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看明代蜀地女性的雅致生活,川博展明代出土文物

2019-9-16 16:47|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59| 评论: 0

摘要: 1956年6月12日,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在新都县城西北郊,发现了一座古墓。根据墓外的一些相关材料以及墓的形制与碑文推断,墓葬的年代确定为明朝。这座墓的发现揭开了明代四川地区女性生活与艺术的神秘面纱,经过多年的修复,这批文物终于得以在2019年9月12日于四川博物院首次与观众见面。澎湃新闻了解到,此次展览“物·色——明代女子的生活艺术展”分四个单元,展出61件(套)文物,8件当代艺术家作品,以成都市新都区出土的明墓 ...
1956年6月12日,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在新都县城西北郊,发现了一座古墓。根据墓外的一些相关材料以及墓的形制与碑文推断,墓葬的年代确定为明朝。这座墓的发现揭开了明代四川地区女性生活与艺术的神秘面纱,经过多年的修复,这批文物终于得以在2019年9月12日于四川博物院首次与观众见面。
澎湃新闻了解到,此次展览“物·色——明代女子的生活艺术展”分四个单元,展出61件(套)文物,8件当代艺术家作品,以成都市新都区出土的明墓文物为主要元素,结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与绵阳市博物馆精美的饰品,展出明黑绸龙纹短衣、明牡丹纹金梳、明万历水晶球等珍贵文物,配合川博馆藏的明代女性书画作品,呈现明代女子的丰富生活。

在那个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时代,墓主人和同时代的女子共同构成了一个朝代的印记,虽然她曾拥有过贵族的身份,但是白云苍狗,红颜难留,只剩下曾经和她一起生活过的器物供我们追溯畅想。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明代服饰概况
衣裳
在儒家观念中,衣裳是由圣人“ 制器尚象”发明的,《易·系辞下》中曾云:“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在古代人的眼中,衣裳不仅是人们的蔽体修容之物,也是礼仪尊卑和社会秩序的象征。
明太祖登基以后,按照儒家的政治蓝图制定了一套严密的服装仪制,规范人们的妆发、纹样、衣着质料,以期整顿社会风气,肃清元末以来的衰败颓唐之势。
例如,洪武时期曾规定士庶之妻穿浅色团衫,用纻丝、绫罗、绸绢,民间妇人则只能用紫色的粗绸制作礼服,而不可使用金绣,袍衫的颜色也要浅淡,不得张扬。这样的规定往往伴随着严峻的刑法,加之朱元璋本人也例行节俭,上行下效,整个社会的衣着等级森严。
明蓝布(左),明白布(右)
到明中后期,则僭越之风渐起,至正德年间(明武宗朱厚照),由于连皇帝本人都离经叛道、不遵法度,礼法的权威性和约束力便渐趋式微,服装等级制度也逐渐成了一纸具文。等到了嘉靖年间,世宗沉迷修仙,放任严嵩专权,达官贵人的生活腐败奢靡,这种风气从官场渗透向民间,人们的穿着装饰也就由开国的朴素淡雅走向金玉琳琅。
明黑绸龙纹短衣(左),明缎面卍字纹短衣(右)
钮扣
虽然朱元璋在开国之初有意在百姓的穿衣打扮上革除旧习,但明代妇女的常服仍然沿袭了元代使用盘扣和圆形钮扣的系衣方式。这种钮扣与现代意义上的纽扣较为相近,分左右两半,一侧为呈套环状的纽, 另一侧则为金属扣, 纽与扣套接扣合。
明金纽扣(左),明蝶形金纽扣(右)
钮扣的样式承接前朝,但花样又有所翻新,纹饰以植物纹和动物纹为主,多刻有飞禽走兽、花团锦簇,以祈求福禄双全、家庭圆满。钮扣两半样式大同小异又相得益彰,质地多为金玉,小巧玲珑,集装饰功能与实用功能于一身。
发饰
嘉靖之后,社会经济发展,风气改变,人们逐渐追求饰品的华贵精致,这种特质在头饰上表现尤甚。
明代女子称发为头,用头发制成假髻戴在头上。
明白玉簪(左),明牡丹纹金梳(右)
按照社会地位,年龄身份的不同,女子们精心而又合矩地打扮自己。若是已婚女子便戴鬏髻,有钱人家的妇女通常采用银丝编成鬏髻,而官宦人家的妇女则戴冠。
金菩萨凤鸟莲花纹分心
与髻相配使用的则是各式各样的金钗。明中后期,服饰和金属制造技术日益成熟,金簪制作工艺繁复,采用了焊接、掐丝等技艺,打造出来的金簪鲜丽繁贵,簪头往往缀以宝石,更使其璀璨夺目,华艳非凡。
明梅花形金饰件(左),明金簪(右)
新都蛾蛾坟——墓主人的身份
成化二十三年(1487),翰林院检讨杨廷和迎娶了他的侧室蒋氏,这一年,杨廷和28岁,此时距离他登进士第已经过了九年。对于年少成名,十二岁即中举的杨廷和而言,蒋氏的到来不过是他人生的锦上添花。
数年来,杨廷和与蒋氏相敬如宾,育有杨惇、杨恒、杨忱三子。之后杨廷和的祖母驾鹤西去,杨廷和归乡丁忧,弘治十四年(1501),杨廷和服丧期毕,起复原职。同年,陪伴了他十几年的蒋氏与世长辞。
明马守贞芝兰竹石图扇面
此后数年,杨廷和平步青云,教授当时还是太子的朱厚照,诛杀刘瑾,就任内阁首辅,并在正德皇帝卒然薨逝后,大权独揽,迎立武宗从弟继任大统,即后来的嘉靖皇帝。杨廷和的儿子杨慎更是被誉为明代三大才子之首,留下了那篇著名的“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明郑臣仕女春晓图扇面
蒋氏去世后被葬于四川成都新都西北郊,直到1956年她的墓葬被人们发现。墓中共出土54件文物,分为明代衣物、金银玉饰品、其他三大类,将于2019年9月12日在四川博物院作为主要元素参与“物·色——明代女子的生活与艺术”展览。
"物·色—明代女子的生活艺术"
展览由四川博物院、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平武报恩寺博物馆和绵阳市博物馆共同主办,由中共成都市新都区委宣传部、四川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封面新闻和四川大学美术馆协办,四川汉服支持。以成都市新都区出土的明墓文物为主要元素,并结合四川省考古研究院与绵阳市博物馆精美的饰品,展出明黑绸龙纹短衣、明牡丹纹金梳、明万历水晶球等珍贵文物。
第一单元 闲适
性淑行谨,明事辨理。明代的闺阁女子,在闲暇之时,也会习女红、练书画,以锻造内心的平静高洁。
明文俶花蝶图扇面
金色纸本,花右蝶左,绘紫色四瓣花及红色圆形小花。左上角款署“天水赵氏文淑”,下押朱文“文轩”小方印。明末钱谦益评文俶:“点染写生,自出新意,画家以为本朝独绝”。
文俶(1595—1634),本名文俶,字端容,中国明代女画家,是明代画家文从简的女儿,文徵明玄孙女。花鸟画是女性画家们最热衷表现的题材,出于女性细腻的情感和对花鸟特有的偏爱,促使深居闺中的女子,对自己生活中最常见的花鸟加以表现并形成了一定的创作规模,文俶精于花草虫蝶画的创作,是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画家之一。
第二单元:粉泽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容华耀朝日,谁不希令颜?
明金鸳鸯胸佩
上部金链由两排圆珠构成,下接一莲花座,座上背向而立两只鸳鸯,鸳鸯嘴内各衔一链,左右两链装饰相同,均分为三层,上层为一朵卷云,卷云两端各接一短链,链下各坠一喇叭形铃铛;中层为一枚铜钱,铜钱两侧各接一短链,链下各坠一圆形铃铛;下层为一枚金锭,金锭两端各接一短链,链下各坠一莲花,金锭中部接一短链,链下坠一悬鱼。
第三单元:霓裳
经纬纵横,罗裙翩跹。曾经的金丝银线,逐渐暗淡了颜色。
明蓝布对襟短衫
部分文物
明圆形带链金胭脂盒
金菩萨凤鸟莲花纹分心
明日本仙鹤松树纹铜镜
金葫芦耳坠
金仙宫夜游分心
此外,此次展览是四川博物院首次与四川大学美术馆合作,将现当代艺术家的作品融入展览中,以当代人的视角穿越古今,探索明代今朝的美好。在展览的四个单元,都分布有当代艺术家根据本次展览主题创作的原创作品,共8件作品,如郑之孩的《时空之门》、陈镪的《一方尘土》,这也是展览的一个创新。
陈镪、蒲粤梅《一方尘土》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海报
展览“物·色—明代女子的生活艺术”将展至2019年10月30日。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