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郭旃眼中的海丝泉州:海丝路上文化线路中的文明中心要素

2017-3-31 22:52| 发布者: IICC| 查看: 34| 评论: 0

摘要: (文/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前副主席 郭旃)2012年,《世界遗产公约》缔结40周年。我个人认为,在所有的世界遗产当中,文化线路这个品类最突出地体现了40年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的宗旨,因为,文化线路对于促进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提供了有效的工具,它在整体上形成了一个全球突出的价值,这些价值可以看作是民族团结的象征,也可以促进新的合作项目的开展。



(文/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会会长、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前副主席 郭旃)2012年,《世界遗产公约》缔结40周年。我个人认为,在所有的世界遗产当中,文化线路这个品类最突出地体现了40年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倡导的宗旨,因为,文化线路对于促进不同文明、不同民族、不同国家人民之间的相互了解提供了有效的工具,它在整体上形成了一个全球突出的价值,这些价值可以看作是民族团结的象征,也可以促进新的合作项目的开展。我想这种历史纽带的意义对于我们今天开展文化线路工作是非常有借鉴意义的。

文化线路的形成很多是由于过去年代长久的和平交往,也可能源于冲突,但是,在今天,它们都为我们提供了独特的环境,就是基于历史的纽带,对不同文化的相互宽容、尊重和理解,可以说文化线路是一个综合的体系,发挥着综合的作用,在人类社会需要理解、尊重、欣赏、友好合作的当代,文化线路所代表的不同文明交融的作用,尤其应为当代社会所关注和推崇。

文化线路作为一种见证历史、倡导现在、指向未来有效的机制,在目前的世界遗产工作领域越来越受到普遍的关注和推崇。前不久在西安召开了一个西部论坛的研讨会上,对丝绸之路申报项目的概念、定义和作用给了一个非常精辟的概念:这叫“一带一路的历史”。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生动、贴切也很朴实的概括,为我们理解文化线路的历史意义和当今效应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例证。丝绸之路是无以伦比的文化线路,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在对比分析中做了这样一个结论,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出现过许许多多不同的文化线路,但是所有的线路都不足以和丝绸之路相比。

轰轰烈烈的丝绸之路的申遗是基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展的丝绸之路的跨国的研究和合作保护,现在的很多共识是那个时期基于那个基础达成,所以丝绸之路这个世纪性项目的成果和一些重要的结论是我们今天重要的参考和依据。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的这个活动特别青睐泉州,当时的总领队也倡议把泉州列为国际研究项目,甚至有的学者提出来可以把泉州学作为与东方学相媲美的国际性学科,这个说法可能还不太合适,但是我们可以看出泉州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考察中的地位。

有趣的是,去年5月初国际组织理事会、考古管理委员会在阿曼召开年会时,我参观了那里的一个城堡考古遗址,乳香是关注的重点。那个遗址说明牌上标出了阿曼心目中“海上丝绸之路”的走向和一些节点,当然这是基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纪性考察的结果。我看到在这个说明牌的右上角标有泉州的开元寺东西塔。

海洋丝绸之路,目前还存在很多的讨论,共识的形成可能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在这条海洋丝绸之路上,我们可以看到现在已经有威尼斯这个典型的城镇。在威尼斯申遗的第六条标准中,特别提到了来过泉州的马可·波罗——马可·波罗途经了当年繁华贸易的商业集散点泉州,呼应到了威尼斯,使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界定泉州作为一个文化分中心和集散地的作用。还有阿曼的“乳香”之路、印度的果阿、马来西亚的乔治城、中国的澳门,这些都是作为国际贸易中西方交流的典型的遗产城市。实际上它们已经基本勾勒出了海洋丝绸之路的走向和主要的一些节点。

海洋丝绸之路现在实际上面临着到底怎么去推动申报的问题,我想应该有两个方向:一个是必须要做的,也是最具根本性意义,能够推动不同国家之间和平、文明交流的,推动当代国际社会平衡发展的做法,就是整体申报;另外一种选择就是个体进行申报,从而促进整体概念的完善。这种申报不仅不会延缓海洋丝绸之路的整体申报,相反会更有力地激励人们去定义时空框架、开展研究,进一步推动整体申报。

我们注意到,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纪性申报项目当中已经关注到泉州,也包括广东省很多的遗产地。或许我们不介意海丝的起点和重点,只需要关注相关的影响作用和意义,我想可以明确的是海丝的成就光荣属于海丝全部历史,也属于海丝沿线所有的国家和人民,整体的申报或许是八年或者十年之后,让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泉州申遗离不开海丝背景,它具有自己独特的属性,内容丰富,数量巨大。我们要从国际的角度出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考察的时候,名义就是海上丝绸之路,而且考察的就是泉州。我们在泉州申遗文本里面没有刻意提“海丝”,而是强调泉州是一个什么样的海港,一个和威尼斯遥遥相望一样的海港,并且马可·波罗曾经到访。海丝的点一定是分散的、发散的,很难确定到底谁是最开始的起点。从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繁荣程度、从遗产的丰富,不同的知名度等,很少有城市能与泉州相比。2018年的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项目,国家选择了国际比较能够接受的、比较不容易反对的举措,而不是放弃海丝申遗,海丝申遗我们绝对不能放弃。

泉州以海丝为背景申报世界遗产,对推动海丝整体申遗来说是件好事。古泉州(刺桐)系列遗产,有内在的联系,要突出主题,内涵是海上交通,在古老庞大封建的农业帝国内发生了对外贸易的海洋文明,这是很令人震撼的,符合申报的第六条标准。泉州从闽越时期开始有对外航海的传统,从元代游牧民族对农耕民族的挤压,到中西方大融合中发展了海洋文明,这也符合标准的第三条。

通过多次到泉州调研,我们发现泉州市政府和基层文化工作者的工作动机不完全在于申报世界遗产,而在于系统地发现、发掘文化遗产,从而更好地保护、展示泉州的文化遗产。在这方面泉州作出了数一数二的贡献,今后也将会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当前,泉州要集中全力来做申遗的准备工作。按国家文物局的要求把环境整治、展示、保护、法律法规梳理、利益相关者协调等各项工作做好。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