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苏州黑松林出土三国时期石屏风

2020-1-18 17:34|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75| 评论: 0|原作者: 姚晨辰|来自: 文博中国

摘要: 1997年5月,原苏州博物馆考古部在苏州虎丘黑松林进行抢救性发掘,发现三国时期孙吴墓葬五座,编号M3、M4、M6、M7、M8。M4为主墓,整体为甬道、墓室及双后室结构,发掘时已严重被盗。甬道到后室总长13米,前室为横向,宽6.2米、进深3.4米、高3.8米。后为左右对称两室,有青石门相、门柱和棂窗;后室呈刀形,有通道,后墓室长3.8米、宽2.4米、高2.8米。墓室 ...

1997年5月,原苏州博物馆考古部在苏州虎丘黑松林进行抢救性发掘,发现三国时期孙吴墓葬五座,编号M3、M4、M6、M7、M8。M4为主墓,整体为甬道、墓室及双后室结构,发掘时已严重被盗。甬道到后室总长13米,前室为横向,宽6.2米、进深3.4米、高3.8米。后为左右对称两室,有青石门相、门柱和棂窗;后室呈刀形,有通道,后墓室长3.8米、宽2.4米、高2.8米。墓室和甬道都为双重拱券顶。M3位于M4东侧,为前后两室的双室墓,均为弯窿顶,墓门朝南,有短甬道,两室之间有通道,全长9米,前后室的育窿顶部,各盖一块大青石。M6位于M4东北处,为单室墓叠涩顶,南设拱券顶耳室两间。M7、M8为单室墓,育窿顶,破坏严重。

该墓群被盗严重,仍出土一批陶器、青瓷、金器碎片、骨器、铜带钩、鎏金五铢等文物,墓室中还出土石台基、石案、陶案、石供桌等,特别是M4中的一块石屏风是该时期石刻文物中的精品。

▲图一 黑松林石屏风

这块石屏风纵73厘米、横71厘米、厚5.5厘米,一面保存良好,画面以阴刻线条描绘人物与纹饰(如图一),另一面也有阴刻人物图像,但患漫不清,两面形制一致。屏风左右及上部边沿饰以云气纹,画面分上中下三层,每层间以帷幔分开,由下至上刻画如下。下层:由右及左为三人一山,分别为小吏一人,头戴平巾帻,身着交领长袍,疑似右手持戟;带剑者两人,头戴无帻之冠,右二佩剑于右侧,右三佩剑于左侧,身背包袱,两人作奔跑状,初步推测小吏为侍卫;远山一座,呈“工”字形,曲径通幽,云雾缭绕,山峰高耸入云,接入中层。中层由左及右为四人,左二似乎为主要人物,身着交领长袍,推测为女性,双手自然伸展作演讲状,其余三人或拱手、或作凝神倾听状,皆朝向左二;最左侧描绘长方形柱状物,接通上层。上层由左及右亦四人,左一佩剑于右侧,推测为侍卫,惜面部漫患不清,似乎面朝右;左二佩剑于左占画面中间,推测为该层主要人物,双手平推,表情威武,器宇轩昂,与右侧二人交谈;右侧二人装束和下部中间二人相同,但未佩剑。

▲图二 石座、石插

该石屏风下部边沿没有云气纹装饰,M4中与石屏风一同出土的有石座及石插(如图二)可确定,该石刻为这一时期的石屏风。石座青石质,平底,一端雕刻立体兽首兽面,另一端留有凹槽,以便嵌入屏风下侧两端。屏风左右下端饰以剑形斜线纹,似为与石座相对应的符号,可以借此辨别屏风正反面。石插青石质,为长方体,截面呈“凹”字形,以便嵌入屏风下端中间,确保平稳。

▲图三 朱然墓出土漆盘

▲图四 江西南昌东晋永和八年雷陔墓漆盘

我们从四川郫县东汉砖墓石棺画像(《考古》1979年第6期)及徐州汉画像石博物馆藏《迎宾宴饮图》可见,该屏风的结构可能沿用东汉“迎宾图”类画像石风格并有所发展,核心人物皆位于相应层数的中间偏左,且人物上方亦装饰以帷幔。从整体艺术构成来看,屏风画面创造性的用帷幔分隔人物故事为上中下三部分,每层人物等高,呈现一幅立体的图案画,这与1985年安徽马鞍山三国东吴朱然墓(《文物》1986年第3期)出土漆盘上的三段式漆画结构(如图三)如出一辙,发展到后期有江西南昌东晋永和八年(352年)雷陔墓(《文物》,2011年第2期)漆盘上的漆画(如图四)等,形成了三国两晋特有的绘画风格,上述两件描绘的是日常生活的情景,而黑松林出土的石屏风描绘的是人物故事场景,可以推测墓主级别较高。

▲图五 天堂之一 安徽淮北市电厂出土画像石

▲图六 西王母东王公周穆王 淮北时村出土

黑松林石屏风除描绘人物与佩剑就主要是第一层最左侧的远山,及第二层最左侧的长方形柱状物。我们借鉴安徽淮北市电厂出土的《天堂之一》画像石(如图五)(《淮北汉画像石》,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和淮北时村出土的《西王母东王公周穆王》画像石(如图六)(《淮北汉画像石》,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2年)等石刻资料,发现这类呈“工”字形的远山,天柱稍简略,曲径通天,为描绘西南方昆仑仙山的典型形象,画像石中位于仙山之上的人物形象有西王母或东王公或周穆王等,这也与屏风边沿的云气纹完美的统一起来,这件屏风可能生动的描绘了一幅仙境中的人物故事画。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江西南昌东晋永和八年雷陔墓漆盘漆画中间层的最左侧亦有一长条状圆柱形物件,长如冠树,与黑松林屏风二层最左侧长条状物件不论是位置还是形状都比较相似,是否为传说中的扶桑树、建木或其他,可作进一步探讨。

该件屏风体量较大,器物完整,阴刻线细致传神,是非常罕见的东汉至三国时期的绘画精品,极为珍贵。到目前为止出土的三国东吴绘画作品,只有安徽马鞍山三国朱然墓出土的漆绘文物;该屏风也是唯一件明确出土来源的东汉三国时期孙吴的石刻文物,山东金乡县朱鲔石室(《朱鲔石室》,文物出版社2015年)上的线刻画像石是该时期有著录传世阴刻线画像石的代表,但线条描绘不如黑松林屏风圆润潇洒。

黑松林屏风绘画风格处于东汉晚期至三国时期绘画的社会功能与艺术追求相结合的完成期,图案表现比较成熟,构成方式比较完整。将仙山情怀与人物故事相结合置于屏风之上,首先意为告诫人们有所为,有所不为;其次又反映出墓主人祈求神灵降不朽之恩,以期灵魂升天,常驻于昆仑仙山之上的美好愿望。该屏风绘画刻划人物异常生动又不失庄严,是及教寓与美感为一体的中国美术文化瑰宝。

  (作者单位:苏州博物馆)

  
编辑:韩旭川

  审核:王龙霄

本文刊登于2020年1月17日
《中国文物报》第6版
投稿邮箱:
wwbkaogu@163.com

转载请在醒目位置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