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班超的儿子班勇:四年征服西域 结局却悲惨下狱

2017-5-31 18:56| 发布者: IICC| 查看: 73| 评论: 0|来自: 趣历史

摘要: 来源:趣历史 班勇,字宜僚,他是班超的小儿子。别看班勇年龄最小,但为人勇敢坚毅,人们认为他“少有父风”。  汉安帝永初元年,班超已经病逝,西域诸国在匈奴的策动下相继反叛,西域都护任尚无力镇压,东汉政府被迫派屯骑校尉班雄(班超长子)带兵西出敦煌,班勇在哥哥指挥的大军中担任军司马。班雄、班勇成功接回了西域都护任尚和驻屯西域的将士,东汉政府第二次通使西域宣告失败,此后十多年在西域没有一个东汉使节。  放弃 ...

来源:趣历史

 班勇,字宜僚,他是班超的小儿子。别看班勇年龄最小,但为人勇敢坚毅,人们认为他“少有父风”。

  汉安帝永初元年,班超已经病逝,西域诸国在匈奴的策动下相继反叛,西域都护任尚无力镇压,东汉政府被迫派屯骑校尉班雄(班超长子)带兵西出敦煌,班勇在哥哥指挥的大军中担任军司马。班雄、班勇成功接回了西域都护任尚和驻屯西域的将士,东汉政府第二次通使西域宣告失败,此后十多年在西域没有一个东汉使节。

  放弃西域的问题很快就显现出来了,敦煌太守曹宗直接面对来自北匈奴和西域的压力,他决定以攻为守,派长史索班率领一千人马出玉门关,屯驻伊吾。北匈奴本身就是游牧民族,穷得叮当响,掠夺西域成了他们重要的财富来源,而东汉方面比较富庶,对西域的贡奉往往是加倍偿还,班超在西域活动三十多年,给西域人留下了非常美好的印象,如今看到汉军出关屯驻,车师前王和鄯善王赶紧前来归附。长史索班的开局不错。

  北匈奴看到索班出屯,害怕西域归附东汉,就纠集车师后部进攻伊吾,一定要把东汉方面的企图扼杀在萌芽中。不论是长史索班还是太守曹宗,他们都没有班超那样的全局观念,对北匈奴的进攻估计不足,结果索班战死,车师前王败走,鄯善王告急。曹宗明白了,这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方法根本不行,必须有一个一劳永逸的方法,他上书皇帝,要求出兵五千,彻底击败北匈奴,全面收复东汉在西域的统治权。

  此时掌权的是邓太后邓绥,她召集大臣们商议此事,班勇也在被召集之列。很多大臣都认为应该关闭玉门关,彻底放弃西域。班勇谨慎地分析了西域的形势,认为对东汉非常有利,但他不同意曹宗的请求,认为大军远征靡费太大,万一不能速战速决就会陷入困境,他认为应该派少数军队前出,三百人驻敦煌故地,五百人屯楼兰,主要目的是让西域人看到东汉不会放弃西域,“以坚其心”,同时又距离敦煌比较近,可以随时得到支援。

  说实在话,班勇的建议不过出兵八百,就算全军覆没对大汉王朝来说也不过九牛一毛,但在朝堂上发生了激烈争论,有些问题根本就是吹毛求疵。比如说,有人问班勇,西域归附后求索无度怎么办?班勇认为控制西域的主要目的是不让西域追随北匈奴寇略边疆,西域比较富庶,足以支持自己的国家,来中原的西域人也不过需要一餐一饭罢了,如果西域归附了北匈奴进犯并州、凉州,“则中国之费不止千亿。”

  长乐卫尉镡显、廷尉綦母参、司隶校尉崔据说:“朝廷前所以弃西域者,以其无益于中国而费难供也。今车师已属匈奴,鄯善不可保信,一旦反复,班将能保北虏不为边害乎?”这哪儿跟哪儿啊?让班勇保证“北虏不为边害”,这不是强人所难吗?班勇的回答也很不客气,他说:“今中国置州牧者,以禁郡县奸猾盗贼也。若州牧能保盗贼不起者,臣亦愿以要斩保匈奴之不为边害也。”是啊,如果地方官能保证不出盗贼,我就能保证不出边乱。但是班勇还是耐心地解释了其中的缘由,他说:“今通西域则虏势必弱,虏势弱则为患微矣。孰与归其府藏,续其断臂哉!今置校尉以捍抚西域,设长史以招怀诸国,若弃而不立,则西域望绝。望绝之后,屈就北虏,缘边之郡将受困害,恐河西城门必复有昼闭之儆矣。今不廓开朝廷之德,而拘屯戍之费,若北虏遂炽,岂安边久长之策哉!”

  想当初班超出使西域,奉车都尉窦固请汉明帝选派能人,汉明帝说:“吏如班超,何故不遣而更选乎?今以超为军司马,令遂前功。”哪里用得着这般耗费唇舌呀?邓太后人不错,但她的水平和汉明帝比不了啊!东汉王朝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进取心已经大大减退,维稳守成成了主流,开拓进取成了末路,班勇所处的环境和其父班超已经无法相提并论了。

邓太后最终部分采纳了班勇的建议,增兵敦煌,设置西域官署,但不出屯。如班勇所料,北匈奴联合车师多次侵扰东汉,河西郡深受其害。邓太后过世后,汉安帝任命班勇为西域长史,率领五百人马出玉门关,屯驻柳中,班勇此次行动距离上次汉军出屯已经过了二十年了。

  第二年,班勇兵进楼兰,赢得了鄯善的归附。班超在西域很有名望,西域人普遍亲汉,欢迎班勇的到来,龟兹、姑墨、温宿全部归附。班勇征发西域军队,进攻车师前部,取得胜利。班勇再接再厉,征发敦煌、张掖、酒泉汉军六千人,连同鄯善、疏勒、车师前部的军队,一起进攻车师后部,“大破之”,尽管俘虏就抓了八千多,缴获牲畜五万头,车师后部王也被俘虏,匈奴持节使者也被抓获,车师六国全部归附。

  北匈奴看到班勇在西域连战连胜,自己最重要的盟友也归附了东汉,单于派呼衍王进攻车师。班勇集中了西域诸国的军队,打败了呼衍王,俘获两万匈奴人。单于看到问题严重,他亲自带兵前来,班勇派代理司马曹俊出击,单于败走,手下将领被杀。从此以后,车师境内再也没有匈奴人出没了。

  整个西域就剩下焉耆没有归附,只要拿下焉耆,就是大功告成。东汉政府派敦煌太守张朗协助班勇,张朗率领河西汉军四千,从天山北路进攻,班勇率领西域军队四万,从天山南路进攻。说实在话,以班勇的四万大军进攻焉耆完全是唾手可得,根本用不着张朗的河西汉军相助,在此之前班勇两战匈奴,危险性比这大得多,也没见谁来相助啊!

  “元芳,你怎么看?”

  “大人,我觉得此事必有蹊跷。”

  班勇和张朗约定了抵达焉耆的日期,张朗曾经有罪,为了将功赎罪,他快马加鞭,先期到达了焉耆,首先发起进攻,消灭焉耆人两千,焉耆王元孟投降,张朗受降而还。焉耆王元孟似乎知道什么,他自始至终没有面见张朗,只是派自己的儿子作为人质,“诣阙贡献”。尽管张朗立的不是全功,但将功赎罪的目的达到了。班勇由于到达晚了,被征还洛阳,先是下狱,后来赦免。

  班勇想啊想啊,好像是想明白了,人家这是下好套儿等着我钻啊!如果班勇征服了焉耆,控制了西域,按照东汉法律就应该封侯。和平时期封侯多不容易,朝中多少大臣都可望不可及,你班勇就想封侯?于是找了一个亡命徒张朗,对他晓以利害,不管张朗立的是不是全功,只要班勇没有抵达就算成功,降服焉耆不重要,诬陷班勇才重要。班勇想不后期也难啊,人家就是要你后期当斩。

  当初班超征服西域,用了三十年,如今班勇征服西域,只用了四年;班超封了定远侯,班勇进了监狱;班超之时东汉王朝朝气蓬勃,班勇之时东汉王朝暮气沉沉。这就像吊炉里的烧饼,已经入了味儿了,不管你是不是信这个邪,反正班勇信了。从此以后,班勇再也没有出山,西域也再也没有脱离东汉。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