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昭明太子陵今何在?南京狮子冲南朝大墓考古

2019-5-9 15:15|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184| 评论: 0|原作者: 许志强|来自: 大众考古

摘要: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作为曾经的都城,南京曾有过丰富的六朝文化的创造。南朝梁武帝的太子萧统以主持编成《文选》而名垂青史。他的陵墓究竟在何处,成为千古之谜。2013 年的一次考古发掘,可能揭开了这一谜底。永宁陵?长宁陵? 南京东北郊栖霞区狮子冲附近的农田里,坐落着一对体型巨大的南朝石兽。这两座石兽造型古朴、体态矫健,东西相对、两两相望。与周边萧梁王侯墓前以狮为基本造型的辟邪不同,这对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作为曾经的都城,南京曾有过丰富的六朝文化的创造。南朝梁武帝的太子萧统以主持编成《文选》而名垂青史。他的陵墓究竟在何处,成为千古之谜。2013 年的一次考古发掘,可能揭开了这一谜底。


永宁陵?长宁陵?


南京东北郊栖霞区狮子冲附近的农田里,坐落着一对体型巨大的南朝石兽。这两座石兽造型古朴、体态矫健,东西相对、两两相望。与周边萧梁王侯墓前以狮为基本造型的辟邪不同,这对石兽是以虎为基本造型的麒麟。关于这对麒麟的归属,历来有刘宋文帝长宁陵和陈文帝永宁陵两说。20世纪30年代,学者朱希祖排除宋文帝长宁陵说,认定其为陈文帝永宁陵。然而,宋文帝长宁陵之说根深蒂固,朱希祖之子朱偰在20世纪30年代发表的《六朝陵墓总说》及《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中即倾向于长宁陵说。


1957年,南京麒麟门外灵山南麓新发现了石辟邪,朱偰在其所撰《修复南京六朝陵墓古迹中重要的发现》一文中,改变先前的观点,认为灵山发现石辟邪的附近才应该是宋文帝长宁陵,转而支持狮子冲石兽为陈文帝永宁陵说。1988年,这对石兽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时,即采用了朱希祖父子的观点,将其定名为“永宁陵石刻”。除此以外,关于狮子冲石兽墓主人的推测还有其他一些观点,但争论主要是围绕宋文帝长宁陵说和陈文帝初宁陵说展开的。

- 狮子冲石刻


日本学者曾布川宽是较早基于美术史样式学的理论方法对南朝陵墓石刻展开研究的学者。其在《六朝帝陵》一书中认为,狮子冲石兽在继承梁末陵口石兽和梁简文帝庄陵石兽的基础上又显示出了陈代的新风。曾布川宽的结论虽然依然倾向陈文帝永宁陵,但非常明显,他看出了狮子冲石兽与梁末石兽之间的关系,为接下来的进一步考察提供了很好的思路。


2006年,王志高先生通过对文献所载昭明太子墓所在方位的梳理,比照萧梁晚期帝陵神道石兽的形制特征,推测狮子冲石兽或为梁昭明太子安陵之物,且推测其生母丁贵嫔宁陵亦当在狮子冲附近。


然而,关于狮子冲石兽墓主身份的判断,由于缺乏相应的考古资料和理论方法,只能通过对文献记载的梳理来加以探讨,很难从根本上解决墓主身份的问题。


发掘大墓


2012年初,南京市相关部门出于保护南朝石刻的目的,提出建设南朝陵墓石刻遗址公园的计划。同年6月,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围绕狮子冲石刻周边区域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工作相继展开。当年年底,我们在北象山南坡勘探发现两座大型南朝墓葬,遂按照程序,向国家文物局提出发掘申请。2013年初,在取得考古发掘执照后,开始对发现的两座南朝大墓进行发掘清理。2013年7月,遵照国家文物局要求,对已暂停发掘的两座墓葬完成了保护性回填。两座墓葬并未像一般考古项目中所遇到的墓葬一样,清理到底,确实非常遗憾。即使如此,墓葬清理过程中所获得的历史信息,仍然为解决学术界的一些问题提供了诸多线索。

两墓均坐北朝南,东西并列,1号墓(M1)居东,2号墓(M2)居西,相距不到10米。墓葬上部各有独立封土,两墓之间封土相接位置有叠压现象。


两座墓葬均遭到过严重的盗掘,盗坑内散落大量遗弃的墓砖。从发掘现场观察,这两座墓葬与其说“被盗”,不如说“被毁”更为准确。

- 两墓全景


M1墓室西壁揭露出相对完整的“羽人戏虎”及半幅“竹林七贤”砖印壁画。壁画由模印砖拼砌而成,组成壁画的砖面均有“指示文字”。工匠根据“指示文字”,将不同纹饰的墓砖砌筑在相应的位置,最终构成篇幅较大的壁画场景。“竹林七贤”砖印壁画共有四人,各人之间以树木分隔,形成各自独立的画面。参照人物题榜,比照南京西善桥宫山南朝墓砖印壁画,可知四人由外向内依次为阮咸、阮籍、山涛、嵇康。

- M1 西壁“羽人戏虎”砖印壁画拓片

- M1 西壁“竹林七贤”砖印壁画拓片


M2东壁保存有完整的“仙人持幡”砖印壁画,在“仙人持幡”图案下方露出须、角等线条,推测下部未发掘位置应该有相对完整的“羽人戏龙”“羽人戏虎”壁画。

- M2 东壁“仙人持幡”砖印壁画


两墓出土了大量带有铭刻文字的模印画像砖,文字生动流畅,字体率意,是当时制砖工匠的真迹。此外,两墓的墓室堆积中分别出土了一块纪年砖。M1出土纪年砖铭自左往右为“师李 /中大通弍年五月 / 廿七日於俊趶作此 /砖大好可用”,M2出土纪年砖铭自左往右为“师张正貟∕普通七年”,为判定两墓的时代及墓主身份提供了直接的线索。


墓主是谁?


狮子冲两座大型砖室墓均为单室墓,墓室后壁外弧明显,两侧壁略弧,墓室前端左右呈弧角与甬道相连。这种墓葬平面形制,具有典型的南朝中晚期大型墓葬的形制特征。


两墓还有另外一项特殊的形制特征,即甬道内设置两重石门,这在东晋时期已经成为帝陵的规制。进入南朝以后,帝陵的这一规制并没有发生改变。如丹阳胡桥仙塘湾齐景帝修安陵、建山金家村齐明帝兴安陵、胡桥吴家村齐和帝恭安陵和南京西善桥油坊村陈宣帝显宁陵四座帝陵,甬道内均设置了两道石质墓门。而南京栖霞一带众多萧梁王侯墓,无一例外甬道内均设置一道石墓门。


在墓室的规模上,狮子冲两座大墓与上述四座陵墓非常接近,达到了目前所知南朝帝陵的规模。

- 狮子冲石刻


迄今发现带有拼接完整的大型砖印壁画的南朝墓葬为数并不多,除上述四座南朝大墓外,还有南京西善桥宫山大墓,共计五座。宫山大墓因出土了最完整的“竹林七贤与荣启期”砖印壁画而闻名。有研究者认为,宫山大墓的时代应该属于南朝中晚期,很有可能是陈废帝陈伯宗的墓所。宫山大墓甬道中只设一道石门,可见是按王侯之礼营建的,但陈伯宗又是曾经的皇帝,因此使用了“竹林七贤”壁画,这些都在情理之中。

- M1 西壁“竹林七贤”砖印壁画临描


从形制特征和砖印壁画来看,狮子冲两座大墓完全符合南朝齐梁时期帝陵墓葬的规制。这就大大缩小了墓主的范围,距离揭开墓主身份更进了一步。狮子冲两座大墓的墓室堆积中各出土了一块纪年砖,确定了营建时间均在萧梁时期。检索文献可以发现,普通七年(526 年)是梁武帝之子昭明太子生母丁贵嫔的卒年,中大通二年(530 年)是昭明太子卒前一年。这两块纪年的出土,让狮子冲两座大墓与因编集《文选》而著名的昭明太子萧统及其生母丁贵嫔之间产生了联系。


丁贵嫔陵墓的具体方位目前在史籍中找不到任何线索,而昭明太子陵墓的方位道里,却在唐宋文献中留下了部分记载。《建康实录》卷十八载,昭明太子“四月辛巳薨,……五月庚辰,葬安宁陵。案,……陵在建康县北三十五里。”《元和郡县图志·江南道一》记载 :“梁昭明太子安陵,在县东北五十四里查硎山。”《景定建康志·风土志二·古陵》记载 :“梁昭明陵,在城东北四十五里贾山前。”关于昭明太子陵的方位道里,《建康实录》《元和郡县图志》《景定建康志》三者之间存在着一些差异,可能是因为参照坐标以及所经路途的不同、甚至是因为误抄而引起的。总之,昭明太子陵在现在南京市区的东北四五十里处,位于以甘家巷为中心的萧梁陵墓区范围内,这也与狮子冲的方位道里基本相符。

- 《昭明文选》


因此,从狮子冲两座大墓考古发掘所获资料出发,结合历史文献的记载,这次发掘的狮子冲南朝大墓一座是梁昭明太子萧统安陵(M1),另一座是太子生母丁贵嫔宁陵(M2)。


据文献记载,昭明太子陵在梁末的动乱中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南史·杜崱传》载,太清三年(549年)杜崱、杜岸兄弟一起由岳阳王萧詧叛归湘东王萧绎,后在一次战斗中,杜崱的兄弟杜巚、杜岸及其母妻子女等被萧詧所获,皆斩于襄阳北门,从此杜氏兄弟与萧詧之间结下深仇大恨。


承圣元年(552年)杜崱应萧绎之命随王僧辩东讨侯景,等进入都城建康(南京)后,杜氏兄弟指挥兵丁对昭明太子的陵墓进行了盗掘和毁坏。杜崱兄弟之所以要破坏昭明太子的陵墓,是因为其仇敌萧詧是昭明太子第三子。可以想象,这次毁陵,必然对陵园门阙、地下墓室等进行了彻底毁坏。发掘证明,狮子冲两座大墓的墓门、墓室损毁非常严重,决非普通的盗墓行为所致,而应该是杜崱兄弟毁陵报仇行为的结果。这同样也佐证了狮子冲这两座南朝大墓的墓主分别为梁昭明太子萧统及其生母丁贵嫔。


本文为《大众考古》第41期文章,作者为南京市考古研究所馆员许志强)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