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世遗大会重点讨论“非洲优先”:那里遗产数量仍很低

2019-7-8 10:00|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220| 评论: 0

摘要: 阿塞拜疆当地时间6月30日晚,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Heydar Aliyev文化中心正式开幕。与会者表示,本次大会将重点讨论“非洲优先”项目(5D)、可持续发展(5C)和咨询机构与缔约国对话加强进展报告(5E),而世界遗产提名程序改革也是本次会议的一项新议程,展示工作组一年的讨论结果。在7月1日第一天的大会上通过了世界遗产中心和各咨询机构的工作报告,其中由世界遗产中心非洲部门的主任埃德蒙·穆卡拉做的“非洲优 ...
阿塞拜疆当地时间6月30日晚,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的Heydar Aliyev文化中心正式开幕。与会者表示,本次大会将重点讨论“非洲优先”项目(5D)、可持续发展(5C)和咨询机构与缔约国对话加强进展报告(5E),而世界遗产提名程序改革也是本次会议的一项新议程,展示工作组一年的讨论结果。在7月1日第一天的大会上通过了世界遗产中心和各咨询机构的工作报告,其中由世界遗产中心非洲部门的主任埃德蒙·穆卡拉做的“非洲优先,可持续发展和世界遗产”(5D)的报告,对教科文组织可持续发展政策和非洲优先做了说明。
澎湃新闻获悉,今年,中国有两处世界遗产申报项目,“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一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良渚古城遗址”项目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其中,备受关注的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已获得咨询机构ICOMOS推荐“列入”。
开幕式举办地巴库Heydar Aliyev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本文图片 魏青
本届大会的主会场是位于巴库市中心的巴库会议中心,开幕仪式则在阿利耶夫文化中心举行。该建筑由著名的已故当代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主持设计,建成于2012年。自从1991年独立后,阿塞拜疆开始投入巨资进行现代化基础设施和新建筑的建造,并力图在风格上摆脱前苏联留下的极具独裁、威权意向的纪念碑式建筑。扎哈的这个建筑无疑是其中最为成功,也最具影响力的作品,其造型还成为本届遗产大会标志中代表当代文化的组成部分。该建筑夸张起伏的流线不仅体现了扎哈强烈的个人设计风格,也源于当地伊斯兰文化建筑、书法、绘画、装饰纹样中连贯的曲线造型。
世界遗产大会会场巴库会议中心
开幕式上,阿塞拜疆第一副总统、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Mehriban Aliyeva女士、教科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女士(Ms. Audrey Azoulay)、教科文执行局主席Lee Byong-Hyun先生和本届委员会主席、阿塞拜疆文化部部长Abulfas Garayev先生先后发言。
巴库——融合古老与现代、融合多元文化的城市
阿塞拜疆第一副总统、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Mehriban Aliyeva女士表示,阿塞拜疆的首都巴库是东方与西方、古代与当代文明交汇的城市,并指出阿塞拜疆在近年来参与了多项教科文组织的项目,世界遗产是其中最重要的项目,并在教育、科学、文化方面取得了显著的成就。她也指出,战争冲突仍旧是遗产目前面临的重要威胁,这也是为什么阿塞拜疆支持国际保护公约,重视与教科文的合作,只有通过对话和相互尊重才能使文化的海洋得以保护;只有通过对话才能促进发展。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 奥德蕾·阿祖莱女士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女士在发言中指出,巴库是世界的十字路口,曾经有世界各国的商品在这里交汇;这里的史前岩画遗址反映出自然环境的变迁,物种的发展,气候和海洋的变化等。当今,扎哈的现代建筑作品更展现出各种要素的交汇。她强调,教科文是一个多边合作的平台,各国对世界遗产的热忱反映了对世界未来发展的共同关注。本次会议是一个特殊的时刻,众多的申报项目——包括美国、中国、伊朗、伊拉克、布基纳法索、俄罗斯、英国以及法国等地的项目,将全世界的注意聚焦于世界遗产。世界遗产的意义超越了列入《名录》本身。它显示出特殊的国际团结,是人类共同的情感,就如同巴黎圣母院的火灾牵动了全世界的关注。世界遗产把碎片化的世界团结在一起。
奥德蕾·阿祖莱女士对委员会提出了期待:要团结对话、达成共识;要保护多样性,而非制造文化冲突;要基于专家的专业性来保证《名录》的可信度和普遍性。她特别提及今年6月初在巴黎教科文总部举办的中非论坛的成果——非洲遗产是人类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在《名录》上非洲遗产的数量仍然很低,需要更多的帮助。同时,挪威也启动了非洲自然遗产项目。
在43届世界遗产大会7月1日的大会上通过了世界遗产中心和各咨询机构的工作报告,其中由世界遗产中心非洲部门的主任埃德蒙·穆卡拉做的“非洲优先,可持续发展和世界遗产”(5D)的报告,对教科文组织可持续发展政策和非洲优先做了说明。
非洲瑟门山国家公园
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吕舟在其《世界遗产视野下的非洲优先与可持续发展》一文 中认为,非洲遗产的独特价值在于:非洲的文化和自然遗产极具价值且独一无二。非洲具有几百万年来形成的生物和自然资源的丰富性,形成了独特的生态系统和特殊的文化多样性,丰富文化遗产资源,如土著和地方知识,这些都构成了人类可持续发展的战略性资源;丰富和多样生态系统满足了这一大陆的食品、水、能源、健康和生计的需要。62%的人口直接生活在这些生态系统里,而在城市化的区域中,人们也通过这些生态系统提供的资源补充他们的收入、医疗、食品、能源和其他基本需求;非洲与世界其他部分相比更低的碳排放量,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更小。这也使非洲面临着经济增长、人口增长与保护和促进生物和生态多样性的平衡性的挑战。这种挑战对全世界都有影响;广义的文化资源,从考古遗址、纪念物到城市、文化景观以及相关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社区和地方确定文化身份的重要资源,也是富有价值的地方知识的宝库,为创业提供了资源。地方性知识和技能可以帮助年轻人探索创造性的和可持续的地方性解决方案而不是仅仅依赖于外来的知识和经验。传统的建造技术、当地材料的使用,古老的市场、街道和公共空间促进了经济和社会的包容性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非洲的多样性加强了非洲社区的韧性,地方的畜牧业维护了一定范围的植被和牲畜资源作为食物和农业生产资源,这些有助于缓解由于环境条件变化包括极端气候引发的影响。管理自然资源的地方性知识越来越受到关注,同时也被用于有效保护遗产和发展低碳、生态的知识经济。非洲文化遗产的丰富与多样性与自然与环境和非物质因素复杂地交织在一起,在过去的世纪中,非洲人民以精巧的手艺和技能,传统的知识建造的独特的空间和艺术成就,为应对当代的气候变化、减灾提供了当地的解决方案,也为当地就业创造了条件。.面向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行动应当是可持续的、公平的,通过实践非洲优先战略和2030可持续发展议程减轻非洲大陆的不平等、贫穷。非盟提出的“2063年议程,我们希望的非洲”目标和联合国2030年议程很好地协调一致,以便区域和国家倡议能够促进有效实施政策和战略,支持保护文化和自然遗产,促进扶贫和包容性发展。它们在构建非洲身份和社会互动方面发挥了深刻的作用,这对于非洲大陆促进泛非方法和非洲复兴的战略至关重要。非洲已经成为人类能否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关键环节。非洲的可持续发展不仅是非洲自身的发展,也是人类共同的发展,这是“非洲优先”政策的出发点。中非世界遗产知识分享与能力建设合作是对这一政策的重要实践和推动。
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指出,世界遗产名录对于非洲而言代表性不足,非洲的遗产需要得到更好的保护和认知,国际社会需要承担起责任。她赞扬了在教科文组织框架下的中非世界遗产知识分享与能力建设合作。
奥德蕾·阿祖莱女士指出,世界遗产还面临着各种挑战,其中一项是我们自身的多样性。保护世界遗产是我们共同的责任,阿富汗、也门、伊拉克的案例说明遗产往往因为其历史和文化的重要性而遭到破坏,成为恐怖主义攻击的对象。遗产同时还受到气候变化的威胁。虽然《公约》是保护有形遗产的工具,但是保护(的对象)在当今变得更加宽泛,从无形遗产到水下遗产,从自然地理面貌到海洋遗产,都受到各种公约的保护,而《世界遗产公约》是其中的先锋。对于世界遗产,列入只是结果,列入的目的是唤起缔约国保护的责任和公众参与意识的提高,尤其是年轻人的参与。《濒危名录》也意味着希望,去年就有项目从濒危名录里移除了。列入濒危是为了集中资源保护,遗产保护还要有足够资金。她最后呼吁世界各国行动起来支持《公约》。
开幕式举办地巴库Heydar Aliyev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UNESCO执行局主席Mr. LEE Byong-Hyun先生在致辞中提及2019年4月发生的巴黎圣母院屋顶大火,表示执行局支持法国政府的恢复行动,这一令人震惊的事件也警醒了我们当年世界遗产公约诞生时的精神:我们要将过去的遗存保护与传承给一代又一代的后人。这次是成员国们第43次汇聚在一起,这也见证了我们(缔约国)致力于对话、合作,见证了公约将国际社会团结在一起的力量。这里,他特别提到了韩国与朝鲜联合申请“摔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行动使得两国通过保护共同的文化遗产进行对话与交流成为可能。他指出,世界遗产不仅仅是过去的物证,更是人类社区和自我认知的载体。最终,我们需要架构一个更为强大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只有这样才能增加《世界遗产名录》的可信度和平衡性。
开幕式举办地巴库Heydar Aliyev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开幕式举办地巴库Heydar Aliyev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阿塞拜疆文化部Abulfas Garayev 部长在开幕上发言。他再次强调巴库是一座融合古老与现代、融合多元文化的城市,也是亚欧丝绸之路上的重要节点。正是在这里汇聚与交流的多种文明创造出一种平和、宽容的环境。其次,他介绍本次大会将重点讨论“非洲优先”项目(5D)、可持续发展(5C)和咨询机构与缔约国对话加强进展报告(5E),而世界遗产提名程序改革也是本次会议的一项新议程,展示工作组一年的讨论结果。他提到,很多时候我们认为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就是最终目标,恰恰相反,这只是起点,我们需要保证这些遗产地保留了其列入时具有的OUV,自然和文化遗产的保护是我们应付的责任。第三,他强调可信度的重要性,世界遗产保护具有的可信度、公约的可信度、《世界遗产名录》的可信度,依赖于委员会、咨询机构和缔约国的表现。最后,他呼吁,在近期社会安全和经济紧张的局面中,我们就更需要《世界遗产公约》承担起促进交流与理解的作用,它帮助人们理解社会和文化的差异,在遇到冲突时更加自信地以和平的方式保护遗产,展示人类多种文化和环境的多样性。为此,我们需要遗产将更加丰富的可能性传递给后代。 
(本文经“清源文化遗产”授权转载,标题编者所加,稿件经澎湃新闻摘编,原文为《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在超现实主义和创新民族风情的交织中开幕》《世界遗产视野下的非洲优先与可持续发展》。
“世界遗产大会观察报告”研究项目始自2013年,由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组织,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北京国文琰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清源文化遗产共同参与。观察报告研究团队每年在世界遗产大会期间发表现场评论,并发布深度研究报告。)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