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宋代黑釉茶盏中的木叶

2019-8-12 19:36|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39| 评论: 0|来自: 大众考古

摘要: 在宋代的陶瓷窑中, 有两个著名的窑口, 它们以烧制黑釉茶盏( 碗) 而闻名于世。这就是福建的建阳窑和江西的吉州窑。其中,吉州窑以创烧了剪纸贴花及木叶纹黑釉茶盏而鹤立瓷坛。一、黑釉茶盏出现与茶文化的关联 中国历史上,以茶汁当饮料,至少可以追溯到汉代;把饮茶作为一种社会时尚, 则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代茶圣陆羽的《茶经》奠定了茶道的形式和内容, 饮茶开始讲究境界。强调饮茶体验人生的茶道, 茶文化


在宋代的陶瓷窑中, 有两个著名的窑口, 它们以烧制黑釉茶盏( 碗) 而闻名于世。这就是福建的建阳窑和江西的吉州窑。其中,吉州窑以创烧了剪纸贴花及木叶纹黑釉茶盏而鹤立瓷坛。

一、黑釉茶盏出现与茶文化的关联

中国历史上,以茶汁当饮料,至少可以追溯到汉代;把饮茶作为一种社会时尚, 则是从唐代开始的。唐代茶圣陆羽的《茶经》奠定了茶道的形式和内容, 饮茶开始讲究境界。强调饮茶体验人生的茶道, 茶文化由此逐渐形成。

入宋后, 饮(吃)茶、斗茶便成了上层社会普遍存在的一种带有文化性质的风雅行为, 尤其是宋代一些皇帝(如宋徽宗)爱好与臣属们斗茶, 上行下效, 朝野成风。宋代人崇尚斗茶: 先把斗发酵的茶饼(膏)研磨成粉末,沏以初沸的开水, 水面上会浮起一层白色泡沫, 观察白沫的浓度、亮度及白沫保持时间的长短, 以定斗茶的输赢。

黑釉茶盏因为便于衬托茶沫、观测茶色而倍受饮茶、斗茶者的偏好和喜爱。黑釉茶盏因时而生,且数量占有宋代瓷窑的三分之一以上。又因为斗茶与文化内涵联系在一起,斗茶者对斗茶活动的每一个细节尽善尽美的要求,茶盏工艺由此精益求精,木叶纹茶盏正是在这种历史背景下出现的陶瓷精品。

吉州窑黑釉木叶纹斗笠碗 吉安市博物馆藏

随着时代的变迁,饮食习惯的某些变化,茶叶和茶具出现了相应的变化,但唐宋茶文化的一经兴起, 便直奔民族文化的历史长河而生生不息。饮茶不仅全民偏尚, 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待客、清心的高雅方式, 并进而与佛教的分支——禅宗文化相融合, 出现茶道与禅道的血肉相连: 将茶道中的人生体验上升到禅宗的恢复人生本性的体验。如赵朴初《茶联》:“阅尽几多兴废, 七碗风流未坠; 悠悠八百年来, 同证茶禅一味。”帝王爱茶, 一如既往, “乾隆带称称水”,要求泡茶之水必须轻、清、甘、冽(泉深处之水)等等都是尚茶极致的一种表现。而且,中国的茶文化还影响海外, 其中以日本最为典型。

二、木叶纹黑釉茶盏的创烧

木叶纹茶盏创烧于江西宋代吉州窑。吉州窑, 创烧于晚唐, 发展于北宋, 极盛于南宋, 停烧于元末明初。地处赣江中游, 在绵延数十公里的赣江两岸, 形成了以永和窑、彭家窑、临江窑为中心的古吉州窑系。

在古吉州窑漫长的制瓷历史中, 能工巧匠们博采众长、学南仿北, 成功地烧制出了青瓷、青白瓷、彩瓷、黑瓷、绿釉瓷和雕塑瓷,品种几乎涵盖了人们日常生活用瓷的各个方面: 碗、盘、盆、缸、罐、杯、钵、瓶、壶、碟、玩具等等。

在烧瓷技术中, 他们不仅高质量地吸收了福建建阳窑的釉斑技术、磁州窑剔花技术、定窑的覆烧技术和景德镇窑的青白釉技术等, 更天才般地创烧出了剪纸贴花、木叶纹的装饰工艺。它们具有“釉色千变万化、胎质似陶非陶”的鲜明特色。其中, 木叶纹黑釉茶盏便是一绝。

北宋吉州窑黑釉树叶纹碗 江西省博物馆藏

木叶纹黑釉茶盏具体的做作方法: 将天然树叶用水浸泡, 除去叶肉后保存叶茎和叶脉, 然后贴在已施黑釉的器物内, 再施上一层透明釉经高温一次烧成。所用树叶多为叶脉清晰、叶形肥大的桑树、柚子树或乌柏子树的叶片, 成品的艺术效果明显。

古吉州窑陶瓷艺术家们, 充分利用当地丰富的资料, 凭着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以民窑特有的、毫地束缚的艺术手法烧制出大量价廉物美、工艺精湛、极富民族和地方特色的陶瓷, 借助便利的水运交通条件, 将自己的智慧成果流淌至从宫廷到民间的大江南北。剪纸贴花及木叶纹黑釉茶盏更是其中享誉当代、流芳千古的精品。

南宋吉州窑木叶纹盏残片 吉州窑博物馆藏

三、木叶纹黑釉茶盏的美学涵义

木叶纹多装饰在口大足小、敞口浅腹形的斗笠黑釉茶盏中。金黄或紫褐色的木叶, 印在漆黑的茶盏上,略注清水,直观中,有如一片天然茶叶飘荡在黑色的茶汤中,亲切悦目;观赏中,宛若夕阳下飘荡于遥远水域中的一叶小舟,意境深远;静思中,又恰如镶嵌在浩瀚夜空中的半轮明月,宁静而素雅。

这在极大程度上吻合了两宋王朝偃武重文的政治氛围和淡泊宁静的审美趋向。其简单平凡而明丽华贵的工艺效果, 给人以古朴而超俗的感觉及平和而深邃、简洁而柔美的灵感,让人联想连篇、回味无穷。用这类意韵隽永的茶盏呼朋品茗、引友斗茶, 自然别有一股浓厚的文化气味和生活乐趣。

吉州窑黄褐地三凤纹碗 吉安市博物馆藏

不管木叶纹装饰是来源于落叶无意的自然启迪, 还是出自于剪纸贴花工艺的联想,不容置疑,是古吉州窑的窑工们独具匠心创造了一种天趣和诗意完美结合的陶瓷艺术精华; 是他们追求天然纹饰和人为装饰的完美结合的努力及成功,让世代人们通过黑釉衬托出来的木叶的丝丝茎脉, 感受到自然的美好和智慧的神奇; 他们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独创工艺客观上给历代世人留下了无可替代的美好享受。

可以说: 木叶纹装饰是古吉州窑的陶瓷艺术家们智慧的结晶, 是古吉州窑的骄傲。这一杰出的工艺让平凡的木叶借助于黑釉茶盏得以永生, 成为唯一经火而不“灭”的神奇木叶, 同时让承载着木叶的普遍黑釉茶盏得以誉满天下。它们相得益彰、共生共荣, 成为中国古代灿烂瓷苑中夺目的黑色玫瑰。

文章来源:新儒林书院

内容出处:

曽智泉:《飘荡在宋代黑釉盏中的木叶》,《农业考古》,2007年。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