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华美的明清镶嵌家具

2019-9-27 19:44|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54| 评论: 0|原作者: 张润平|来自: 考古汇

摘要: 镶嵌工艺最初大多表现在漆器上。考古资料证实早在西周时期就发现出土的残漆嵌蚌泡豆等。汉墓等也有发现嵌银残漆器。1955年河南洛阳唐墓发掘出土唐代漆背嵌螺钿人物花鸟纹铜镜①。1978年苏州瑞光寺塔出土完整的五代黑漆嵌螺钿花鸟纹经箱。1970年北京元大都遗址中发现元代黑漆嵌薄螺钿广寒宫纹残盘②,属于薄螺钿镶嵌工艺,嵌螺钿工艺水平高超精湛。明清时期,镶嵌技术运用于髹漆家具及硬木家具上,为日常所用之物平添了


镶嵌工艺最初大多表现在漆器上。考古资料证实早在西周时期就发现出土的残漆嵌蚌泡豆等。汉墓等也有发现嵌银残漆器。1955年河南洛阳唐墓发掘出土唐代漆背嵌螺钿人物花鸟纹铜镜①。1978年苏州瑞光寺塔出土完整的五代黑漆嵌螺钿花鸟纹经箱。1970年北京元大都遗址中发现元代黑漆嵌薄螺钿广寒宫纹残盘②,属于薄螺钿镶嵌工艺,嵌螺钿工艺水平高超精湛。明清时期,镶嵌技术运用于髹漆家具及硬木家具上,为日常所用之物平添了几许华美。
一、明代发展创新的漆木镶嵌家具
1、明代大漆镶嵌家具
明代大漆镶嵌家具是在明式髹漆家具的彩绘、罩漆、描金、剔刻等基础上,再加以雕填、螺钿、百宝嵌等镶嵌工艺,以装饰华美而著称,并多出自宫廷皇室。明朝廷非常重视宫廷漆器的制作,设立了内官监管理和制作宫廷用的各式各款家具。内官监所管十作,内有油漆作。又御用监,“凡御前所用围屏摆设器具皆取办焉。有佛作等作,凡御前安设硬木床、桌、柜、阁及象牙、花梨、白檀、紫檀、乌木……螺钿、填漆、雕漆、盘匣、扇柄等件,皆造办之”③。
明永乐时期,在果园厂设立御用漆器作坊,将民间的能工巧匠集于京城,按照皇帝的旨意生产漆木家具,明朝士大夫阶层也十分推崇髹漆家具。《天山冰山录》记载,当时严嵩被抄家时的家产中,漆木器就高达千余件,包括床、柜、桌、屏风、椅等,漆器品种有描彩漆、描金漆、雕漆、填漆、堆漆、嵌螺钿、百宝嵌等。明宣德时期,经过几十年的发展,髹漆各种技法相互结合、相互借鉴,有的借鉴日本漆工技法,并推陈出新,新品层出不穷,明代制漆业呈现出一派繁荣兴旺的景象。明张汝弼《杨埙传》载:“宣德间尝遣人至倭国传泥金画漆之法以归。埙遂习之,而自出己见,以五色金钿并施,不止如旧法,纯用金也。故物色名称,天真烂然,倭人见之亦齚指称叹,以为不可及。”④
传世明朝髹漆家具中,带年款的家具非常少见,但宣德、嘉靖、万历时期的大漆家具仍有少量遗存,有的虽不带年款,但有这一时期的制作工艺特征。明万历时期髹漆工艺取得了非常高的发展水平,除彩绘、雕漆、戗金彩漆、雕填彩漆外,百宝嵌工艺出现了细腻繁缛、工巧华美的新的艺术风格,给人以高贵奢华和富丽堂皇之感。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明代署万历朝年款髹漆镶嵌家具中,以一对“大明万历甲申年制”款朱漆描金百宝嵌庭院人物故事顶箱柜(顶箱柜失)(图1)为珍。柜高238、柜宽174、柜深77厘米。年款显示这对大柜制作年代为万历甲申年为万历十二年(1584年)。此对柜均为四面平式,柜面对开双扇门,门中部有立拴,门正中偏上镶铜八角如意云头式圆面叶,三钮头,六角云头式合页。柜面通体为以朱漆描金花卉纹为地,用象牙、骨、玉石、寿山石、青金石、螺钿等多种珍贵材料镶嵌成庭院人物祝寿图场景,故称“百宝嵌”。坐于庭院楼台之上、盘中寿桃旁边的男女老者,当为寿宴的男女主人,男主人正在接待贺礼的宾客;院中仕女家眷迎来送往;文武官员手持笏板或身着铠甲,跟随其后的是随身仆役或肩挑或手捧寿礼前来贺寿,表明祝寿官员们的显赫身份;乐手们吹拉弹唱,仆人正忙碌奔波。院内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梧桐树、奇石芭蕉,间有梅花鹿、仙鹤等景物。柜下牙板上有“大明万历甲申年制”八字横刻楷书款,下方百宝嵌四组胡人牵兽图,又称“献宝图”,宋以前叫“职贡图”,可最早追溯到南朝时期,胡人形象都手持各种珍禽异宝,起一种烘托和渲染气氛。柜边框满嵌博古图,有鼎、觚、爵、佛手、香炉、赏石文房用具等。柜两侧面嵌折枝花鸟纹。

图1 明万历
朱漆描金百宝嵌庭院人物故事顶箱柜
明代百宝嵌,亦用珊瑚、琥珀、玛瑙、宝石、玳瑁、钿螺、象牙、犀角之类,与彩漆板子,错杂而镌刻镶嵌者,贵甚。有隐起者,有平顶者。
此柜体量巨大,且成对,形致古朴,纹饰内容丰富,万纹千华,百宝嵌材料珍贵,朱漆凝重,沉稳而鲜亮,从百宝嵌的材质、人物祝寿图人物衣着、纹饰风格等来判断,此柜的使用者应为明万历时期某位藩王或皇亲国戚。有纪年款,是明万历中期大漆百宝嵌家具珍品,具有重要的历史和艺术价值。
明晚期黑漆嵌骨牙山水人物纹官皮箱(图2),高35、长35、宽22厘米,小件大漆镶嵌家具代表。官皮箱平顶,正面对开两门,两门中间偏上有菱形云头面叶,两钮头,两门边侧装有云纹合页。箱底座向外凸出呈台式。箱体内分三层,设抽屉五具。箱通体施黑漆,箱体正面和两侧镶嵌牙、骨组成人物故事图,台式箱座四周嵌成花瓣纹。

图2 明晚期
黑漆嵌骨牙山水人物纹官皮箱
官皮箱是可以经常移动的储物小箱,此箱镶嵌牙黄色的骨牙,箱体纹饰黑白相间,装饰工艺考究,人物造型比例准确,错落有致,是明代晚期小件镶嵌家具的精细之作。明代黑漆镶嵌官皮箱,造型古朴,镶嵌纹饰细密精致。到清中期以后,这种风格渐渐减少。清黑漆百宝嵌人物花卉纹官皮箱(图3),高37、长36、宽28厘米。造型与明代官皮箱相同,箱通体施黑漆,箱体正面和顶部镶嵌螺钿、绿色玉石、青金石、木等,镶嵌图案为仕女婴戏、树木芭蕉、山石菊花、云蝠红日等。箱底为台式底座,比明代底座高,嵌折枝莲花纹等。

图3 清
黑漆百宝嵌人物花卉纹官皮箱
明末清初黑漆嵌螺钿山水人物纹轿箱(图4),高15、长78、宽20厘米。为明末清初小件大漆镶嵌家具精品。轿箱是明清时期专门在轿子上使用的箱具。轿箱一般搭在轿子的穿杠之上,应是出门时使用的一种储物家具。箱体背部及底部光素,箱盖与箱体正面采用镶嵌螺钿及描金工艺装饰山水人物图,螺钿镶嵌细腻高超,钿体极薄。

图4 明末清初
黑漆嵌螺钿山水人物故事纹轿箱图
漆器上用贝壳嵌花纹,由于贝壳种类不同,有大有小,故呈色亦不同。明黄大成著《髹饰录》中云:“螺钿,一名甸嵌、一名陷蚌,一名坎螺,即螺填也。百般文图,点、抹、钩、条,总以精细密致如画为妙。又分截壳色,随彩而施缀着,光华可赏。又有片嵌者,界郭理皴皆似划纹,又近有加沙者,沙有细粗。壳片古者厚,而今者渐薄矣……壳色有青、黄、赤、白也。沙者壳屑,分粗、中、细,或为树下苔藓,或为石面皴纹,或为山头霞气,或为汀上细沙,头屑极粗者,以为冰裂纹,或石皴亦用。”又云“霞锦,即钿螺、老蚌、车螯、玉珧之类。有片有沙。天机织贝,冰蚕失文。天真光彩,如霞如锦;以之饰器则华研。”⑤王世襄著《王世襄集·髹饰录解说》中载:“漆器填嵌螺钿或用壳片,或用碎沙似的壳屑,视图案及画面的需要而定”⑥。
嵌薄螺钿工艺是家具镶嵌工艺中传统的技法,难度高,工艺复杂,精细入微。软螺钿是一种极薄的贝壳的内表皮,有各种不同的颜色,嵌软螺钿工艺是在器物上最后一道漆时,趁漆未干,匠师根据纹饰需要,将不同色彩的软螺钿嵌在漆地上,使其呈现出五彩缤纷图案效果。

嵌薄螺钿工艺中的“有片有沙”的沙,即洒嵌螺钿沙工艺,是在漆器上最后一道漆时,趁漆未干,将螺钿沙屑撒在漆地上,并使其粘牢,待漆干透之后稍加打磨即成。清中期之后,此种工艺渐少,传世的嵌软螺钿器物多为小件箱匣。此轿箱为明末清初髹漆嵌软螺钿家具中精品。
2、明代硬木镶嵌家具
明晚期黄花梨嵌刻灰彩绘楼台人物故事纹屏心十二扇屏风(图5),高330、通宽680、厚7厘米。为明代晚期黄花梨镶嵌家具代表。此屏风由黄花梨木制成,由十二扇单屏组成,中部十扇,每扇由两根立材和六根横枨组成框架,再镶嵌绦环板组成整体纹饰,再由榫卯连接。屏风顶端透雕寿字和螭纹,中部屏心嵌刻灰彩楼台亭院人物故事风景图屏条,下端嵌刻透雕寿字、螭纹和花卉纹等。两边各有一扇单屏,嵌刻风景、宝瓶、香炉、花卉等辅助纹饰。此屏风体量大,用材奢华,集镶嵌、雕刻、彩绘于一身,造型简洁,制作巧妙,雕刻细密,绘画功力非凡,为明代屏风上乘之作。

图5 明晚期
黄花梨嵌刻灰彩绘楼台人物故事纹屏心十二扇屏风
二、清代流光溢彩的漆木镶嵌家具
清式家具在造型艺术风格上用材厚重,家具在尺寸上比明式宽大,装饰比明代更为华丽,表现手法主要有镶嵌、雕刻及彩绘等。清式家具镶嵌材料更为多种多样,百宝嵌的材料范围更广,更为珍稀,如有各种木雕、竹雕、各色玉石、玛瑙、翡翠、水晶、孔雀石、青金石、珍珠、玳瑁、珊瑚、螺钿、车渠、蜜蜡、沉香、象牙、绿松石、犀牛角、兽骨等天然材料;有金、银、铜及铁等金属;还有各色烧制的珐琅、瓷画;各种鸟类的羽毛;丝织品和纸帛画等;还有施各色漆加彩绘的,真可谓空前绝后。
清代镶嵌家具除大漆百宝嵌外,还有硬木家具镶嵌,这一时期比较常见的有紫檀、黄花梨、红酸枝木等。镶嵌品种除家具外,还有官皮箱、挂屏、插屏、笔筒、帽架等小件漆木器。
清乾隆紫檀嵌犀角高浮雕海水云龙纹四件柜(一对,图6),柜通高173、柜宽90、柜深46厘米。柜为紫檀木,四面平式,柜面和柜侧通体镶嵌犀角。柜门面心、柜帮面心和绦环板均满嵌犀角高浮雕云龙纹,犀角为染色和本色,镶嵌材质非常贵重稀有,雕刻精湛传神,华美夺目。顶柜门心板为单龙戏珠纹,柜门面心、柜帮面心、柜侧为二龙戏珠纹。绦环板饰海浪纹,边缘嵌紫檀打洼边框,外衬以大漆“卐”字花卉纹锦地。铜活均饰鎏金錾花纹。柜内通体蓝色漆里,中部装有抽屉架,下设闷仓。裙板、柜腿间装有牙条,足部有铜质云纹包脚。

图6 清乾隆
紫檀嵌犀角高浮雕海水云龙纹四件柜
清乾隆紫檀边框嵌骨牙雕江南水乡采茶采藕农忙图挂屏(图7),高86、宽139厘米。挂屏以紫檀木制边框,并雕刻纹饰,屏面蓝漆地嵌象牙、骨、玉石雕江南水乡采茶采藕农忙图,并结合画漆等手法,画面中山水相连,树木花卉,农舍田园,采茶采藕忙碌劳作的男女老少,人物形象生动,描绘出一幅风景秀丽的田园山水画。制作精细,是清乾隆时期紫檀镶嵌挂屏中精细制作。

图7 清乾隆
紫檀边框嵌骨牙雕江南水乡采茶采藕农忙图挂屏
清中期紫檀边框镶嵌玉石梅树竹石兰花纹挂屏(图8),高99、宽66厘米。挂屏长方形,为紫檀木边框,里外起压边线,屏面黄漆木地,其上用白玉、青玉、碧玉和漆木雕镶嵌一棵梅树梅花,两支竹,辅以兰花、灵芝和山石纹等,树干雕刻工艺非常精湛。挂屏用紫檀、玉石、木雕等珍贵材料,制作考究,梅竹兰花象征文人品性,意境深远。这两件紫檀镶嵌挂屏均为1958年故宫博物院拨交中国国家博物馆。

图8 清中期
紫檀边框镶嵌玉石梅树竹石兰花纹挂屏
清乾隆紫檀百宝嵌山水风景图御诗文小插屏(一对)(图9),通高70、长63、宽18厘米。插屏有底座和立屏组成,可拆装组合。双面纹饰,插屏一面灰漆地上镶嵌象牙、骨、玉石等组成山水风景图,另一面黄漆地嵌玉石御制诗,屏作由紫檀制成,裙板攒边装框,装牙板,上雕云龙纹。

清中期紫檀有束腰罗锅枨嵌螺钿炕桌(图10),高30、长60、宽60厘米。此桌面心镶嵌六边形螺钿,中心由六边形螺钿拼接成的正方形。桌面边抹起拦水线,立面混面略施线脚,有束腰,腿间安罗锅枨,腿牙以报肩榫连接,牙板与桌腿沿边起阳线,足内翻马蹄。该嵌螺钿炕桌为清中期嵌螺钿家具中代表作。

图9 清乾隆
紫檀百宝嵌山水风景图御诗文小插屏

图10 清中期
紫檀有束腰罗锅枨嵌紫檀炕桌
清乾隆紫檀百宝嵌人物故事图笔筒(图11),高14、直径11厘米。笔筒由紫檀木制成,圆筒状,中空,平底,口径与底径一致。周身镶嵌百宝嵌人物故事图,嵌材有:螺钿、象牙、玛瑙、寿山石、玉石等。人物神态生动,表情自然,用材块体较大。笔筒底部嵌螺钿方形边框内,用减地隐起的手法刻“乾隆御制”四字楷书款,字体布局匀整,笔划遒劲有力,款识整齐。该笔筒嵌刻工艺精湛,装饰复杂,在人物的衣褶、衣纹、大缸树干、松针上都有局部毛雕纹饰。保存完好,为清乾隆御制笔筒中珍品,代表清乾隆时期小件紫檀百宝嵌工艺水平。

图11 清
乾隆百宝嵌人物故事图笔筒
清代这种百宝嵌工艺,是仿制明代“周制镶嵌法”,周翥明嘉靖(15221567年)时期制漆匠,为官府上层制作漆器,所制镶嵌家具特点,嵌件高出地子表面,然后在嵌件上根据不同的需要,再施以各种不同形态的毛雕,用来增加图案的装饰效果,这种做法,不仅限于大漆器,还用于紫檀、黄花梨等硬木家具上。如明紫檀百宝嵌鸳鸯纹方盒(图12),不仅用玉石、玛瑙、寿山石、螺钿等材料凸嵌于地子上组成纹饰,而且在鸳鸯的身体和翅膀上、花瓣树叶等毛雕羽毛纹和叶脉纹,色彩斑斓。清代紫檀百宝嵌菱花口盒(图13)、清紫檀百宝嵌山石桃纹方盒(图14)、清紫檀百宝嵌莲鹭纹方盒(图15)也是仿照这种凸嵌毛雕工艺而成。所用镶嵌材料珍贵,有白玉、青玉、松石、青金石、寿山石、翡翠、碧玺、螺钿等,应为王府、官府所用。清初的王国琛、乾隆时期卢葵生为这一时期镶嵌制漆名家。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卢葵生制”黑漆嵌螺钿枝梅纹长方盒(图16),用椰壳天然的凹凸拼接成树枝,用洁白的螺钿做成梅花,有的含苞,有的绽放,花心处毛雕花蕊,生动形象,纹饰雅致。梅枝旁刻诗,落款“士慎”,一诗一画,意境深远。盒底朱漆方框内书“卢葵生制”四字楷书款。由于大的、过厚的镶嵌材料越来越少,清代后期镶嵌家具大多数使用平嵌法,即镶嵌材料与漆木器地子平。

图12 明
紫檀百宝嵌鸳鸯纹方盒

图13 清
紫檀百宝嵌菱花口盒

图14 清
紫檀百宝嵌山石桃纹方盒

图15 清
紫檀百宝嵌莲鹭纹方盒

图16 清
卢葵生制黑漆嵌螺钿枝梅纹长方盒
综上,我国在家具上做镶嵌装饰的历史非常悠久,早在商周时期就发现嵌有绿松石彩绘漆器残片,战国时期,出土有嵌玉石的漆几,唐宋时期镶嵌家具也得到很大发展,以漆器嵌螺钿家具为多。明代除漆器外,发展到在硬木家具如紫檀、黄花梨上的镶嵌工艺。由于镶嵌材料较多,又称为“百宝嵌”,工艺有平嵌和凸嵌之分。清代康雍乾时期,镶嵌工艺达到登峰造极。并与各种髹漆工艺相结合,组成各色华光溢彩,万纹千华的纹饰图案。故明清时期是我国漆木镶嵌家具发展的黄金时期。
注释:
①河南文物工作队《唐墓清理简报》,《文物参考资料》,1956年5期。
②考古研究所、北京市文管处《元大都的勘查和发现》,《考古》1972年1期。
③(明)刘若愚《明宫史》,北京古籍出版社,1982年,第33页。
④王世襄《中国古代漆器》,文物出版社,1987年第24页。
⑤王世襄《王世襄集·修饰录解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75页。
⑥王世襄《王世襄集·修饰录解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1页。

  图文来源:《收藏家》2018年10期

作者:张润平
责编:静静
审核:郑媛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