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世遗大会专题 | 世界遗产保护近期趋势(下)

2019-7-21 22:13| 发布者: IICC| 查看: 55| 评论: 0|来自: 清源文化遗产

摘要: 清源文化遗产微信号 mobiheritage蒙特利尔大学建筑学院Christina Cameron教授用她的水晶球预测发展趋势, ICOMOS主席河野俊行教授用《唐璜》中的咏叹调带大家体会世界遗产发展中的问题。2019年世界遗产大会召开在即,清源整理了多位遗产保护领域知名专家对于世界遗产项目发展趋势的看法和观点。今年大会形势如何,且看7月1日起,清源现场观察的连续报道!*内容2018年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世界遗产保护近期趋势——学术观点研讨会” ...

清源文化遗产

微信号 mobiheritage

蒙特利尔大学建筑学院Christina Cameron教授用她的水晶球预测发展趋势, ICOMOS主席河野俊行教授用《唐璜》中的咏叹调带大家体会世界遗产发展中的问题。2019年世界遗产大会召开在即,清源整理了多位遗产保护领域知名专家对于世界遗产项目发展趋势的看法和观点。今年大会形势如何,且看7月1日起,清源现场观察的连续报道!

*内容2018年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世界遗产保护近期趋势——学术观点研讨会”边会专家发言录音翻译整理,希望更多朋友通过清源了解世界遗产和遗产保护工作。

初译:何黎锦 胡玥

上期链接:

世遗大会专题 | 世界遗产保护近期趋势(上)

Christina Cameron

克里斯蒂娜.卡麦隆

蒙特利尔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世界遗产公约:

当我被问到未来世界遗产保护的挑战和趋势时,我感觉自己需要一个水晶球。

我想说的第一点趋势是文化与自然的融合。我认为,文化、自然、非物质遗产、物质遗产在未来都将合而为一。这会极大地改变我们对于遗产的看法。可能再提文化和自然遗产之间的不平衡就不那么重要了。这里,我想提及1962年UN设立的自然保护区名录(UN List of Protected Areas and Equivalent Reserves),名录中少有自然和文化融合的项目。此后,世界遗产中引入了文化景观的概念,设计的、演进的和关联性文化景观,我认为我们正在向新方向发展,例如本周新列入的混合遗产项目加拿大皮玛希旺·阿奇(Pimachiowin Aki)。我认为,当前研究关注于自然的文化价值,未来则会关注于自然和文化更加深入的融合,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研究课题。

第二点是遗产地的规模问题,正如清华团队已经提到的。目前《名录》中列入的大型系列遗产数量越来越多,这种情况下,保护意味着什么,应该如何开展保护?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我完全不能确定。

第三,发展问题。以圣彼得堡历史中心为例,这可能是个成功的案例,如果这个超高层没有建成;而一旦建成,就变成一个不成功的遗产保护案例。最终这个高层(Lakhta Center,欧洲目前最高建筑,462米)还是建成了,虽然并没有实质性地使遗产地丧失很多价值。这令我思考发展的问题。在世界银行灾后重建的项目中有一种叫作“更好重建”(build back better)的概念,但是,我认为,对于遗产地使用这个概念是非常残忍的。我认为在任何开发项目最开始的时候,只要是与世界遗产有关,就应该以一种不同的理念进行开发建设,充分考虑到遗产本体。这是一种我们希望看到的新的平衡(peace)。

第四,游客体验。遗产旅游方面也需要很多工作。UNWTO发布的国际游客未来趋势图,显示出在1950年国际游客数量为2500万,到2030年则将达到14亿。这将极大地改变旅游业,而遗产地无疑是旅游业的核心目的地。

下图1展示出巴塞罗那的街道景象,对于游客体验而言感觉是非常美妙的。然而事实却是这样的(下图2)。

这个城市正在进行反击,市民在抵制旅游业,他们对大量的游客发起抗议:“巴塞罗那不出售!”。类似的实例还包括威尼斯。

在柬埔寨吴哥窟,这些遗址越来越多地受到旅游业发展的影响。我很高兴地看到一位年轻的博士生已经制定了一份参观者行为指引,这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此外,还有气候变化及战争冲突的问题。对于战争冲突,我不想介绍太多细节。我认为需要关注区域政治,并牢记《经济学人》2010年的报道:世界遗产系统受到政治的影响。他们注意到违背专业咨询机构意见而列入的遗产数量正在增加,同样事情也正在2018年会议上发生。也许这根植于名录原有的不均衡。

所以,当Francesco Francioni教授接受我的口述史采访时,他提出了一些非常有趣的观点。他说,“《公约》具有一种非常有趣的制度性框架,它将政府代表与IUCN、ICOMOS等科学评估机构结合起来。我认为这是对人类普遍关切最重要的实质性表达。显然,《公约》的故事也反映出这种关切与国家性诉求、主权诉求之间持续的张力,而缔约国总是不愿意放弃。”我认为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仅仅是观察,把问题留在那里。

我最喜欢的一张统计图表(下图)显示出,遗产委员会代表团大使(的背景)是如何由专家转变为外交官的。再下一张图展示出,委员会何时同意咨询机构的建议,何时不同意。我认为有不同意见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有60%以上的决议都与专家意见相左,那就存在问题了,无论是对于委员会还是对于专家。

我们应记住前总干事博科娃(Irina Bokova)女士的观点,她谈到政治化是公约面对的一项基本挑战。综上,如果我有一个水晶球的话,以上是我认为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与未来趋势。谢谢!

Toshiyuki Kono

ICOMOS主席

非常感谢大家参加,听了上午的会议和前面的演讲,虽然内容很精彩,但是我猜大家可能有点疲倦。我想给大家放一段音乐,提提神。

音频/莫扎特歌剧《唐璜》中的咏叹调《我的夫人,请你看这张名单》(Madamina Il Catalogo E Questo Act1 Sc2) 来源:QQ音乐

我的夫人,请你看这张名单,主人情人之多实在稀罕,真是没法来精确地计算,你跟我读或者看一看!

在意大利有640个,在德意志有230个,法国有100,土耳其91个,在西班牙有1003个,其中包括乡村少女,女仆佣人,城市平民,伯爵夫人,男爵夫人,侯爵夫人,公主璧人,她们分属各个阶层,各种类型和年龄。

当他见到金发女人,他就夸她大方又热情,棕发女人夸她坚贞,浅发女人夸她温存。冬天他爱胖的女人,夏天他爱瘦的女人,高大女人他说壮美,矮小女人他说她妩媚!老年妇女他也要追。

想让情人再增加几倍,但他最爱引诱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妹妹,不管贫贱,不管富贵,不管丑陋,不管貌美,凡是女人,他都要追,他是一个大色鬼!大色鬼!

在我为《世界遗产公约》工作以后,每当我欣赏这部优美的歌剧和咏叹调时,它就使我就想起《公约》。虽然我们还未到达这种程度,不过可能正在向这个方向发展,我不知多少年后会真的如此。

名录明显存在不平衡问题。这里是ICOMOS明年将要评估的申遗项目数量:欧洲17处,亚太地区9处,阿拉伯国家3处,拉丁美洲3处,非洲地区1处,北美地区1处。如果把北美和欧洲放在一起,可以看到一半以上的申遗项目来自这个地区。只要这种趋势持续下去,我们就无法调整失衡的问题。

一类申报项目试图通过空白性研究寻找机会,但有时并不成功,因为他们发现的空白太过“狭小”,以至于无法具有突出普遍价值。同时,缔约国与咨询机构之间存在相互误解,这种“间隙”必须填补,至少这类沟通问题必须解决。因为在经过长期的准备之后,缔约国提交了一份复杂的申报项目,如果评价结果很负面会令人非常失望。所以前期阶段的沟通就很重要。

另一类问题是系列申报。这看起来很好,但是如果一个项目由60个甚至超过100个遗产要素构成,由几个国家甚至几个大洲联合申报,那么首先,这类申报准备起来非常、非常昂贵。这倒不是对于ICOMOS而言,因为ICOMOS的工作是基于自愿基础的,而是对于缔约国而言,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准备。在操作层面,这真的是非常昂贵,而且消耗时间。很多工作要在时间有限且压力很大的情况下完成。所以,有时候缔约国对系列遗产的理解并不恰当。根据目前的评估标准,系列遗产的每个部分都必须满足各条标准,而且作为一个整体,它还需要贡献于遗产的突出普遍价值。这条要求有时没有得到很好的理解。

这是我目前最大的困惑。我的问题在于《操作指南》的强制力,它到底是一种软性的规则,还是一种强制性的规则?这个问题值得深入探讨。举个例子,《操作指南》附录3,关于文化景观类型的定义,

“(ii) 第二种是有机演进的景观(organically evolved landscape)。它们产生于最初始的一种社会、经济、行政以及宗教需要,并通过与周围自然 环境的相联系或相适应而发展到目前的形式。这种景观反映了其形式和重要组成部分的进化过程。

这里明确说的是“有机演进的景观”(过去式),但是委员会昨天列入的却是“演进中的景观(evolving landscape,这里暗指新列入的沙特阿拉伯项目,Al-Ahsa Oasis, an Evolving Cultural Landscape)。这已经与《操作指南》的内容背离了,而委员会应为此负责。委员会背离了其制定的《操作指南》,并在未改变《操作指南》的情况下,扩展了指南的内容!这该如何理解?

另一个我担忧的问题是评估报告及其措辞。一些缔约国在昨天或前天的大会上,指责遗产评估报告所用语句过于严厉,没有挽回的余地。但是,我想请大家一起来看一下《操作指南》的第176条(b)和(d)。

“176. 获取的信息与相关缔约国和咨询机构的评价一起以遗产保护状况报告的形式呈交委员会审阅。委员会可采取以下一项或多项措施:

b) 当委员会认定该遗产确实遭受严重损害,但损害不至于不可修复,那么 只要有关缔约国采取必要措施在合理时间期限之内对其进行修复,该遗产仍可在《世界遗产名录》上保留。同时委员会也可能决定启动世界遗产基金对遗产修复工作提供技术合作,并建议尚未提出类似要求的缔约国提起技术援助申请;在某些情况下,缔约国可能希望邀请相关的咨询机构或其他组织派遣专家考察以征求相关意见,进而采取必要的措施扭转遗产恶化的局面并处理相应的威胁。

……

d) 如证据表明,该遗产所受损害已使其不可挽回地失去了赖以列入世界遗 产名录的诸项特征,委员会可能会做出将该遗产从《世界遗产名录》中剔除的决定。在采取任何措施之前,秘书处都将通知相关缔约国。该缔约国做出的任何回应都将上呈委员会;

我认为,《操作指南》的内容已经存在,咨询机构(的决议草案)只是引用指南的内容。如果咨询机构不被允许使用这些语言,我们还如何向世界传递保护性的信息?因此我强烈建议大家关注这一点,《操作指南》和委员会决议的内容背离,不仅是结果本身,而且是措辞上的差异。如果委员会不相信现有的《操作指南》,或者,如果《操作指南》失去其合法性,那么是什么在支撑世界遗产系统呢?

上面是一张伊拉克摩苏尔(Mosul)的照片。它还不是“世界遗产”,虽然曾经有人提出将它列入预备清单。因为战争,这个地方20%(历史城区)已经消失,40%遭到严重损毁,这让我们怎么将它列入预备清单呢?我们如何评价它的OUV?这是咨询机构和委员会都需要面对的挑战。如果这个遗产地的问题得到解决,那么我们还需要处理各种已经处于《名录》上的遗产地的问题,如叙利亚的阿勒波(Aleppo)、也门的萨那(Sanaa)等等,它们的真实性、价值标准,这些是一些真正的挑战。

最后,我认为,以上都是需要面对的问题,特别是,是什么在控制世界遗产的系统。“政治化倾向”已经被广泛地讨论了,但是什么在控制这个系统,这点很重要。如果清华团队可以开始这方面的研究,我认为会是很有贡献的。

以上内容均来自2018年第42届世界遗产大会“世界遗产保护近期趋势——学术观点研讨会”边会的专家发言录音翻译整理。该边会由清华大学国家遗产中心、中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塞尔维亚文化遗产保护研究院、塞尔维亚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联合主办,特别邀请了世界遗产保护领域多位知名专家,畅谈各自对世界遗产项目发展趋势的看法与观点。

相关链接:

清源文化遗产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