那些承担华夏文明传承的士大夫/知识分子阶层,便会接受这个带有异族血统政权的存在。  在列国时代初期侵入印度河平原的波斯帝国,算是雅利安人遇到的第一个重大挑战。尽管印度雅利安人还能保有旁遮普地区的东部,但印度雅利安文明的地缘中心,则不可避免的向恒河平原转移了。这种情况与西周末年,因关中平原遭遇戎狄入侵,而被迫将统治中心迁往洛阳变成为“东周”颇有些相似。300年后,波斯帝国进入了衰弱期。不过来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则站在波斯的肩膀上,建立了更为庞大的帝国,并继承了波斯帝国在印度河平原的遗产。

  对于一个内部呈分裂状态的地缘板块来说,强大异族入侵有时会是一件好事。面对危机,民众心理会希望看到各方结束内部纷争以共同对外。类似的情况在上世纪30年代,日本开启侵华战争之后,便曾经在中国出现。包括东北易帜、国共合作等一系列促成“统一”的政治妥协,可以说都是在共同抵御外敌入侵的旗帜下达成的。2300年前,亚历山大的强势入侵,便为印度结束已经运行了3个多世纪的列国时代提供了契机。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