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在2019建博会石窟保护技术及新数字应用论坛上的发言

2019-11-6 22:01| 发布者: IICC| 查看: 19| 评论: 0|原作者: 姚丞|来自: 中国石窟寺

摘要: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文物保护处姚 丞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今天上午我们举办石窟保护技术及新数字应用论坛,石窟届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研讨石窟保护,在此,我谨代表国家文物局,对论坛的举办表示祝贺!石窟寺石刻是我国文化遗产中的一个重要类型,分布广泛,规模庞大,内容丰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石窟寺石刻就有268处,石窟寺作为佛教东传的重要物质遗存,具有非常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文物保护处姚 丞


各位同仁,各位朋友:
大家上午好!今天上午我们举办石窟保护技术及新数字应用论坛,石窟届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共同研讨石窟保护,在此,我谨代表国家文物局,对论坛的举办表示祝贺!
石窟寺石刻是我国文化遗产中的一个重要类型,分布广泛,规模庞大,内容丰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中,石窟寺石刻就有268处,石窟寺作为佛教东传的重要物质遗存,具有非常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国家一直高度重视石窟寺保护工作。建国后,重要的石窟寺基本成立了专门的保护机构,开展了保存状况调查、清理整治石窟环境、对开裂变形的石窟岩体进行支护加固除险等工作。到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支持实施了一批具有代表性的重大工程,裂隙灌浆、锚固等技术取得重要进展。到八九十年代,石窟寺保护工作全面展开,保护内容更加丰富,对石窟寺各种病害开展综合治理,岩体加固、治沙、治水、壁画修复、建设窟檐等各领域均取得进展。进入21世纪以来,一些重要的石窟寺开展了遗产监测预警体系建设、数字化等工作,探索开展了实景传输、洞窟复制、壁画复制、数字复原等工作,石窟寺的展示内容更加丰富,展示形式更加多样。总体来说,经过七十年的保护工作,我国石窟保存状况得到明显改善,重大安全风险基本得到控制,整体保护形势较好。2019年8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实地考察敦煌莫高窟保护和研究、弘扬优秀历史文化等情况,并主持召开座谈会,就加强文物保护做出重要指示,这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对文物保护工作、特别是石窟寺保护工作的重视,为新时代石窟寺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一是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深入发掘石窟历史文化价值,二是要运用先进技术加强文物保护和研究。
在回顾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应看到,石窟寺保护与展示仍然存在一定问题:
第一,石窟所面临的水害侵蚀、岩体失稳及石雕表面风化等主要病害,仍缺乏真正有效的保护手段。石窟寺防水、治水的技术、方法和材料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和试验。石雕防风化现在也没有切实可行的技术和材料,石窟在自然界各种力的作用之下依然风化明显。
第二,部分窟檐建设缺少美学指导,争议较大。我国古代所建的窟檐基本都是典型的木构建筑,体现了石窟艺术与中国传统寺庙建筑文化的融合,避免了石窟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直接接触,对石窟本体起到了重要的保护作用。古人所建的大量窟檐随着历史变迁已经严重损毁,近几十年来,很多石窟为加强保护新建了窟檐,并采取了多种多样的材料和形式,但能与石窟及其周边环境协调的不是很多,有些只考虑保护功能,不研究窟檐与石窟的历史渊源,建成后的窟檐过于现代化,与石窟的环境不够协调;有的未核算岩体承受能力就采用钢筋水泥等材质,甚至压裂了石窟周边岩体。总体来说,因缺乏历史研究和美学指导,现在不少窟檐的材料、形式都与文物本体不相协调,影响了石窟寺的整体景观风貌。
第三,石窟保护工程前期勘察不足,过度加固等现象较为严重。我们今年专门委托第三方对石窟寺工程进行了专项检查,从检查结果看,石窟寺保护工程前期勘察工作不够深入,对石窟岩体地层岩性、地质构造等地质勘察工作不深入、不详细,对危岩体区域及规模的划分准确性较差,难以为后期设计提供科学有效的依据。一些工程明显过度加固,工程范围不是小局部危岩体、松散破碎的危石,而是扩大到整个石窟山体,这样的工程盲目扩大规模,对石窟周围岩体也产生了负面影响。
第四,石窟的价值研究不够深入,展示手段单一。部分石窟寺缺乏专业化的研究人才,对石窟的历史价值发掘不足,石窟实物展示单一枯燥,可视性不强,或过分强调旅游开发,未能充分展示石窟的内涵和价值。
今天在座的都是石窟保护的专家、学者和从业人员,都是中国石窟的忠实守护者,下一步,为了更好的开展石窟保护,我觉得有几个方面我们可以加强重视:
第一,要注重石窟保护的多学科融合。石窟保护是一个综合性较强的、涉及多学科的领域,石窟寺保护不仅仅是单纯的文物保护,还涉及考古学、建筑学、地质岩土、历史学、材料和结构学等多个学科,这也意味着石窟保护不能关起门来搞自己的一套,要打开眼界,综合融入各学科相关内容,积极吸纳相关学科的成果,科学审慎的开展保护工作。
第二,要加强石窟价值研究。石窟本身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和文化内容,石窟保护不仅要关注表象物质,也要关注其中的历史文脉和人文因素;石窟保护除了要对文物价值有所认知,还要对文物的保存状况和环境进行研究,综合研判保护修复的方法和效果。同时在保护石窟安全的前提下,运用多种手段展示石窟的文化内涵,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第三,要聚焦石窟本体保护。石窟保护本身是一项复杂的、难度很高的工作,我们这个领域还是应该把真正的关注点放在石窟本体保护上,要重视关键技术的研究,提升保护科技水平,采取小范围试验、渐进式等方式探索石窟保护的路径,要注意看长期效果,不能图一时效果而对石窟产生长期影响甚至破坏。同时,要注意石窟的日常监测和日常性养护工作。
第四,窟檐建设要注意对本体的尊重,要慎重实施。窟檐最重要的功能是保护好石窟本体,窟檐的形式与形象既要满足保护功能的需要,又要与石窟寺的历史,艺术价值及环境协调,不能喧宾夺主,不能过多的从建筑结构角度出发。
石窟保护,尤其是大型石窟寺的保护,从来就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需要不断探索、检验、修正,要注重经验积累,更要注重实践创新。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能推动石窟保护工作更上一层楼。
预祝今天的论坛圆满成功! (本文根据会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嘉宾审核,仅供交流研讨参考)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