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安香积寺村北发现十六国时期家族墓地

2019-9-19 17:32|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84| 评论: 0|来自: 丝路遗产

摘要: 发掘区全景香积寺村北十六国时期家族墓地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子午大道以西,香积寺村以北700米处,北距汉长安城17.7公里,地处高阳原东南部。2017年11月-2018年6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配合基本建设,在项目用地范围内发掘了7座(编号M1-M7)十六国时期墓葬,获得了一批较为重要的考古资料。此次发掘的7座古墓葬规模较大,排列有序,所有墓葬分为两排,其中1座位于北排中部偏西,其余6座位

发掘区全景

香积寺村北十六国时期家族墓地位于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子午大道以西,香积寺村以北700米处,北距汉长安城17.7公里,地处高阳原东南部。2017年11月-2018年6月,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配合基本建设,在项目用地范围内发掘了7座(编号M1-M7)十六国时期墓葬,获得了一批较为重要的考古资料。
此次发掘的7座古墓葬规模较大,排列有序,所有墓葬分为两排,其中1座位于北排中部偏西,其余6座位于南排,呈东西向“一”字排列。墓葬形制均为坐北朝南的斜坡墓道土洞墓,方向介于178°~185°之间。墓道全部为斜坡式,在其北、东、西三侧有多级台阶。甬道为长方形土洞式。7座墓葬按照墓室形制可分为三类。

M7墓葬全景
第一类,前后室土洞墓,之间无过洞连接,前室近方形,后室为长方形。此类墓葬仅1座,编号M7,是唯一一座位于北排的墓葬。墓道开口长13.8、宽2.2、北端深7.8米,其东、西、北三侧有两级二层台,第一级台宽0.4、高0.6米,第二级台宽0.2~0.25、高0.4米,台下墓道长13.3、宽1.4米,坡度30度。甬道为长方形土洞,长1.5、宽1.1、直壁高0.8、洞高1.1米。前室平面略呈正方形,四角攒尖顶,子母砖铺地,长2.6、宽2.3~2.6、直壁高1.8、顶高2.2米。后室平面呈长方形,拱顶已塌,子母砖铺地,长2.7、宽1.3、直壁高0.9米,顶高1.4米。该墓随葬器物集中于前室东南角和后室南部,绝大多数为陶器,其中前室东南角有陶盘1、陶勺1、陶耳杯1、陶磨2、陶井1、陶多子槅1、陶钵2、陶狗1、陶灶1、小陶盆1、小陶甑1件,西南部有陶俑1件。后室南部有大陶盆1、陶猪1、陶鸡2、陶鸭3件,另有铜弩机1件。该墓被盗严重,在前室中部发现1处直径约0.6米的圆形盗洞,直达墓底。墓室内未见葬具及人骨。
M1墓室
第二类,前后室土洞,之间以过洞连接,前后室均略呈正方形。此类墓葬共5座,编号M1~M3M5M6,现以M1为例进行说明。M1开口长27.8、宽3.4、北端深10.3米,其东、西、北三侧有两级二层台,第一级台宽0.5、高0.4米,第二级台宽0.5、高0.5米,台下墓道长26.8、宽1.2米。墓道底部斜坡南端较缓,约4~16.6度,在2.2深处坡度突然加大,达到34.6度,内填未经夯打、疏松的五花土。甬道为长方形土洞,长2.3、宽0.87、直壁高0.9、洞高1.03米。甬道口有砖封门,条砖错缝平砌而成,略向墓道凸出,高1.2米。封门西部被一直径0.6米的圆形盗洞打破,仅余4层。前室平面略呈正方形,四角攒尖顶,东西两侧中部各有一小龛,均高于墓底0.5米。前室长2.6、宽2.7、直壁高1.5、顶高2.5米,西龛宽1.2、高0.65、进深0.82米,东龛宽1.2、高0.65、进深0.8米。过洞位于前后室之间,用以连接前后室,平面呈长方形,平顶,长2.2、宽0.84、高1.1米。后室平面亦略呈正方形,四角攒尖顶,长2.5、宽2.8、直壁高1.5、顶高2.5米,东西两侧中部也各有一小龛,均高于墓底0.5米,西龛宽1.2、高0.8、进深0.8米,东龛宽1.2、高0.8、进深0.85米。该墓葬具置于后室,东西并排放置南北向木棺2具,西棺长2、宽0.4-0.6米,东棺长2、宽0.4-0.5米。棺内人骨已朽成粉末状,但葬式可辨,均为仰身直肢葬,头向南。该墓因盗扰出土器物较少,其中前室东侧有陶罐2、铜环2、铜簪1、泡钉2件、铜钱6枚,后室西南角放置陶罐1件,西棺南端人骨下有铁镜1件,东棺中部人骨上有铜环1件。除封门处的盗洞外,前室正上方也有2个直径约0.5米的圆形盗洞,其中一个盗洞为近年盗洞,洞空,直达墓底。

M4墓室
第三类,单室土洞墓。此类墓葬仅1座,编号M4,位于南排中部略偏西。墓道开口长25.2、宽2.1、北端深9米,其东、西、北三侧原应有两级二层台,现有一级二层台,台宽0.45-0.90.6米,台下墓道长24.3、宽1.2米。墓道南端底部斜坡较缓,约4.7~11.3度,在1.4米深处坡度加大,为22.8~32.7度,内填未经夯打、疏松的五花土。甬道为长方形土洞,长3.4、宽1.2、直壁高0.8、洞高1米。墓室平面略呈正方形,四角攒尖顶,长3、宽3.1、直壁高1.9、顶高3米。该墓保存较好,葬具为木棺,置于墓室西侧,已朽成灰迹,长2.1、宽0.8米,其下垫5块条砖,人骨葬式为仰身直肢葬,头向南。该墓随葬器物仅2件,墓室东部有陶罐1件,人骨腹部有铜器1件。
7座古墓葬虽然规模较大,但被盗严重,共出土器物64件(组),其中陶器45件(组),铜器12件,铁器6件,泥器1组,另有铜钱6枚。根据陶器组合可分为三组。
第一组:以日用明器类和家禽家畜俑类为主,1座,编号M7。该墓共出土器物22件,器类有庖厨类器物大陶盆、陶灶、小陶盆、小陶甑、陶盘、陶钵、陶勺、耳杯、陶井、陶磨、陶多子槅、男侍俑、陶猪、陶狗、陶鸡、铜弩机。

M3器物组合

M2器物组合

第二组:以日用明器类和牛车出行俑类为主,共2座,M2M3。共出土器物23件(组)。器类有陶罐、陶仓、陶磨、陶碓、陶井、小陶盆、小陶甑、陶牛车、陶鞍马、女侍俑、男侍俑、陶猪、陶鸡、铁镜、铁削、铁尺等。

M3前室东北角器物出土情况
第三类:随葬陶器仅见陶罐、陶钵等日用明器,4座,M1M4~M6。共出土器物19件(组),另有铜钱6枚。器类有陶罐、陶钵、铜环、铜簪、铜钱(五铢4枚,丰货2枚)、铁镜、铜印、铜镜、泥球等。

M5出土“奉车都尉”铜印

M5出土铜印拓片

M6出土铜镜拓片

M7器物组合
这批墓葬排列整齐,应为一处家族墓地。经考古勘探,周围未发现墙基、围沟等墓园附属设施,发掘时墓葬上方也没有发现封土。墓葬均未出土纪年器物或砖铭,其时代确定主要依靠墓葬形制和出土器物。从形制来看,这批墓葬与西安东郊田王晋墓、咸阳文林小区墓地、咸阳中铁七局三处墓地、西安南郊草厂坡村北朝墓、西安长安韦曲M1M2、西安航天城北朝墓等墓葬形制相近。从随葬品来看,M7所出陶灶、陶井、磨、多子槅、男侍俑、动物俑等,与洛阳地区西晋中晚期流行的器物组合相同,但器形已简化较多,因此,在西安地区这种墓葬的年代应更晚,当在西晋晚期至前赵、后赵左右;M1~M6出土的陶俑、陶牛车、陶鞍马、小口鼓腹罐等,特征比较明显,年代在前秦左右。值得注意的是M1出土有“丰货”铜钱,此类钱币为后赵石勒称赵王后所铸,关中地区的“丰货”钱当是后赵统治时期流入,与五铢并行,使用时间并不长,最迟可能延续到前秦时期。综上,香积寺村北这批墓葬最有可能的埋藏年代应当在西晋末年至前秦之间。关于该家族墓地的主人,M5出土的一枚“奉车都尉”铜印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线索。此次发掘的家族墓地虽然被盗严重,随葬品保存可能不完整,但依然是我们研究当时葬俗、葬制及家族墓地的珍贵资料。
(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张小丽、郭昕)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