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新安汉函谷关遗址:古丝绸之路起点的第一道门户

2016-4-15 17:45| 发布者: zl1024| 查看: 320| 评论: 0|原作者: zl1024

摘要: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每当吟诵唐朝诗人王昌龄的这首《出塞》时,不由让人产生一睹汉时关雄风的渴望。历史车轮滚滚,带走了多少功名与尘土,曾经的雄关,今又何在?位于河南洛阳新安县境内的汉函谷关 ...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每当吟诵唐朝诗人王昌龄的这首《出塞》时,不由让人产生一睹汉时关雄风的渴望。历史车轮滚滚,带走了多少功名与尘土,曾经的雄关,今又何在?位于河南洛阳新安县境内的汉函谷关,以“全国唯一留有关楼遗址的汉代关隘”屹立至今,仍可见一丝汉关风采。
由洛阳出发,沿310国道西行20公里,就看到了这座两千年前的宏伟建筑。新安汉函谷关是历史上著名的关塞,也是丝绸之路自洛阳起点西行必经的第一关。
image002.jpg
苍翠中掩映着历史遗迹
对于函谷关,或许很多人并不陌生。河南灵宝有一座函谷关,俗称秦函谷关,那里曾是战马嘶鸣的古战场,亦相传是古代思想家老子著述《道德经》的地方。而河南洛阳新安县的函谷关,称汉函谷关,据说它是汉武帝时期,由灵宝的秦函谷关整体搬迁而来的。
函谷关东移这件事,在《汉书•武帝纪》中有记载:西汉元鼎三年(公元前114年)冬,“徙函谷关于新安”。东汉人应劭对此进行了注解:“时楼船将军杨仆数有大功,耻为关外民,上书乞徙东关,以家产给用度。武帝意亦好广阔,于是徙于新安,去弘农三百里。”原来,汉函谷关是由楼船将军杨仆移来的。
杨仆是西汉名将,老家在宜阳南湾村,今属新安县的铁门镇。因为当时的国都在陕西,函谷关或潼关以西被称为关中或关内,以东则被称为关东或关外。杨仆虽然战功显赫,却因是“关外民”,不能获得关中的封地,于是他提出自己出资东移函谷关,并获得汉武帝的批准。
image004.jpg
关楼内部,千年间,无数车辆、马匹、行人都从这里来往长安、洛阳
image006.jpg
关楼上的工事
自此,汉函谷关因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开始作为重要的军事要塞,占据着重要地位。同时,作为东都洛阳的门户,汉函谷关是东西方交通的重要驿站。汉武帝初(公元前138年),张骞出使西域,丝绸之路正式开通,汉函谷关成为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和历史见证。
上世纪80年代初,汉函谷关附近出土了几十件文物,其中有独具西域特色的牵驼俑、胡俑、骆驼俑等,可见当时东西方使者和客商络绎不绝,来往十分频繁,证明汉函谷关是古丝绸之路上一个重要的关隘,一座重要的贸易之城。
随着历史的变迁,关塞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宋以后的800多年间,汉函谷关或毁于天灾,或毁于战乱,风雨剥蚀,屡遭破坏。今存的汉函谷关遗址为1923年张钫重修后保留的。中央两层城楼上,是茅棚状石屋,南北两侧的土丘,就是传说中的“鸡鸣台”和“望气台”。下层的拱形门洞贯通东西交通,一条黄土路贯穿城墙之下,直指天边。虽然周遭荒草迷离,但夕阳下的汉函谷关依然威严壮观。
1 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
原汁原味的丝绸之“路”
汉函谷关之中,那条连接关中平原和洛阳盆地之间的古道,就是著名的崤函古道。汉函谷关的设置、修建都与这条古道密切相关。在“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申遗项目中,崤函古道是其中唯一的“道路”遗产。
image008.jpg
广义的崤函古道,是指先秦以来至民国时期,由西安(长安)至洛阳之间的一条交通要道。崤,即崤山,是秦岭山脉东段的支脉;函,即函谷关。古道因其沿线主要穿行于崤山之中,并曾设有号称天险的秦函谷关,故名“崤函古道”。
崤函古道不但沟通了华夏文明两大核心地区——关中盆地、洛阳盆地,作为丝绸之路的干线路段,崤函古道更是中原通关中、达西域的咽喉要道。
现存的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是崤函古道的一部分,位于河南省陕县硖石乡车壕村金银山麓,距三门峡市36公里。石壕段遗址全长约230米,留存至今的古代车辙、蹄印、蓄水池等遗迹,是丝绸之路干线上现存的珍稀道路遗存。
image010.jpg
深深的车辙,由千年连续不断碾轧而成
说崤函古道石壕段,就不得不提到被誉为中国古代“诗圣”的唐朝诗人杜甫。
安史之乱期间,郭子仪、李光弼等九位节度使率兵20万围攻安禄山的儿子安庆绪所占的邺郡(今河南安阳),胜利在望。但在第二年春天,史思明派来援军,加上唐军内部矛盾重重,形势发生逆转,在敌人的两面夹击之下,唐军全线崩溃。郭子仪等退守今河南孟州,并四处抽丁补充兵力。公元759年春,杜甫由左拾遗贬为华州司功参军,他离开洛阳,历经新安、石壕、潼关,目睹官兵抓人、民不聊生的凄惨景象,写下了三篇不朽的诗作,即“三吏”,其中,《石壕吏》的故事就是发生在这段古道不足两公里处。
走近古道,坑坑洼洼的路面令人吃惊。由于古代道路修筑艰难,路况复杂,加上车轮长期碾轧,牲畜的不断踢踏,便成为了深深的沟壑。不过,这些深深的车辙印痕,以及马、骆驼蹄印、纤夫手抠处等遗迹,才是“丝绸之路”原汁原味的“路”的痕迹和实物标本,具有较高的学术、保护和研究价值。
image012.jpg
车辙最深处40厘米
image014.jpg
多次践踏形成的骆驼蹄印
悠悠古道,驼铃声声,可以想象当年由洛阳去往长安的商队熙来攘往,碧眼金发的异域商人将从西域带来的香料果种销售一空,满载绫罗绸缎、茶叶瓷器返回家乡……如今,这些裸露着的道路岩石,虽然这里不再作为洛阳、西安之间的道路,但经过申遗成功之后,遗址保护工作的开展,这段古道,留给世界的将是更多的精彩……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