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复活麦田里的汉魏洛阳城

2019-8-22 23:07| 发布者: IICC| 查看: 20| 评论: 0|原作者: 李纲|来自: 大河报

摘要: 李纲在汉魏洛阳城永宁寺塔遗址受访者供图□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实习生林赛赛◆对话作者◆李纲:赋予生于斯的这片土地一点新东西大河报记者:为何会对汉魏洛阳城感兴趣?李纲:历史上的洛阳,多遭兵火,但汉魏洛阳城作为一个都城遗址,其命运又是非常幸运的。虽然经历了1500年,其宫殿地基、楼阙柱石、城墙遗存,都保存得完好,是近年来中国城市考古的一个奇迹,是祖先留下来的一笔真正的大财富。在它得以重见天日之前,静 ...

    李纲在汉魏洛阳城永宁寺塔遗址受访者供图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实习生林赛赛

    ◆对话作者◆

    李纲:赋予生于斯的这片土地一点新东西

    大河报记者:为何会对汉魏洛阳城感兴趣?

    李纲:历史上的洛阳,多遭兵火,但汉魏洛阳城作为一个都城遗址,其命运又是非常幸运的。虽然经历了1500年,其宫殿地基、楼阙柱石、城墙遗存,都保存得完好,是近年来中国城市考古的一个奇迹,是祖先留下来的一笔真正的大财富。在它得以重见天日之前,静静地沉睡在广阔麦田下,如果这样的遗址出现在欧洲或者日本,一定能引起文化创作的热潮,因为它有魅力、有故事。

    遗址,就是历史硬盘,存储着数百上千年的中华记忆,信息海量,取之不竭。老家河南,从来不缺厚重感十足的大都大邑。但是,只是金矿还不够,需要进一步挖掘出来;只是厚重还不够,需要进一步鲜活起来。我们需要讲述出一系列只有“老家河南”才有资格、有能力、有素材讲出的好故事、大故事。我们每一代人,都要以自己的方式、自己的能力,赋予生于斯、长于斯的这片土地一点新的东西。

    虽然我是历史科班出身,但对历史,最初同非专业读者的兴趣点一样,更关注盛世、更关注秦皇汉武这样的大人物。大概到20岁的时候,我慢慢就开始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何以有盛世?盛世为何都如此短暂?在这些大人物背后,到底有怎样的群体力量使其站在高山之巅?可以用很简短的话来概括北魏的历史地位——没有北魏,就没有隋唐盛世;没有北魏,就没有唐宋时期卓越的中国性格、中国气质。

    大河报记者:有评论称这部小说“有着几近考古级别的扎实史料”,在史料收集方面是不是做了不少工作?

    李纲:历史小说在创作原则上,要具备扎实的专业储备和一日不可间断的学习精神,然后才能说到想象力、创作能力,任何才华横溢的作品,都不是闭门造车得来的。

    具体到这本小说,在文献典籍方面,灵感来源是杨衒之的《洛阳伽蓝记》,它是最初蓝本。同时,魏收的《魏书》、萧子显的《南齐书》、李延寿的《北史》《南史》,以及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等要足够熟悉,做海量笔记,才能抽取到对创作或许有用的部分素材。当代学者包括国外的相关学术研究成果,在某些角度上,也大大弥补了古典文献记录的不足。

    当然,光有文字素材还不行,任何好的历史小说,不是坐而论道得来的,要对具体场景遗址、山川走势、关隘布置,有切身的体会,需要用脚走上很多遍,这就牵涉到对最新考古成果的关注和记录。以上这些,不仅是关乎“艺术真实”,关乎让读者能够信服你的故事,更关系到作者的创作态度,如果态度不是虔诚的、敬畏的、细致入微的,写出的东西一定是有很大缺憾的。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调动的身体器官,仅靠大脑和电脑还不够,需要让眼睛、鼻子、手指、脚趾甚至每一个毛孔去感受、沉浸到当时的氛围,然后,精彩的故事、贴切的人物,才有可能生长出来。

    大河报记者:《洛阳危机》从一桩千古谜案出发展开写作的想法是怎样产生的?

    李纲:本书所取材的历史事件,本身具有探秘探案、破译真相而后水落石出的背景元素;所选择的历史人物,比如地理学家兼纠察百官的御史中丞郦道元、咸阳王元禧等人,就是时代大事的主角;还有就是当时的皇家公主、洛阳禁军本身就有迷局在身。以谜案入手,有其历史依据,并且在悬疑小说中是常用的一种手法,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

    在向我的南开学长、《潜伏》原作者龙一请教创作的过程中,他谈过这样一种创作体会:“历史材料就是小说材料,将虚构人物放入真实历史,在史料没写的地方做文章,最终并不改变历史走向与结果,让那几个虚构人物在真历史中活起来,产生命运感,便是小说了。通常虚构的人物如何比得上历史人物鲜活出色?这几个虚构人物也是历史中理应存在,却没有记录的。他们如果是主角,便可呈现命运,如果是配角,便可补史料之缺。”这段话很精辟地概括了历史小说的创作方法与技巧。

    大河报记者:以前作品多数是专业历史研究,这次写历史题材小说有哪些不同的感受?

    李纲:写历史社科作品,语言风格上当然也可以多种多样,但必须要用写学术论文的态度,严谨第一,严格推导,有一说一,哪些可以证实、哪些需要证伪;哪些是实证,哪些是推测,要给读者交代清楚,尽可能多地摒弃作者的主观好恶,更需要客观、中立、冷静,甚至冷漠。写历史小说,当然需要对创作素材进行筛选。客观史料、尊重历史与文学想象力、创造力,这是历史小说创作的两个面,缺一不可,它们是矛盾统一的,这里面有作者巨大的发挥空间,大家能经常想到的。比如对书中人物的生杀予夺、爱恨情仇的摆布权力,就在小说作者手里。文学作品,作者的驾驭空间更大,一般来说,在精神上会更享受这个过程,但也要时刻提醒自己,要合乎常理地运用“上帝”权力,不可滥用,滥用了就成了滥书。

    大河报记者:《长安十二时辰》热播,好评不断,《洛阳危机》也被读者称为媲美《长安十二时辰》的历史悬疑主旋律超级IP,你怎么看?

    李纲:我也是《长安十二时辰》原著的粉丝,写得确实好,作者才华横溢,拍出来也颇有《24小时》美剧范儿,是一部好作品。我不能自己说写得比别人好,也不想承认写得比他差。哈哈。其实吧,我自己很清楚,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长安洛阳,国之双璧,无论伯仲;北魏大唐,都是中华民族走过的大足迹、大脚印,至少在作者层面,不应分亲疏。内容的异同,就留给读者评判吧。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