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现状调查

2018-8-13 20:18| 发布者: IICC| 查看: 544| 评论: 0|原作者: 赵莉|来自: 新疆龟兹研究院

摘要: 石窟是佛教艺术的综合体,洞窟建筑、壁画和塑像结合而成石窟艺术,它们中的任何部分都不是单体的艺术作品。每个洞窟中的一尊尊塑像、一幅幅壁画,将其精心组合布局,都有其特殊的涵义和功能。不同派属、不同时代的石窟壁画有着不同的题材内容和组合。20世纪初,克孜尔石窟壁画被西方探险队肆意切割与肢解,使它们脱离了母体——石窟,给整体研究工作造成了巨大困难。因此,调查、核对、落实流失海外的石窟寺壁画等文物的出处与原

赵莉 新疆龟兹研究院

石窟是佛教艺术的综合体,洞窟建筑、壁画和塑像结合而成石窟艺术,它们中的任何部分都不是单体的艺术作品。每个洞窟中的一尊尊塑像、一幅幅壁画,将其精心组合布局,都有其特殊的涵义和功能。不同派属、不同时代的石窟壁画有着不同的题材内容和组合。20世纪初,克孜尔石窟壁画被西方探险队肆意切割与肢解,使它们脱离了母体——石窟,给整体研究工作造成了巨大困难。因此,调查、核对、落实流失海外的石窟寺壁画等文物的出处与原位考证至关重要。


流失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分布示意图


从1998年春季开始,新疆龟兹研究院(原新疆龟兹石窟研究所)的研究员霍旭初先生带领业务人员,在记录《克孜尔石窟内容总录》时,开始关注并着手从国外各类出版图录中翻拍、收集德国收藏的克孜尔石窟壁画的图像资料,并将这些图片与洞窟内揭取痕迹核对,以纠正过去出版物中的一些错讹。从此,研究院的部分业务人员踏上了在世界范围内寻找克孜尔石窟壁画的漫长而艰辛的征程。

经过长达20年的艰苦努力,新疆龟兹研究院目前已收集到海外8个国家20余家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的465幅克孜尔石窟壁画的高清图片,并通过电脑软件将其中的大部分壁画图像复原至其所出洞窟及原位,让图像资料回归了故里。


   流失海外克孜尔石窟壁画分布示意图

1、德国收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现状调查

德国探险队运回柏林的新疆文物总称为吐鲁番藏品,由柏林民族学博物馆印度部保管。1914年5月,这批文物在柏林开始公开展出。到20世纪20年代末这批壁画中的大部分已被修复。

为了柏林民族学博物馆常设展的装修和布展,勒库克不得不考虑出售壁画。目前在美国11家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的50余块新疆石窟壁画中的绝大多数都是1923年和1928年由勒库克出售至美国的。从此,被劫掠至德国的克孜尔石窟壁画开启了它们离开母体——石窟的漫长余生中的又一次长途跋涉。


  二战前德国柏林民族学博物馆展厅

  

  二战前德国柏林民族学博物馆展厅中复原的克孜尔第123窟

此外,勒库克还将少量壁画作为礼品赠送了出去。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匈牙利布达佩斯东亚艺术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205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匈牙利布达佩斯东亚艺术博物馆


天人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法国巴黎集美博物馆

天人及比丘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法国巴黎集美博物馆


现在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牛津大学阿施莫林艺术与考古博物馆以及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均收藏有克孜尔石窟壁画,这些收藏品都出自勒库克收集品。


天人

克孜尔第171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英国大不列颠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英国牛津大学阿施莫林博物馆

天人及比丘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英国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1933年,德国公布馆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的数量是252块,328.07平米,出自37个洞窟。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柏林遭到盟军轰炸,位于匡尼希类特街的民族学博物馆保存的壁画损失最多,约占40%。被毁的都是展出的精品,其中有不少是克孜尔石窟的壁画。


  二战炮火中的德国柏林民族学博物馆(外部)

二战炮火中的德国柏林民族学博物馆(内部)


1945年,苏联红军占领柏林时,劫走了很多文物,其中就包括克孜尔石窟在内的新疆壁画等。这些文物现收藏在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直至2008年才在艾尔米塔什博物馆的新疆文物陈列中部分面世。


捧舍利盒的国王

克孜尔第205窟甬道侧壁“八王分舍利图”局部

现藏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供养人

克孜尔第184窟主室侧壁

现藏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德国探险队在克孜尔石窟究竟揭取了多少壁画,在割挖、包装和运输过程中又损坏了多少,在已发表的资料中并无准确的数据。


金刚力士和天人

克孜尔第4窟甬道侧壁

现藏俄罗斯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

佛传故事“佛陀举山掷虚空”(复原后)

克孜尔第4窟甬道侧壁


通过我们在洞窟内实际测量得知,克孜尔石窟被揭取壁画的面积达500平方米,出自近50个洞窟。当然,这个数据包括日本人和俄国人从克孜尔石窟揭走的壁画面积和洞窟数量,但大部分还是德国探险队所为。

现在保存在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的克孜尔石窟壁画有225块。


2、俄罗斯收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现状调查

俄罗斯收藏克孜尔石窟壁画来源于两部分,其一是俄国探险队的收集品,其二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苏联红军从柏林劫掠至圣彼得堡的德国探险队的收集品。

1906 年俄罗斯 M. M.别列佐夫斯基率领的探险队和1909~1910奥登堡率领的探险队均从龟兹石窟揭取过壁画。目前可识别的出自克孜尔石窟的有11块。

1945年,苏联红军曾将藏于德国柏林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内的由德国探险队掠走的部分新疆石窟壁画运往苏联,现藏于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内,被称为“格伦威德尔收藏品”,其中有很多出自克孜尔石窟的壁画。直至2008年,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在常设展中陈列了这批文物的一小部分。2013年和2016年,我们曾两次调查这批壁画。至2016年秋季,这批壁画全部修复完毕。

截至目前统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藏的300余块新疆壁画中能确认出自克孜尔石窟的壁画有127块。

德国柏林现藏225块,加上目前已调查清楚的被劫掠至俄罗斯的127块壁画,那么这个数字远远地超过了德国1933年公布的252块,再加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遗失的壁画数量,当年德国探险队在克孜尔石窟揭取的壁画不少于400块。


3、日本收藏克孜尔石窟壁画现状调查

大谷探险队第一次探险活动结束后,将所获文物的一部分置于京都本原寺内,另一部分则存放在京都恩赐博物馆(现日本京都国立博物馆前身)。由于所获文物数量庞大,1909年,在大谷光瑞主持下,本愿寺在大阪和神户之间新建了一座别邸——二乐庄,主要作为存放、整理大谷收集品的场所。大谷收集品在二乐庄存放期间,曾经进行了两次公开展览。由于本愿寺多年大规模的考察探险以及修建二乐庄,加之在日俄战争期间本愿寺还出经费资助,财政耗费巨大,引起了严重的财政赤字,直接导致1914年5月17日大谷光瑞辞职。此后二乐庄被变卖,大谷收集品遂被分散各地。


佛头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日本东京国立中央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175窟主室正壁

现藏日本东京国立中央博物馆

比丘

克孜尔第206窟甬道侧壁菱格因缘故事画局部

现藏韩国首尔国立中央博物馆


菱格因缘故事

克孜尔第206窟甬道侧壁

现藏韩国首尔国立中央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石窟

现藏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天人头部

克孜尔石窟

现藏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提婆达多以石砸佛

克孜尔第163窟主室券顶菱格因缘故事局部

现藏日本镰仓平山郁夫美术馆


天人

克孜尔第179窟主室前壁

日本私人收藏


现在,流失海外的克孜尔石窟壁画大部分藏在德国,一部分在俄罗斯。还有一小部分散见于日本东京、京都、镰仓、大阪,韩国首尔,英国伦敦、牛津,匈牙利布达佩斯,法国巴黎,美国纽约、波士顿、华盛顿、旧金山、底特律、堪萨斯等地。除上述国家以外,也不排除还有其他国家收藏有克孜尔石窟壁画的可能。


武士

克孜尔第38窟主室券顶

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天人

克孜尔第224窟主室侧壁

现藏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比丘

克孜尔石窟

现藏美国华盛顿美术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石窟

现藏美国西雅图博物馆

天人头部

克孜尔第219窟主室侧壁说法图局部

现藏美国克利夫兰博物馆

供养天人

克孜尔石窟

现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

2016年始,北京木木美术馆陆续收购了3块日本私人收藏的克孜尔石窟壁画。


龟兹王族供养人头部

第171窟主室前壁

现藏北京木木美术馆

龟兹王族供养人

第171窟主室前壁(复原)

回首过去:筚路蓝缕,披荆斩棘;

展望未来:不忘初心,砥砺前行。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