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乌兹别克斯坦行 - 铁尔梅兹

2017-11-20 00:00| 发布者: IICC| 查看: 287| 评论: 0|来自: 天外的博客

摘要: 天外的博客http://uniquetiger.blog.sohu.com/280534096.html一早去机票代售处买好了从塔什干前往费尔干纳的机票,整个费尔干盆地有3个要去看一看的地方,浩罕,费尔干纳和安集延,想买回程从安集延回塔什干的机票,已经售完,既然如此,怎么从费尔干纳盆地回塔什干就到时候再说吧,买好机票,心中笃定,还剩下近两整天的时间可以在铁尔梅兹慢悠悠的转了。 铁尔梅兹处于乌兹别克的最南端,隔着阿姆河与阿富汗向望,铁尔梅兹所在的 ...
天外的博客
http://uniquetiger.blog.sohu.com/280534096.html

 一早去机票代售处买好了从塔什干前往费尔干纳的机票,整个费尔干盆地有3个要去看一看的地方,浩罕,费尔干纳和安集延,想买回程从安集延回塔什干的机票,已经售完,既然如此,怎么从费尔干纳盆地回塔什干就到时候再说吧,买好机票,心中笃定,还剩下近两整天的时间可以在铁尔梅兹慢悠悠的转了。

    铁尔梅兹处于乌兹别克的最南端,隔着阿姆河与阿富汗向望,铁尔梅兹所在的这块土地被古时中国人称为大夏,史记中是这样记载的“大夏在大宛西南二千馀里妫水南”,这里的大宛就在费尔干纳盆地,而妫水就是中亚最大的内陆河阿姆河,大夏是张骞出使西域之后首次提到,史记称大夏在妫水南是因为大夏的都城建在阿姆河以南的阿富汗巴尔赫附近,大夏人应该属印欧人种东支的塞种人,他们由锡尔河南下,消灭了亚历山大东征之后留在此地的希腊人所建立的希腊巴克特里亚王国。后大月氏为匈奴所迫西迁至此,大夏臣服于大月氏,当张骞于公元前128年左右到达时,大夏正为月氏人所管理,在公元1世纪的时候,月氏人建立了长达300年的贵霜王国。

    贵霜帝国崇尚佛教,特别在迦腻色迦在位期间,佛教得到了极大的发扬和保护,在佛教的护法名王之中,迦腻色迦的名望紧跟阿育王之后。当玄奘到达铁尔梅兹的时候,他记录到当地有很多佛教寺院,僧众济济一堂听经说法,佛法兴盛,1000多年过去了,在现在的铁尔梅兹,还不时能在棉花田里看到昔日的佛塔废墟,铁尔梅兹最值得一去的便是城市西北边的两处佛教废墟,Fayoz-tepe和Kara-Tepe。    

    谈好了一辆出租车,带着我们去Fayoz-tepe,废墟就在阿姆河的旁边,离铁尔梅兹非常近,用了不到20分钟,Fayoz-tepe大概建造于3世纪,而它的被发现则等到了1968年,塔什干历史博物馆里面陈列着一尊著名的佛陀雕像,佛陀安详柔美的微笑,精谧的表情,令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情不自禁的要顶礼膜拜,这尊雕像就是1930年发掘于Fayoz-tepe。    Fayoz-tepe呈长方形,由僧房,佛堂和厨房三部分,厨房中至今还保留着灶台的痕迹。 

       圆形的穹顶是为了保护最初的佛塔在修建的保护罩,通过一个很小的玻璃窗口,可以勉强进入到穹顶内部观看原塔的模样,原塔已经经过了千百年风雨的侵蚀,看不出什么了。

    Kara-Tepe离Fayoz-tepe很近,Kara-Tepe比Fayoz-tepe面积和规模更大,它依山而建,俯视着阿姆河,kara-tepe由于更加靠近乌兹别克和阿富汗的边境,属于军事禁区,离废墟不过10米的地方便是国境线,Kara-Tepe就在铁丝网的北边。Kara-Tepe是整个中亚地方保存最为完好的佛教废墟,行走在巨大的废墟之中,往日的辉煌扑面而来,令人难掩思古伤今之幽情。

   废墟里有处拐角堆着一些破败的坛子,阴凉处有条三角头的蝮蛇盘在坛子上,估计是在躲避炎炎烈日,乍一看到,浑身鸡皮疙瘩,我赶紧后退,远远的拍了一张,我不想放在这里,因为每看一次我就难受一次。


    站在Kara-Tepe往阿姆河方向看,视野很好,在Kara-Tepe的东侧,隔着大约一里的样子有另外一个高坡,我准备走过去,散布在Kara-Tepe周边有大量的战争痕迹,遍地的炮弹,有机关枪子弹,爆炸弹,有些炸弹我不认识,我甚至还看了火箭弹,迫击炮弹的弹壳,触目惊心的,我不由的担心会不会踩到地雷,脑子里一闪过这念头,我的腿也开始发软了,每走一步都有点发虚。

    不知不觉地就走出去了好远,本在远处的一座小山也就在脚下,我奋力的攀了上去,到了顶端一看,阿姆河就在眼前,山坡的下面有一座军营,远远的看过去,没有士兵在走动,我赶紧的蹲下身下,匆匆拍了几张阿姆河照片就赶紧下山,为防止意外,我用相机和手机各拍了一份。

   当我刚下到山脚下的时候,就听到后来有人对我大喊,我明白要惹麻烦了,回过头去,一个乌兹别克军人站在山坡上对着我喊叫,示意我过去,既然被发现了,那么跑是最最不能干的事了,我赶紧把还提溜在手里的那个炮弹壳扔掉,老老实实的又爬上了山顶。那军人挺威武的,腰板很直,军人先没收了我的数码相机,然后就是漫长的鸡同鸭讲,我出示了护照的复印件,然后用几句俄语来回解释,好在语言不同,烈日如火,在僵持了半个小时之后,军人让我领着他去看照片里所拍摄的炮弹都在什么位置,不晓得他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既然落在人家手里了,我也无计可施。
    直到大家都口干舌燥的时候,军人开始用电话联络,我有点担心是不是联系他的上级,我估计是这样,他不停的对我说话,好在我也听不懂,继续僵持之后,军人也被晒得七晕八素,他一直在询问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觉得他是这么个意思,我就远远的指着远处,然后做出行走的动作,他只能看着我,脸上十分无语。
    突然间,军人同志崩溃了,把相机还给了我,示意我走。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再次用俄语说了感谢,急速离开。
    回到城里之后,一口气喝了2大瓶矿泉水,唯一的牛仔裤也脏的没个样子了,楼外的太阳还是烈的不得了,我一看时间,下午4点半,于是立刻将裤子脱下洗了,阳台上没有晾晒的地方,我用2个塑料袋将裤子拴住,不到6点,裤子已经完全干透了。

    再次穿上干净的裤子,别提有多舒服了,晚上和老师一起出门吃饭,遇到了一个中国小伙,小伙叫岳伟,来乌兹别克做生意,和我们住在同一家酒店,于是大家一起吃晚饭,岳伟是汉人,但是讲的一口流利的维吾尔语,维吾尔语和乌兹别克语70%都是互通的,所以他在当地一点没有语言的障碍,岳伟给我们点了一种羊肉汤,味道非常的好。我问哈萨克语是不是也和乌兹别克语一样,维吾尔人可以听得懂,岳伟说哈萨克语和维吾尔语的关系就好像是汉语与韩语一样,基本上无法沟通,我想,哈萨克是游牧民族,他们的语言里面应该蒙古语成分多一些,而乌兹别克人定居到了河中,他们和东察合台汗国,以及后来的叶儿羌汗国一样,用的是阿拉伯字母拼写的察合台文,属于突厥语,突厥语和蒙古语虽说是一个语系,但是相互沟通却也是做不到的。
    在中亚,乌兹别克,吉尔吉斯,土库曼斯坦都是使用的突厥语,因此这三个斯坦是没有语言障碍的,唯独塔吉克斯坦的民族来源更为久远,现在的塔吉克人使用的是波斯语,怪不得在塔什干的时候,Umid对我说,他一眼就能分辨出塔吉克人来。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