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中国与墨西哥古代文化的联系

2019-9-15 19:05|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20| 评论: 0|来自: 考古

摘要: 中国与墨西哥古代文化的联系文/范毓周(时任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和墨西哥两国虽然远在太平洋的两岸,但从文明的传承与影响来看,美洲大陆最早的文明——奥尔梅克文明在墨西哥的出现,实际上是中国殷商文明传播到中美洲的结果。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墨西哥东南海岸的拉文塔地区,考古学家发现了具有大型陵形土墩、宗庙以及大量的石雕、玉雕的文化遗址,并将其命名为奥尔梅克文化(即“橡胶林区人的文化”),


中国与墨西哥古代文化的联系

文/范毓周

(时任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和墨西哥两国虽然远在太平洋的两岸,但从文明的传承与影响来看,美洲大陆最早的文明——奥尔梅克文明在墨西哥的出现,实际上是中国殷商文明传播到中美洲的结果。

20世纪二三十年代,在墨西哥东南海岸的拉文塔地区,考古学家发现了具有大型陵形土墩、宗庙以及大量的石雕、玉雕的文化遗址,并将其命名为奥尔梅克文化(即“橡胶林区人的文化”),后来又在墨西哥中南部不断发现类似的文物,奥尔梅克文化是影响范围很广的美洲最早的文明。

奥尔梅克文明在公元前10世纪初突然崛起,进入一个前所未有的繁盛期,但在已发现的美洲大陆文化中却找不到它的前源,这曾使研究奥尔梅克文化的学者颇感困惑。直到2001年,我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的王震中教授、美国纽约大学的江伊莉(lizabeth Childs-Johnson)教授到墨西哥进行考古调查时才发现其中的奥秘。

调查中,我对收藏在墨西哥城的国家人类学博物馆在拉文达4号遗址中发现的一组由16位小玉人和6根玉圭组成的奥尔梅克文化祭祀中心的文物原件进行了细致的观察,发现在玉人身后左边的两根玉圭上刻有明晰的两组文字。原被称为5号玉圭上面竖行刻写着七个以直线和稍弯的斜线构成的文字,其形体结构与殷墟出土的甲骨文正相一致,对照甲骨文可以清楚地释读为现代汉字“十示二入三一报”。原被称为6号玉圭上面刻写着甲骨文的“小示”二字。

按照甲骨文的文例,我们可以理解为:“十示二入三一报”即“十示二,入三,一报”。“十示二”即“十二世”亦即“十二代”;“入三”是讲“进来三个”,“一报”的“报”是殷商最早祖先的庙号,“一报”可能是指最早的祖先。这16个玉人的面貌特征一望而知,都是中国人的面目。这与奥尔梅克的其他石雕神人形象都是中国人面貌特征的情况也是一致的。

我们发现其中有12个是绿色的,即墨西哥常见的绿玉质地;另外三个白色的则排成一排。他们都面对一个背靠玉圭的微红色的玉人,构成一个仪式场面。由原发掘报告可知,这些玉圭和玉人原来埋在拉文达4号中心祭祀遗址中,埋藏若干年后还曾挖开检视,足见奥尔梅克人对这批文物的崇敬和重视。这些文物可能是他们祖先的象征。商代后期盘庚迁殷后至帝辛(殷纣王)被周武王伐灭共有12位商王,那么拉文达4号遗址的这组玉人中的12个绿色玉人极有可能是这最后12代商王的象征,3个走进来的白色玉人可能是商代王室的旁系后裔进入中美洲后传承的3代首领,故其身后玉圭上的铭刻表示是属于旁系的“小示”。

至于为这些玉人朝拜站立在玉圭前的地位至尊的红色玉人则可能是他们的始祖,如同甲骨文所显示的商人的远祖“报乙”、“报丙”、“报丁”的象征,故称其为“一报”。如果这些推断无误,则奥尔梅克文化可能是商代灭亡后逃到中美洲的商人王室的旁系后裔遗留的文化遗存。

根据研究中美洲文化学者的研究,拉文达奥尔梅克文化遗址的年代大约是公元前900年左右。商代灭亡应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那么,在商代灭亡后近百年的时间里其逃亡到中美洲的王室旁系成员,作为新到达美洲后的首领传承三代是很自然的。他们将原来在殷墟故里使用的甲骨文东传到墨西哥也就不令人感到奇怪了。

除了上述玉圭上留有与中国甲骨文一致的文字遗存外,我在调查中还发现藏有大量拉文达出土的奥尔梅克文物的毕尔霍摩萨市立博物馆的库藏文物里竟然还有一件刻写有甲骨文的石磬。这是一件石质的敲击乐器石磬,其形状与中国出土的石磬基本一致。这件石磬上刻有两行铭文,一作横行4字,根据及古文字结构释读,自左向右读为“尹入三”,另一行4字竖写,最后一字略变形,根据甲骨文可读为“石三磬用”。“石”作简笔,“磬”外以不封口的方框作“ㄩ”,可能是圈定此件的符号,可释读为“石三(此)磬用”。“尹”在甲骨文中为主管地方政务的职官,“”为地名,故“尹”当为地的执政官,“入”在甲骨文中是地方向中央王室贡纳的用词。

1976年发掘的安阳妇好墓中出土一件石磬,上面就刻有“妊竹入石”。另一件玉戈刻有“卢方皆入戈五”,是方国部族向商王贡纳的实物资料,与甲骨文资料记载正可相互印证。

甲骨文中地方职官向中央王朝贡纳物品的记载很多,例如:

虎入百。(《合集》9272)
竹入十。(《乙》4525)
郑入二十。(《乙》5407)

与此“尹入三”同例。因此,“尹入三”显然是讲地的执政官“尹”向拉文达的奥尔梅克文化中心政权贡纳三件石磬,“石三(此)磬用”则是讲三件石磬中此件石磬被采纳使用。因此,奥尔梅克文化所普遍使用的文字,极有可能就是传入墨西哥的商代后期殷墟普遍使用的甲骨文。

值得注意的是,奥尔梅克人不仅面貌特征与中国人相近,在生活习俗上与商代殷人也是相一致的。例如商代殷人普遍采用跽坐的方式,殷墟出土的玉器中的玉人即是如此。在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中,有相当数量的石雕人像也采用了跽坐的方式。坐姿是一个民族日常生活的基本习俗,不同的民族往往具有不同的坐姿。这种坐姿的一致无疑也反映出墨西哥的奥尔梅克文化中遗留着不少他们的祖先商代殷人的习俗。至于殷人是如何东渡到墨西哥的,根据文化迹象和后来有人的实验,我们推断可能是凭借竹木筏顺太平洋洋流漂流过去的。

==========

原载《文明》2012年11期

版权归原版权者所有

本文仅供信息交流之用

如有侵权请留言告知将本文删除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