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探访库车唐王城

2016-12-14 10:09| 发布者: IICC| 查看: 131| 评论: 0|原作者: 王瑟

摘要: 作者:本报记者 王瑟《光明日报》( 2016年12月13日 05版)从库车唐王城墙东南角看“全城”。本报记者 王瑟摄/光明图片  从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出来,沿着茫茫戈壁滩向东南方向行驶。塔里木乡的牌子出现后,再走几十分钟,同行的新疆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平突然说:“唐王城到了。”在他的指点下,记者才发现路左边出现了一些高大的土堆:高大的城墙,朝南的城门,还有南城门外那个奇怪的土围墙。唐王城,到底是个什么城呢?走近 ...
作者:本报记者 王瑟
《光明日报》( 2016年12月13日 05版)


从库车唐王城墙东南角看“全城”。本报记者 王瑟摄/光明图片

  从新疆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出来,沿着茫茫戈壁滩向东南方向行驶。塔里木乡的牌子出现后,再走几十分钟,同行的新疆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平突然说:“唐王城到了。”在他的指点下,记者才发现路左边出现了一些高大的土堆:高大的城墙,朝南的城门,还有南城门外那个奇怪的土围墙。唐王城,到底是个什么城呢?

走近库车唐王城

  张平介绍,最早发掘库车唐王城的是黄文弼先生。20世纪30年代,他随西北科考团来过此地。当时没有详细地进行考古发掘,但唐王城给黄文弼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1957年黄文弼到新疆进行考古发掘时,首先就来到库车唐王城。

  据了解,库车唐王城占地面积约50万平方米,由城址、铸币窑址、居住遗址等遗迹组成。城址呈长方形,东西长约260米,南北宽约160米,四角各有一角楼遗迹。城垣外均有马面。

  城址南墙外还有一座城圈。圆城直径约500米,面积约20万平方米,墙垣构筑方法为夯筑或土坯垒筑,夹有红柳枝层。地面上的木建筑构件、陶器碎片、枯井遗迹以及厚厚的畜粪堆积,说明这里曾经是养殖牲畜的地方。从粪便土层和厚度勘察分析,很多专家判定这就是唐朝军队养马的地方。从唐王城的建筑形式和占地面积来看,张平认为这里应该是当时安西军政府管理屯田和军镇驻地或军马饲养基地,即相当于安西都护府所设置的牧使或牧监机构。“唐代军队有不扰民的军规,大批军队来到龟兹平叛,不可能把这些马放在居民家里,只能建一个专门养马的地方。但为什么放在唐王城外,我们还没有搞明白。”张平说。

  而城北那个圆形城,张平判断,那是让马轻松的场所。之所以要建城墙,是因为这里太过平坦,周围草过于茂盛,不圈起来,马会跑没了。他说:“唐代龟兹地区战马饲养数量最多的时候达到2700匹。如此庞大的一群军马,需要大量的饲草料。唐王城周边地广人稀,草料充沛,安西都护府在这里设置牧使或牧监机构所在地是可信的。”

  站在城墙的东南角,可以看到城北一座土坯房基建筑的小土堆,地面上的盐碱壳很坚硬,但不时可以看到木构件裸露在地表上。张平介绍:“那可能是座佛寺,规模应该很大。在它下面我们曾发现过一个铸造钱币的遗址,出土过一些钱币。在它西面那个小点的土堆,是一处窑址,随地可见烧成黑色的残片。在它西南角那个土堆,应该是座佛塔。当年来此地的内地人很多,他们也需要一个精神寄托的地方,佛寺、佛塔都是他们精神寄托的地方。”

  库车县文物局办公室主任尹秋玲介绍,他们曾在这里采集到大量的陶、石、铜、木、琉璃、钱币等。出土过浮雕、忍冬纹木构件、横梁柱头上的圆雕狮子装饰、旋制几何图案木栏、唐代乾元重宝、大历元宝、龟兹无文小铜钱范及60余枚龟兹无文小铜钱。

  从城墙地基往上看,可以清晰地看出,它的构筑方法十分特别。墙基底部为浮土掩埋,自浮土往上,墙体每层由捆扎成束的红柳、芦苇横向平铺而成,隔层为黄土堆筑,其上再加砌土坯墙,再往上就是城墙最顶部消失的城垛、马面等军事防御构筑了。

库车唐王城的谜团

  为什么要在这里修这个城?这个城是有什么用处的?它真是唐代的养马基地,还是为了镇守西域而建的军事城池?它是唐代还是汉代修建的?种种谜团,让库车唐王城一直笼罩着神秘的面纱。

  1958年,黄文弼在《新疆考古发掘报告》中写道:“唐王城,维吾尔语称大黑汰沁古城,意为汉人城。居渭干河中游,土地肥沃,水草丰盈,形势险要,系古代戍守的堡垒。”

  《阿克苏文物》一书里记载,唐王城周边十几平方公里的范围内,分布着众多的古城和城堡遗址,在这些古城遗址中,出土了大量的唐代文化遗物。

  据唐代史料记载,自贞观末年安西都护府迁至龟兹后,唐经营西域曾经多次受挫。为了加强唐朝廷在西域的军事驻防力量,长寿元年以后,从中原增调了数万士兵驻守安西四镇。

  《唐六典·屯田郎中员外郎》记载:“凡军州边防镇守,转动不给,则设屯田,以益军储。”由此可知,唐朝戍守西域,为了解决军粮供应,除战时外,还要参加屯田。这就是唐代“务农重战”的思想体现。

  2000年11月,库车县文物局和公安局联合侦破一起文物盗窃案时,在唐王城遗址发现一个单耳陶罐、一个木制托盘、一只铜制手镯和两枚龟兹五铢铜钱。当时据专家考证,上述文物属汉代文物。

  以往唐王城的考古发掘,发现的大都是唐代的文物,发现汉代文物尚属首次。有专家认为,唐王城应当在汉代时期就存在;也有专家认为唐王城是汉代时期的延续,在唐代发展到了鼎盛时期;还有专家认为唐王城本身就是唐代在龟兹古国建造的城池。唐王城究竟属于哪个年代,从确切的史料中尚无法断定。

  2011年11月,库车县文物局工作人员在对唐王城进行日常巡护过程中,在一处古窑遗址发现了一枚剪边钱。尹秋玲分析,唐王城边上的古窑遗址,之前被考古学家判断有可能是陶器遗址,但是在该遗址中同时还发现了龟兹小铜钱范。这可以断定,一座古城遗址拥有制作钱币的窑址,说明当时经济贸易活动繁盛,政治地位比较重要。因此,唐王城有可能比原来判断的唐代安西都护府所设置的牧使或牧监机构遗址更为重要,可能是龟兹古国政治经济社会比较发达的城镇。

  “唐王城是黄文弼先生最牵挂的地方,他能首选这里作为他再次来新疆考古发掘地点,说明这里在他心中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从目前的发掘情况来看,这里还有许多谜没有解开,还需要我们再深入进行发掘,搞清唐王城的秘密。”张平说。

  (本报记者 王瑟)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同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