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关陇与平城之间北魏墓葬文化的互动(一)平城地区的关陇人士墓葬

2019-8-18 10:40|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32| 评论: 0|原作者: 倪润安 |来自: 考古汇

摘要:   北魏平城地区墓葬文化有多种来源,以东北、河西、关陇为三大主要源头。各源头地区文化因素在平城发挥作用的时机、内容、程度是不同的,持续时间也不一样。平城地区的新文化形成后,也与各源头地区发生反馈。从考古资料对此互动关系进行分析,尚无专论。本文即以关陇与平城地区之间的关系为例来观察这种互动过程。北魏早期,关陇文化对平城的影响不如东北、河西那么主流,但关陇人士对平城新文化的吸收和适应相当积极;北魏中期


  北魏平城地区墓葬文化有多种来源,以东北、河西、关陇为三大主要源头。各源头地区文化因素在平城发挥作用的时机、内容、程度是不同的,持续时间也不一样。平城地区的新文化形成后,也与各源头地区发生反馈。从考古资料对此互动关系进行分析,尚无专论。本文即以关陇与平城地区之间的关系为例来观察这种互动过程。北魏早期,关陇文化对平城的影响不如东北、河西那么主流,但关陇人士对平城新文化的吸收和适应相当积极;北魏中期,在平城文化影响关陇的同时,关陇的陶俑群跃升成为平城墓葬文化转型的关键因素;北魏晚期,关陇仍与平城文化保持较多共性,对北朝后期文化与政治格局产生影响。

一、平城地区的关陇人士墓葬

  北魏早期,影响平城地区墓葬文化的主要源头是东北、河西两大地区。平城地区墓葬形制可分为四种,即竖穴土坑墓、竖井墓道土洞墓、长斜坡墓道土洞墓、长斜坡墓道砖室墓。


平城地区墓葬形制(倪润安:《北魏平城时代平城地区墓葬文化的来源》)

  竖井墓道土洞墓、长斜坡墓道土洞墓是此时平城地区的主流形制,除墓道不同外,在墓室平面形状上有很高的契合度,都多见纵长梯形、纵长方形刀形,具有比较稳定的组合,与河西地区存在渊源关系。


长斜坡墓道砖室墓汉晋时期就已在大同附近地区出现(大同市考古研究所:《山西广灵北关汉墓发掘简报》)

  长斜坡墓道砖室墓汉晋时期就已在大同附近地区出现,既有方形单室墓,也有前室呈方形、后室呈长方形的双主室墓,但在十六国时期陷于中断。砖室墓在平城地区获得重新发展也是受河西文化的影响。


山西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壁画(大同市考古研究所:《山西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发掘简报》)

  墓葬壁画仅见于单室砖墓,主要重组东北、河西的壁画题材和构图形式而形成以墓主人为中心的第一次图像组合模式。其核心是墓室后壁正中的墓主夫妇并坐或男墓主正坐宴饮图,一侧壁绘庄园生活图,另一侧壁绘车马出行图或山林狩猎图,前壁绘门吏或门神;甬道题材不定型,绘有伏羲、女娲、青龙、白虎、侍女等;墓道没有壁画。随葬品以陶器为主体,除了在颈、肩部施戳点纹的具有早期拓跋文化特点的广口罐外,还有一批新特征的器类,如平沿罐、盘口罐、平沿壶盘口壶等。


沙岭北魏壁画墓彩绘漆棺残片文字(赵瑞民,刘俊喜:《大同沙岭北魏壁画墓出土漆皮文字考》)

  从上述平城地区北魏早期墓葬的诸项特征看,关陇文化因素几乎没有得到体现。但有意思的是,在所知北魏早期纪年墓中,来自关陇地区的墓主人显得格外突出,如太延元年(435)沙岭北魏壁画墓、和平二年(461)梁拔胡墓。沙岭壁画墓彩绘漆棺残片上题有墨书三列,内容有:“□□□□□元年,岁次豕韦,月建中吕廿一日丁未,侍中、主客尚书领太子少保平西大将军破多罗太夫人□□□□□,殡于第宅”,表明墓主人是破多罗太夫人及其丈夫。而破多罗氏出自安定高平(今宁夏固原),可能是后秦高平公破多罗没弈于的后人。北魏道武帝天赐三年(406),赫连勃勃袭杀破多罗没弈于而并其众,这一年或其后几年或是破多罗子孙及族人归魏的时间。

  梁拔胡墓甬道东壁靠近墓门处有墨书和朱书两种题记,朱书为“大代和平二年岁在辛丑,三月丁巳,朔十五日辛未,□□(散)骑常侍、选部尚书、安乐子梁拔胡之墓。”梁氏亦出自安定高平,与破多罗氏同乡,有可能追随破多罗家族归魏,也可能是在北魏征伐后秦或灭亡赫连夏的过程中被掠入魏。总之,破多罗太夫人梁拔胡等是来自关陇的移民。此二人的墓葬都是壁画墓,墓葬形制、壁画、随葬品均体现平城文化特征。这一时期的平城显示出开放、包容的心态,不仅北魏统治者博采各方,各地迁入的移民也在顺应时代潮流,至少关陇移民对新文化表现出相当积极的接受态度。


天安元年(466)叱干渴侯墓铭文砖(大同市考古研究所:《山西大同迎宾大道北魏墓群》)

  2002年,在大同迎宾大道发掘天安元年(466)叱干渴侯墓。此墓为长斜坡墓道单室土洞墓,墓室平面呈横长方形,坐北朝南。平城地区墓葬形制的演变趋势是由长方形单室墓向方形单室墓演变,墓向由东西向转变为南北向,其分界线是在北魏早中期之际。叱干渴侯墓的年代及形制特点正符合时代特征。在墓室和入口外各发现一件铭文砖。一件为灰色素面条砖,阴刻3行,为“天安元年岁在丙午十一月甲申朔廿六日己酉,苌安人京兆郡苌安县民叱干渴侯冢铭”;另1件为灰色细绳纹条砖,阴刻“苌安人渴侯”。叱干氏是西部鲜卑的一支,或为久居代北的杂胡(或西部高车)部姓,世居三城(今山西省西北部之偏关、神池一带)。叱干渴侯自称长安人,当为先归后秦,并经赫连夏破秦入居长安,终在北魏灭赫连夏后被移入平城。


太和八年(484)杨众庆墓出土墓铭砖(大同市考古研究所:《山西大同七里村北魏墓群发掘简报》)

  2001年,在大同市城南七里村发掘太和八年(484)杨众庆墓墓内出土陶俑是北魏中期平城墓葬的特点。墓道中出土墓铭砖4件,最完整的一件阴刻铭文4行,铭文为:“大代太和八年岁在甲子十一月庚午朔,仇池投化客杨众庆,代建威将军、灵开子、建兴太守,春秋六十七卒,追赠冠军将军、秦州刺史、清水靖使,葬于平城南十里。略阳清水杨君之铭。”略阳郡清水县即今甘肃省天水市清水县,位于陇山西麓。清水杨氏属于氐族,西晋十六国时期先后建立了前、后仇池国。北魏太武帝太平真君三年(442),后仇池国被刘宋所灭,走投无路的国主杨难当投降了北魏。杨众庆自称“仇池投化客”,应是仇池国宗室成员,随杨难当入魏。

  北魏中期,墓铭已不再记录于葬具或墓室壁面上,而是集中到砖质或石质的专用墓志铭上。叱干渴侯、杨众庆墓志使用的墓志砖即是其中的主要形式。墓葬形制和随葬品等其他特征也都与平城墓葬的整个发展趋势一致。这表明无论是被动投降还是主动投化的关陇移民都已经融入到平城文化之中。

  (文章来源:《史志学刊》2016年第2期)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