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辽上京皇城出土泥塑像专题论证会召开

2019-10-17 19:20|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28| 评论: 0|原作者: 张娓|来自: 辽金西夏研究

摘要:     2019年10月16日 14: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张娓)10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人民政府承办,中国考古学会宋辽金元明清考古专业委员会协办的“辽上京皇城出土泥塑像专题论证会暨‘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出土泥塑像三维数字化项目’结项论证会”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辽上京博物馆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唐考古研


  

  2019年10月16日 14:3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张娓)10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人民政府承办,中国考古学会宋辽金元明清考古专业委员会协办的“辽上京皇城出土泥塑像专题论证会暨‘辽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遗址出土泥塑像三维数字化项目’结项论证会”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辽上京博物馆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汉唐考古研究室主任董新林研究员主持开幕式,中共巴林左旗旗委副书记、巴林左旗人民政府旗长孟和达来致欢迎辞。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局长陈永志做了重要讲话。来自政府、研究机构、高校及文化单位等机构的60余位领导及专家学者等出席开幕式,并围绕项目概况、研究进展及研究展望等几个方面展开论证。

论证会开幕式 主办方供图

论证会会场 主办方供图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汪盈介绍了项目实施七年间的总体概况。她介绍到,201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建辽上京考古队,并对辽上京皇城西山坡遗址进行为期四个多月的考古发掘。此次发掘成果显著,确认了东向的两组佛教寺院,清理了北院的三座塔基。其中,一号塔基回廊中集中出土了一批保存较好、制作精美的泥塑像。发掘结束时,考古队对这批泥塑像进行了整体套箱提取,运至在北京的实验室进行进一步清理、修复工作。此后,辽上京考古队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实验室考古团队、中央美院雕塑系第六工作室、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三维数字化团队等多家单位进行跨学科合作,对出土泥塑像进行加固、拼对、修复、检测、三维数字化记录与再现等尝试与探索。2019年9月,修复后的泥塑像运回了辽上京博物馆。

与会学者观摩泥塑罗汉像 主办方供图

  在谈到出土泥塑像的实验室考古工作详细情况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存信说到,从西山坡遗址发现泥塑像开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所实验室考古团队就开始对出土泥塑像进行现场应急处理。在实验室内,进行二次清理,残块分类、编号,病害图分析绘制,超景深三维视频显微镜、X射线荧光光谱仪观察分析。并同中央美院雕塑系展开合作,进行长期拼对,试剂加固,框架支撑,最终制定并完成修复方案。

泥塑罗汉像 主办方供图

  泥塑像的三维数字化工作也是项目的重要工作之一。浙江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李志荣介绍称,经过在实验室的修复工作后,联合考古队面临丰富且复杂的现象,而用传统拍照、手工测量、绘制线图的记录方式,无法充分记录和保存泥塑像的文物信息。因此,辽上京考古队和浙江大学三维数字化团队合作,对西山坡遗址出土泥塑像进行三维数字化记录。此次合作以考古档案级别作为工作标准,以可实现文物的永久保存和可持续再现为工作目标,在2016年4月,实现了运用三维激光扫描、多图像三维建模和哈苏相机拍摄高清图版等多种数字化手段,进行数字化记录和建档;4月至12月完成数据的内业计算和处理工作;2019年9月对其中两件泥塑像进行3D打印。同时,浙江大学数字化团队对在工作中遇到的技术难点及挑战,进行一一突破,实现了针对文物考古的三维数字化技术和理念等方面新的提升。

  当日下午,董新林研究员主持专家论证会,论证会主要围绕西山坡遗址及出土泥塑像的形制、做法、年代及其价值,泥塑像三维数字化项目的呈现方式、可能存在的问题及其重要意义等几方面展开深入研讨。

泥塑像论证会现场 主办方供图

  北京朱乃正艺术研究中心主任曹星原从美术史的角度对比东、西方雕塑,对西山坡泥塑罗汉像眼睛的刻画方式进行了分析并提出,罗汉像眼部镶嵌黑色琉璃珠的做法,亦见于云冈辽代的重塑装銮,这是否是契丹人一种新的审美理念和宗教思想。她认为,西山坡泥塑像高度写实,这种世俗化程度是前所未见的,这批塑像是一批非常特殊的具有很高研究价值的泥塑作品。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李裕群对西山坡遗址从考古发掘到修复再到三维数字化的一系列工作表示肯定并认为此项工作是非常精彩、非常不容易的。他提出,要搞清泥塑像的年代问题,区分是辽代还是金代很重要。同时建议多采样进行测年;对佛寺南面院落需进行考古发掘,对其布局进行确认,以此深入对佛教寺院及城址的布局研究。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副主任张伟认为,西山坡遗址出土泥塑像造型独特,高度模仿真人,具有偏向于写真世俗的审美取向,与以往所见的样式化、靠粉本传播的塑像大不相同。无论这几尊泥塑像所属年代是辽代,还是金代,西山坡遗址出土泥塑像都具有重要的划时代意义。他提议,要关注这批泥塑像的内部结构和制作工艺。首先,泥塑像内部均有木架支撑,然后用夹有草棍的粗泥塑形,再用细泥做表层并压光,并在其上做彩绘。其次,泥塑像所体现的两层泥技术应用成熟。从泥塑头部的手指按压痕迹和材料的特性来看,形成过程应是在塔中先做彩绘泥塑,在建筑倒塌时过火烧成陶质塑像,并发生了变形。在三维数字化方面,张伟提出,数字化技术的应用,除了复制重建之外,还可以进一步探讨修复变形遗物。在文物修复过程中,只能复原视觉形象,而空间形象无法复原。因此,能否通过数据运算,找到泥塑残块的原始位置,使拼合空隙更加紧密,同时纠正泥塑倒塌时发生的变形,复原泥塑原始状况,三维数字化的意义将更加重大。

  李志荣提出,一切问题应该回到考古本源。所有的考古结果,需要三维复原,而不只是平面记录。西山坡遗址塔基的详细发掘,为研究佛塔营建提供重要资料。她表示,考古记录是一切研究的基础,应致力于把西山坡遗迹、遗物的记录做成一个考古记录的典范。根据泥塑像的造型、制作工艺等方面的特殊性,重新确定这批造像在描述时的记录体例,保障能将在文物修复过程中所发现的重要考古现象,也纳入考古报告中,这将使考古报告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除了关注泥塑的匠人传统外,也应关注建筑的匠人传统。她认为,3D打印的成果是文物采集数据的一种呈现方式,不能体现其纹理和颜色。而上色是人工干预的,这个过程可以和雕塑、美术等多学科展开合作。此外,3D数字化计算数据成果才是真正的考古档案和学术成果。未来,数字化工作在文物档案建立、考古学术研究、出版展陈宣传等多个方面上还有多种可能性和无限空间。

  在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局长、内蒙古自治区博物院院长陈永志研究员看来,这批泥塑像曾获得当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关于泥塑像的年代问题的研究,他提出,应当从城址布局、宗教信仰、建筑形制、同类泥塑题材手法等多个方面入手,综合比对相关材料得出相应结论。从源流和传播路线来看,这批泥塑像也具有非常重要的研究意义。

  李存信认为,还需进一步完善泥塑像修复工作。除了套箱提取的泥塑集中区外,还有大批更加残碎的泥塑像残块有待拼对、修复,这一工作将面临更多技术挑战。他建议,详细规划下一步工作计划,通过跨学科合作获得多方面的技术支持,以期更好的展现西山坡泥塑像的整体面貌及其背后的历史文化价值。

  赤峰市文化和旅游局副局长、契丹辽博物馆馆长刘冰指出,这批泥塑像非常珍贵,现场观摩文物本体非常震撼。泥塑眼睛镶嵌陶质眼珠的刻画方式,在赤峰地区有时代久远的传统。3D打印非常成功,但在龙骨结构、粗泥细泥工艺、眼部镶嵌等细节方面,还可以在3D打印的基础上进一步通过人工干预提升。

  董新林研究员指出,西山坡泥塑罗汉像是目前唯一一批考古出土的泥塑罗汉像。本次论证会是对泥塑像展开深入研究的新开始。我们将同各位专家展开多方位多学科合作,确定西山坡泥塑像研究的考古记录新范式,进而推进西山坡佛寺遗址的研究。同时,西山坡遗址泥塑罗汉像回归辽上京博物馆,这对宣传巴林左旗契丹辽文化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11日上午,与会专家还考察了辽上京遗址考古发掘工地,加深了对西山坡佛寺遗址和泥塑罗汉像的认识。

与会代表在辽上京遗址考察 主办方供图

与会代表考察辽上京遗址合影 主办方供图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