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汉代鸡鹿塞古城遗址

2020-2-8 16:37|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84| 评论: 0|原作者: 王大方|来自: 文博中国

摘要: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代鸡鹿塞古城遗址,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磴口县境内,是汉代北方阴山地区著名的军事要塞。1963年,北京大学地理学家侯仁之教授与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来内蒙古实地考察后,确认了鸡鹿塞的位置在磴口县的阴山哈隆格乃峡谷南端。2018年冬季,我冒着风雪来到这里进行考察访问。越野车在阴山南麓的卵石滩路缓缓前行,位于阴山哈隆格乃 ...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汉代鸡鹿塞古城遗址,位于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磴口县境内,是汉代北方阴山地区著名的军事要塞。

1963年,北京大学地理学家侯仁之教授与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来内蒙古实地考察后,确认了鸡鹿塞的位置在磴口县的阴山哈隆格乃峡谷南端。2018年冬季,我冒着风雪来到这里进行考察访问。

越野车在阴山南麓的卵石滩路缓缓前行,位于阴山哈隆格乃峡谷显要位置的鸡鹿塞出现在眼前。但见古塞城高居山腰,山下以巨石挡路位置十分重要。下车后,我们开始攀登鸡鹿塞石城。

经目测,鸡鹿塞石城为正方形,全部用石块修砌,每边长68.5米(外宽),残墙高一般在7米左右。城门南向,门内有石砌磴道可直达城上。门外有瓮城建筑,城内有许多汉代砖瓦残片。

石城的东墙最为险要,它紧傍高台阶地边缘修筑,台地高约18米,加上7米高的石墙,总计高达25米,很难攀登。我们从石城一侧缓缓登上石城,可见城墙顶部宽约4米,墙基厚约5米,城墙四角分别向外突出2米多,构成了古城的角楼平台。站在城角楼向北望去,阴山峡谷中一条道路弯曲盘桓向南通向阴山古口。向两边看去:只见鸡鹿塞周围数公里范围内,遍布烽燧、挡马墙。向南遥望:可见河套平原村落点点,黄河上冰封百里,远处的昭君古渡依稀可辨。我赞叹道:鸡鹿塞真乃阴山古雄关也!

鸡鹿塞始建于汉武帝时期,距今已有2100多年的历史,是西汉时期抵御匈奴骑兵南下中原而沿阴山修筑的长城障塞。汉武帝元狩年间,大将霍去病北征阴山地区时,曾经北出鸡鹿塞到达草原与匈奴王激战。

我估计,“鸡鹿”一词可能是某匈奴部落的名称。因为据司马迁《史记·匈奴列传》记载,匈奴建国以前,各部落“时大时小,别散分离”;“各分散居溪谷,自幼君长,往往而聚者百有余,然莫能相一”。当时分布在阴山南北地区的,有许多匈奴小部落。后来,冒顿单于以征服匈奴各部落为基础,建立起来匈奴部落大联盟,才开始与西汉对峙。虽然,汉匈两大民族有剧烈的碰撞,但“汉匈往来于长城下”是历史曲折前进的主流。

西汉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王昭君与呼韩邪单于和亲,出塞时从鸡鹿塞经由哈隆格乃峡谷前往漠北。《汉书·匈奴传下》记载:“汉遣长乐卫尉高昌侯董忠,车骑都尉韩昌,将骑万六千,又发边郡士马以千数,送单于出朔方鸡鹿塞。”这次送亲的队伍是如此浩浩荡荡。遥想当年:鸡鹿塞上王昭君红妆素裹,大单于锦帽貂裘,万千骑兵沿阴山夹道护卫,可谓盛况空前。

王昭君出塞后,西汉改年号为“竟宁”,寓意为边境安宁,汉匈之间维系了半个多世纪的和平。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北京大学教授翦伯赞先生访问内蒙古,用“何如一曲琵琶好?鸣镝无声五十年”一联诗,来歌颂昭君出塞的贡献。《汉书匈奴传》“边城晏闭,人民炽盛,牛马布野”则是对当时和平景象的记录。

后来,由于匈奴内部矛盾,形势变化,王昭君与匈奴单于在鸡鹿塞居住达八年之久。昭君与匈奴单于生育有一子二女,死后被安葬于内蒙古草原,她的坟墓名为“青冢”位于呼和浩特南郊,被人们世代祭拜。

在古代诗文中,鸡鹿塞曾经多次出现。例如:东汉班固在《封燕然山铭》中,有“遂凌高阙,下鸡鹿”。李善注引《后汉书》说:“窦宪与南匈奴万骑出朔方鸡鹿塞。”唐代诗人李商隐“鸡塞谁生事?狼烟不暂停”;南唐李煜“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清代史学家赵翼“鸡鹿塞俱编属国,麒麟阁已画功臣”。

鸡鹿塞的修建与边疆地区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古城见证了汉匈民族经济文化友好往来的历史过程,对研究西汉时期政治经济文化和民族交融历史有着重要的价值。

站在鸡鹿塞古城,我吟诵出《七律·车过鸡鹿塞》,诗云:


车过鸡鹿晓初明,阴山寂静雾迷濛。

朔风捲雪拍故垒,旭日东升照古城。

入城拾得昭君瓦,攀岭遥思呼韩情。

汉武卫霍皆不见,牛马布野牧笛鸣。


在冬日灿烂阳光的照耀下,我踏着冰雪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阴山南麓的鸡鹿塞古城。

  编辑:韩旭川

  审核:贾昌明

本文刊登于2020年2月7日
《中国文物报》第7版
投稿邮箱:
wwbkaogu@163.com

转载请在醒目位置注明来源及作者 侵权必究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上一篇:许三湾城遗址下一篇:波马古城遗址

    最新评论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