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飞龙在地——中国最早的龙窑

2019-5-14 18:14|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91| 评论: 0|原作者: 郑辉|来自: 大众考古

摘要: 世界上的“龙窑”及“龙窑技术”起源于中国,传播于东亚。几千年来,龙窑匍匐在江南的山坡上,修炼着它的功德。炽烈或者美艳,全凭着一窑火焰,为人类奉献了无数精美的瓷器,然后还把瓷器和它的技术带给西方。随着历史的变迁,那些曾经辉煌的龙窑衰落了,乃至被历史的尘土所埋没。今天,它又成为考古学家探索的“文化宝库”。 龙窑,窑身呈长条状,依山坡而建,由下自上, 如龙似蛇, 亦称“ 蛇窑”、“ 蜈蚣窑”。


世界上的“龙窑”及“龙窑技术”起源于中国,传播于东亚。几千年来,龙窑匍匐在江南的山坡上,修炼着它的功德。炽烈或者美艳,全凭着一窑火焰,为人类奉献了无数精美的瓷器,然后还把瓷器和它的技术带给西方。随着历史的变迁,那些曾经辉煌的龙窑衰落了,乃至被历史的尘土所埋没。今天,它又成为考古学家探索的“文化宝库”。


龙窑,窑身呈长条状,依山坡而建,由下自上, 如龙似蛇, 亦称“ 蛇窑”、“ 蜈蚣窑”。龙窑是中国南方最主要的窑炉形式,为中国陶瓷业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关于龙窑的起源问题,一直是陶瓷考古的重大学术课题。20世纪80年代初在浙江上虞发现了2条商代龙窑,当时被认为是中国最早的龙窑。而后在闽、浙、赣等地陆续发现了商周、西汉时期龙窑。2005年9月,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成立联合考古队,在配合浦南高速的建设过程中,于浦城县仙阳镇所在盆地西南的猫耳山两侧山坡上发现了年代为公元前1800~1500年的窑群遗址,其中3条龙窑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中国最早龙窑,对于龙窑起源的研究有重大价值。


龙窑是一种半连续式陶瓷烧成窑,利用自然山坡建造拱形顶,整体呈狭窄的长方体,与地面形成倾斜的角度,由窑门、火膛、分焰柱、窑室、烟囱等构成。火焰由下部的窑头平行流动至上部的窑尾,利用火焰自然上升的原理,能充分利用余热。龙窑建筑方便,装烧量大,升温快,降温也快,容易维持还原气氛,适合烧胎体较薄、高温下粘度较小的石灰釉瓷器,青瓷的烧制成功与龙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龙窑的发现


猫耳山遗址位于浦城县仙阳镇西南约2公里的丘陵台地上,是一个由居住区、窑址区、墓葬区组成的完整聚落遗址,面积约20万平方米。在整个考古发掘中,共发现相当于中原地区夏商时期陶窑9座、墓葬24座,出土了大量文物标本。


9座陶窑平面形态有圆形、椭圆形、长条形(龙窑)等;从火焰在窑炉内流动方向分析,有升焰式、半倒焰式、平焰式三种,代表着不同时期窑业技术发展水平。窑炉分布相当密集,互有叠压或打破关系。其中 3 条龙窑(Y4、Y5、Y8),均为相当于中原地区商代早期斜坡式长条形窑。


窑内出土的器物以施黑衣的印纹硬陶为主,另有少量原始瓷。从出土陶器看,主要有罐、盆、釜、豆、盅等器形,与闽北地区夏商时期遗址出土器物相似。


根据9座陶窑之间的叠压与打破的关系分析,各个陶窑之间的早晚关系似乎有着升焰窑→半倒焰窑→平焰龙窑的发展演变趋势,也许闽北地区龙窑就是从半倒焰窑基础上演变来的。


龙窑发现的价值


猫耳山窑群发现的早期龙窑,堪称中国龙窑的鼻祖之一。此外,发现的黑衣印纹硬陶和原始瓷也为其起源研究提供了依据。东南沿海地区曾发现大量相当于中原地区商周时期的黑衣印纹硬陶和原始瓷,但是它们的产地不明。猫耳山龙窑是首次发现的以生产黑衣印纹硬陶为主的窑群,并兼烧少量原始瓷。这为研究黑衣印纹硬陶和原始瓷的起源、产地、年代、分期、装烧工艺等提供了珍贵实物依据。


学术界传统上认为圆窑系统为北方技术传统,龙窑系统是南方的技术传统,它们是不同文化环境的产物,代表着黄河流域和长江流域的不同陶瓷烧制传统。而猫耳山窑群发现有圆形、椭圆形、长条形(龙窑)三种窑炉并存,证明夏商时期南方窑炉多种多样,特别是独立发展出了烧成温度更高、容量更大、技术更先进的龙窑。


窑群的保护


按照常规,配合基建的抢救性考古发掘,完成文物提取和绘图、照相、资料记录后即可把土地交给建设方施工。鉴于猫耳山窑群的重大学术价值,专业的敏感性使考古人员不敢怠慢,连夜起草报告,传真给福建省文化厅、文物局,呼吁上级部门支持,要求高速公路改线,保护古窑群;同时请求国家文物局派出专家组,来现场论证窑群的价值和意义。


2005年11月25日,应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邀请,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副院长孙华、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徐长青、《南方文物》主编周广明、台湾“中研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李永迪等专家学者来到现场指导论证,给予了高度的评价,认为猫耳山窑群是目前为止全国保存最好、类型最多的商代窑群遗址。12月10日,福建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带领多位省内知名专家赶到遗址实地考察,称赞此窑群为惊世发现。12月28日,国家文物局派出以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张忠培先生为组长,上海博物馆考古部主任宋建、故宫博物院杨晶为成员的考古专家组专程前来,他们对发掘现场进行实地考察后惊叹不已,指出“珍贵遗迹是无价之宝,高速公路是有价的,‘有价’让‘无价’,窑群应原址保护”,并形成专家论证意见,认为“此次发现的窑群,形成一定规模,保存较完整,全国罕见,属重大考古发现”,“对于探索我国南方地区窑业技术的发展和龙窑的起源及原始瓷的产地都提供了非常珍贵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学术研究价值和保存价值”。2006年,福建浦城猫耳山商代窑群遗址也被评为了“2005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根据国家文物局的批示精神和专家们的论证意见,福建省文化厅给南平市人民政府发出《关于浦城猫耳山窑群保护意见函》,明确要求当地政府“按照《文物保护法》的有关规定和国家文物局的要求,协调高速公路建设等有关单位切实加强猫耳山遗址的保护,适当调整该路段高速公路设计方案,落实相关保护措施,确保该文化遗址的安全”。


经过多方努力,最终使高速公路绕过古窑群,猫耳山窑群遗址得到了原址保护。目前该遗址已被列为第七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当地政府部门正抓紧制订规划,拟建立遗址博物馆,使之成为中国南方早期陶瓷的研究中心之一。


*本文作者系郑辉先生,图片为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提供

本篇文章刊登于《大众考古》2013年9月刊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