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从出土瓷器看青龙镇对外贸易

2018-5-31 13:46| 发布者: IICC| 查看: 92| 评论: 0|原作者: 王建文|来自: 小文来了

摘要: 两宋以来,对外贸易有了长足的发展,贸易港的数量、繁荣程度和管理制度都超过前代。青龙镇正是顺应了海上贸易的时代潮流而繁盛起来。青龙镇遗址出土的唐代邢窑白釉玉璧底碗青龙镇遗址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2010至2016年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对遗址进行了3次发掘及多次调查与勘探,逐步揭开这个已湮没的繁华贸易港口的神秘面纱。近年青龙镇遗址在4000平方米的发掘范围内出土了6000余件可复原瓷器及数十万片碎瓷


两宋以来,对外贸易有了长足的发展,贸易港的数量、繁荣程度和管理制度都超过前代。青龙镇正是顺应了海上贸易的时代潮流而繁盛起来。

青龙镇遗址出土的唐代邢窑白釉玉璧底碗

青龙镇遗址位于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2010至2016年上海博物馆考古研究部对遗址进行了3次发掘及多次调查与勘探,逐步揭开这个已湮没的繁华贸易港口的神秘面纱。

近年青龙镇遗址在4000平方米的发掘范围内出土了6000余件可复原瓷器及数十万片碎瓷片,全面的分类、统计工作还在进行中,本文选取了100平方米发掘出土的瓷器做了初步的统计,以起管窥之用。

从出土瓷器产地与窑口来看,出土最多的是福建瓷器,占比63%;其次是浙江,占比21%;江西占5%,湖南占1%;未定窑口占10%,主要是一些韩瓶,产地难以确定。

宋代建窑黑釉兔毫盏

来自福建的瓷器,以闽江流域的产品为大宗,其中以闽清窑、珠光青瓷、建窑、东张窑、浦口窑、遇林亭窑、怀安窑等窑口为主。青龙镇出土的福建瓷器,多来自分布于沿海、沿江地区的窑口,通过水路运输,较为便利。尤其是两宋之际,福建窑口的产品数量非常多,占到出土品的一半左右,是目前发现福建瓷器在外地出土最多的港口之一。这表明在该时期,青龙镇是闽瓷北运,行销高丽、日本等地最重要的港口之一,增加了传统贸易航线的认识。

义窑窑址位于福建省闽清县,宋、元时期民间外销瓷窑厂,烧瓷品种有青釉、青白釉及黑釉器,器形有碗、盘、瓶、壶、罐、杯等。青白釉碗有刻、划花装饰,以荷花、菊瓣纹居多。义窑青白瓷产品仿自景德镇窑,但用龙窑装烧,产量大,质量略差,性价比较高。

北宋越窑青釉刻划花碗

在日本博多遗址、韩国马岛沉船及东海、南海沉船都发现了大量的义窑产品。青龙镇遗址出土了大量的义窑瓷器,是目前发现闽江流域窑口产品数量最大、位置最北的港口。

由于两宋时期南北对峙,贸易渠道阻塞,义窑产品沿海岸线向北到达青龙镇,少量供本地消费,大部分再转运到日本、朝鲜半岛。青龙镇是闽江流域产品外销东北亚最为重要的贸易转口港之一。在韩国马岛沉船、日本福冈发现了大量的福建瓷器,尤以闽清义窑的瓷器占比较多。

建窑窑址位于福建省建阳县,烧瓷时间上自晚唐、五代,下至宋元,品种有青釉、黑釉、青白釉等。其中以北宋时期黑釉盏最为有名,胎土富含铁质,呈黑紫色。造型有敛口、敞口等不同形式,圈足小而浅。器物内外施釉,外壁施釉近足部,有垂流现象。兔毫斑、鹧鸪斑、曜变等釉色的茶盏最为名贵。

韩国泰安马岛出水的福建瓷器

窑址出土有“供御”、“进盏”字铭的盏,是北宋后期为宫廷烧造的御用茶盏。建盏在当时即已很名贵,考古发现的数量很少,青龙镇遗址出土了20余件建盏,也可说明此地当年的繁华程度。茶道传入日本以后,黑釉器在日本受到热烈的追捧,这其中以建盏及仿烧建盏的茶盏最受欢迎。

南宋以后,茶道已经不流行用黑釉器,但日本还是非常喜欢,韩国新安元代沉船出土了一批建盏,当时建窑已经停烧,日本人采购了一批二手的建盏贩卖至日本,不幸的是在中途靠近韩国新安的海岸沉没。

青龙镇出土的浙江瓷器中,唐代以德清窑、越窑为主,宋代则为越窑与龙泉窑。在2012年度通波塘西岸的Gf发掘区发现了大量唐代德清窑产品,是目前浙江以外发现最大的地区。

韩国新安沉船出土的建窑黑釉盏

德清窑窑址位于浙江省德清县,窑址沿东苕溪两岸分布,是以黑瓷与青瓷兼烧、以青瓷为主而以黑瓷闻名的古窑场。德清窑是中国陶瓷业的起源地之一,上溯商周,历经汉、六朝直至唐宋才停烧。南朝时以烧造黑釉器而闻名,达到瓷业发展的高峰。

唐代仿烧越窑器,质量较粗。青龙镇遗址发现大量唐代德清窑瓷器,主要器形有碗、罐、盆等,大部分都没有使用痕迹,为窑址以外最大量的发现。

德清窑产品沿东苕溪顺流而下到太湖,然后沿太湖到吴淞江,沿吴淞江顺流到青龙镇,小部分供本地消费,大部分再转运到其他地方,是一条最便捷的通道。目前在海外发现的最早的中国瓷器,即是东晋的德清窑的黑釉瓷器,其运输线路也可能是通过吴淞江运到海外的。

印尼“黑石号”沉船出土的唐代长沙窑青釉褐彩碗

长沙窑是唐代重要的外销瓷瓷窑。窑址在长沙铜官镇及石渚瓦渣坪一带,又称铜官窑。产品以青釉为主,盛行釉下彩绘,主要有青釉下描绘以铁、铜为着色剂的褐彩、褐绿彩。其釉下彩绘工艺对中国古代陶瓷装饰产生了深远影响。产品不仅内销,而且大量外销,出土于东南亚、日本、朝鲜半岛、西亚等广阔的地域。

青龙镇遗址出土了数量较多的长沙窑瓷器,大部分器形与纹饰在窑址都能找到相同的产品。其中的一件长沙窑青釉褐绿彩莲瓣纹碗,敞口,圆唇,弧腹,圈足。碗身施青黄釉,有细微的开片,外底露胎。碗内施褐彩和绿彩,构成花卉图案。

其中褐彩为氧化铁彩,绿彩的呈色剂是氧化铜。这种构图具有鲜明的域外色彩,在长沙窑窑址有少量出土,但主要销往海外市场。1998年在印度尼西亚海域打捞的“黑石号”沉船中发现的长沙窑瓷器中,有不少类似纹饰的碗。

综上可见,青龙镇出土的瓷器基本都是南方瓷器,唐代以浙江、湖南产品为主,至宋代渐转为以福建、浙江、江西产品为主。青龙镇作为一个港口重镇,地处南北海路交通的要冲,又有吴淞江、长江沟通内陆,地理位置独特。

又因其位于中国大陆的东端,产品运到青龙镇后,除了本地少量的消费,大部分都转口外运。作为外销的福建瓷器,主要仿烧浙江与江西产品,总体质量略差,但因交通便利,性价比高,除了本地有少量的消费,大部分销往海外市场。

目前在青龙镇以北的沿海及内陆的广大区域,除了少量福建产的黑釉盏外,很少有发现福建产其他种类的瓷器。因此,福建瓷器到了青龙镇以后,基本都是转口销往海外的。根据当时的航路推测,主要是销往东北亚的高丽与日本,与文献可以相印证。

销往东南亚的福建瓷器,可从福州港直接装船,没有必要绕道北方,这也可以从近年来东亚水下考古发现的沉船得到证实。

青龙镇出土了可复原瓷器6000余件,碎瓷片更是数十万片,器物组合与日本福冈博多遗址多有相似。因此,探讨两地的贸易线路与文化交流,是今后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同时,考古发掘出土的大量瓷器反映了对外贸易与文化交流的广度与深度,证明青龙镇是海上陶瓷之路的始发地之一,也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港口。(文汇报 王建文)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