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文化线路的研究与保护 ——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18年度业务工作交流

2019-1-31 23:07| 发布者: IICC| 查看: 72| 评论: 0|来自: 云南考古

摘要: 2019年1月28日,我所召开2018年度业务工作交流会,会议聚焦“文化线路的研究与保护”,选取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考古和茶马古道——玉璧坡段修缮两个典型性项目进行交流。会议由所长刘旭主持,全所职工参加了会议。会议现场一、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2017~2018年工作及展望汇报人:闵锐闵锐做汇报丝绸之路,简称丝路。最早由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1877年提出,他在其著作《中国》一书中,把公元前

2019年1月28日,我所召开2018年度业务工作交流会,会议聚焦“文化线路的研究与保护”,选取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考古和茶马古道——玉璧坡段修缮两个典型性项目进行交流。会议由所长刘旭主持,全所职工参加了会议。


会议现场


一、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2017~2018年工作及展望

汇报人:闵锐


闵锐做汇报


丝绸之路,简称丝路。最早由德国地质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在1877年提出,他在其著作《中国》一书中,把公元前114年至公元127年间,中国与中亚、中国与印度之间以丝绸贸易为媒介的这条西域交通道路命名为“丝绸之路”,这一名词很快被学术界和大众所接受,并得到正式运用。其后,德国历史学家郝尔曼在20世纪初出版的《中国与叙利亚之间的古代丝绸之路》一书中,根据新发现的文物考古资料,进一步把丝绸之路延伸到了地中海西岸和小亚细亚,确定了丝绸之路的基本内涵,即中国古代经过中亚通往南亚、西亚以及欧洲、北非的陆上贸易交往的通道。


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线路图


丝绸之路南亚廊道,即南方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相对应,是中国古代西南地区一条纵贯川滇两省,连接缅、印,通往东南亚、南亚乃至中亚、西亚及欧洲各国的古老国际通道。云南地处青藏高原东麓,特殊的地理自然环境以及天然的区位优势使得云南自古就是“半月形文化传播带”、“藏羌走廊”或“藏彝走廊”上的重要节点。


南方丝绸之路示意图


2014年6月,“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成功申报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丝绸之路南亚廊道的跨国申遗工作也在酝酿之中。2017年9月,为助力南亚廊道跨国系列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成功,国家文物局启动了丝绸之路南亚廊道考古调查与研究工作。

云南省文物局和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曾结合茶马古道和滇缅公路的文物调查工作,对这些古道与“丝绸之路南亚廊道”重合的路段进行过调查,积累了基础资料。不过,先前的调查与全国其他线形遗产调查一样,没有实地勘察全部路段,也未采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将全部路段的现状用文字和图像记录并表现出来,相关报告和著述的信息量十分不足。同时,关于道路本身的历史演变、路线节点、关联设施、沿线文化遗迹,以及道路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功能,在中外文化交流中的作用等方面缺乏宏观层面的系统性研究。2017年10月,借助丝绸之路南亚廊道考古调查与研究项目的契机,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云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北京大学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合作,较早开始了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的田野考古调查工作。

追溯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的历史源流,大致经历了汉晋时期的开启、南诏大理时期的拓展、元明清时期的完善和近现代的转变四个阶段,各阶段因其所处的历史发展背景的差异,分别对应不同的道路遗产体系。汉晋时期至唐中叶,南亚廊道最畅通的是云南通过四川联系内地的这一段,属于中央王朝与边疆地区沟通的国内道路体系;南诏大理时期,南亚廊道国内段由于政治对立而隔绝,这条通道成为南诏和大理通往印度的国际通道,属于西南边疆与南亚地区沟通的国际道路体系;宋代以后,随着茶马互市的兴盛,南亚廊道与广西、云南间的茶马古道路段重合,是古代中央政府用农区之茶换取牧区之马的茶马互市的道路,属于国内农区与牧区贸易交流的边境道路体系。元明清至近代,南亚廊道既是国内官道体系的组成部分,又是国际商路的组成部分,还是广义茶马古道的构成单元,其价值构成相对复杂。


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古道线路图


2017—2018年考古调查工作的总体目标是通过调查,核实并厘清秦汉至明清时期经由云南通往东南亚、南亚的古代通道,寻找更为可靠的云南与东南亚、南亚古代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考古学证据,并将这些古道及其相关遗存用现代技术记录下来,为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的保护利用工作(包括“申遗”)提供扎实可靠的基础资料和研究成果。


古道调查记录表局部


在工作过程中,采用实时卫星地图,以每10-15公里作为一个图幅(相当于一个铺的距离),记录和标注道路的不同保存状况,并插入沿线的文物古迹图片。每个图幅的构成要素由不同保存状况的路段、桥梁、关隘、以及沿线的文物古迹组成,每个要素都有相应的记录表格,详细记录文物的相关信息。


大理州弥渡县新街—天马关路段基本图幅


现存古道依据其保存现状划分为较好(第一级)、好(第二级)、一般(第三级)、推测古道(第四级)四级,用不同线形表示不同级别。最后通过连缀拼合,形成某一县(区)域的古道线路图;将相邻县域的古道线路图拼合起来,形成市(州)域古道线路图;之后再连缀相关市(州)的古道线路图,形成某一方向的路网图;最后连缀所有古道所经市(州)的古道线路图,最终形成云南省域古道路网图。


保山市古道线路图


通过近4个月的田野工作,7个州市组织近30个县区完成了古道及沿线相关文物遗存的调查,共调查古驿道134段,全长1924公里,其中保存较好的一级古道长469公里,另发现古建筑51处、古村落25处、古桥梁96处、古关隘16处、古城址(包括古城墙残段)45处、古墓葬10处、古遗址15处、碑记、石刻、摩崖等20余处。另外,结合古代道路的调查,对于汉代、南诏大理时期以及元明时期通道沿线的重要城址进行了重点勘探工作,进一步明确了诸葛营城、白崖城、罗古城、罗密城等重要城镇的位置,对城址的范围、形制布局、文化面貌、性质等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保山腾冲市罗古城城址航拍图


以上述工作为基础,初步完成了《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初查资料分县汇编》、《云南昭通市诸葛营遗址2017年勘探报告》、《云南保山腾冲市罗古城城址2017年度考古勘探报告》、《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西南路段调研报告》等报告的编写。

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西南路段调研报告封面


2019年,在总结2017—2018年工作经验的基础上,将继续开展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的相关考古工作。在此过程中需要强化道路遗产的关联性意识:既要与丝绸之路南亚廊道国内的其他道路体系进行关联,即把滇藏线纳入调查范围,探寻云南与西藏、四川方向文化线路的情况;也要与境外的道路体系相关联,尝试国际合作的可能性,比如对位于现缅甸境内明代外四关的调查、测绘和保护等;需要强化课题意识,系统开展丝绸之路南亚廊道云南段文化线路的历史起源、不同历史时期道路体系及功能的演变以及由此映射出的中央王朝与边疆地区关系的历时性变迁等问题的深入研究,丰富丝绸之路历史文化内涵的认识。需要继续运用先进技术手段,科学、规范、全面地记录遗存信息,为遗存后续的保护、展示、宣传和利用提供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原始数据;同时要积极探索道路遗产的保护利用方式,为国内同类线形遗产和文化线路的保护提出云南经验。


二、以茶马古道——玉璧坡段修缮项目为例谈谈文化线路遗产的保护

汇报人:李苑馨


李苑馨做汇报


世界遗产委员会于2003年设立了文化线路(cultural routes or cultural itinerary)遗产项目申报,对陆地道路、水道或者混合类型的通道等文化线路遗产进行保护。世界遗产委员会《行动指南》中评价文化线路遗产的意义为:它代表了人们的迁徙和流动,代表了一定时间内国家和地区内部或国家和地区之间人们的交往,代表了多维度的商品、思想、知识和价值的互惠和持续不断的交流。它的本质是与一定历史时间相联系的人类交往和迁移的路线,包括一切构成该路线的内容:除城镇、村庄、建筑、闸门、码头、驿站、桥梁等等文化元素之外,还有山脉、陆地、河流、植被等和路线紧密联系的自然元素。

文化线路茶马古道保护的就是在特定的历史时间里因茶马互市在云南、四川、西藏、陕西、甘肃等区域产生的由线性连接的具有历史、文化、社会、经济价值的实物载体及相关自然元素。


玉璧坡段在茶马古道中的位置


玉璧坡段是云南茶马古道腾大线中的一段,长约约6公里,东西走向西起于玉璧村石板路,东止于玉璧坡山顶。


玉璧坡段走向位置示意图


路面均以石块铺筑,道路大部分按官道标准铺筑,宽2—3米,并在中间设有路心石,以利人马通行,路基两侧设有排水沟道,该段古道是目前已知保山到腾冲驿道中铺筑规格最高,路况保存较佳的路段。


中段古道现状之一


中段古道现状之二


玉璧坡段在现实使用和保存中面临如下的问题:因古道承担交通功能,大部分古道石面出现缺失、松动、移位;排水沟虽边界痕迹可查,但大部分淤积,被植物覆盖,丧失排水功能;部分路面凹凸不平、石面错位、倾斜;因水土流水,古道有滑坡、坍塌情况,路基也有塌陷、断裂情况;古道西段约700米与护林防火通道部分叠压,因车道使用古道位置虽清晰保存但上层石面大部分被破坏、缺失。


路基坍塌古道路段


被破坏改造西段古道现状


玉璧坡段相较于穿过城镇、村庄的古道,保护对象相对简单,即古道本体及其相关自然环境。明确保护对象,依据古道不同现状、土体稳定情况、自然环境等因素将6公里古道分做21段分别勘察,根据每段古道残损情况和面对的问题作出了如下措施:

在古道线位完整、路基稳定的前提下,不过多干预表层石板路的缺失情况,只把松动、移位的石块归安就位;而错位的、倾斜的路段仅对路面严重错位倾斜的部分进行平整,保证道路交通功能,并不做过多的恢复;沿着古道排水沟边界痕迹,清理排水沟淤积和覆盖植物,疏通后,保证排水功能;因水土流失而路基不稳、路面坍塌、滑坡的路段,以培土、泄力等方式去除滑坡坍塌威胁,再重新夯实路基恢复石板路面,在施工过程中多用人工少用机械,为的是减少对古道新的破坏,以接近原工艺的劳作、辅助方式来修缮古道;根据土体情况部分路段需建挡土墙,项目用的是古道石板路颜色、风格相似的毛石来砌筑;西段与村落连接与防火通道重合路段做了特殊的协调处理:分离古道与车行通道,在两条道路间设立明显的界线,恢复古道、车行道按其通行要求铺筑。


人工修复松动、移位石面


建风貌一致的挡土墙


首次修缮这一类型的遗产,我们总结了在文物建筑、活态遗产保护方面的实践经验,秉持如下的原则制定修缮措施:严格控制修缮范围、数量,有限度地维修、维护;细化残损勘察,尽可能减少维修量和更换量;以保证文物安全为前提,永续保存为目的,不追求整齐划一,不做修旧如新、天衣无缝的美术修复,尽可能保存文物原真状态;所制定措施应考虑风貌的协调性,选用的补配材料与原材料相似,同时注意保持一定色彩、材质、纹理等方面的区分度;保护文物原功能做出适当的提升和协调;修缮后解决了古道的安全稳定、通达功能等问题,又没有改变古道的线位、铺筑方式、风貌,达到了预期的修缮效果,但在路段研究历史方面有所欠缺;在文物遗产保护工作中不仅应遗产本体及其环境的保护延续,还应注重对遗产本体的历史研究分析,转变为研究型保护,调查、勘测、分析、设计的过程也应更为详尽的记录为以后的保护、研究提供依据。


西段恢复古道


修缮后的古道之一


修缮后的古道之二


项目汇报完毕后,与会者就文化线路的概念、南亚廊道的内涵及外延、南亚廊道与茶马古道的关系、茶马古道玉璧坡段保护的原则等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

刘旭所长在会议的小结中指出,云南文化线路遗产资源极为丰富,这是由云南自身独特的区位优势所决定的,对文化线路的考古研究以及保护、利用策略的思考与实践是我们长期的工作重点。考古专业人员在相关的研究工作中要同时代入保护、利用的意识与理念,文物保护专业人员在相关勘察设计过程中要加强与考古专业人员的沟通,甚至借鉴应用考古研究的方法,二者只有相辅相成方能取得最佳成效。

最后,刘旭所长对2019年重点工作进行了安排部署。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