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京报:二里头遗址发掘60周年丨许宏:二里头是“最早的中国”

2019-11-29 10:48|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21| 评论: 0

摘要:  早期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中国的历史是五千年吗?中国的历史,究竟该从哪里算起?为什么说二里头是“最早的中国”?为什么说殷墟是中国信史的开端?考古人是干什么的?考古人会怎么看历史?早期王都又是什么样子的?  近几十年来,随着考古新发现、新材料的利用和社会科学方法的引入,中国历史学开始提速变道,与传统史学相比,在方法和视野上都有了重大改变,获得了若干新结论。如何把专业研究圈子里的新方法、新结论向公众传 ...

 早期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中国的历史是五千年吗?中国的历史,究竟该从哪里算起?为什么说二里头是“最早的中国”?为什么说殷墟是中国信史的开端?考古人是干什么的?考古人会怎么看历史?早期王都又是什么样子的?

  近几十年来,随着考古新发现、新材料的利用和社会科学方法的引入,中国历史学开始提速变道,与传统史学相比,在方法和视野上都有了重大改变,获得了若干新结论。如何把专业研究圈子里的新方法、新结论向公众传播,勾勒一段更接近真实历史的中国历史?

  为此,博集天卷和新亚文化策划出版了《中国通史大师课》,将一线考古人许宏,秦汉历史研究学者王子今,宋史研究专家、北京大学教授邓小南,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卜宪群,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主任、教授张帆,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胡阿祥,中央民族大学教授李鸿宾等中国历史学界的顶尖学者聚集在一起,给普通人讲述中国通史。

  近日,在更读书社(东城隆福店)举办的《中国通史大师课》新书分享暨系列讲座首站,许宏为现场读者解读了早期中国。在中国文明史上,二里头遗址晚于良渚,又早于殷墟,与二者相比,二里头既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在考古学界,二里头却被学者誉为“华夏第一王都”“最早的中国”。

  11月17日,许宏在活动现场讲述了二里头遗址的重要性

  中国有五千年历史的观念其实很晚才形成

  为什么二里头如此重要?在许宏看来,二里头就是“最早的中国”。

  许宏认为,二里头是整个东亚大陆人类群团从多元走向一体,从“满天星斗”变成“月明星稀”的一个节点,二里头的发现,前无古人,开启了诸多制度的先河——在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青铜礼器群;二里头所在的洛阳盆地,占地不过1000多平方公里,却先后有13个王朝在这里建都,前后历时1500年。除此之外,这里还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和车辙,发现了“井”字形大道,发现了中国最早的中轴线布局的、四合院式的宫殿建筑群,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宫城,发现了与祭祀有关的巨型坑。许宏说,对于历史研究和考古学来说,这些都是汇聚了浓重王朝文明的要素,远比他们所发掘的被誉为“超级国宝”的二里头绿松石龙形器更加重要。

  今年是二里头遗址科学发掘60周年,也是许宏担任二里头考古队队长的第20个年头。从1959年徐旭生的夏墟调查,到2019年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的建成开放,这六十年间,二里头考古队先后经历了赵芝荃、郑光和许宏三任队长,分别对应着“20后”、“40后”和“60后”。因此,许宏认为今年是自己的总结之年、转型之年,田野工作也将自此告一段落,在这之后,他会有更多的写作安排。他的第四本书《东亚青铜潮——前甲骨文时代的千年变局》,目前已经进入写作的最后阶段。

  2019年10月19日,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正式开馆,展出青铜器、陶器、玉器、绿松石器、骨角牙器等2000余件藏品

  许宏对自己的定位是考古人写史,与历史学家不同,考古学主要研究文字产生以前的历史,有一套不同于文献史学家的观察研究历史的方法。许宏曾经带领他的团队,花了七年多的时间,整理出五大本二里头报告,共计四五百万字,一共有62位作者参与撰写。但在另外一方面,这套书的定价非常昂贵,而且即便是历史学家,有人也觉得读不懂。为什么呢?许宏认为,这套书仅仅相当于将无字地书变成了文言文。

  那么,怎么办呢?许宏做了一个尝试,他用自己二十年来的积累,写成了《最早的中国》、两版《何以中国》以及《大都无城》这四本小书,并将有关于早期中国的知识和成果融合在《中国通史大师课》的第一部分之中,开篇就讲最早的中国,因为这是考古学界和历史学界最热门的议题。

  《中国通史大师课》,许宏等著,博集天卷丨岳麓书社2019年10月版

  在《中国通史大师课》中,许宏写道,“五千年”的说法与孙中山等成立的同盟会有关,而孙中山这一说法中的年代数据,据传来自当时同盟会创办的《民报》。有人推测《民报》采取了北宋理学家邵雍《皇极经世书》的说法,认为黄帝纪年接近5000年。从这里可以看出,中国具有5000年历史这个观念其实是很晚才形成的。

  二里头为什么重要?

  二里头为什么重要?重要就重要在二里头的发现,前无古人,开启了诸多制度的先河。许宏说,二里头的发掘经历了三任队长,从“10后”到“90后”,不止三代人。

  科技使考古插上翅膀,为什么这么说?许宏以最简单的粮食颗粒为例,二里头人吃什么?答案是二里头时期已经五谷齐备。这个结果怎么来的呢?从土里浮选出来的。浮上来的叫轻浮,包括粮食颗粒,也包括杂草和种子等;中浮主要是一些打制玉器的碎屑;下浮是鸡骨头、狗骨头、鸟骨头之类。显然,这里边蕴含着巨大的信息量。但许宏说,在没有浮选技术以前,土是可以不要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考古人必须是多面手,因为他们要研究人类过去的全部。

  位于河南偃师的二里头遗址3号基址,摄于2002年5月23日

  一定要把中国放在全球文明史的视角来看,活动现场,许宏强调了这一点的重要性。从良渚、陶寺、石峁,到二里头,许宏说,二里头文明的崛起,意味着以中原为中心时代的到来,然后到西周大分封,才奠定了当代中国的基础。二里头是中国最早的广域王权国家,因此许宏把它简称为“最早的中国”。二里头和秦王朝被许宏视为中国古代分封制的两大节点,如果将整个华夏族群比作一棵大树,许宏认为,二里头正是大树的主干,向上全是枝丫,因此没有办法成为中国的代表。

  许宏将二里头和苏美尔,埃及,以及印度河流域的文明相提并论。许宏说,作为政治实体的中国出现在二里头,所以易中天讲中国史,从3700年前开始,把政治实体的诞生作为中华文明的开端并非胡说,相反,这一结论吸纳了包括许宏本人在内的诸位考古学家的研究成果,是一件见仁见智的事情。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绿松石龙形器

  文明的概念极为广大,远远超出了国家产生的范畴。许宏之所以将自己的第三本小书命名为《大都无城》,正是因为这在他看来,是文化自信的表征。许宏梳理了从二里头到东汉这1900年间的历史,他发现这其中居然有2/3的时间都邑不设防,没有外城,正所谓“诸侯守在四夷,又焉用城”,直到曹魏的邺北城和洛阳城才开始城郭齐备。

  2016年,《大都无城》被评选为华文好书,为该书撰写评语的刘苏里认为,这本书虽然小,却从小的侧面拨动了中国历史的大脉搏。那么,什么是中国?许宏现场提到了自己的一篇文章《青铜催生中国》。他说,青铜时代意味着王朝礼制时代的到来,也因此,青铜礼器可以作为二里头是否是最早中国政治实体的重要证据。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