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吉林大学2019年度赴蒙古联合考古发掘成果概要

2019-9-10 16:53|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56| 评论: 0

摘要:   根据吉林大学与蒙古国立大学签订的合作协议,2019年7月7日至8月5日,吉林大学考古学院与蒙古国立大学人类学及考古学系继续在巴彦洪戈尔省额勒济特苏木开展合作考古发掘和调查。吉林大学有11名师生参加发掘,领队为潘玲老师,魏东老师负责人骨鉴定并参与田野发掘指导,王立新老师负责沿图音河谷的考古调查。蒙古国立大学有4名教师10名学生参加发掘和调查,领队为巴图赛罕教授,另外三位教师为额敦巴图、阿穆尔毕力格、书海。此 ...

  根据吉林大学与蒙古国立大学签订的合作协议,2019年7月7日至8月5日,吉林大学考古学院与蒙古国立大学人类学及考古学系继续在巴彦洪戈尔省额勒济特苏木开展合作考古发掘和调查。吉林大学有11名师生参加发掘,领队为潘玲老师,魏东老师负责人骨鉴定并参与田野发掘指导,王立新老师负责沿图音河谷的考古调查。蒙古国立大学有4名教师10名学生参加发掘和调查,领队为巴图赛罕教授,另外三位教师为额敦巴图、阿穆尔毕力格、书海。此外还有4名来自中、蒙双方的同行参加发掘。

1 发掘地点地理位置卫星图

2 索尧胡林1号墓地地理位置图

  本年度重点发掘了索尧胡林一号墓地,其次为索尧胡林二号墓地,两处墓地分别位于索尧胡林山的南坡和西北坡,地处戈壁和山地草原的过渡地带,地表植被为戈壁草原常见的耐旱的半灌木骆驼刺、野草和蒿子,不见树木。在发掘的同时,还调查了索尧胡林山上及附近地区的岩画、与索尧胡林山隔河相望的包尔浩特城址,并沿图音河沿岸开展了考古调查。

  一、墓葬发掘及索尧胡林一号、二号墓地

  索尧胡林一号墓地位于索尧胡林山的南坡,共有墓葬90座,绝大多数墓葬的地表有石块组成的近圆形石圈,极少数为侧立石板组成的方形或长方形石框。根据以往的发掘经验和本次发掘结果可知,大多数石圆圈下为匈奴时期墓葬。本年度在索尧胡林一号墓地发掘5座匈奴墓、1座蒙元时期墓葬、1座大型石构墓葬、3处与石构墓相关的石构祭祀遗存。

3 索尧胡林1号墓地全景(从南向北拍摄,虚线内为墓地范围,褐色长方形区域为第一发掘地点)

  索尧胡林二号墓地位于索尧胡林山的西北部,遗存类型丰富,延续时间较长,既有青铜时代的赫列克苏尔、石板墓,也有匈奴墓、突厥时期墓葬。二号墓地的遗存均做了测绘航拍,因时间关系,只选择发掘了1座匈奴时期墓葬和1座邻近赫列克苏尔的小型墓葬。

4 索尧胡林2号墓地2座发掘中的墓葬及其附近的遗迹(红色箭头所指为赫列克苏尔,蓝色箭头所指为带立石的石构遗迹)

5 索尧胡林2号墓地山坡上的石构遗存(红色箭头所指为圆形积石墓、赫列克苏尔,蓝色箭头所指为石板墓)

  本次发掘的索尧胡林一号墓地的匈奴墓均为中小型墓葬,国外学者也称之为平民墓葬、普通墓葬,是没有墓道的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发掘的5座墓葬均不同程度被盗。墓葬方向为北偏西或北向,均有头龛,葬具有木质的单棺或一棺一椁,规模较小的墓在木棺侧板外立木柱。有的木棺外有铁质或桦树皮质地的棺饰,棺或椁底板下垫两个横木。在葬具与墓圹之间围砌侧立的石板或石块,用土填补空隙,形成石头和土混合组成的二层台,部分二层台上横搭木板。墓坑内填充土和石块,墓坑未被盗扰部分的石块均为分层摆放,最多的达11层。殉牲均放在头龛内,以羊为主,还有马、牛、狗等。规模最大的一座墓葬殉牲数量达38头。

6 索尧胡林1号墓地M1、M2、M3清理完表土后(从西北向东南拍摄)

7 索尧胡林1号墓地M2 人骨、兽骨及二层台

8 索尧胡林1号墓地M2头龛内第一层兽骨

9 索尧胡林1号M2墓底棺下垫木痕迹

10 索尧胡林1号墓地M3头龛内的兽骨和棺椁外的墓主人骨架

  出土随葬品有铜镜、铁包金腰带具、木包金嵌绿松石的腰带具、木盘、漆耳杯和漆盘、铁镞和带骨弓弭的弓箭、带柄铁罐、骨筷子、刻纹骨片等,此外还有较多锈蚀严重难辨器型的铁器。发现的铜镜均为残片,分别为昭明镜、星云纹镜。

11 索尧胡林1号墓地匈奴墓葬出土铜镜

12 索尧胡林1号墓地M1出土绿松石

13索尧胡林1号墓地M2、M3出土陶器

14 索尧胡林1号墓地M3出土骨弓弭

15索尧胡林1号墓地出土带纹饰骨片

16索尧胡林1号墓地匈奴出土的柿蒂形桦树皮棺饰

  规模相对较大的索尧胡林M1、M2和M3这三座东、西连城一排的墓葬均随葬漆器,其中M2头龛和近木棺头端处分别发现一件漆盘和漆耳杯;M3椁的头端放一件较大的圆形漆器,应为漆盘(打包运回室内待整理)。

17索尧胡林1号墓地M2出土漆耳杯

18 索尧胡林1号墓地M2头龛内出土漆盘

  索尧胡林1号墓地M5为大型的方形积石墓,墓葬外围砌侧立的石板,形成方形石框,框内积石,墓坑位于中部,因发掘时间有限,墓坑没有发掘到底,待来年继续发掘。5号墓的北侧和西北侧发掘了三处规模较小的积石遗存,分别为成排的石柱、石板围砌的小型石框,应该为与5号墓相关的祭祀性遗存。根据遗迹现象判断,5号墓及其附近的三处祭祀遗存应属于青铜时代。

19索尧胡林1号墓地M5回填前航拍

20索尧胡林1号墓地M5及其北侧已发掘的三处石构祭祀遗迹

  索尧胡林1号墓地M7为蒙元时期墓葬,用石块围砌成椭圆形墓圹,墓坑较浅,直接挖在基岩上。

21 索尧胡林1号墓地M7

  二、考古调查

  考古调查包括沿图音河谷的调查、岩画调查、城址调查3项。

  1.沿图音河中、下游的调查共记录各类石构遗迹近600处,有旧石器时代遗址、青铜时代遗址和祭祀建筑、匈奴时期墓葬、突厥时期石刻、回鹘时期墓葬墓。

22 图音河及岸边的石构遗存

  青铜时代遗存的数量最多,有赫列克苏尔、圆形积石墓、带角石的方形积石墓、石板墓、岩画等,在一处被盗掘的赫列克苏尔内发现一个完整的人骨架。发现2处旧石器时代的石器加工遗址。匈奴时期墓葬均为地表有石圈的小型墓。可确认为突厥时期的遗存为一处鲁尼文摩崖石刻,另外有些石构墓葬根据地表特征推测应属于突厥时期。发现一座回鹘时期墓葬,在地表封石旁立一通刻鲁尼文的石碑,根据文字特征可知墓葬年代为回鹘时期的较早阶段。

23 沿图音河调查发现的赫列克苏尔航拍照片

24沿图音河调查发现的赫列克苏尔

25 沿图音河调查发现的立鲁尼文石碑的回鹘时期墓葬(左侧放比例尺标牌的为石碑)

  2.在索尧胡林山及其附近调查发现岩画280幅,大部分属于青铜时代,少数的可能晚到匈奴时期。有少量青铜时代岩画上的鹿与典型鹿石上的鹿造型相同,其年代应与鹿石和赫列克苏尔相同。

26 索尧胡林山上岩画局部图案

27 索尧胡林山附近发现的岩画及其周边环境

  3.对图音河西岸的包尔浩特城址做了航拍和地面调查。该城为一座正南北向的方形城址,根据地面调查和文献记载可知为清代城址,当地居民称为“买卖城”。城墙边长270米,四角有角楼,墙外有护城河,南墙中部有一城门。城墙外表包土坯,中部填砺石和沙土。城内有大量清代至民国时期的瓷片、铁器。在该城东北侧新发现一小型城址。

28 包尔浩特城址航拍

29包尔浩特城址北墙、东墙及角楼(从西向东拍摄)

  巴彦洪戈尔省额勒济特苏木境内气候干燥,居民稀少。该地以往开展的考古工作非常少,除了包尔浩特城址为以往发现、索尧胡林一号墓地为2018年考古调查首次发现以外,本年度调查和发掘的其他各类遗存均为新发现。

  三、收获

  本次合作发掘的收获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理清了匈奴普通墓葬的二层台的结构。过去普遍认为棺椁外围砌石板是普通匈奴墓葬的主要特征。本次发掘证明,并不是简单的在葬具外侧立石板,而是由石板和土组成二层台,有的二层台宽达30厘米。有的二层台上有横搭木板痕迹。

  第二,对盗洞的位置、形状和盗掘时间有了明确的认识。以往发掘没有重视普通匈奴墓葬的盗洞位置和形状及数量,本次发掘证明盗洞均位于头端,普遍为东、西两个盗洞。西侧盗洞均较深直达墓底,为盗墓者盗掘的通道。根据人骨和葬具的保存状况推测,多数墓葬为在下葬后较短时间内被盗,其中最短的可能是在下葬后一个月左右被盗。

30 索尧胡林1号墓地M6的2个盗洞的局部平面和剖面(彩色虚线以内)

31发掘营地远景

32 雨后彩虹衬托下的营地

33 参加发掘的中、蒙双方学生合影

34 发掘结束后全体合影

  第三,随葬铜镜证明本次发掘的匈奴墓葬年代为西汉晚期至东汉前期。发掘出土的随葬品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是匈奴遗存分期研究的重要材料。

  第四,发掘的6座匈奴时期墓葬中有4座发现保存较好的人骨,1座蒙元时期墓葬内有保存较好的人头骨,在1座被盗的赫列克苏尔内发现完整人骨架。在匈奴时期墓葬的头龛内发现大量殉牲用的兽骨。这些发现为体质人类学研究、动物考古研究、碳十四测年研究提供了珍贵的材料。

  第五,考古调查有重要收获。调查遗存涵盖了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匈奴时期、突厥时期、回鹘时期、清代等六个时期的遗存。沿图音河谷调查发现的2处旧石器时代石器加工场、大量青铜时代石构遗存、带鲁尼文的突厥时期石刻和回鹘时期墓葬均为新发现,索尧胡林山及附近的岩画均为首次发现和调查记录。这些发现不仅填补了蒙古考古的空白,而且也是研究中国北方长城地带与蒙古高原腹地古代文化交流的重要资料。 

(图文转自:“吉大考古”公众号)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