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十大考古候选项目|河南洛阳西工区纱厂路发现两座形制独特的西汉大墓

2020-1-16 12:23|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55| 评论: 0|原作者: 薛方,潘付生|来自: 文博中国

摘要:   这两座墓葬规模大,形制独特。其出土文物数量大,种类多,等级高。这些发现为研究西汉中晚期高级贵族的生活习惯、埋葬习俗等提供了极为难得的实物材料。“仙药”的在全国范围内属于首次考古发现,其发现对研究古 ...

  这两座墓葬规模大,形制独特。其出土文物数量大,种类多,等级高。这些发现为研究西汉中晚期高级贵族的生活习惯、埋葬习俗等提供了极为难得的实物材料。“仙药”的在全国范围内属于首次考古发现,其发现对研究古代人升仙思想,升仙方法具有非常重大意义。为研究去我国文明发展的过程意义非凡。

  2018年5月—2019年1月,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为配和洛阳都利置业有限公司保利大都会建设项目而进行考古发掘。该项目位于洛阳市西工区纱厂西路与棉麻路东北部,原白马集团厂区内。该区域南距汉河南县城北城墙约1000米。洛阳市文物钻探管理办公室前期对该区域进行了考古系统的勘探,共发现古代墓葬300余座,其中汉代墓葬200余座。

▲项目位置示意图

2018年9月,我院在该区域进行考古发掘时在其北部发现两座西汉空心砖砖券墓葬,其一编号为漏探M2,其西为M74。

▲漏探M2全景

▲主墓室墓顶

▲主墓室棺内随葬品

漏探M2由墓道、主墓室、侧室、廊道、耳室、坠室组成,方向0度。墓道正北向,长2.7米,宽2.3米,底深7米。墓道与主墓室之间用空心砖作为墓门使墓道和主墓室隔开,墓门由四块空心砖竖立排列,两边用特制的带直角凹槽的空心砖作为门框。主墓室位于墓道正南部,南北长5.2、东西宽2.3米。主墓室保存较好,墓室底部铺窄长方形空心砖;墓室四壁除墓门和其它部分连通的之外都是用两块空心砖以宽面侧立垒砌,墙高90厘米。其上用特制的截面呈梯形空心砖起三角形券顶,券顶高1.1米。经发掘清理发现主墓室西壁有一破坏后用砖坯垒砌的痕迹但墓室内未发现有扰乱的现象。墓室内现清理出墓主人骨架一具,葬式为仰身直肢葬,葬具为双棺,外棺长2米,宽70厘米;内棺长1.8米,宽39厘米。棺位于主墓室西南部,棺内发现有大量的随葬品以玉器为主。由于该座墓葬十分重要,为了更好了提取墓葬信息,进行多学科研究,我们将主墓室搬至实验室进行清理。

▲墓主人身上的玉饰

▲棺内随葬器物上的金箔饰

▲北侧偏西耳室内随葬品(由北向南摄)

▲坠室内的随葬品(由东向西摄)

▲大型彩绘陶壶

201911月至今,我们对主墓室进行清理,墓主人头部位置发现有玉璧、玉蝉、玉耳塞、玉剑首、玉衣片、玉板、玉龙形饰、铜镜等;腹部有玉玦、玉璜、铜钱等;左手手腕处有一用玛瑙珠和水晶珠组成的手串;腹部以下发现有两件精美的玉饰、玛瑙玉小腰、小玛瑙珠等;腿部左侧和脚下部发现有金属制作的圆形容器,这些容器外发现有大量的动物形及几何形图形的金箔饰。主墓室前部接近墓门处发现有一件大雁铜灯、一面铜镜、一个漆案,案上有漆耳杯。侧室位于主墓室靠近南部东侧,长8.44、宽1.38米,其内发现有车马饰,侧室西部向南又建一耳室,与主墓室平行,南北向,长3.3米,长1.2米,其内的淤土未发现扰动但仍未在该耳室内发现随葬品。廊道东西向,位于主墓室与墓道之间,长近12米,宽1.18米,廊道西侧对应有一耳室,长2米,宽1米,该耳室未发现随葬品,该耳隔与M74仅隔一块空心砖;廊道东部北侧有两个耳室:东边耳室长6.34,宽1.14米,该耳室被盗内未发现随葬品;西侧耳室长6.97米,宽1.14米,该耳室东侧近中部有一坠室,坠室长2米、宽1.1米,西侧耳室及坠室内出土数十件彩绘陶壶,另外,青铜大盘、青铜壶、青铜手炉、铜豆、陶灶、铜杵臼也都在这一耳室和与之相连的坠室内出土,其中一件大型青铜壶内还残留有液体。另外,在该耳室的北部还有漆箱痕迹,箱外有青铜饰件;箱内有圆形漆奁,奁外有金箔饰、金属箍等。


▲M74和东部的漏探M2(由西往东摄)

M74位于位于漏探M2的西侧,该墓由墓道、前室、后室、主墓室、耳室、坠室六部分组成,南北长约10米,东西宽约9米,总面积约90平方米。墓道为竖穴土坑式,长4米,宽1.4-1.92米;墓道和前室之间是用空心砖做的墓门与之隔开,前室长8.9米、宽1.4米;前室中部正对墓门为主墓室,主墓室长4.3、宽约1.6米;东侧耳室长约3.56、宽1.14米;后室长6.66.宽约1.3米;后室西北部出一坠室,室长3.1、宽约1.2米。该墓被盗扰,现存遗物主要分布于主墓室和耳室内。该墓共出土遗物36件套有:铜鼎、铜豆、铜灯、铜壶、铜镜、铜钱、铜带钩、陶罐、陶壶、陶灶、陶甑、玉蝉、玉饰、铁剑、铁刀、铜饰、车马器,铜盘、铜印章等。该墓出土的铜器体型相对较小多为陪葬用的明器。

铜印章

▲印文“耿大印”

▲印文“耿少翁”

方形,边长1.5,厚0.5厘米。双面印文,一面为“耿大印”、另一面为“耿少翁印”。

M74前室东部与漏探M2的西部耳室以一块空心砖的厚面相隔去掉这块空心砖两座墓葬可以相通,这一点说明这两座墓建造时是有意相连的,但由于这两座墓葬是暗券建造这两者对应的不是很好、有错位。通过,这两座墓葬的连接处部位的特征我们推断西边的M74略早于东面的漏探M2,这两者应为家庭关系墓葬。铜印为西汉时期的两面印,一面印文“耿大印”、另一面为“耿少翁印”,这证明M74和漏探M2为耿姓家庭墓葬。

▲大雁铜灯

▲青铜壶及其内的液体

▲漆奁盖及上面的玛瑙、金箔饰

▲漆奁盖及上面玛瑙、金箔饰

▲墓主人头部的玉温明

漏探M2,南北长约15米、东西宽近14米,总面积约210平方米,主墓室偏重于整个墓葬的西部,发达的耳室系统基本上都位于主墓室的东部。墓葬的形制独特,规模大这在以往洛阳地区的西汉考古中很少发现。该墓葬保存相对较好,主墓室、耳室、坠室保存完好。其内出土的遗物数量多、种类丰富、遗物的级别高。主墓室前部出土的彩绘铜大雁灯在河南地区属于首见,全国发现的同类器型也较为少见。出土的两件青铜大壶的形制一致,壶高50、腹部最大径34厘米。其中一件青铜壶内还保存有近3500毫升液体,约7斤。主墓室的右侧棺内随葬了大量的玉器,玉壁、玉圭、玉玦、玉衣片、龙形玉饰、玉板、玛瑙手串、铜镜、铜钱、圆形漆奁等都有发现。尤其是大量的玉器的发现非常难得,这些玉器材质好,数量多,纹饰精美,它们的发现对研究西汉时期贵族墓葬的葬玉文化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头部的三块大玉璧、铜镜、玉饰组成的器物很可能是古代的一种葬器“温明”。“温明”在我国山东、扬州、江淮地区发现的相对较多,在中原地区几乎没有实证。“玉温明”的发现填补了中原地区西汉考古的空白。


我们通过墓葬形制、墓葬用砖,陪葬器物的特征等几方判断推断该墓葬的时代应该在西汉中晚期,是空心砖墓慢慢地向小砖墓过度的时期。其西部的M74是略早于漏探M2的空心砖墓,M74出土了印章,推测这两座墓葬是“耿”姓家庭墓葬。

为了确定该青铜壶内液体是“酒”或是其他物质,我院和北京科技大学科技史与文化遗产研究院合作分别对该铜壶中的上清液和下层沉淀进行取样。最后确认液体不是美酒而是“仙药”经过科学检测该铜器中的液体为矾石水,是硝石(主要成分为硝酸钾KNO3)和明矾石(主要成分为KAl3(SO4)2(HO)6)的水溶液,是古人用的一种仙药。《三十六水法》考证为西汉古籍,其中提到了用矾石和硝石制作神仙水;水法最初用于饮服成仙,后来用于炼丹,是我国现存年代最早的水法专著,被称为水法炼丹的先声之作。这部丹经是最全面的一部炼丹术著作,有不少学者对其进行了深入研究。本次检测通过科学分析的方法首次确定了这次发现汉代的液体 是“仙药”,这为研究古代文明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证据,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仙药”的证明也为我们进一步认识该墓的陪葬品提供了线索。该墓出土的青铜大盘、青铜手炉、青铜杵臼、陶灶等器物很可能和制作升仙药有直接关系。目前漏探M2大墓的主墓室的实验室考古正在有序进行,期待有更大的发现,更多的有关墓主人信息的出现。


  这两座墓葬规模大,形制独特。其出土文物数量大,种类多,等级高。这些发现为研究西汉中晚期高级贵族的生活习惯、埋葬习俗等提供了极为难得的实物材料。“仙药”的在全国范围内属于首次考古发现,其发现对研究古代人升仙思想,升仙方法具有非常重大意义。为研究去我国文明发展的过程意义非凡。


  (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编辑:韩旭川

  审核:贾昌明

转载请在醒目位置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相关分类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