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阿富汗珍宝展之:石膏盘上的希腊神话

2018-10-1 22:09| 发布者: IICC| 查看: 216| 评论: 0|原作者: 复照青苔上|来自: 小文来了

摘要: 前几日,我们说了下深圳南山博物馆的《耀世遗珍—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珍宝展》中的恒河女神雕像。今天来欣赏一下这次展览中,七件从贝格拉姆考古遗址13号房间出土的圆形浮雕盘石膏制品。其中几件表现了希腊—罗马的神话传说,如伽倪墨得斯、塞勒涅与恩底弥翁等等,另几件是高浮雕或浅浮雕的人物徽章,贮藏时间为公元1世纪。这些希腊化风格的浮雕石膏制品,是金属原件印制的模型,一些石膏徽章正面还带有指纹,说明它们并不是装饰


前几日,我们说了下深圳南山博物馆的《耀世遗珍—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珍宝展》中的恒河女神雕像。

今天来欣赏一下这次展览中,七件从贝格拉姆考古遗址13号房间出土的圆形浮雕盘石膏制品。

其中几件表现了希腊—罗马的神话传说,如伽倪墨得斯、塞勒涅与恩底弥翁等等,另几件是高浮雕或浅浮雕的人物徽章,贮藏时间为公元1世纪。

这些希腊化风格的浮雕石膏制品,是金属原件印制的模型,一些石膏徽章正面还带有指纹,说明它们并不是装饰件,而是工匠提供给顾客的模型或是贸易货物的样品,待顾客满意后,工匠会根据顾客定制的尺寸再进行批量生产。

相关专家检查后发现,这些浮雕石膏制品极有可能由贝格拉姆本土加工作坊和加工生产者制作完成,当然也有学者认为它们都出自于埃及的亚历山大城。

伽倪墨得斯图案浮雕盘(石膏)↑

直径12.8CM 公元1世纪

13号房间

浮雕石膏盘中表现了伽倪墨得斯正在喂变成巨鹰的宙斯喝水。

鲁本斯《伽倪墨得斯被劫持》 ↑

图片来源:网络

伽倪墨得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美少年,特洛伊国王特罗斯的三子之一。

一天,众神之王宙斯从奥林匹斯山的王座上俯瞰人间,看见了正在克里特岛伊达山的草地上和朋友们嬉戏的伽倪墨得斯,瞬间就被这个美少年俊朗、神秀的美貌与过于迷人的身体倾心,心中燃起熊熊爱火,化作一只巨大的雄鹰俯冲下来,借着雷电的掩护轻柔的擒住了这位美丽的少年将他掳走。

一眨眼的时间,到了奥林匹斯山宙斯折起羽翼变回本来的面目,迫不及待地把伽倪墨得斯拐上了床,做了那件不可描述的事。

然后又任命美少年做他的侍酒童,顶替了青春女神赫柏的位置(这可是他和天后赫拉的女儿),专司给诸神倒酒,并赋予他永不衰老、永不死亡,成为希腊神话中屈指可数破例成神的世间凡人。

每当伽倪墨得斯为宙斯斟酒时总是先将斟满酒的杯子在自己的唇边轻轻触碰一下,再把杯子转半圈递到宙斯手中,算是借助酒杯与宙斯接吻了。

而宙斯为了取悦伽倪墨得斯也亲手为他栽种了金葡萄藤。

宙斯诱拐伽倪墨得斯王子(陶制)↑

图片来源:网络

宙斯在奥林匹斯山上公然与伽倪墨得斯的欢爱引发了天后赫拉的怒火中烧,使计陷害把伽倪墨得斯变成了一只晶莹剔透的水瓶。

让他永生永世为宙斯斟酒取乐,但无论水瓶中被注入什么,它能倾倒出来的只有眼泪。

宙斯伤心不已,将伽倪墨得斯的灵魂封印在天上,这就是十二星座之水瓶座的由来。

所以说水瓶座同学颜值爆表是有原因的。

古希腊雅典时期认为异性之爱无外乎源自本能需要,不够纯粹,而在同性之间则单纯而极致,大环境下恋童蔚然成风。

男男关系中规定,被爱者的年龄在12—18岁之间,爱者年龄不限,但必须身心皆占优势。

甚至柏拉图在记录老师苏格拉底与文人、政客宴饮的《会饮篇》中还说到:成年男子和少年之间是最高贵的爱,象征长者智慧和年轻美丽的结合。

古希腊诗人斯特拉顿也在诗集里写道:

「稚气未脱的十二岁男孩给我带来欢乐,但更能勾起欲望的是十三岁的男孩;十四岁则是更娇艳的爱情之花,比之更具魅力的是十五岁;十六岁的少年是众神追求的花朵,而十七岁的少年根本轮不到我,唯有宙斯才能享受。」

后来,古希腊被罗马帝国吞并,恋童之风也同时被遗承。(此段内容仅为历史描述,不代表本文立场。)

男子半身像徽章(石膏) ↑

直径22CM 公元1世纪

13号房间

高浮雕石膏徽章上的男子身披战袍,是宙斯与黑夜女神勒托所生之子——太阳神阿波罗。

每天黎明,阿波罗都会登上太阳金车,拉着缰绳,高举神鞭,巡视大地,给人类送去光明和温暖。

希腊罗马神话并不只是娱乐和消遣的简单故事,它展示了远古时代人类思考问题和感受事物的方式,以及领悟到的真理,并且通过这些神话回溯到人类与大自然亲密无间的生活时代。

希腊人按照自己的形象来塑造他们的神,那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同时又具有人性的弱点;既有光荣的战争、争权夺势的斗争和权力导致的腐败,又揭示了人类的希望。

希腊罗马神话借助战事、贸易等沿着人们迁徙的线路传播,不但影响了西方人的心灵,也在不同文化之间进行着交流。

亚历山大大帝行军路线与丝绸之路路线图 ↑

中亚地区(广义的中亚是指古代的“西域诸国”)因自身来说,其历史与地缘特性决定了它是一个主体性不稳固、依附性较强的存在,在文明和政治上被外部力量多次塑造。

从公元前六世纪末阿契美尼德王朝征服开始,地处中亚的阿富汗作为军事扩张的极限边缘地带,是各强权国家的竞技场与试金石。

无论是亚历山大东征、波斯萨珊、印度笈多,还是中国大唐帝国政权的统治者们,都在这里留下了各自的历史印迹。

同时也推开了东亚、中亚、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地区交流、交往的大门。

始建于公元前2世纪的贝格拉姆,在公元前后担当着王朝夏都、商业重镇和军事要地的三重职责,随着“丝绸之路”贸易的不断发展,更是带来了文化的沟通、信仰的碰撞和艺术的繁荣。

公元前334年初春,刚刚镇压了希腊城邦叛乱的马其顿帝国国王、亚历山大大帝带领一百六十艘战舰渡过赫勒斯滂海峡(今土耳其达达尼尔海峡),开始了长达10年的东征之战。

在其的出色指挥下,马其顿——希腊联军势如破竹,从小亚细亚爱琴海边打到埃及,率军攻击中东的美索不达米亚,拿下幼发拉底河河畔的巴比伦,剑指波斯帝国首都苏萨和帕塞波利斯。

随后,亚历山大大帝继续进军,异常艰苦地从南往北翻越兴都库什山脉,将整个巴克特里亚控制于自己的手中。

而巴克特里亚就是古希腊人对中亚阿姆河与兴都库什山之间土地的称谓,相当于今天阿富汗伊斯兰共和国的北部地区。

一味扩张而忽略防卫,终将一事无成。

除了武力远征,在治理新近征服的疆土和人群方面,亚历山大大帝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不仅在对待当地宗教信仰和宗教活动方面,表现出仁和、宽容和尊重的态度,还在所征服的地区建立殖民城市,不断“克隆”自己。

他亲自设计城市布局,圈定城墙的基址,建设广场、神庙、市集、剧场,还有浴室。

在新建城市的居民中,除了参与城市建设的当地人,还有留下来守卫新城的马其顿—希腊联军的士兵。

这些士兵向他们信仰的阿波罗、雅典娜等神灵献祭,并且十分热衷于举办火炬接力和体育竞技等传统的希腊式活动,使古希腊文明在中东各地生根成长。

有专家考证,贝格拉姆就是当年高加索的亚历山德里亚城,亚历山大大帝于公元前4世纪建立的要塞。

据罗马历史学家记载,亚历山大在这里迁入了7000名马其顿人、3000雇佣军和数千名当地人。

公元前323年,32岁的亚历山大大帝在巴比伦突然去世,引发了他手下高级将领的内讧,其庞大的帝国立刻被瓜分。

其中一名叫塞琉古的军官控制了国家中最大版图,并建立了塞琉古王朝,西起小亚细亚、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东至阿富汗、中国新疆和阿富汗边境帕米尔高原的西部印度河流域的广大地区,其间成千上万的希腊商人、行政官员和各种专业人员成群地涌入该地区,成为传播希腊文化的中心之一。

公元前250年,这个地方又由郡守狄奥多塔斯称王,建立了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中国称其为大夏)并获得独立,继续推行泛希腊化进程。

直到游牧民族——以塞人为核心种众的大月氏强大起来,最终摧毁了希腊人的统治,但并没有摧毁希腊人的文化。

这些出土于贝格拉姆13号房间的石膏制品,不管是在贝格拉姆当地的加工作坊制作,或是出自于埃及的亚历山大城。

可以肯定的是,它们的购买者就是当年生活在中亚的希腊化后裔,不但传承了他们先辈的古希腊思想、观念和意象,同时又满足了他们精神信仰的需求。


展览主题:

《耀世遗珍—阿富汗国家博物馆藏珍宝展》

展览地点:

深圳南山博物馆

展览时间:

2018年8月25日—2018年11月4日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