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你绝对没听说过的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2019-8-27 23:07|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41| 评论: 0|来自: 丝路遗产

摘要: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作者:小贝1765年,乾隆皇帝又一次翻开了来自意大利的老臣郎世宁等人所绘的《乾隆平定准部回部战图》。那是记载他“十全武功”之首的一幅画,对乾隆本人来说价值无量。《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御题格登鄂拉斫营之战》图片来自wikipedia@Giuseppe Castiglione (郎世寧)看着看着,乾隆皇帝有了个好主意,立即着广东海关找洋人将其定制为一套铜版画。那是中国人还不熟悉的

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作者:小贝

1765年,乾隆皇帝又一次翻开了来自意大利的老臣郎世宁等人所绘的《乾隆平定准部回部战图》。那是记载他“十全武功”之首的一幅画,对乾隆本人来说价值无量。


《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御题格登鄂拉斫营之战》

图片来自wikipedia@Giuseppe Castiglione (郎世寧)


看着看着,乾隆皇帝有了个好主意,立即着广东海关找洋人将其定制为一套铜版画。那是中国人还不熟悉的一种艺术手法,在18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它都只用于制作地图,将其用作画作收藏宫廷,这还是第一次。


东西方在印刷方面的技术线不太一样

欧洲人对铜版是很熟悉和熟练的

图片来自wikipedia@ Carola Barnaba,DensityDesign Research Lab


在广东耶稣会会长的斡旋下,法国人承包了这单生意。法兰西皇家艺术院院长亲自监督,找到了7名法国版画名家为乾隆制作这套名画。原画则飘洋过海抵达了法兰西。


《平定准部回部得胜图-御题格登鄂拉斫营之战》铜版

图片来自wikipedia


那时督办这套铜版画的所有经手人或许都没有注意到,就在乾隆皇帝突发奇想的同一年,一名退伍的爱尔兰军官李察·轩尼诗也来到了法国。他在葡萄酒产地波尔多附近开办了一家酒类经销公司,这家公司的产品将会在一个多世纪之后,沿着相反的方向输出到中国,开辟出一条新时代的丝绸之路。


那个时代中国的拳头商品乃是茶叶

法国的葡萄酒虽然是欧洲内部贸易的拳头产品

但如何打开东方的大市场仍是个问题



一条奇特的丝绸之路


1870年的一天,英国人乔治·史密斯(George Smith)坐在自己位于上海外滩的洋行里焦急地等待着伙计的到来。他刚刚拿下了家族企业轩尼诗在中国的代理资格。那正是那位爱尔兰军官一手创立的企业,如今早已不止经销酒类,而是自己生产一种名为“干邑”的高级白兰地,在欧洲颇具知名度。



干邑(Cognac)本是法国西海岸的一个小镇,离着最著名的葡萄酒产地波尔多还不到100公里,气候和土壤条件非常相似,适合种植酿酒用葡萄。


距离波尔多是非常近的


不过这里的人酿酒比起传统的葡萄酒,还多了蒸馏和调配两步,让酒体层次更丰富。这种蒸馏调配的酒,就是白兰地,一种源自荷兰语烧酒(brandewijn)的名字。



而在干邑镇生产的白兰地,由于产区和酿造方法严格遵循着当地的规则,对选材和窖藏年数都有严格要求,品质远胜于其他白兰地,因此获得了单独的名称——干邑。而轩尼诗家族生产的干邑,则是干邑镇上的佼佼者——轩尼诗干邑


干邑专用的白玉霓葡萄园


它与中国结缘,始于1859年


此时美国独立战争和拿破仑时代的欧洲战乱刚刚结束,各国不再聚焦于狭窄的欧洲,而是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全球范围内的殖民地上,欧洲本身的战事大大缓解。各国的贸易壁垒被渐次打破,欧洲人的面孔也更多地出现在了香港、上海、孟买、长崎、马尼拉等亚洲城市。那是一片仍有待开发的潜力市场,而且由于欧洲局势的稳定,商品的跨海运输远没有过去那么危险。


欢迎来到美妙的新世界

这里是冒险家的乐园


此时的上海,虽仍然在清政府统治之下,但租界内的生活已经拥有远东第一大都市的美名。作为欧洲各国对中国长江流域地区贸易的桥头堡,上海,尤其是租界到外滩一带,商业和外交建筑林立,吸引了众多欧洲人前来淘金


其实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和社会在上海滩登陆


和北京洋人只能在使馆区的六国饭店找乐子不同,停留在上海的外国人相对自由。在这些官方设施的夹缝里,酒吧林立。想要混进上海的上流圈层,或是获得最新的商业信息,甚至只是想通过擦皮鞋发家致富,去这些酒吧都是没错的。


繁荣开始从外滩沿着南京路的枝杈延伸开来

(图片来自wikipedia)


让酒保倒上一杯干邑,放入若干冰块,或是调制一杯风味饱满的鸡尾酒,则是酒吧里所有人都乐意的美妙饮法。所以当1859年第一批轩尼诗干邑到达上海时,怀念欧洲味道的租界居民们都为之沉醉。史密斯,就是为人们带来足以沉醉其间的美酒的人。



像史密斯与轩尼诗家族合作的经销商,在全世界还有很多。他们是轩尼诗家族的亲密伙伴,本人也往往被轩尼诗干邑的不凡品味所折服,才愿意不远万里在世界各地参与到轩尼诗美酒帝国的塑造当中,成为历史的一份子。


一个叉一个圈


1870年,史密斯的中国代理洋行开办的同一年,在轩尼诗家族的大本营干邑镇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轩尼诗家族第四代传人莫利斯·轩尼诗(Maurice Hennessy)和调配总艺师艾密乐·费尔沃(Emile Fillioux)一起在这一年发明了一款新酒。后者是费尔沃家族的传人,这个家族一直是轩尼诗家族的坚定伙伴,在历代轩尼诗拓展国际渠道的同时,负责将生命之水的酿造工艺代代相传,让轩尼诗干邑的卓越品质始终如一


品鉴委员会在大师室内甄选美酒

而委员会的主席 传统上就由费尔沃家族后人担任


他们发明的这款新酒,其实是款“老酒”,用至少陈年10年以上的生命之水调配,奇香袭人。这种酒在干邑镇还从未出现过,为了与其他干邑有所区别,两人决定将其命名”extra old”,意为“特别陈年”,有趣的是,这款“老酒”创造之初,是为了用来款待老友,这就是很多中国人耳熟能详但不知其所以然的“X.O”。(比X.O窖藏年份稍短的,则被称为V.S.O.P(Very Superior Old Pale),一般选用以至少陈年4年的生命之水调配)


两年后,这两种陈年美酒就出现在了上海的街头,引发了一次社交圈小地震


原产于法国的这些酒能以这么快的速度出现在远东,还要归功于苏伊士运河的修建。这是一条在埃及古王朝时期就开始得到统治者注意的运河,但它最后修成,竟然已经是19世纪的事了。在法国人的坚持下,苏伊士运河于1869年11月正式通航,结束了地中海世界与亚洲联系必须冒着风雨绕过好望角的历史,节省了40%左右的路程。


之前这些贸易路线都被奥斯曼所掌握

并且由于没有运河所以必须陆路转运

帝国衰败后,英法列强就要为自己的利益而修运河了


作为典型的法国高端品牌,轩尼诗无疑在这条法国人主导的运河中收获颇丰。法国酒商们满载着轩尼诗干邑,走通了一条经过亚丁、本地治里、新加坡、香港、上海、东京的海上通道。这是一条新时代的“丝绸之路”——或者叫“干邑之路”,将口味复杂优雅的美酒,送到了欢迎它的远方。


苏伊士运河通航后的干邑地图


不仅是上海,作为这条“干邑之路”沿线重镇的香港,也成为了干邑的尝鲜者,轩尼诗无疑是这股新风的生力军。香港的70年代,成为了干邑酒的黄金时期,酒席宴间若是没有干邑便不算好席。如果你问一个香港老饕吃粤菜的时候配什么酒最合适,他多半会推荐干邑。一道广式叉烧,入口甘甜软嫩,搭配上醇厚的轩尼诗X.O再合适不过;而在浓稠鲜美的龙虾汤里滴上几滴果香浓郁、平衡柔美的轩尼诗V.S.O.P,则会愈加衬托龙虾的鲜甜,绽放细腻悠长的回香,好喝到停不下来。


随后随着内地改革开放,香港人把这种习惯带到了东南沿海,不仅是广东、福建,更有对干邑具有历史记忆的长三角。轩尼诗也在这片土地上与这里的文化不断交融扎根,碰撞出独特的“化学反应”。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