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在纽约大都会过鼠年:从唐代生肖俑到日本画

2020-1-26 19:55|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36| 评论: 0

摘要: 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每一年年初都会以农历生肖为主题举办展览,呈现与这一生肖有关的艺术作品。今年是鼠年,大都会从馆藏中挑选了一些来自古代中国与日本的作品,例如诞生于日本江户时代的鼠雕根付以及来自中国的十二生肖俑,从中展现出鼠与人类漫长的联系,以及古代人的精湛技艺与丰富想象。在中国农历中,每12年是一个周期,其中每一年都对应着一种 ...
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每一年年初都会以农历生肖为主题举办展览,呈现与这一生肖有关的艺术作品。今年是鼠年,大都会从馆藏中挑选了一些来自古代中国与日本的作品,例如诞生于日本江户时代的鼠雕根付以及来自中国的十二生肖俑,从中展现出鼠与人类漫长的联系,以及古代人的精湛技艺与丰富想象。
在中国农历中,每12年是一个周期,其中每一年都对应着一种动物。每种动物据说都承载着这一年出生的人们身上的某些个性。今年是鼠年,作为十二生肖之首,鼠被认为是积极、敏捷与聪明的。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鼠年展现场,上观图
在东亚,鼠从古代开始就是人类的亲密伙伴,它往往象征着繁荣和创造力。“鼠”的最早书面汉字出现于公元前13世纪的甲骨上。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在中国古典文学中,老鼠在政治讽刺作品中占有重要地位,比如写于公元前11至7世纪《诗经》中的《硕鼠》一篇。中国农历随着中国文化的传播进入韩国、日本、蒙古和越南,而鼠也成为了不同的艺术媒介经常描绘的对象,并广泛出现在东亚各地的民间传说中。为了庆祝鼠年,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从馆藏中挑选了一系列作品,来展现鼠在人类日常生活中的无处不在。
豆鼠木雕根付,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根付诞生于江户时代的日本,字面意思是“附着于绳子的末端”。由于和服没有口袋,所以系在腰间的腰带,成了悬挂随身物最好的位置。根付是卡在和服与腰带之间的一个固定物,上面有一对绳孔,用来拴绳子,而绳子的另一端则与各种随身物相连,常见的有烟袋,钱夹、笔筒、以及印笼。除了实用功能,小小的根付与而成为了日本具有代表性的手工艺品,匠人在上面精心雕刻各种各样的题材,而小小的老鼠似乎是顺理成章地出现在了根付上。在大都会的展览中,可以见到四件日本根付。“豆鼠木雕根付”诞生于19世纪早期,刻画了一只抓着豆荚的老鼠形象,木雕而成的身体浑圆饱满,呈现出匠人的熟练技艺。“俵鼠木雕根付”诞生于19世纪中叶,高约3.2厘米,宽约4.4厘米,在极小的木头之上,匠人雕刻了一只坐在一捆大米上的小鼠形象,米袋上的纹理与小鼠细长的脚趾显得生动无比。在展出的根付中,有一件由象牙雕刻而成,艺术家雕刻了三只鼠围在一起的复杂图像。
俵鼠木雕根付,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三鼠象牙雕刻根付,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在中国,十二生肖俑是古代人用来“压胜”“辟邪”的镇墓明器,在唐宋墓葬中多有随葬。隋唐时期的生肖俑多为陶质,也有个别铁质、石质、瓷质的。宋代瓷质的生肖俑增多。但总体来看,还是以陶质生肖俑为大宗。而在大都会的鼠年展中,展出了一件清代中期的玉十二生肖俑。这套雕塑品由无暇的淡绿软玉雕刻而成,在清代备受青睐。与之相同的另外两套生肖俑如今收藏于北京的故宫博物院。杰出的雕刻师们以精湛的技艺创造了一组拟人的生肖群像,它们形态各异,手持各自的配饰。此外,展品中还有一组唐代的陶十二生肖俑。根据大都会博物馆的资料,十二生肖俑最早出现于公元前三世纪,而随着丧葬习俗的复杂化,身着长袍官衣的陶瓷动物雕像成为了流行的坟墓祭品,它们被视为更新与再生的象征。这些雕像原本绘有彩色的颜料,但最终只有作为基础的白色留存下来。
唐 陶十二生肖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清中期 玉十二生肖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除了雕塑,十二生肖也时常出现在古代绘画中。展览中呈现了日本明治时代艺术家竹内栖凤的《十二支帖》。竹内栖凤继承了京都丸山四条派的传统,并参与了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的日本画运动。1900年,竹内栖凤前往欧洲旅行七个月,回到日本后,他发展出独特的风格,将日本四条派传统与西方的现实主义技巧相结合,而这正是后来日本画的一大基本原则。动物是竹内栖凤喜爱的题材之一,在作于1905年至1906年的《十二支帖》中,他根据十二生肖各自的特点描绘了不同的形态,他笔下的老鼠拖着长长的尾巴,咬着彩色的线团,简洁的构图与对于老鼠的寥寥几笔勾勒展现了日本风格,而写实的画面与色彩则借鉴自西方。
《十二支帖》之《鼠》,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除此之外,展览还展出了清代康熙时期的素三彩鼠形盛水器皿、金元时期的陶生肖鼠俑等。值得一提的是,虽然鼠年展上的展品非常有限,且都来自中国与日本,但大都会博物馆的馆藏中不乏其他与鼠相关的藏品,包括欧洲不同时期的绘画,其中最多的便是漫画与讽刺画。例如英国漫画家托马斯·罗兰森(Thomas Rowlandson)1807年的《我在谷物里闻到了老鼠或流氓的味道》(I Smell a Rat or a Rogue in Grain),画面中描绘了谷仓里的一出闹剧,有趣的是,“smell a rat”在英语中意为“感到不妙”,这或许也体现了老鼠在西方文化中的象征含义。
清康熙 素三彩鼠形盛水器皿,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金/元 陶生肖鼠俑,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我在谷物里闻到了老鼠或流氓的味道》,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从大都会博物馆的馆藏来看,鼠在东西方艺术中有不同的表现。在东亚,鼠常常出现在工艺品中,而在绘画中,则大多以写意或是反映人性为主;相比之下,在西方,绘画作品中的鼠常常是画家们写生的对象,或是讽刺画里描绘人性的主题。透过鼠在艺术中的表现,也能一窥东西文化的差异。
大都会鼠年展从2020年1月17日至7月19日。
(本文编译自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官网)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