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响堂山:不为人知的中国第五大石窟

2018-5-31 13:42| 发布者: IICC| 查看: 229| 评论: 0|来自: 小文来了

摘要: 中国的四大石窟“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冈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天水—麦积山石窟”已闻名遐迩,而集整整一个朝代的精髓,代表皇家意志将佛教石窟艺术与帝王形象及陵寝相结合的中国第五大石窟——响堂山石窟则不为人所知晓,湮没在历史的长河和现代的尘埃中。对很多人来说这里的石窟只不过是一些废弃而又阴暗的洞穴而已,所以在九十年代,这里满是栅栏,里面养满了鸡,还做过仓库。中国人最具有创造能力也最具有遗忘


中国的四大石窟“敦煌—莫高窟”、“大同—云冈石窟”、“洛阳—龙门石窟”、“天水—麦积山石窟”已闻名遐迩,而集整整一个朝代的精髓,代表皇家意志将佛教石窟艺术与帝王形象及陵寝相结合的中国第五大石窟——响堂山石窟则不为人所知晓,湮没在历史的长河和现代的尘埃中。

对很多人来说这里的石窟只不过是一些废弃而又阴暗的洞穴而已,所以在九十年代,这里满是栅栏,里面养满了鸡,还做过仓库。中国人最具有创造能力也最具有遗忘病症,一手创造的辉煌轻易就能付之一炬。而善文习武谦卑谨慎的周边国家则像蚂蝗一样慢慢吸吮着中国文化和精髓,吸收养分壮大自己,在他们心里这些废旧的石窟则是他们心中的圣殿。

在清末民初的极端动乱年代,国人在自身的文化健忘症和生存的双重作用下又开始大量盗取这里的佛首、浮雕,甚至于整尊独立造像。今天我们还能从国外的博物馆中看到这些令人震撼的中国古代艺术珍品。

根据搜集整理,目前总共有102件响堂山石窟造像分别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旧金山艺术博物馆、加拿大多伦多皇家博物馆、英国维多利亚阿尔伯特博物馆、日本大阪市立博物馆等五个国家十多个博物馆中。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一位颇具历史争议的“文物商人”——卢芹斋(1880-1957)。

从1909年开始大量盗凿的响堂山石窟造像经过卢之手,被倒卖流散海外。不过卢最有名的事迹都不是这些,而是盗运唐太宗陵墓“昭陵二骏”石刻贩卖国外。但卢认为他的行为客观的保护了这些文物,而且他也支持过中国抗日战争做过不少公益事业,功过是非还是交由历史来判定吧。

近代最早发现响堂山石窟的则是两位日本人水野清一和长广敏雄,他们小心翼翼地将文字画像拓了下来。回日本后出版了《响堂山石窟》一书,记录下了他们这次考察的收获。该书迅速引起了学术界的强烈关注,其后,北京大学、社科院等专家学者纷踏而至,一时间,这里屹立的大佛、神秘的帝陵,让本已没落在杂草丛生的响堂石窟再次引起世人的瞩目。

响堂山石窟位于河北邯郸以西30公里处彭城镇和峰峰矿区,坐落在太行山脉伸向华北平原的一支余脉上,因山上有个山洞,击之如响鼓,故名响堂山。这里还是著名的汉族传统制瓷工艺的珍品、中国古代北方最大的民窑体系——磁州窑所在地。同时因处于产煤矿区,所以粉尘和雾霾也是这里的“特产”。

响堂山石窟是由多个石窟组成的石窟群,在方圆数十里内共有北齐石窟三处——北响堂、南响堂和小响堂(水浴寺)。前两处石窟都是第一批国保单位,小响堂是第七批国宝单位。其中北响堂属皇家石窟,南响堂和小响堂则为贵族将军开凿,艺术成就高低一目了然。响堂山石窟开凿于北齐年间,至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是中国历史上北齐整整一个朝代所遗留下来的文化遗存,现存石窟30余座,摩崖造像450余龛,大小造像4300多尊。

当时北齐的高洋皇帝建都于邺城(现临漳),又立太原为陪都,所以经常要经过响堂山这个必经之地,因高洋皇帝喜欢这里的山青水秀,更崇尚佛教,于是便在此广建宫苑,凿窟建寺,开凿了皇家规模的响堂山石窟群,以后隋、唐、宋、元、明历代对此地多有增扩和修营,成为历史上最为著名的石窟之一。

响堂山石窟、佛像其雕艺承前启后,是我国石窟艺术发展史上从大同云冈到洛阳龙门过渡阶段的一个重要标志,也是研究我国佛教、建筑、雕刻、绘画及书法艺术的重要宝库之一。

北响堂石窟位于鼓山山腰,开凿在陡峭的崖壁上,山下有常乐寺、如来佛立像和宋塔及宋至民国年间的石碑、造像。

山上现存石窟9座,其中规模最大、艺术价值最高、装饰最华丽的是位于窟群北端的大佛洞,13.3米,进深12.5米,洞中有整个响堂山石窟中最大的一尊释迦牟尼佛像,高约4米,佛像神气秀逸端庄,肌肉丰满,线条柔和,面部平素无饰,该像也代表了皇帝的化身,高欢即葬于此洞高处一佛龛中。该佛像虽经上千年的风雨侵蚀,仍然光洁如新。

此外,塔柱上部与窟壁共设16个华丽列龛,充分展示了北齐时期高超的雕刻艺术。此外,北响堂山山顶还保存有东宫、西宫、宋金时期的经幢以及碑刻等众多珍贵文物,但均破败不全,缺乏维护令人异常惋惜。

刻经洞的内外壁刻满了佛经经文,旁有北齐天统四年(568年)至武平三年(572年)唐邕书写的《维摩诘经》四部,碑文隶书,笔锋犀利,刚劲挺拔。在石壁上大规模镌刻佛经在中国最早始于北响堂山石窟,“眷言法宝,是所归依”,开创这一历史的唐邕亦被举为刻经第一人。同时,唐邕和该刻经在其艺术和历史价值上可与王羲之《兰亭序》齐名。

南响堂石窟地处临水镇纸坊村西北、鼓山南麓距离北响堂15公里。有大小石窟7座,分上下两层,自下而上为华严洞、般若洞、空洞、阿弥陀洞、释加洞、力士洞和千佛洞。其中华严洞是南响堂中规模最大的石窟,高近5米,内刻《大方广佛华严经》,洞内遍布以佛教故事为题材的大型浮雕。

千佛洞内有佛像1028尊,洞顶浮雕的飞天或手弹琵琶,或吹奏笙管,裙带飘动,婀娜柔媚,楚楚动人,构成一幅宁静祥和的天国世界。除石窟外,南响堂还有殿宇、楼阁、古塔等建筑。

南响堂寺内有一宋塔,风化严重,据寺内所嵌一块石碑所述,该塔最后一次维修是在清嘉庆年间,目前此宋塔已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令人痛惜。

小响堂石窟,又名水浴寺石窟。位于峰峰矿区大社镇寺后坡村西200余米处,处在鼓山东麓,与鼓山西麓的北响堂寺隔山相峙。水浴寺三面环山,林木葱郁。相传,这里曾喷涌着清澈甘甜的汩汩泉水,清晨,这里晨雾弥漫着水气,整个寺院若隐若现,宛如仙境一般故名水浴寺。因其规模比南、北响堂石窟小,又得名“小响堂寺”。

水浴寺石窟有两部分组成:一是石窟,在坐北朝南、东西走向大约22米的一处低矮崖壁上开凿有东、西两个石窟,之间相隔约8米;二是寺院,在石窟东侧的山坳里,有殿堂庙宇。石窟及摩崖造像位于水浴寺旧址西侧的崖壁上,坐北朝南,共有两窟,西窟为北齐始凿,唐宋续凿,东窟为宋代所凿。

在东窟西侧约八米处,是水浴寺石窟中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保存较为完整的西石窟。该窟正中雕有通窟顶的长方形塔柱,窟内所有壁面和塔柱的各个面上均雕刻有大小不一的佛像,俗称“万佛洞”。

北齐,一个由鲜卑族建立起来的王朝。北魏永熙三年(534),政权分裂,高欢推立孝静帝为傀儡,迁都于邺,是为东魏。武定八年(550),孝静帝禅位于高欢次子高洋,建立了北齐政权。响堂山石窟,由北齐皇室贵族开凿的精神家园。

现在,响堂山石窟虽历经千年,多次遭受毁坏,但那些遗留下来的残头断臂的躯体,依然透露着那个时代的辉煌,通过对这些残头断臂的佛像、菩萨、罗汉、刻经等等文化遗迹的解密,我们还可以勾勒起北齐王朝的鼎盛景象以及响堂山在中国石窟艺术中的显赫地位。

一、开启隋唐飘逸浪漫之气

响堂山石窟雕凿于北齐年间,上承北魏豪放之风、下启隋唐飘逸浪漫之气,尽显细腻生动之特征,在石窟雕刻史上有着光彩而独特的一页。由于北齐是由高度鲜卑化的汉人为首建立的政权,所以造像多为北方人粗犷雄健的型体,装束也以简率质朴为特色,造像更加接近社会生活,具有真实感。

到了隋唐时期,敦煌莫高窟、龙门石窟等一些石窟中的隋唐造像,无不受到响堂山北齐模式的影响。响堂山最早开凿的北响堂第九窟(大佛洞),从《资治通鉴》的记载可以知道,石窟的凿刻时间在东魏武定五年(547年)之前,然而它却与同时期的诸多造像大相径廷,格调异趣。

在高氏开凿北洞时期的佛像,形体敦厚结实,表现出北齐民族的强健和豪迈,面稍丰满,高鼻长目。石窟中间为一个直通窟顶的方柱,方柱的三面各开凿出一个大佛龛,龛内雕一佛二菩萨像,这也是后来佛像开凿参考的基本模式。

二、首创石窟造像与帝陵相结合

北响堂石窟的北洞、中洞、南洞分别对应着北齐高祖高欢、高欢长子高澄、高欢次子北齐文宣帝高洋。北齐为什么要开凿响堂山石窟?开凿响堂山石窟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开凿东魏大丞相、北齐高祖皇帝高欢的陵寝。二是北齐高洋皇帝往来晋阳与邺城之间沿途休息和避暑之地。

北魏太宗时期,僧徒大统领法果提出“帝即是当今如来”主张,拜天子及拜佛,使得佛教造像上出像了佛与皇帝的合身像,这既体现在了龙门石窟、云冈石窟上,也体现在了响堂山石窟中。所以,北响堂石窟中大佛像既是佛又是皇帝的化身。

石窟与帝陵相结合这在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据宋代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记载:“甲申,虚葬齐献武王于漳水之西,潜凿成安鼓山石窟佛顶之旁为穴,纳其柩而塞之,杀其群匠。及齐之亡也,一匠之子知之,发石取金而逃。”

根据史料记载,高欢和魏晋十六国的其它君主一样,采用的是虚葬制。虔诚于佛教的高欢把自己葬在了离邺城不远的鼓山响堂山石窟中,而“漳水之西”的义平陵(今河北邯郸临漳县西南)则是高氏的衣冠冢。后人皆云:北齐高氏,佞佛崇佛而亡天下。据考证,在北响堂大佛洞顶一佛龛后有一洞穴即为高欢的真身埋葬地。

三、与《兰亭序》齐名的中国第一刻经处

在石窟中镌刻佛经,也是佛教传入中国之后的独创。而中国佛教刻经的发源地便是响堂山。公元568年,北齐晋昌郡开国公唐邕首次在响堂山开创了将经文镌刻在石壁上的先河。此后,这种做法影响到山东、河北以及北京房山云居寺等地,并历经一千多年的发展,形成了中国的刻经文化体系。

迄今,在响堂山仍保留有数十部石刻经文,遍布在洞窟内外、佛像上下。北响堂刻经洞唐邕书写的《维摩诘经》四部,开创了中国在石壁上大规模镌刻佛经历史,唐邕也被称之为中国刻经第一人,其刻经艺术和历史价值上可与王羲之《兰亭序》齐名。

同时,南响堂山华严洞右壁和前壁雕刻有北齐的《大方广佛华严经》,由东晋佛驮跋陀罗翻译,笔势遒健亦是珍贵的书法艺术精品。(搜狐公众平台 大勇的世界 图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