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十大考古候选项目|河南安阳发现迄今范围最大的商代晚期铸铜遗址

2020-1-5 14:51|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71| 评论: 0|原作者: 孔德铭|来自: 文博中国

摘要: 河南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考古取得重要收获▲2019安阳辛店遗址范围及2019年发掘区位置▲2019安阳辛店遗址位置辛店遗址位于安阳市北部柏庄镇辛店集南部一带,2016年发现该遗址。遗址南北长约1400米,东西约750米,总面积约100万平方米。2016年和2019年,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道路建设,对遗址进行了两次发掘,目前已发掘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辛店遗址范围广大,遗迹分布密集,文化内
河南安阳辛店商代晚期铸铜遗址考古
取得重要收获

▲2019安阳辛店遗址范围及2019年发掘区位置

▲2019安阳辛店遗址位置

辛店遗址位于安阳市北部柏庄镇辛店集南部一带,2016年发现该遗址。遗址南北长约1400米,东西约750米,总面积约100万平方米。2016年和2019年,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配合道路建设,对遗址进行了两次发掘,目前已发掘总面积约5000平方米。辛店遗址范围广大,遗迹分布密集,文化内涵十分丰富,时代跨度长,出土文物种类多,价值高。遗址的时代、文化内涵、布局等表明该遗址是一处殷墟时期以“戈”为主体的“居、葬、生产合一”的超大型青铜铸造基地和大型聚落,是殷墟文化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遗址的发现展示了真实意义上的“大邑商”的范畴,见证了中国早期都城低密度城市化发展的进程,对于研究殷墟时期都城的布局、范围等都是一次突破性的发现。


1

考古新发现

  2018年11月为配合中华路扩宽工程,在辛店南部发现大面积的商代时期遗迹。报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对辛店遗址的第二次考古发掘开始。于2019年10月底考古发掘全面结束。本次发掘共分为(A、B、C、D)4个发掘区,南北距离620米,共布设探方52个,发掘面积约4000平方米。

▲A区 H65出土磨石

▲D区 祭祀坑

▲发掘区 B区中期航拍

▲发掘区 C区

  本次发掘收获巨大,除商代时期遗存,还发现了先商时期遗存和西周时期遗存。共发掘先商时期遗存12处,其中半地穴式房址1处,灰坑10处,沟1条,出土有陶片、石器、兽骨、蚌等。

▲B区 M24

▲B区 M24出土青铜器照片

  商代晚期和西周时期墓葬52座,其中出土青铜容器约46件(铜器上铭文以“戈”居多),还出土陶器、玉器等一系列文物。商代晚期大型建筑群1处,面积较大。

▲A区 范土淘洗池

▲B区 出土铜器打磨后废弃物堆积

▲B区 铸铜作坊内烧灶

▲B区 铸铜作坊内烧土硬面

▲C区 陶范废弃堆积坑 陶范提取

▲C区 陶范废弃堆积坑

▲C区 陶范堆积坑

▲D区 大型取土坑

▲D区 工棚式铸铜作坊第六层

▲铜器打磨后铜屑堆积

  商周时期灰坑326处,还发现大量与铸铜相关的遗迹,有独立铸铜作坊区、浇铸场地、小型窑址、烧土硬面、范土淘洗池、大型取土坑、铸铜废弃物堆积坑等。出土大量与铸铜相关遗物,集中出土于灰坑和窖穴内。

▲鼎耳陶模 C区出土

▲分裆鼎范 C区出土

▲分裆鼎陶范 C区出土

▲爵范 C区出土

▲铜块 B区出土

▲卣腹部范 B区出土

▲卣口部范 出土B区

▲圆鼎范 A区出土

▲尊范 C区出土

  经初步统计出土陶范约1.2万块左右,主要以容器范居多,有鼎(包括圆鼎、方鼎、分裆鼎)、簋、卣、尊、罍、瓿、觯、觚、爵、器盖等,还有少量兵器范鐏、镞等。

▲炉壁 A区出土

▲炉壁2 A区出土

  熔炉器具残块约3690块,可分为草拌泥熔炉和夹砂坩埚两种。

▲陶鼓风管 B区出土

▲铜针形器 B区出土

  生产工具有磨石、铜针形器、铜刻刀、鼓风管、骨铲、骨锥等。

2

辛店遗址范围与布局

  根据2018年勘探调查与发掘的结果来看,辛店遗址南北约1400米,东西约750米,总面积约100万平方米。最新考古发现商代晚期铸铜相关遗存约占辛店遗址总面积的百分之八十以上。在辛店铸铜遗址大范围控制的情况下,又分支出多个独立、完整的铸铜作坊区,每个作坊区可分为工作区、生活区。祭祀区和墓葬区2区相距较近甚至相互叠压。工作区可分为多个功能区,有备料取土坑、制范场地、熔铜浇铸为一体的场地、铜器后期加工场地、铸铜遗物废弃场地。

  辛店遗址南部发现了商末周初大型礼仪建筑,这些建筑主要分布在2018年、2019年发掘区B区的南部和C区的北部,这些建筑遗址下又叠压了铸铜遗址,且为商末周初的墓葬打破。

3

遗址的年代

  从考古发掘情况、地层关系、出土器物等判断,辛店遗址开始于先商时期(以下七垣文化为主体包含二里头、岳石文化因素),一直延续到殷墟时期(殷墟一期~殷墟四期)、西周、东周、北朝等,最晚到宋金时期。辛店遗址整体布局时代以商代晚期遗存为主。

4

学术意义

  

  迄今发现的商代晚期范围最大的铸铜遗址

  从2016、2019年辛店遗址考古发掘情况来看,这是一处超大型铸铜遗址,从考古勘探与发掘现场考察,这一遗址的总面积超过100万平方米,是目前殷墟及其他遗址中所仅见。从已经发掘约4000平方米的遗址内,发现与铸铜相关的中小型建筑、大型取土坑、沉淀池、制作场地、融炉遗迹、烘范窑、铸铜场地等与铸铜相关的遗迹异常丰富,出土各类陶范、芯、模、炉壁残块等近12000余块,磨石、制范工具、骨蚌器等100余件。

  辛店遗址是殷都“大邑商”的重要组成部分

  殷墟四期这里开始出现了集中成片的大型高规格建筑群,通过文物勘探发现这些建筑规格非常高,多组建筑集中在一起,每组可能为单独的四合院,主体建筑与配殿、廊、庑等结合在一起。其中最大的建筑东西长度达80米,体现了这些建筑非常高的规制。2018年在B区共发现这样的建筑5组(局布),还发现有一排陶排水管。这些建筑叠压了铸铜作坊遗址,且建筑使用的夯土中还发现陶范等铸铜遗物,并且建筑本身的基址还被稍晚时期的中、小型墓葬打破。这些大型建筑的出现表明辛店遗址在殷墟四期时地位日益提高,规模日渐扩大,成为殷墟核心区10公里之外最重要的聚落城邑,是当时殷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正是由于辛店遗址的兴起,使得殷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大邑商”。

  辛店遗址见证了中国城市早期特别是

  殷墟时期城市低密度化发展的历史事实

  近期中外学者研究中外早期城市发展,提出低密度化城市这样一个观点,特别是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荆志淳持此观点。从近期安阳殷墟及周边考古发掘来年,基本上符合这一论断。这些遗址从大的范围来看分布在殷墟遗址核心区的西部、东南、东部和西北方向约10公里左右,遗址的时代与文化内涵与殷墟遗址相同,都属于殷墟文化遗址圈。这些遗址与殷墟核心区之间的区域内有无同一时期的文化遗址,由于资料的限制,尚不十分清楚,但从现有的发现来看,也足可以证明在殷墟时期,殷都存在低密度化城市这一个历史事实。

  辛店遗址是“殷遗民”迁徙的重要据点

  从考古发掘现场来看,在商末周初之际,辛店出现了大型的礼仪性高规格建筑,辛店的地位更加凸显。在殷墟因为战争出现衰落之时,这里可能仍保留了一段时期的繁荣。辛店遗址不管发现商代墓葬还是西周时期的墓葬,其墓主人均是“殷遗民”,这一点从墓葬形制、随葬器物组合、出土青铜器铭文等有着明显的一致性。因此,辛店遗址可能与孝民屯铸铜遗址一样是“殷遗民”的据点,它的发现对研究商末周初时期殷墟状况和“殷遗民”迁徙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

  “戈”族控制下,“居、葬、生产合一”

  的大型聚落遗址

  遗址内发现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的墓葬100余座,其中有9墓葬共计出土青铜礼器46件,且种类丰富,这是继殷墟核心区之外,出土商代晚期青铜器又一重要的区域。9座出土青铜礼器的墓葬中有7座出土带有“戈”“戈齐”等字铭文的青铜器20余件,其他的有“天黾”“天”等少量的青铜器铭文。辛店遗址主体族邑应该就是“戈”族,这一族邑从辛店遗址的二期延续到四期,是该聚落的实际控制者。辛店遗址“戈”族的发现,对研究这一支族邑的迁徙、分布、职业等提供了新的资料。

   (安阳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孔德铭)

  

  编辑:韩旭川

  审核:贾昌明

本文刊登于2020年1月3日
《中国文物报》第5版
投稿邮箱:
wwbkaogu@163.com


文章已于修改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相关分类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