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洛阳晚报:洛阳考古人远赴塔吉克斯坦探寻丝路历史

2018-12-31 17:24|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62| 评论: 0

摘要:   山路难走,车轮都跑成这样了(资料图片)  作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洛阳在很长一段时期和西域各国有着密切联系,班超经营西域时,大月氏(今读yuèzhī,不再采用古音)也是重要的交往对象。大月氏的王庭具体在哪里,几千年来一直是个谜。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和沿线各国在考古方面的交流不断增多。由西北大学丝绸之路考古中心、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塔吉克斯坦科学院历史民族考古学研究所考古部组成的联合考古 ...

  山路难走,车轮都跑成这样了(资料图片)

  作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洛阳在很长一段时期和西域各国有着密切联系,班超经营西域时,大月氏(今读yuèzhī,不再采用古音)也是重要的交往对象。大月氏的王庭具体在哪里,几千年来一直是个谜。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中国和沿线各国在考古方面的交流不断增多。由西北大学丝绸之路考古中心、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塔吉克斯坦科学院历史民族考古学研究所考古部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就是为了解开上述谜团。

  昨日,记者采访了该考古队的中方副领队、不久前回到洛阳的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员刘斌。

  讲述山路走了一半,车胎没了

  今年十一假期,记者的微信朋友圈照例被各种各样晒旅游的照片刷屏,然而其中一条显得与众不同。

  “遗址位于边境军事管理区,看完遗址天快黑了,发现车胎没气了,备胎也没气了,边防军让我们赶快走,说晚上有塔利班分子对着亮光打黑枪。路是山路很难走,跑到一半车胎也跑没了,光剩钢圈。车实在不能动了,塔利班是打不着了,到狼窝了,能听到狼叫。我们手机都没电了,幸好塔方的老年机还有电,联系了朋友来救我们……”

  发出这条微信朋友圈的,正是当时在塔吉克斯坦参与考古发掘的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人员刘斌。

  “我们这次考古调查的区域,位于塔吉克斯坦南部哈特隆州的贝希肯特谷地,是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富汗三国接壤地区,我在微信朋友圈里说的遗址就位于塔吉克斯坦和阿富汗的边境线附近。”刘斌介绍。

  由于阿富汗一直局势动荡,塔、乌两国关系此前长期紧张,这一区域一直属于军事管理区域,不对外国人开放,已经有数十年没有开展考古工作。今年8月,塔、乌两国签署协议,关系恢复正常,开放了边境地区。“正是因为这个契机,联合考古队才得以进入贝希肯特谷地开展考古工作,这也是该谷地历史上首次有外国考古人员进入。”刘斌说。

  

  考古发掘现场(资料图片)

  发现墓地有典型游牧文化特征,随葬品多为装饰性珠子

  有没有发掘出具有典型中原特色的器物?相信这是不少市民所关注的。

  “暂时没有,这是我们第一次去,主要任务是调查该区域的整体情况,只对个别墓葬进行了试掘。”刘斌回答。

  刘斌介绍,贝希肯特谷地东西两侧都是高大陡峭的山脉,北部为一狭长出口,南部则是大名鼎鼎的阿姆河。阿姆河是中亚水量最大的内陆河、咸海的两大水源之一,中国古代称之为妫(guī)水、乌浒水,中亚地区的诸多文明都和它息息相关。“贝希肯特谷地本身地势非常平坦,这里显然适合人类生产居住。”他说。

  在考古调查期间,联合考古队共调查墓葬群9处、小城址5处,对两座墓地进行试掘,其中大部分遗址和墓葬均为首次发现。刘斌表示,这里的墓地带有典型游牧文化特征,大多数为石圈墓,也就是用碎石块围成的圆圈,直径从三米到十几米不等,不少墓葬、小城址附近散落着大量碎陶片。

  考古人员还发现了多枚铜制钱币,但是锈蚀非常严重,无法辨别时期和来源,需要到实验室进一步分析。“墓葬中的随葬品和中原农耕文明迥异,他们特别喜欢各种各样的珠子,材质包括玻璃、玛瑙、青金石、绿松石等。”刘斌介绍。

  解读位于“文明十字路口”,见证几大文明的交融

  今年,一项巡展在国内引起轰动,那就是来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的珍宝展览,这批珍宝见证了“文明十字路口”的繁荣,不少参观者被其中东西交融、丰富多样的文物所震撼。此次调查、发掘的贝希肯特谷地,也位于“文明十字路口”。

  “这里的遗存主要是希腊-巴克特里亚时期到贵霜时期的,这段时期对东西方文化交流至关重要。”刘斌介绍。所谓巴克特里亚是古希腊人对现今兴都库什山以北地区的称呼,这一地区是古代中亚、南亚、西亚和东亚的交通枢纽。公元前329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大帝征服此地后,即以此为其东方领地的统治中心。

  后来,大月氏人被匈奴人挤出河西走廊,被迫迁到这里,赶走了住在这里的古希腊人。大月氏部族一分为五,设五部翕侯统治,贵霜是其中一部。公元1世纪中叶,贵霜部翕侯统一五部,建立了贵霜帝国。

  这一系列东来西往的变动促进了文化的交流,给东西方带来深远影响。刘斌举例,古希腊人给这里带来了雕塑艺术,南亚次大陆传来的佛教在这里和雕塑融合,形成了犍陀罗艺术,西域的僧人将这种艺术向东传播,从而有了克孜尔石窟、敦煌石窟、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

  刘斌表示,贝希肯特谷地位于希腊-巴克特里亚时期到贵霜时期文化的核心区域,但是相关考古工作十分缺乏。这里对建立完整的大月氏前后时期考古学文化序列来说是一处非常重要的地点,有大量工作需要考古人员继续开展。

  展望携手还原丝绸之路繁盛,推动文化交流不断走向深入

  这次境外考古经历对刘斌来说已不是第一次,去年和今年夏天,他就两次前往蒙古国杭爱省的高勒毛都墓地进行发掘,探寻草原丝绸之路的遗迹。

  “相比在蒙古国的无人区只能住帐篷,塔吉克斯坦的这个项目条件算好多了。”刘斌笑着说。其实,所谓的条件好也只是每天有四五个小时有电和手机信号,有一间房子可以住。

  虽然是这样的条件,但刘斌觉得过得非常充实开心,一方面是因为工作带来的成就感,另一方面是因为塔吉克斯坦人民的热情友好。“边境上友好提示我们赶紧走的边防军,车坏之后冒着夜色来救援我们的朋友,每到别人家里我们都受到热情招待,这一切都让我们很感动。”刘斌说。

  在考古工地上,由于两国的工作方法不同,塔方考古人员不会使用手铲、毛刷,不会根据土层辨别年代和叠压关系,中方考古人员就向他们讲授。“大家都学得很认真,慢慢就掌握了这些方法。”刘斌说。他表示,非常期待明年再去和塔方考古人员携手收获更多发现,早日找到大月氏王庭,还原丝绸之路的繁盛。

  市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史家珍表示,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深入人心,我市的考古工作者也开始更多地走出国门,市文物考古研究院先后同蒙古国乌兰巴托大学、塔吉克斯坦科学院历史民族考古学研究所等进行合作,探索草原丝路、沙漠丝路的历史,努力推动文化交流不断走向深入。(洛阳晚报记者 潘立阁)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