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苏兹达尔,在八月俄罗斯最美好的季节| 爱遗产·爱生活

2019-3-28 23:18| 发布者: IICC| 查看: 117| 评论: 0|原作者: 蔡晓萌|来自: 清源文化遗产

摘要: 图/遥望克里姆林宫清源文化遗产微信号 mobiheritage苏兹达尔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城镇之一,位列莫斯科周边的“金环小镇”之首。所谓“金环”是指对围绕着莫斯科的一系列古老城镇的统称,因为串联起来恰似一个环,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浪漫的名字。苏兹达尔至今仍未有火车相通,因此只能先乘火车到省会城市弗拉基米尔再转乘公共汽车,总行程需3小时左右。离开喧闹熙攘、游人如织的莫斯科,车窗外逐渐展现出一派美丽的乡村风




图/遥望克里姆林宫清源文化遗产
微信号 mobiheritage

苏兹达尔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城镇之一,位列莫斯科周边的“金环小镇”之首。所谓“金环”是指对围绕着莫斯科的一系列古老城镇的统称,因为串联起来恰似一个环,就得到了这么一个浪漫的名字。


苏兹达尔至今仍未有火车相通,因此只能先乘火车到省会城市弗拉基米尔再转乘公共汽车,总行程需3小时左右。离开喧闹熙攘、游人如织的莫斯科,车窗外逐渐展现出一派美丽的乡村风景。天空中白云低垂,麦田里收割完毕的秸秆卷成一捆捆散落在田地里,像极了梵高笔下的油画,让我也不由得对这个小镇的游览充满了期待。
被遗忘的小镇
对于苏兹达尔最早的记载出现在11至12世纪由基辅(古俄罗斯首都)的僧侣们所编纂的一本《编年纪事》里,记述了1024年这里曾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在11世纪的时候,苏兹达尔已经成为这片地区的宗教中心。卡缅卡河畔建于11-12世纪古老的克里姆林就见证了这个城市悠久的历史,随后在以防御功能为主的克里姆林周边逐渐发展出宗教社区和居住区,整个城镇才逐渐形成规模。苏兹达尔是俄罗斯至今少有的仍完整保留着最初始城镇布局的城市之一。作为基辅罗斯的首都,正当苏兹达尔文化与艺术的发展欣欣向荣之时,蒙古大军的铁骑入侵了这片土地,使其在1238年化为一片焦土。岁月更迭,直到十五世纪末期,苏兹达尔丧失了它独立的政治地位,成为莫斯科公国的一个附属城市。1719年的一场大火烧毁了城中的木结构教堂,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基本是随后复建的石质教堂。到18世纪末期,宗教生活在这个城市止步了,牧首们都搬到了弗拉基米尔,而苏兹达尔也成为佛拉基米尔大区的一个下属镇。如今,这个小镇仿佛被现代文明遗忘了一般,生活节奏非常缓慢,除了一些食品的加工生产基本没有任何工业,居民们仍然保持着传统的园艺和农业生活,尤其是黄瓜的种植更是这里的特色产业。
圣母圣诞大教堂与牧首宫
到达之后安顿下来,我一路直奔苏兹达尔最著名的世界遗产地——克里姆林。克里姆林在俄语中意为“内城”,在蒙古语中是“堡垒”的意思,所以并不是莫斯科的专属。苏兹达尔的克里姆林规模较小,周圈原有一道13世纪初建成的围墙,现在仅为突出地面的一段土坡。院落里的建筑包括圣母圣诞大教堂、牧首宫、钟楼,和一座建于1766年的圣尼古拉斯木教堂。
圣母圣诞大教堂是苏兹达尔的地标性建筑,也是克里姆林里最悠久的建筑之一。大教堂原建于1222-1225年间,虽多有维护和增建,但1445年的一场大火将木质建筑部分全部烧毁,仅余下层的白色石墙,后又在1528-1530年间复建了石墙的上部结构,但建筑材料改为砖制,教堂顶部5个天蓝色的洋葱头圆顶在18世纪被赋予了金色装饰。1993年因为结构安全问题,对教堂进行抢救性修缮,直到2005年才重新对游客开放。整座教堂从外观上看体量并不大,但是进入之后却被高耸的穹顶空间和满墙的金色壁画震撼住了。这些壁画绘制于13-17世纪,内容大致是各种圣人和圣迹故事,同时也证实了苏兹达尔丰富的文化传统和曾作为东正教重要的传播中心这一史实。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整个俄罗斯的行程中只有苏兹达尔的教堂内是允许自由拍照的。而且看到游客们一脸惊叹的表情,工作人员都会非常自豪地主动介绍起墙上湿壁画的内容。教堂内的另一处镇馆之宝是一扇制造于13世纪初期的“金门”。大门左右对称两扇,每扇分为14个区格,每个区格的黑色的铜板上讲述一个基督和圣徒们故事,并用金箔贴覆,而在大门最底部的四个区格内则描绘的是神话中的狮鹫和豹子,它们是神圣神殿的守护者。

图/圣母圣诞大教堂的内部装饰

图/金门细部

从圣母圣诞大教堂出来,对面就是克里姆林内的另一个重要建筑:牧首宫。牧首宫的建造持续了300多年的时间(15-18世纪),其中最重要的一次增建是由Hilarion牧首在17世纪主持的一次修缮工程,也基本成就了牧首宫现今的平面布局。整个建筑平面基本呈L型,室内除了大会议厅为历史原状展陈之外,其余空间作为苏兹达尔历史博物馆及古俄罗斯绘画展的展示空间。


一路参观下来,沉重的俄罗斯历史和颜色深重的宗教画确实令人感到些许压抑。当推开牧首宫的大门,往门外望去,眼前却是另外一片生机盎然的绿色。在寒冷的俄罗斯,短暂的夏季显得尤为珍贵。这里即使是夏天,空气里划过的微风也带着一丝凉意,但在和煦的阳光下,一切都那么欣欣然。除了我这样的异乡客,也有俄罗斯人携家带口来参观苏兹达尔的历史胜迹,孩童在草地上奔跑嬉戏,亲朋好友们在建筑物前合影留念,新人们以历史建筑为背景拍摄着婚纱照,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所有人都享受着小镇的安静祥和与田野风光。
以木之名
从克里姆林向西南方向,走过横跨卡缅卡河的木桥,就来到了小镇的露天木建筑博物馆。应该说俄罗斯的木建筑是与石建筑平行发展的,但相较于雄伟的教堂和宏大的克里姆林,木建筑是从纯粹的民间汲取自己的艺术形式,同时也接受并改造着石建筑的形式。相对于诺夫哥罗德和基日岛上的露天木建筑博物馆,苏兹达尔的木建筑博物馆是规模最小也最不知名的一个,但是却与整个小镇的风格如此契合。因为苏兹达尔几乎没有任何工业,更没有高楼大厦,甚至放眼望去连一处现代建筑都没有,所有的住屋、商业市集仍保持着传统的建筑形式,并且窗口、屋脊等都有精美的手工雕花木板装饰。走进露天博物馆,真的仿佛穿越到了几百年前。这里收集了18-19世纪苏兹达尔附近乡村的木造建筑,类型丰富多样: 包括教堂、礼拜堂、农舍、水井、风车磨坊、谷仓、桑拿浴室等等与生活息息相关的村落建筑。其中最为精美的要数建于1756年的主变容教堂,由附近的 Kozlyatevo Kolchuginsk 地区搬迁而来,在1967-1968年重新安置在博物馆内。教堂是一个典型的乡村教堂的样式,平面中轴对称布局,圣坛位于西端,圣坛上方的高空间由三层八角形状的分段式结构层层叠摞而成,其上再安置一个典型的洋葱头穹顶,总高达67米;南北两侧分别是圣徒尼古拉斯和西缅的礼拜堂;西端是建筑的入口,周圈有环绕的木廊道,通过几步台阶与地面相接。因为洋葱头穹顶使用的是杨木,区别于建筑本体的杉木材质,在阳光下泛着微微的银色光芒,远远望去倒是有一种金碧辉煌的耀眼。因为是露天博物馆,庭院里还有一些当地的农作物种植,看累了还可以和同去的伙伴玩玩木质秋千和跷跷板。这些童年的游戏早已被我这个都市人遗忘在记忆深处,但是在这个俄罗斯的乡村小镇,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在蓝天白云之下、青青草地之上,可以开怀大笑,让烦恼随着秋千荡到了九霄云外。

图/木建筑博物馆中的主变容教堂

时间已然不早了,在日头西斜之前,我要赶回市中心的古贸易长廊逛市场。比起苏兹达尔的其他历史建筑,这个古贸易长廊只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建于1806-1811年,也是第一座帝国风格的市属公共建筑。在长廊的正中是一个拱形大门,门的尖顶之上昂首挺立着一只镀金的猎鹰,也是古苏兹达尔的城市徽章。贸易长廊的南部被拆毁于1924年,在1970年代又进行了修复和局部加建,终形成今天的规模。现在长廊仍承担着小镇“商业中心”功能,廊下是一间间的店铺,有古玩店、旅游纪念品店等针对游客的商店,也有超市、服装店等满足当地日常的商店。我到达的那个周末正赶上苏兹达尔的国际布艺节,贸易长廊南侧广场上一直是人头攒动,在不同的时间段有不同的活动:比如一场木艺雕刻比赛或是游乐嘉年华。在欧洲的小城镇,中心广场一般规模都不大,但是利用率却相当高,经常在周末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很有一种“你方唱罢我登场”全民联欢式的热闹气氛,在苏兹达尔当然也不例外。贸易长廊的北侧是固定规模的菜市场摊位,最受欢迎的商品就是本地特色的蜂蜜酒和小黄瓜了,据说每年苏兹达尔还会专门举办黄瓜节呢。走过古贸易长廊,我一路逛吃,手上拎着大大小小的口袋,满载着与亲朋好友分享的幸福。



图/苏兹达尔街道两旁的日常景色
像城堡的修道院
第一天克里姆林-木建筑博物馆-古贸易长廊的游览基本属于苏兹达尔的南部片区,第二天我早早出发去探索苏兹达尔的北线。沿着城中唯一的主干道-南北贯通的列宁大街,向同样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St. Euthymius修道院出发。在前苏联时期,城里的教堂均遭到关闭或拆毁的厄运,还有部分宗教性建筑被改为监狱、旅店、工厂等等用途。然而从上世纪80年代,相关机构已经开始对历史建筑进行修复,并逐渐恢复部分教堂的宗教功能。但前苏联的这段历史并不会就此湮没,细心的游客总是会发现蛛丝马迹。比如就在我去往St. Euthymius修道院的路上,路遇Rizopolozhensky女修道院,虽然它最开始吸引我的是那座全城制高点的钟楼,但进入大门之后发现里面的建筑已经被改建为酒店和健身房,甚至还有一座废弃的电影院。其实这也是探访历史建筑最有乐趣的地方,因为在它不仅承载着初建成时建造者或整个时代的审美趣味、工艺水平,并且携带着丰富的历史变迁的信息。只要用心解读,它就像一个耐心的老者,向你细数这一生经历过的大大小小的事件,分享所有的秘密。
沿着列宁大道几乎要走到小镇的尽头才来到了St. Euthymius 修道院,远远就看到了它高高的红色城墙和塔楼,若不是做足了攻略还以为是来到了哪个城堡属地。St. Euthymius 修道院最早创立于14世纪,16-17世纪在瓦西里三世、伊凡四世和一些富商的资助下建成为一处重要的宗教建筑群。现存的主要建筑包括主变容大教堂、钟楼、其他附属教堂、医院、修士居住用房以及一座建于1764年的监狱,早期曾用来关押宗教异见者,后一直使用到前苏联时期才关闭,现作为修道院军事历史的陈列馆。
相对于随处可见的洋葱顶教堂,这里的钟楼才称得上是俄罗斯建筑的孤品。钟楼始建于16世纪初期,后在100多年间屡次增建才形成今天的独特造型。前端白色的类似一个独立柱式的圆形教堂是最先被建造的,作为瓦西里三世的一个祷告场所。教堂有三层,在第三层的拱形屋顶下挂钟。这种造型的教堂在古俄罗斯有悠久的历史传统,但是真正留存下来的却少之又少。16世纪末为了悬挂更大体量的钟,扩建了中部矩形的高塔。最后在17世纪末建造了更为常见的厚墙式的钟楼。在18世纪曾悬挂的最大体量的大钟重达560公斤。很可惜,在上世纪30年代,所有的铜钟都“捐献给了国家”。直到70年代重新修复的时候,才恢复了全部17座大钟。现在,每到准点时刻,都有专门的乐师爬到钟楼之上,用绳索拉拽大小不同的钟,奏出和谐美妙的报时乐章,确实不可错过。

图/修道院钟楼

从St. Euthymius 修道院参观完毕,沿着古老的围墙走到南侧开阔地带。这里位于地势高处,放眼望去整个苏兹达尔城镇一览无余。此时正值正午时分,蜿蜒的卡缅卡河在阳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就在河的南岸是另一处著名的Pokrovsky女修道院,也是整个参观途中唯一仍作为宗教功能使用的修道院;远处可见克里姆林圣母圣诞大教堂的蓝顶金星闪闪发光。


虽然这是一个远离尘嚣如世外桃源般的历史角落,但令人欣慰的是她仍然充满着蓬勃的生机和旺盛的活力。尤其是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让人感觉那么的温暖,就如小镇的特产蜂蜜酒,酒精含量不高,却有微醺的甜蜜。

图/St. Euthymius 修道院外卡缅卡河的绮丽风光
刊载于《世界遗产地理》,2016年3月刊
*文中图片均为作者提供。

清源文化遗产
我们是一群工作在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第一线的青年,跟您分享实践思考、学术成果、思想碰撞,以及深入遗产地带来的好吃好玩。
*有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话题或疑问,直接微信回复公众号。


微信mobiheritage
网站www.chcc.org.cn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