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丁和|《德藏新疆壁画》系列赏析(四十二):库木吐喇石窟窟群区第73号窟

2019-8-20 21:44| 发布者: IICC| 查看: 51| 评论: 0|原作者: 丁和|来自: 九璞十景

摘要: 图文版权归九璞十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库木吐喇石窟○ 库木吐喇石窟开凿时间晚于克孜尔石窟,它在克孜尔石窟废弃之后又存续了三个世纪。这两个洞窟有着二百年重叠共存的时间,但其壁画风格仍然有所不同。除个别洞窟外,库木吐喇石窟鲜见克孜尔繁盛期壁画那种辉煌灿烂的风格,而克孜尔晚期出现的为数不多的横列因缘、方格因缘、方格千佛、菱格塔中佛,却在库木吐喇龟兹系统的石窟中大量涌现,其绘制手法和色彩都略显粗


图文版权归九璞十景所有转载请标明出处


库木吐喇石窟



库木吐喇石窟开凿时间晚于克孜尔石窟,它在克孜尔石窟废弃之后又存续了三个世纪。这两个洞窟有着二百年重叠共存的时间,但其壁画风格仍然有所不同。除个别洞窟外,库木吐喇石窟鲜见克孜尔繁盛期壁画那种辉煌灿烂的风格,而克孜尔晚期出现的为数不多的横列因缘、方格因缘、方格千佛、菱格塔中佛,却在库木吐喇龟兹系统的石窟中大量涌现,其绘制手法和色彩都略显粗糙,并更加程式化。这细微差别,既隐含克孜尔石窟艺术中断的时代背景,更凸显库木吐喇承继克孜尔,并在这里走完龟兹石窟艺术发展的全部历程的种种是与非。如果再扩大一些范围,还可以发现库木吐喇石窟与远在高昌的柏孜克里克石窟的关联,特别是壁画的题材内容、技法和色彩方面。这种横向的更大地域间的联系,尤其显示了库木吐喇在特定时期,在东西文化传递、相互影响和融合的过程中所起的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库木吐喇石窟内容总录》序,吴焯)








编 者 按

本赏析将系列展示流失海外,现

藏于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的新疆壁画

精品与残件。图片由摄影家丁和先生赴德

国柏林,以及新疆各地石窟拍摄整理。

邀您穿越时空隔阂,

探索西域石窟的精奇与绝美。





点击了解德国皇家吐鲁番探险队




42


库木吐喇石窟窟群区第73号窟



库木吐喇石窟窟群区第73号窟(德:阿布沙罗斯窟)

时代:安西都户府时期的汉风洞窟,断代为约公元7-8世纪。

位置:窟群区。坐北面南。

形制:方形单室窟。平面略呈方形、平顶。


窟群区第73号窟平面、剖面图




01

飞天

(62.5×55cm)


这一身飞天出自侧壁。勒柯克把这种等级较低的飞翔的天神形象称为“阿布沙罗斯” 。他曾把阿布沙罗斯叙述为“由希腊罗马古典艺术中胜利女神耐克的形象而产生的,并且越来越多的这种形象接受了东亚艺术风格的影响,远离水平线而最终飞向空中,以至于它们的头部几乎呈垂直状,而这种姿势又使它们表现出罕见的精美。


阿布沙罗斯:


梵文为Apsaras,这是印度婆罗门教的女神名。据印度古代文学巨著《罗摩衍那》记载,阿布沙罗斯系天神与阿修罗在乳海中所搅出者,为乾闼婆之妻,住于河岸,常在榕树下吹笛、舞蹈、歌唱、游戏,惯于蛊惑人心并好赌博。


《新疆佛教艺术》第364页,译者:巫新华 注




局部




02

经变图残片

(29×23cm)

出自于侧壁的经变图“未生怨”的局部。可能是阿阇世王抓捕其父频婆娑罗王的场面。



局部







03

乐舞图

(35.5×44cm)

原出自侧壁。画面前部有一个乐伎和一个舞伎。前者吹奏芦笙,身旁有一个精美的箜篌。后者挥动轻纱,凌空起舞。中部有彩石砌起的莲花池,池后方残留有一莲花座,座上似有一僧侣趺跏。这可能是经变图中的一个歌舞升平的场面。



局部







文字来源:

丁和摄著《德藏新疆壁画》


鸣谢:

新疆龟兹研究院 吐鲁番文物局

德国柏林亚洲艺术博物馆


图片:丁和

(上海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

新疆龟兹研究院客座研究员)




丁和工作照




- End -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

同作者文章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