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有史以来最大的凡·艾克展:《根特祭坛画》将首次离开教堂

2019-12-6 09:56|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36| 评论: 0|来自: 澎湃新闻

摘要: 澎湃新闻获悉,比利时根特博物馆(MSK)2020年2月1日将举办“凡·艾克:光学革命” 展,以纪念这位早于1390年出生的佛兰德画家。这将是有史以来关于扬·凡·艾克(Jan van Eyck)规模最大的展览,展览作品借展自世界各地的60家艺术机构。其中,《根特祭坛画》将“走出”圣巴蒙教堂,在展览中心位置展出,这也许是这组祭坛画最后一次离开教堂。而英国国家美术馆将特别出借扬·凡·艾克的一幅肖像画作品,这件名为《男子肖像》被认为 ...
澎湃新闻获悉,比利时根特博物馆(MSK)2020年2月1日将举办“凡·艾克:光学革命” 展,以纪念这位早于1390年出生的佛兰德画家。这将是有史以来关于扬·凡·艾克(Jan van Eyck)规模最大的展览,展览作品借展自世界各地的60家艺术机构。其中,《根特祭坛画》将“走出”圣巴蒙教堂,在展览中心位置展出,这也许是这组祭坛画最后一次离开教堂。而英国国家美术馆将特别出借扬·凡·艾克的一幅肖像画作品,这件名为《男子肖像》被认为是画家最早的肖像画作品之一,也将成为此次展览的重点展品。
休伯特·凡·艾克、扬·凡·艾克,《根特祭坛画》(外),1415-1432,根特圣巴蒙教堂
凡·艾克虽然离世已近六百年,但他的“光学革命”却一直保持着即时性,他的作品也继续在现代人对过往的想像中诠释着尼德兰的文艺复兴美术。凡·艾克作为宫廷画家,他跻身贵族的社交圈,并进行了涵盖整个欧洲的“外交之旅”,他也将自己的经历融入了作品中,并对西方绘画艺术产生了巨大影响。
凡·艾克,《一个男人的画像》(可能是自画像),英国国家美术馆藏(非此次展览展品)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仅保留有凡·艾克约二十余件作品,而此次在比利时根特博物馆举办的展览中,将汇集至少一半已知的凡·艾克作品,并同时展出中世纪晚期的100多件绘画杰作。其中《根特祭坛画》的八块外板将位于展览中心,这是历史上首次在根特圣巴蒙大教堂外展出这件革命性的作品。
凡·艾克,《天使报喜》,约1433-1435,马德里国家博物馆藏
Willem vrelant,《天使报喜》,约1450,洛杉矶盖蒂博物馆藏
“凡·艾克和他的工作室的众多作品在历史上从未有过被整合到一个地方。这些作品将画家的天才及其对西方艺术的革命性影响带给了公众。”此次展览的策展人约翰·德·斯梅特(Johan De Smet)表示,“日前包括英国国家美术馆所藏《男子肖像》在内的几幅计划展出作品因为此次展览正在进行修复,几个世纪以来,公众第一次可以真实地欣赏到它们的辉煌。”
英国国家美术馆还藏有凡·艾克最具代表性的作品《阿尔诺非尼夫妇》(Portrait of Arnolfini and his Wife,1434)和另一幅可能是其自画像的《男子肖像》,但因为年代久远,太过脆弱和珍贵,无法运输而不予借展。但这依然无妨比利时根特博物馆凡·艾克展的重要性。
凡·艾克,《阿尔诺非尼夫妇》,1434年,英国国家美术馆藏(非此次展览展品)
英国国家美术馆副馆长苏珊·佛斯特(Susan Foister)说,许多艺术爱好者到伦敦会特别来看这三张凡·艾克的作品,“因此出借一张已经是例外,但展览可以提供给公众增进知识的机会,而且,能够将相同时期、但规模完全不同的作品在同一个空间展出是非常难得的。毫无疑问,我们将通过展览从凡·艾克的作品中发现和学到很多内容。”
此次英国国家美术馆借展的《男子肖像》完成于1432年10月,描绘了一位拥有蓝眼睛的男子,拿着折叠的文件目视前方。其他更多的信息难以从画面中辨认,但有关这位男子是谁的理论性研究却比比皆是。
凡·艾克,《男子肖像》,1432年,英国国家美术馆藏
目前正在进行的修复工作包括剥去其表面的黄色清漆。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黄色清漆逐渐使图像变得模糊。
“在修复和保护我们所收藏的任何早期绘画之前,我们总是会竭尽全力,使用最新的科学技术来了解其状况以及绘制这件作品时所使用的工艺。”佛斯特说, “目前这幅《男子肖像》的状态非常好,需要修复的地方相对较少,但是凡·艾克的技术和才华在这件作品中被泛黄的清漆遮盖了。”
凡· 艾克,《带喷泉的圣母》,1439,比利时皇家安特卫普博物馆藏
而这次比利时根特博物馆将举办“凡·艾克:光学革命”将是凡·艾克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展,根特博物馆的策展人透露,展览的中心位置将是《根特祭坛画》(Ghent Altarpiece)面对外面的8幅作品。
《根特祭坛画》位于比利时根特圣巴蒙教堂的祭坛,是现存最早的带有签名的尼德兰绘画作品,是一种多翼式“开闭形”的祭坛组画,外面9幅。闭合的祭坛内12幅。只有在节日的礼拜盛会时,祭坛的两翼才有可能打开,人们才得以见到内层的12幅杰作。
这一组祭坛画完成于1415年至1432年之间。当时画家休伯特·凡·艾克应根特市长多库斯·威德之邀为根特的圣贝文教堂绘制一组祭坛画。但由于这位伟大画家于1426年去世,他的弟弟扬·凡·艾克接手将其完成。《根特祭坛画》自从它完成后就历经磨难,直到1951年经过彻底修缮后才重新回到圣巴蒙教堂中。 艺评人乔纳森·琼斯认为,“《根特祭坛画》首先让您参与对真实事物的谦逊描绘,然后将您带到神秘的启示领域……它是一本通向天堂的护照。”而展览结束后《根特祭坛画》将再也不会离开圣贝文教堂了。
凡·艾克,《Baudouin de Lannoy肖像》,约1435,柏林国家博物馆藏
2020年2月,比利时根特博物馆中将出现18幅凡·艾克的作品,以及出自他工作室的8幅作品,约占该艺术家现有已知作品的一半。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的脆弱性都在增长,因此未来不太可能再次大量借展,策展人也声称该展览是“一生一次的盛会”。
佚名,《十字架上的耶稣》,挂毯,1450,布鲁塞尔皇家历史艺术博物馆藏
此次展览还有很多作品借展自包括梵蒂冈博物馆、马德里国立普拉多博物馆、柏林国家博物馆、华盛顿国家美术馆和洛杉矶盖蒂博物馆等,并将陈列于根特博物馆13个展厅。展览期间,博物馆还设置有讲座、导览和音乐会的计划。展览期间,比利时根特市预计将接待25万参观者。其实艺术爱好者,从15世纪开始已经从欧洲各地来到根特,以欣赏祭坛画。但一直以来凡·艾克仍然是一个神秘人物,在现存的约二十件作品和一些有关他的生活的历史资料。可以依稀看到凡·艾克凭借他的科学知识、无与伦比的观察力和惊人的油画技术,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描绘这个世界。他创造了壮丽的风景,向世界展示了最详尽的细节。 同时,他幻象般的渲染使当代人感到困惑。
贝诺佐.戈佐利,《圣母和耶稣》,约1449-50,贝加莫基金会藏
“凡·艾克的遗产仍然贯穿着城市及其居民的大动脉,数百年来一直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艺术家。 这是无法打破的纽带。” 根特市长Mathias De Clercq 说,“ 凡·艾克的《根特祭坛》对于根特,就像《蒙娜丽莎》对于巴黎一样。”
注:“凡·艾克:光学革命”将于2020年2月1日展出至4月30日,本文编译自《卫报》和比利时根特博物馆展览官网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相关分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