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博信息 

元代倪瓒画过的狮子林,680岁生日快乐!
成都武侯祠新发现8通清代碑刻,此前被藏入墙体
台北故宫“巨幅名作”,呈现《重修山河堰碑》墨拓
文明探源新期待:牛河梁5000多年前建设蓝图待揭秘
青海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修复都兰出土唐元纺织品文物
三星堆8号祭祀坑铜神兽、神坛或可与3号祭祀坑铜顶坛人像拼对
跨越两汉到明清 嵊州国道527二期工程沿线考古成果喜人
河北赵窑遗址新发现
河南禹州瓦店遗址发现夏代早期大型祭祀遗迹
新发现 | 北京市路县故城首次发现西汉制陶遗址区
从亚述壁画到祭拜者雕像,国图呈现叙利亚50万年
香港故宫今开馆:唐摹《兰亭序》、宋代孩儿枕都来了
夏代早期大型祭祀遗迹,长啥样?
走进“人马皆衣金”的西夏文明,长沙将展“贺兰山下”
博山炉、鎏金铜缕玉衣……河北汉代文物赴桂展出
四川安岳石窟发现明刻二十四孝造像
金缕玉衣、玉龙,“大汉楚王”呈现汉代丧葬用玉
“发现定窑”与宋人风雅:定州花瓷瓯,颜色天下白
梵䇲与经折:台北故宫新展善本古籍选粹
三星堆再发现,亲历者雷雨:我相信古蜀文明应该是有文字的
看汉代文明的四张面孔,苏博呈现“天下惟宁”
四川盐源县发现千余座商代至西汉墓葬
万里同风-新疆文物精品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建成开馆
考古新知 | 西安马腾空遗址发现仰韶晚期筒瓦
石渠吐蕃时代石刻
南佐遗址:5000年前大型宫殿建筑的神秘面纱期待被揭开
三星堆8号坑青铜神坛将亮相,数字交互空间今天正式上线
以渐江为首的新安画派,如何师承与发展?
榴花照眼,栀子传香——在文物里赏闻初夏
明清人物画中的文学与女性,湘博将展“无限佳丽”
跨越3000年,三星堆鸟足曲身顶尊神像再“合璧”
秒回3000年前 总台央视带你沉浸式体验《三星堆奇幻之旅》
从“桐叶封弟”到“三家分晋”,南博将展“晋国”
沈阳故宫展清宫“萌宠”,背后有哪些吉祥寓意?
达·芬奇未完成作品《圣·杰罗姆》,回到其去世之地
“暂停键”后的博物馆:重启与加速
“古蜀文明新发现”系列考察活动启幕 首站走进宝墩遗址考古工作站
多学科研究丰富三星堆文化内涵 三星堆考古发布重大新成果
三星堆鸟足曲身顶尊神像3000年后“合璧”
威尼斯:文艺复兴时期犹太教堂正进行修复
三星堆8号坑青铜神坛将亮相,数字交互空间今天正式上线
滕州岗上遗址考古发现成果展亮相山东博物馆 重现史前聚落形态
海昏侯墓孔子屏风实为多功能“镜屏”
访浙江考古“科学家”:无科技不考古
武·戏——汉晋三国体育文物展
古蜀人的奇思妙想——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阶段性成果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