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浙江考古(1979-2019)

2019-11-11 17:33|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13| 评论: 0

摘要: 基本信息:编著: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出版社:文物出版社出版时间:2019年10月版次:1印刷时间:2019年10月印次:1ISBN:9787501062539内容简介:  本书为庆祝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四十周年而编著。全面综述1979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四十年以来,浙江省所开展的文物考古研究成果,共分七个章节进行论述:旧石器时代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夏商周考古、汉唐墓葬考古、宋元明考古、瓷窑址考古和科技考古。是一本了解浙 ...

基本信息:

编著: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出版社:文物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10月

版次:1

印刷时间:2019年10月

印次:1

ISBN:9787501062539

内容简介:

  本书为庆祝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四十周年而编著。全面综述1979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四十年以来,浙江省所开展的文物考古研究成果,共分七个章节进行论述:旧石器时代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夏商周考古、汉唐墓葬考古、宋元明考古、瓷窑址考古和科技考古。是一本了解浙江省所发展历程的著作,也是一本综合性的学术史研究著作,有较高的学术价值。

浙江考古四十年

刘斌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从1979年成立至今,已至“不惑”之年。经过几代考古人的共同努力,浙江省的考古事业在专业架构、学术研究、人才队伍、硬件设备等方面已臻成熟。当下,“文旅融合” 这一深刻的机构变革,引导着文化事业发展的新方向,浙江考古必将抓住机遇、迎接挑战、走向新的发展阶段。

  从1936年吴越史地研究会与西湖博物馆联合发掘古荡遗址算起,浙江省考古工作的开展,已有80多年的历史了。从寻访吴越旧迹,到重现史前文化,浙江境内不断延长的历史脉络,在考古人的手铲下,被梳理得更加清晰。一万年以来,丰富的史前考古学文化构建了浙江地区多元而又相互交融的文 化谱系。以吴、越文化为特色的商周考古,在一系列大遗址考古的带动下,不断闪现出新的学术亮点。汉六朝至宋元的历史时期考古,在文献之外,用物质遗存勾勒出一幅生动而独特的历史地理画卷。

  近代考古学在中国近百年的发展历程,从最初以地质调查的形式发现星点的人类遗存,到系统认识古代文化遗物,再到构建文化谱系,发展到探索文明进程,独立书写历史的阶段。如今,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肩负着书写浙江历史、保存文化基因、守护人类遗产的重任,应当立足浙江,放眼全国,以研究浙江大历史为重点,以国家大遗址和重点项目为依托,深化考古研究,加强保护宣传,真正实现弘扬历史、服务当今的目的。

  “浙江大历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代表浙江万年之源的上山文化。

  上山文化是浙江境内目前发现年代最早的史前考古学文化,也是我国东部沿海地区“早期新石器”的典型代表。其年代之久远与稻作、聚落之先进形成鲜明的反差,由此,使得探讨稻作农业起源 和新石器时代起源这两大世界性的史前考古热点问题,有了新的契机。对于浙江本土而言,尤其在钱塘江以南的山间盆地,如何梳理上山文化的发展序列及其与跨湖桥文化的谱系关系,仍将是我们今后需要长期投入的学术任务。

  (二)代表五千年国家起源的良渚文化。

  从1936年良渚镇出土黑陶的零散遗址,到1986年出土大量高等级玉器的反山、瑶山、汇观山等贵族大墓, 到2007年以城墙围合起来的3平方千米良渚古城内城,再到2015年古城外围大型水利系统的最终确认,良渚考古八十年,成就了浙江史前考古在文明进程探索中的巨大贡献。良渚古城遗址,实证了华夏大地多元一体的五千年文明积淀。2019年,以良渚古城申遗工作的竣工为起点,对于良渚古城的全方位精细化研究与文明模式的探讨,将为下一阶段的良渚考古带来新的使命。

  (三)代表南方青铜时代的越文化。

  浙江处于夏商周疆域的边缘地带,是越文化的诞生地。至春秋时,越国成为五霸之一雄踞东南。作为浙江商周时段的大历史,越文化的研究是浙江夏商周考古的重要内容。从土墩墓、印纹陶与原始瓷构筑起独具特色的土著文化面貌以来,浙江的越文化考古开始逐渐转向更具系统性的大遗址考古阶段。湖州毘山遗址是目前所知浙江境内最为重要的夏商时期遗址,曾出土过卜骨、铜建筑构件、玉器和大型建筑基址。绍兴地区越国王侯贵族墓的考古勘查取得重大收获,基本确认了平水盆地为战国时 期越国王陵区。在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努力下,湖州毘山遗址、绍兴平水越国王陵区考古工作在“十二五”期间被列为国家文物局的重点项目。地处吴、越、楚交界地带的安吉古城,是江南地区东周至汉代的重要城址,而遗址区内分布着的龙山越国贵族墓也是我们研究百越文化的重要契机。在近几年考古工作的基础上,安吉古城遗址在“十三五” 期间被列入国家大遗址范畴。尽管进入了有史记载的时期,由于文献史料的匮乏,浙江夏商周考古需要重视史前考古的研究方法,对于文化谱系的梳理,仍应作为探讨社会制度、文化交流等问题的基础工作。

  (四)代表历史时期晚段全国文化中心的南宋。

  定都临安的南宋,是中国近八百年以来历史与文化发展的源头。墓葬考古与城市考古是宋元明考古的两大重要内容,近年来,在南宋皇陵、墓园、族墓地和临安城、嘉兴子城等项目上,均取得了重要进展。南宋临安城已被列入国家大遗址,而绍兴宋六陵也在“十二五” 期间被列入国家文物局的重点项目。由于文献史料提供了全面而丰富的信息,对于这一时期物质文化的研究,与先秦考古在研究方法、研究目的和研究视角上均有较大的区别。例如,对墓园制度与堪舆理念的研究,对“古今重叠型城市”的考古发掘,都是宋元明考古实践中提出的新思考。

  (五)代表中国陶瓷工艺史的浙江陶瓷。

  所谓“一部陶瓷史,半部在浙江”。作为中国陶瓷重要起源地的浙江,从原始瓷到青瓷,在中国陶瓷史上均占有重要的地位。原始瓷是瓷器的滥觞,湖州老鼠山窑址可早到商代。夏商时期毘山 遗址中的大量原始瓷堆积,也是当地存在原始瓷窑址的说明。而以德清为中心的东苕溪流域,更是分布有许多商周时期的原始瓷窑,随着近些年原始瓷窑址的系统考古调查与发掘,为原始瓷的年代序列、中心产地、工艺水准等问题提供了重要材料。慈溪上林湖窑址群,是唐五代越窑青瓷的中心产区,此地窑址分布密集、产品质量上乘、制作工艺高超,堪称越窑系青瓷之典范。宋元时期,青瓷的生产基地转移到丽水市龙泉一带,遂成就了天下名窑。目前,上林湖窑址群与龙泉窑均已列入国家大遗址范畴。

  从“大历史”的眼光看浙江,以浙江万年以来最具代表性的历史阶段、最突出的物质文化成就为指引,浙江省的考古事业在工作重点、科研任务、技术投入上均已做出相应调整,以适应新时代文化事业发展的需要。在“大遗址考古”的带动下,推动具有问题意识、展现学术特色的主动性考古发掘与研究项目的开展。将配合基本建设的考古工作纳入相关课题,变被动为主动。加强人员梯队建设,培养中青年业务骨干,在重大田野考古项目、重要研究课题、对外交流等方面,给予年轻人更多锻炼 业务素质的机会。最近几年,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安吉考古保护中心陆续成立,在不久的将来,浙江省考古与文物保护基地也将建成,这将使得浙江考古的硬件条件领先全国。同时,实验室考古与文物保护的协同开展,也使我们对于考古材料的认识进入全息化的时代。

在这个新时代里,考古学的境遇与过去所受的那种“冷落”相比,已是天壤之别。在“让文化遗产活起来”的号召下,考古学开始注重考古与公众的关系。在单纯的科学研究之外,与考古相关的一些方面已形成日益成熟的产业。越来越多的公众,从不同角度、不同媒介接触考古。尽管面对公众的科普与宣传主要由媒体承担,但作为考古人,思考如何发挥考古学的教育功能,如何通过认识我们的历史来更好的指引我们走进未来,也是今天我们所需承担的责任。

内文精选:

 

 

后记

  1936年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施昕更先生在良渚的试掘,1938年《良渚》报告的出版,是浙江考古的发轫。1949年新中国成立,浙江考古工作主要由设在南京博物院的华东文物工作队负责。1950年3月,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成立。1954年华东大区撤销后,浙江省文物考古工作就开始由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直接负责。1962年9月,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和浙江省博物馆合署办公,原文管会全部业务工作归属浙江省博物馆历史部,工作受到很大影响,直至1937年河姆渡遗址的发现和发掘才得以重新复苏。“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文物事业也重新焕发出生机与活力。1979年3月,浙江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恢复,同年5月,以浙江省博物馆历史部为基本力量成立浙江省文物考古所,1986年更名为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4年1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从杭州市环城西路搬迁到假山路假山新村26号办公。2019年10月,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将搬迁到教工路71号原浙江自然博物馆旧址。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负责浙江全省范围内文物资源的考古调查、勘探、发掘、保护、研究、咨询评估、规划监测及相关业务培训等工作。在考古调查发掘和保护研究领域取得了重要收获,为构建浙江大历史做出了重要贡献。至今,有13项考古发现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有8个项目获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奖”,河姆渡、良渚、龙泉窑等3个项目的考古调查和发掘获“中国20世纪100项考古发现”,“良渚古城考古新发现”还被评选为2013年首届“世界考古·上海论坛”的“世界重大田野考古大发现”。本所主持的良渚遗址、大窑龙泉窑址、上林湖越窑址被国家文物局公布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截至2019年5月,本所共出版考古报告、图录、专著、学术文集等图书92种,其中多部图书获国家级和省级图书奖。

  2019年,是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建所四十周年,也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浙江考古七十年,本所在事业、人才培养、硬件、科研、社会影响力等各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为了总结成绩,展望未来,我们编撰此书,以旧石器时代考古、新石器时代考古、夏商周考古、汉唐墓葬考古、宋元明考古、瓷窑址考古、科技考古七大专题,全面系统地反映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建所四十年以来的考古工作和学术成果。由于时间紧任务重,各专题的体例略有不同。浙江文物考古事业,还离不开杭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以及其他地县文物部门的工作,在本书各专题中有所侧重,敬请谅解。 

 

编 者

2019年5月10日

 

 

 

目录

(图文转自:“文物出版社”公众号)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