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门关遗址

详细

遗产地新闻

更多

交流

更多


千年要塞 追朔玉门关遗址

 敦煌一带的汉代障塞烽燧,一直沿用至魏晋时期。东晋以后,逐渐废弃,鲜为人知。1906~1916年,英人斯坦因(Aurel Stein,1862~1943),两次对敦煌境内汉代烽燧遗址进行考察、编号,获汉代简牍700余枚。1944年,中央研究院、中央博物院和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合组西北科学考察团历史考古组,调查了南湖、小方盘城遗址及其以东的汉代烽燧遗址。1979年以

2016-11-09 IICC(0) 玉门关遗址

春风不度玉门关 江铃旅居车丝绸之路万里行

一座关城,吾国脊梁不可缺少的一块骨节;一座关城,坚守吾族完整意志的巨灵!它就是我国西北的一座重关:嘉峪关。由新华社、CCTV、光明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凤凰卫视、陕西日报、陕西广播电视台等媒体组成的丝绸之路万里行全媒体采访团经过长途跋涉到达嘉峪关,大家纷纷用手中镜头记录壮美雄关的风采,向

2016-11-09 IICC(0) 玉门关遗址

孤城遥望玉门关

来源:兰州日报 萧远 在阳关,最让我感怀的是那首《送元二使安西》,在前往玉门关途中,望着窗外茫茫戈壁和在秋风中摇曳的红柳,一股悲壮苍凉之感袭上心头,此刻,我想到了王之涣的《凉州词》:“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章太炎先生对王之涣的《凉州词》极为推崇。诗中孤城所指的就是玉门关。试想

2016-11-09 IICC(0) 玉门关遗址

服务信息


游客服务
景点类型:土遗址最佳季节:每年5至10月,是酒泉最佳旅游季节。 酒泉地势西南高,东北低,海拔1400米,全年温差较大,地处内陆中温带干旱区,属大陆性季风气候,冬季严寒期较长;夏无酷暑;春秋两季短暂而不明显;干 ...

敦煌:玉门关、阳关今年将实现免费WIFI覆盖
新华社兰州4月13日专电(记者王衡)记者从敦煌智慧旅游有限责任公司了解到,敦煌境内的玉门关、阳关、雅丹国家地质公园、敦煌影视城等景区今年将实现免费WIFI覆盖。  敦煌智慧旅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刘晓峰介绍, ...

遗产点资料


玉门关遗址汉长城和亭障、列城、烽燧 2017-08-12
秦始皇万里长城规模已经很大了,而汉代长城较之秦长城更有所发展。共筑了外长城,它们的长度达到了两万里,是历史上修筑长城最长的一个朝代。  汉朝花如此大力修筑长城,除了军事上的防御之外,汉长城的西部还起着开发西域屯田、保护通往中亚的交通大道“丝绸之路”的作用。  汉长城首先还是为了防御匈奴。正当西汉初年,刘邦灭掉胡亥,以全

玉门关遗址第十二次玉帛之路(玉门道)专家手记|问道玉门关(7):公婆泉 玉酒泉 2017-07-30
  作者:冯玉雷(《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作家  “金张掖,银武威”的说法耳熟能详,而酒泉让中学生不假思索说出“美酒”和“夜光杯”的很多诗句、典故,而“玉酒泉”的声名被遮蔽了。此次考察,得知2011年在酒泉发生的一件大事:城市改造时,在酒泉钟鼓楼西北角挖掘出很多和田玉料和边角料,流散过程中,建明先生收藏多件。今晚(6月30日)见

玉门关遗址第十二次玉帛之路(玉门道)专家手记|问道玉门关(8):几件后怕的事 2017-07-30
  作者:冯玉雷(《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作家  1.在赤金峡,为到赤峡村的石山顶部观察峪谷,冒险爬山。山势极陡,山石被风化得很酥,处处松软,不得不抓带刺灌木。手疼是小事,若脚下滑开必是体无完肤的严重后果。  2.寻找传说中的小马鬃山古代玉矿遗址时多次迷路,一辆越野车因看不清前方,从断崖式沙坡上栽下,几乎翻过。后备箱里十个

玉门关遗址第十二次玉帛之路(玉门道)专家手记|问道玉门关(6):马鬃山 2017-07-30
  作者:冯玉雷(《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作家  6月29日早晨4:30起床,然后寻寻觅觅往小马鬃山,奔波一天,遇见很多群焦土色的骆驼。晚上8:19分从黑鹰山镇三个井地方启程往马鬃山镇,10:30抵达。即将开通的京新高速基本上与斯文·赫定西北考察路线一致。斯文·赫定和他率领的西北科学考查团在这片荒原中留下了深刻影响。十几年前反复阅读《

玉门关遗址第十二次玉帛之路(玉门道)专家手记|问道玉门关(5):花海玉道 2017-07-30
  作者:冯玉雷(《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作家  28日,计划考察的遗址有花海汉长城、砂锅梁遗址和小金湾遗址,都在玉门市之北。7:30出发,张建军所长精确导航,路上没耽搁时间,9点多即到。闻名已久,终于拜诣,心情颇为激动。毕竟两千多年了,在风沙和岁月侵蚀中,长城疲惫不堪,像长龙般爬伏在戈壁滩中。风还在吹,尽管空中弥漫着红柳花树

玉门关遗址第十二次玉帛之路(玉门道)专家手记|问道玉门关(4):再访火烧沟 2017-07-30
  作者:冯玉雷(《丝绸之路》杂志社社长、作家  白杨河是疏勒河的支流  火烧沟又是白杨河的支流  沟边台地上  夹砂红陶碎片与砾石共渡  多少悠悠时光  火烧沟里生机脉脉  席箕草最茂盛  率性拔张,在微风中啸唱  似乎担心我们忘了它的另名:“塞芦”  和古诗“千里席箕草”  以及  “秋尽见旄头,沙远席箕愁”  “