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阿利克遗址是8 ~ 14 世纪卡鲁克国(Karluk“dzhabgu”)的首都。
       卡鲁克国是喀喇汗国突厥- 卡鲁克人的独立王国。在13 世纪中期,法国国王路易九世派出的大使鲁布鲁克(Guillaume de Rubrouck) 在出访蒙古汗国的途中参观了开阿利克城,他把这座城市描述为大的贸易中心。
       包括泥墙、市场、客栈、浴室、供水系统、造币厂等体现城市文化、土地利用的遗迹;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摩尼教和萨满教的多处寺庙,墓地,和石刻遗迹。 。

丝绸之路的贡献

      在11世纪至13世纪早期的资料里,这座城市被认为是Karluk的首都,它是在Karakhanids’ Khanate的突厥—Karluks的独立财产。在十三世纪中期,法国国王路易三世的大使:Guillaume de Rubrouck,在去Mongol Khan Mengu的路上参观了这座城市。他把这座城市描述为一个大的贸易中心。

基本概况

      开阿利克是中世纪时期的在Ili河谷中最大的聚落。它位于Koilyk村庄的东侧郊区,Ashybulak河流的岸边,Taldykorgan东北方向19千米。在开阿利克南方和东南方有Jungar山脊附近的山坡。聚落的北部和西部都有肥沃的土地,土地由春水和高处融化了的冰川流下的水灌溉。聚落的地势形态可以总结成以下几点:第一,高处外墙层次是由黏土制成;中心是城堡;城市本身是Shakhristan和郊区。外层的黏土墙据估计有2至3.5米高,宽11至13米,由四角形的Shakhristan建筑和部分伯特防守,总面积达100公顷。聚落总长1290米,从东北方向到西南方向再到西北方向延伸排布,延东南方840米。聚落的西南方有明显的延伸,在墙的背后很明显可以看到一个宽10到17米,深2.1米的沟渠。当代的隧道系统和Ashybulak的隧道都基本重复城堡外围防御壕沟一线排布的方法。在四方形城市围墙的中心部分,有一座241*225米面积的城堡,城堡面向红衣主教的天使们。在承包的东部角落里有中世纪的房地产,西边角落里有一座清真寺。和这个两个地方排成一列的墙壁与承包的墙壁是平行的,同时也和主街平行。在房地产周边有一些陵墓。城堡的北侧被Ashybulak河切断,浮雕有0.5至1米的高度的差距。进入聚落的入口被建在西北角,东北角和东南角。
       在聚落的东南角处有一座中世纪的房地产建筑。这个建筑结构是一次性结构,有坚实的外墙和内里的场所。该房地产处有15个房间。佛教塔有向外扩展的16.2*18米的墙壁。他的忠心是圣殿,圣殿被四边的走廊环绕着。在建筑外侧的角落里有一座半圆形的塔,这座塔的下半部分还有所保存。有一座墙高一米的土柸的建筑运用石工技术建成,一些部分是用砖块砌成置于斜坡上。墙高达到3.5米。
       建设性方面来说,开阿利克的浴室是用11.36*8.9米的烧砖砌成的矩形建筑。建筑里有八个房屋位于东面的部分,在中央的走廊和蓬圈似的周围分布。四个大的房间和中央的礼堂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十字架的排布。7个房间都分布在中央大礼堂周围。在挖掘过程中,很多发现都代表着陶瓷水供应系统。这一发现也被看做是中世纪的里程碑。在挖掘过程中还发现了一些陶瓷的管子分别埋在东北,南部,和西北部。
       开阿利克清真寺基本位于城镇的中心,在挖掘之前还是一个面积为35*35米的令人生畏的突起。清真寺呈四边形结构,内部轮廓测量为32.6*26.7米,由西南方向东北方延伸。清真寺的入口是在东北方向,相反的,在西南方向的中心处的墙壁是用烧红的砖头以穹顶的形式建成的。
       考古学家还调查了开阿利克的两个陵墓和hanaka的残骸。经过鉴定“Manichean塔“位于聚落的西南方向,在西方和浴室很近,但是是和之后的建筑结构有关联的。在调查之前,代表的山高2至2.5米,面积为20*25米。在挖掘过程中发现山的中心被宫殿建筑最大的区域:主要的礼堂占领。整个建筑的面积为15*11米,而中心的礼堂面积达到11.3*8.4米。厚重的泥土墙被粉刷过并且涂已灰泥,预估有60至70米高。矩形的房间安排在了东侧礼堂的正中央。进入房间之前有一个iwan类型的大的外部延伸。再往东去有一由北向东的城市街道。在南边,一条狭窄的走廊隔开了塔和毁坏的邻近的建筑。屋顶重叠的部分由中间的木杆支撑,剩下的部分都倚在房间北面的墙壁和院子上。城市的建筑结构,和清真寺和佛教塔一样,也受到了火灾的影响。
       对于该聚落的研究提供了关于这座遗址的经济,这里居民社交生活,手工和商业,工程和设计,纪念性和应用艺术,以及居民持有的宗教信仰的有用信息。

属性

      这些年考古学家在不断研究发现的铭文和人工制品的过程中,发现了在这座城市里很多宗教信仰都和平共存比如:基督教,穆斯林教,佛教,摩尼教,和萨满教。我们已经听过了法国国王路易三世把Gillaume de Rubrouck送到蒙古,一个至高的蒙古帝国,的证言。他的旅途记录也成为了讲述13世纪中期开阿利克城作为包容多宗教信仰城市的宝贵信息。这样中世纪城市对宗教信仰的包容化不仅反映了他们对人们的宽容,还表明了旅行队伍把东方和西方的地区紧密的连接在一起。传教士不仅仅带来了精神上的价值,还拉近了各个宗教信仰之间的距离。1998年挖掘出来的文物据证实是佛教宝塔,起源于12世纪到13世纪早期。2004年至2007年发现了12世纪至13世纪的清真寺,13世纪摩尼教的教堂,12世纪到13世纪早期的穆斯林陵墓,外观上有雕刻装饰的陶瓦,还有位于陵墓附近的12世纪至13世纪早期的羽中。2008年至2011年间还挖掘出来了一片住宅区域,在房子的前面发现了大量的圣殿,里面有做礼拜用的火种。多年来考古研究那些收集的宗教人工制品或带功利性的属于某个宗教活动的制品,比如,有蛇形图案的花瓶,有十字架形状的陶器碎片,玻璃制品,彩瓷制品,陶瓷制品,瓷质的阿拉伯文的精美刻印。
       中世纪的开阿利克城是一个典型的在欧亚大陆草原上的文化传统交易和分配的例子。挖掘出来的物品可以证明这一点:四分之一的具有固有中世纪中亚农村地区特有特征的古索格代亚纳人曾在这里居住;坟墓的门上也用雕刻的陶瓦和装饰性的纪念碑加以粉饰。关于陵墓的建造问题,装饰物的类型让人联想到Fergana的乌兹根陵墓,可能那些参与了乌兹根陵墓的建造的艺术家在建造开阿利克陵墓时采用了相似手笔。Hammam的浴室是一种典型的在欧亚普遍流传的建筑结构。最受欢迎的浴室集中在东方的国家。中世纪的西方地区的浴室建筑类型继续主导古代的建筑传统。至于与中东的关系,伊朗显示了如下发现:卡申花瓶釉底的外层釉的有一个共同的世界树的主题,中世纪东方上面有玻璃光泽的花瓶,可兰经的刻印和阿拉伯字手迹金色和多彩的搪瓷。青铜色的封印的Kidan铭文;中国瓷器,中国进口的窄颈的球状花瓶,上面覆盖着深棕色的釉。中国货币是一个远东地区明显的交易证据。通过G.Rubrouck的描述:“我们发现在大城市Kailak里有一个集市,好多商贩都会去到那里。我们在那里休息了12天,等待巴图来的秘书,他应该是我们在Mangu法庭上的分配案件的导游的朋友。”因此,开阿利克是一个大的城市,也是丝绸之路贸易路线的交易口。
       开阿利克是在Ili河谷中最大的聚落。选择开阿利克城作为中世纪的中央地区可以营造一种安全良好的氛围,使得交易最大化,也促进了城市的繁荣发展。从南方到城市的东南方有大量的山脊。开阿利克城的北方和东方都有肥沃的土地包围,这些土地都由春水和冰山融化了的雪水灌溉。城市的建筑和计划历史的特点的细节描述并没有被保存下来。1253年11月, Guillaume de Rubrouck在开阿利克城,从他的描述来看,开阿利克城是一个很大的城市,里面有集市,市场和塔。很多的突起物和洞穴覆盖了聚落的整个领土,这些也是从前的建筑的追溯。Caravans的安全性给经典的城市的三部分结构作出了贡献,他也是中世纪Kazakhstan的标志性纪念。他有强大的泥墙外墙,位于中心的四边形流苏Shakhristan建筑,建筑明显也是Rabad和城堡的一部分。城市机构对贸易的维持发展有直接和间接的贡献。首先,那个集市是吸引商人的很好场所,它同时也是中世纪文化与政治生活的中心。文化机构包括:遗址里敬拜的共工场所,还有Hammam浴室。普遍房屋-朝圣者的天堂,位于城堡和Hanaka的西面,它在Caravanserai的城墙中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水供应系统由很多陶瓷的水管的分枝组成,这些分枝给开阿利克城提供纯净的山泉水,下水道系统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内部改善。系统帮助维持居民和首都中心的顾客的高质量的生活。在开阿利克城的土地上的造币厂会生产铜钱和金币,也可以很好的融合进城市系统促进贸易发展。
       当G.Rubrouck到达Lepsy河谷时,他写道:“这块平原被从山上流下来的水灌溉着,最终水回流入底下的海里。平原上有很多城镇,但是大多数都被鞑靼人毁灭,这些鞑靼人想在这块土地牧草。”
       城市的南面和东南面,墙壁紧紧的挨着Jungar Alatu山脉的斜坡,这样同时提供给这座城市一层额外的保护,并且因为高度差,使供水系统的建立变的简单又容易操作,可以提供山泉水给这座城市。开阿利克城的北侧和西侧被肥沃的土地包围着,并由泉水和融化的冰山水灌溉。很显然这部分有无数的土地,耕地的地区让现代的地势学无法追踪。地下水离地表很近,因此,这里除了用供水系统还可以自己打井。离开阿利克城以东四公里的Lepsy河最终流入Balkhash湖。考古研究还发现这座城市临近的地方也是有很多多元化的商业活动,是人类与环境互动的明显证据:培育草类和豆类,草地也被用于放牧。
       西欧和中国西部的公路一部分位于开阿利克古城的南部。这是一个毫无争论的事实这条跨国路线和天山—丝绸之路的回廊方向是一致的。他们都先逐渐消失,再渐渐繁华。
       该地区的住所的包容性也是很有历史渊源。开阿利克城作为中世纪文化的传统,几个世纪以来,多种多样的宗教—伊斯兰教,新教徒,正统的基督教徒,现如今和谐共处在现代村庄—Koilyk的一个小区域里,占领着开阿利克—这个曾经繁荣昌盛的Karluk Dzhabgu的首都的一部分。

中文名
开阿利克
外文名
Site of Kayalyk
地理位置
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州)
年代
  
遗产区面积
85.2公顷
价值载体要素
泥墙、市场、客栈、浴室、供水系统、造币厂等体现城市文化、土地利用的遗迹;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摩尼教和萨满教的多处寺庙,墓地,和石刻遗迹。
历史年代
8~14世纪
类型
考古遗址
所属国家
哈萨克斯坦
文保级别
  
历史功能
卡鲁克国(Karluk“dzhabgu”)的首都
缓冲区面积
146.1公顷
主要价值特征
卡鲁克国是喀喇汗国突厥-卡鲁克人的独立王国。在13 世纪中期,法国国王路易九世派出的大使鲁布鲁克(Guillaume de Rubrouck) 在出访蒙古汗国的途中参观了开阿利克城,他把这座城市描述为大的贸易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