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兰遗址是6 ~ 13世纪楚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
        在中国的探索者张骞的西行路线指南和唐朝的历史中,库兰城被称为“Tzui-lan”,天山山脚进入塔拉斯河谷的游牧与农耕文明交汇地。
        包括宫殿、瞭望塔、防御工事、市场等体现城市文化的遗迹;驿站;萨满教、伊斯兰教遗存
对丝绸之路的贡献

        库兰城记载于8世纪至13世纪相关的书面文件里。中国朝圣者张骞的路线指南和唐代历史的记载中,库兰城都被归于“Tzuilan”的名下。在9世纪至10世纪期间,阿拉伯的作者在描述丝绸之路沿线的城市时,也提到了库兰城。

基本信息

        库兰城是一组位于村庄和周边的非同时代遗址。长长的墙壁环绕着聚落的土地,有很多很多座山脉,都是城堡和房产的残骸。中央地界位于村庄东北方向1.5千米处。根据聚落的地势来看,有城堡,Shakhristan,和东边的未经过防守的rabad的踪迹。遗址的外部被护城河环绕,护城河深约1米,宽约15米。壁垒环绕着古老的聚落和旁边的乡村地区,面积约12至15米。7至8世纪,9至10世纪,11至12世纪的城堡,高7至8米的山脉,顶上有个平台。承包的每一个角落都有防御的宝塔,我们可以从遗留的残骸中清晰地看出突起的圆形高低。Shakhristan是一个平的矩形的突起,由北向南长320米,由东向西长300米。它被高4至5米的一座墙环绕,墙的角落里也都有塔防卫,另外,大约每30至35米处有一座小的圆形的塔,坚固性也超过墙壁0.5至1.5米。

        Lugovoye A 是一座像金字塔样的山,被成为正方形的山,高5米。堆起的地基面积为40*30米,每一面都有沉重的pakhsa筑成的倾斜的墙壁包围。四边形的墙壁对准各个角落。东面的墙估计高2米,长30米,南面-35米,西面-30米,北面-40米。城堡的入口处在北边的墙壁的中央。正方形的东南,东北,和西北方向有三座高3至3.5米的山。它们很有可能是塔的残骸。考古挖掘出完整的中央建筑是典型的中世纪早期的中亚和哈萨克斯坦的城堡建筑类型。城堡由七个房间组成。在Lugovoye的建筑结构里,城堡被追溯到有两个建筑时期:第一个建筑时期的六个房间里都有箱型拱,其中之一被圆形顶覆盖,是依据四角拱形骨架建造而成的。墙壁被厚厚的黏土层覆盖,然后用雪花石膏再刷白。地板是编条的,有一层膜覆盖着。城堡的第二个建筑时期的标志是布局的重新安排:所有的房屋都隔离起来,拱形的房间用砖围砌,新的在外墙外呈圆顶状,每一个房间都有进入院子里的道路。新的楼层高出地面约一米。地板没有经过涂抹,而是被有层次的压紧的碎片替代。墙壁像原来一样,都用雪花石膏涂抹刷白。庭院里的墙壁是用巨大的pakhsa砖头垒成的。

Lugovoye B 位于聚落北方3.5千米处。山高5米,地基由东向西长25米,由北向南长20米。在山顶处有一块椭圆形的场地,分别由东向西延伸出15米,由北向南延伸出10米。在这里还找到了房地产商户的残骸。Lugovoye B是一个乡村房地产商户的遗址,其中一间房屋是处理加工葡萄的。工作室里发现有葡萄酒挤压正方形,水库,和收集果汁的大桶。水槽内部平面和挤压葡萄酒的工艺内部都是鹅卵石,被一层厚厚的雪花石膏覆盖。三个大桶由流到相连,末尾连着水库。两个管道片段的嘴巴相连这样第一个管道狭窄的尾端就能进入第二个管道。管道的连接处由几片碎掉的连和器连接。从Lugovoye B挖掘出来了灰泥锅炉的碎片,灰泥水壶,和沉重的马克杯和水壶。发现的陶土可以归于7世纪至8世纪。Lugovoye B发现的碎片和7世纪至8世纪从Penjikent发现的碎片十分相似,这一事实也证实了前文提到的日期。工作室的大水罐主要有两种类型:大型的手动模字蓄水层,有排水系统和没有排水系统的餐厅。这种在七河地区的大水罐起源于7至8世纪。 Lugovoye B位于城堡东南方1.9千米处。这里还未经过考古挖掘。Lugovoye G位于聚落中央被毁处东南方2.8千米处,长墙环绕着整个领土。从Lugovoye G的地势看中央有一座四角形的山,山脉地基面积为45*40.5米,高5米。庭院由墙壁环绕,预期高度为1.5至2米。在庭院的中央有两坑howzes.

Lugovoye G是库兰城群落的乡村宫殿。宫殿是一层纪念意义的建筑,由很多的房屋,方形的庭院边上有iwan环绕,路上铺着紫色的沙石。穿过走廊就是进入院子的入口。这些雕刻的作品用来装饰中央广场和入口的走廊。同时也发现了陶瓦人像,鸟像,还有一些贵族的头颅。装饰品的成分主要有圆形浮雕,玫瑰形饰物,棕叶饰,有枝叶和叶子的葡萄新梢,islimi,还有和代表库兰城雕刻图案一样的珍珠。还有相似之处是这些物件上面都带有白色,黄色,红色,和蓝色。在某些物件中我们还能看到狼和鹿的图案的碎片。

Lugovoye D是一座高2.5米的堆起,椭圆形的平面,由北向南长36米,横向长30米。低处由北向南的壁垒和旁边的山相连。在山的北方发现了两个房间,两个房间全部都由西向东延伸。建筑的中央是一座山,山里有灶台的残骸,底部布满了金子,它原来是一座火塔。

        Tortkul Karakat位于Karakat村庄北边500米。Tortkul代表了崇高的正方形平台。墙都朝向地基。在角落里还保留着直径为10至15米的塔的残骸。推土机挖掘出了Tortkul东南方的整个部分。库兰-Karakat公路切断了西北角处有塔的地方。

        埋葬的坟堆位于库兰村庄西北方6千米处,Lugovoye站南部的郊区。坟堆由七座坟头组成。坟头的直径约为18至44米,高0.5至 2.5米。坟堆随意分布。在聚落西部的西城墙里有Usun聚落。调查结果显示聚落的核心价值是规划区域的核心结构。主要的规划核心区域由城堡和Shakhristan代表,比如:城堡Lugovoye A,乡村宫殿Lugovoye G,房地产处 Lugovoye D。聚落的周边临近处由历史性的防御的壁垒包围。

属性

        在这里发现了Zoroastrian的火塔,和与Zoroastrianism相关的陶瓷灯。阿拉伯地质学家al-Maqdisi把库兰城描绘为:“被保护的城市,有大教堂在里面,它已经空了。它在Taraz路上所处位置不太好。”找到的上过釉的阿拉伯铭文暗示了伊斯兰教的传播,发现了的古洛的石塑雕像都是腾格里和萨满教的主要证据。因此这座城市是宗教信仰,价值的交汇点。Sogdian商人们也积极地参与到国际贸易中去,Sogdian殖民地,由商人和农民组成,在古老的突厥族的政治,经济,文化生活中都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书面文字显示,在七河的城市里有离散的古索格代亚纳人,很多城市都被古索格代亚纳人占领。考古学家分析的材料清楚的划分了这两种文化群落的共同发展和壮大。

        在该遗址点进行的考古挖掘揭示了独特的城市的乡村宫殿的建筑群落。群落特征是一种矩形卧室的宫殿类型建筑。群落内部的墙壁都是雕刻在石膏上,形成了装饰性质的植物和几何的图形。其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个头部,他长着一张平宽的脸,眼窝很浅,颧骨很平,鼻孔宽大,眼睛膨胀,呈扁桃仁型,眼睑显著,眉毛几乎延伸到鼻梁,右手高高举起,嘴上长着胡子,圆下巴,拉长的耳朵上带着耳环。一个只保留了左半边的戴着王冠的头部,在下面的部分有一条平行的线,在帽子下方额头上方有一撮直发。和这只头颅相似的还有两只头颅。当然除去这些模型的相似之处不谈,所有这些头颅雕像,都是不同的人的造影。雕刻师想通过这种方法来传达不同角色的不同性格。在库兰的这些类似的雕刻品是多种多样的。Samanid宫殿的挖掘地和有9至10世纪的有灰泥雕刻的著名建筑,这些都是中亚著名的纪念品。还有中东的一些有纪念意义的建筑,尤其是在Samarra, Fustat,Mshatty。在一块物品上雕刻艺术品沿丝绸之路被广为人知,也反映了不同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

        聚落位于一块肥沃的土地的山脚之下,这块土地被大量山泉水滋润,包括最大的Karakat。在北边有一个大草原转进Moyinkum沙漠。在Kyrgyz Alatau山群中间有一条路可以通向塔拉斯河谷,然后从那里再到Fergana。这座城市有很强的防御,城堡,山脚下有墙壁,宝塔和防御入口的乡村地区。在城市里还有集市,区域南边的轮廓墙附近有大旅社(现在仍然能看到他们的残骸)。城市的关键位置,丝绸之路的两条路线——山脚和大草原。这些都在7世纪至12世纪为城市的存在提供了贸易基础。

        10世纪上半时期的阿拉伯官员:Qudaamah ibn Jafar这样描述从Taraz城市通往库兰城的路线:“从Dzhuvikat到Taraz城的草原路线,居住区是两个法尔萨赫。从Taraz城到下方的Barskhan是三个法尔萨赫。从下方的Barskhan到Kasribas是2个法尔萨赫。道路右边是山脉,左边是沙地,是一个很暖和的地方,也是Karluks的起源。在Taraz和库兰城北边中间有一片沙地,沙地之后就是一座沙漠了。沙漠通往Kimaks的边境,里面有针鼹。从Kasribas到Kulshub是四个法尔萨赫,和Kasribas一样,右边是一座山,那里有好多的水果,绿叶草,和蔬菜。从Kulshub到库兰同样的道路是四个法尔萨赫。总共来说从Taraz城到库兰共经过14个法尔萨赫。Qudaamah的报告回应了当代风景和丝绸之路Taraz到库兰遗址的自然风光。当我们移到东边时,可以看到山脚和去南边的草原和山脉,还有Moiynkum沙漠通向北面,10世纪中期至11世纪期间那里存在大量的弩炮。还有,沙漠的某些地方离山脚很近,比如位于Taraz和库兰道路部分中央的Akyrtobe站区域。旅游路线穿过山脚区域到达北方的大草原区域。山脚地区有很多条山林小溪,一年四季都要用到山泉水;在大草原里冬季行走更为方便,有时风吹还会带来一点小雪。库兰城位于两座遗址之间,占领者农业地带和合适的土地。库兰在Kyrgyz Alatau的山脉区域渐渐发展,道路逐渐通往塔拉斯河谷。沿着Kuragaty河的北侧一直走,就可以到达在楚河下流的大草原,再往远走就看到哈萨克斯坦中央的大草原。春夏季节时,穿过这个地方和牲口群后,从大草原可以到达夏天山脉牧场里,秋季时,乳牛饲养者还会回到这个冬天还是沙漠的牧场里。库兰占有着对游牧民和农民都很理想的地理位置,这里同时也是有城市,大草原,城镇居民,和乳牛饲养者的地方。

        1928年至1930年期间,Lugovoye村庄的北部建造了名声大噪的铁路Turksib,50年代时这条铁路把一批中国人运送到了Alashankou站,2012年时,建造了另外一条通往中国的铁路,这条铁路建于Almaty-七河-Khorgos。因此丝绸之路也被保留在交通运输的系统内。像之前一样,穿过库兰城地区,会看到从在Moyin-Kums冬天放牧场里来的小牛犊和成群的马匹去往山里的放牧场,他们当中最出名的就是Karakystak河谷。现在饲养者,农场主,和城镇居民中仍然会有联系,但是是在和以前不同的情形下。保留的古老的饲养者的节日代表着现代放牧者的开始和结束。当下来说,放牧者的一天和土地主庆祝丰收的一天都广为流传。在这个地区内穆斯林教和基督教之中,通常都有Shamanism的代表。20世纪末濒临灭绝的Shamanism现在正缓慢复苏并且逐渐兴盛,有越来越多的追随者。主要的圣地上的通灵婆婆沿袭传统的医药和礼仪治疗疾病。

        现在正在建造一条新的公路,从中国西部向南穿过库兰到达西欧,这一公路离Lugovoye聚落的城堡300米远,重现了丝绸之路草原部分。

中文名
库兰遗址
外文名
  • Site of Kulan
  • 地理位置
    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
    年代
    遗产区面积
    1113公顷
    价值载体要素
    宫殿、瞭望塔、防御工事、市场等体现城市文化的遗迹;驿站;萨满教、伊斯兰教遗存
    历史年代
    公元6世纪~公元13世纪
    类型
    考古遗址
    所属国家
    哈萨克斯坦
    文保级别
    历史功能
    楚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
    缓冲区面积
    561公顷
    主要价值特征
    在中国的探索者张骞的西行路线指南和唐朝的历史中,库兰城被称为“Tzui-lan”,天山山脚进入塔拉斯河谷的游牧与农耕文明交汇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